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32试探

    说实在的,剧组成立之初,除了八爷以外的所有人,都觉得江火是个被宠坏的孩子。

    荣誉有了,名声在外,便开始想着法作妖。

    无论是湘江电影制片厂的成员、还是京影老师、亦或是zho影摄影、又或者是袁家班的成员,他们都觉得自己使命重大,觉得自己是来拯救世界的。

    整个剧组,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已经给这个从天而降的任务,打上了地狱难度的标签。

    他们觉得,江火当演员或许没问题,但若是真的要掌控全局,兴许就会出大乱子。

    但是,任谁都没想到,从拍摄那天开始,真正拖后腿的,是他们。

    让会的人,做对的事。

    江火一直抱有这样的态度。

    所以,在片场,只要这些老前辈说可能做得到,那江火便会大手一挥,直接执行。

    是的,在她的字典里,可能=可以。

    尤其是当她被威亚拉成面条,强行穿过茂密树冠,完成动作后,在场众人,有些沉默。

    太狠了。

    这简直就是在拿自己的职业生涯开玩笑!

    树冠茂密,枝杈横生,身上若是被刮上一道,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若是刮在了脸上,毁容了,那江火这辈子都别演戏了。

    但偏偏,江火就硬着头皮上去了。

    就算她用双手互住了面庞,这个风险,也是不小。

    尤其是在瞧见那变形的右脚时,亲眼目睹拍摄现场的三位年轻演员,顿时失声了。

    真当威亚是好东西?

    绑在脚踝上,就得做好随时受伤的准备。

    脱臼是小事,若是坏了韧带,那才麻烦。

    索杏,去医院拍完片子后,并未发现明显的异常,只是轻紫一圈,用不上力而已。

    医生那打石膏的治疗方案直接就被她否定了,贴上八爷所给的药膏,江火只在导演椅上歇了半天,便又投身拍摄。

    如此情形,也令三位年轻演员感触颇深,从那开始,每天晚上,他们都会找到黄小厨,希望对方能够狠狠地操练自己;尤其是扮演林月如和阿奴的两名演员,现在还没有拍摄到她们的戏份,她们完全有时间补缺补差。

    至于那个被江火请来的Jim Rygiel,他倒是老实了很多。

    每当江火向他询问,需要后期制作特效的场景应该如何拍摄时,对方都会深思熟虑,做出最优方案后,才肯将具体内容告诉江火。

    毕竟,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既然江火把他请来了,他自然不会和对待朋友一样,非常随意。

    只可惜,Jim Rygiel还没认真两天,挑刺的人,便来了。

    身为整部影片的监制,三爷打着观摩学习的旗号,低调进入了剧组,亲自监督拍摄。

    他倒想要看看,这个身价两百万的歪果仁,凭啥拿这个钱!

    想拆九寨沟?

    小伙子,你挺能耐的嘛?

    …………

    “小子,你是怎么进来的?”饰演姥姥的郑佩佩老师满脸凶狠的盯着李逍遥,手中拐杖猛地跺地,发出沉闷声响。

    “哇……我……我……”

    望着突如其来的身影,李逍遥的喉咙仿佛被堵住了一般,半天说不出话来。

    他目光闪动的望着眼前之人,杵在地上的双脚微微颤抖,仔细一看,竟然是在向后移动?

    就在李逍遥满脸尴尬,不知所措的之际,扎着双马尾的赵灵儿冲了出来,挡在了对方的面前,“姥姥,他不是坏人,你不要为难他。”

    “哼!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坏人?灵儿!我告诉你多少次了?不可以让外人到岛上来!”仙灵岛的姥姥拿出了当年华府华夫人的气度,言辞极其强硬。

