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07他又回来了……(三合一6K章)

    “这一回的参展作品竟然有这么多?”面带沧桑的金发中年女士看着手中的名单。

    她是参演了《美丽人生》的女演员,玛丽莎佩雷德斯。

    “每一回不都这样么?”白发老头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十三个国家,二十六部影片,哦不对,是二十七部影片,在最后关头,A Lee带着自己的电影来了。”

    安杰依瓦依达老爷子五五年就开始拍电影了,至今拿了不少奖项,三次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的记录让他对A Lee这个同类人有着很深的记忆。

    “A Lee?”有着显著日耳曼民族特征的卷发女子偏了偏脑袋,“那个凭借《喜宴》和《理智与情感》两次获得金熊奖的导演?”

    本土演员玛丽亚丝奇拉德对A Lee也有印象。

    “是啊,他这回带来的作品是《卧虎藏龙》。”身为大会的主席,巩利对这部影片也了解不多,“听说在电影家委员会那儿,这部片子是被全票通过的?”

    世界三大电影节,都有自己的选片机构,威尼斯和戛纳,有专门的选片委员会来负责选片,而柏林,则是由电影家委员会的成员和每个单元的主席来选片。

    选片的范围来自全世界的报名电影,一般情况下,选片委员会在第一次瞧见这些影片的时候,就已经被说服了,即便有“二审”,也很少会改变自己的主意。

    当然,全票被通过的影片非常之少,多年以来,这种情况似乎并没有出现过?

    每个评委的口味不同,想要打动所有人,那得是多么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啊?

    而这