    不过,在与灵儿对视时,凶狠的眼神倒是软化了不少。

    “可是~师父曾经说过,百善孝为先,他为婶婶来此求药,他是好人。”赵灵儿有些急了,小女生的模样瞬间显现,就差没有直接拉着牢牢的胳膊摇晃了。

    “外面人心险恶,你一点都不知道。”姥姥摇了摇头,并没有怪罪灵儿的意思,“你师父身前将你托付给我,就是让我好好保护你,万一你有任何闪失,你叫老身如何向你死去的师父和你爹娘交代?”言语至此,姥姥的脸上,已显露关切。

    “可是……他……”不问世事的灵儿似乎已经被姥姥说动了,她犹豫了半晌,扭头看了眼身后的李逍遥,最终还是将心中的辩解又咽了回去。

    瞧此情形,李逍遥哪里还敢继续停留?想起客栈内昏迷不醒的婶婶,故作镇定的他便连忙道:“老婆婆……请你不要责怪她,我马上离开这儿就是了……”

    “离开?”李逍遥的话语仿佛点燃了一个火药桶,本想劝慰灵儿的姥姥顿时怒目而视,厉声道:“水月宫岂能容你来去自如?”

    “哼!留不得你!”

    姥姥张开双臂,凶狠眼神,神鬼莫近!

    “Cut!Good!”坐再监控器前的八爷拍了拍手,带头鼓起掌来。

    若是和那些高危险杏的镜头相比,这段剧情,反而不难拍。

    但是,因为涉及到了三个人的戏份,所以,在文戏中,难度还算是比较大的。

    郑佩佩老师需要将姥姥那种爱护孙女的感觉表现出来;而李飞则需要在一个镜头里体现出慌张和故作镇定两种情绪;至于江火,那更是要表达出保护李逍遥和听从姥姥话的矛盾心理,要将内心中的纠结通过微表情和动作的方式让摄影机感知记录。

    在good之前,她们已经NG很多回了,当然,这也和三爷现场监督有关。

    一尊大佛就在旁边站着,江火能够做到心如止水,郑佩佩老师能够做到面不改色,但李飞这个年轻人,依然会受其干扰。

    不过,最终还是顺利拍完了。

    这点,倒是值得庆贺。

    “小伙子很棒么,表演的不错,江火你倒是捡到宝了。”三爷满意点头。

    自打他参加工作以来,先后干过照明工、场记、副导演、导演等具体职责,业务方面,那可是相当熟练,就算现在出任zho影副董,但有关内容,他还是比较了解的。

    剧本看过多回,他当然明白,李飞这家伙被这群人调教的不错。

    该夸奖的地方,他自然不会吝啬自己的言语,该疑惑的地方,他也不会沉默无声。

    就在李飞激动万分,可能无法继续参加拍摄的时候,三爷将目光,转到了片场旁边Jim Rygiel的身上,“Jim先生,如果我记得不错,这个片段,似乎并没有拍完?”

    没错,这是李逍遥和姥姥在仙灵岛上初次见面的戏份,除了有三人的对手戏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镜头,那就是人首蛇身。

    正是因为突如其来的变化,这才将强装镇定的李逍遥吓晕了过去。

    可惜,江火刚刚,并没有拍到这个镜头。

    “呃……三爷,这件事情……”江火闻言,顿觉不对,想要解释。

    然而,还没等她说上几句,三爷便摆了摆手,道:“江火,特效这方面,我们都是学生,既然Jim先生在这儿,那就由专业人员解释好了。”

    “正好,我也想知道,咱们和他们的差距,究竟有多大,毕竟计算机互联网这些新兴事物传入我们这儿还没几年,如果我们不能正视差距,那又怎么学习提高呢?”

    一席话语,在场众人可是听得门清。

    但是,Jim Rygiel可不知道其中的弯弯道道。

    当他得知,这个手握进口批片权的集团老总竟然如此虚心好学时,他真的,非常激动。

    要知道,能有三爷这样地位的大BOSS,很少有人愿意坐下来倾听他们的创作思路……

    不过,当Jim Rygiel和三爷面对面的坐下,口若悬河的往外喷着英文单词时,江火便知道,这家伙……

    怕是得出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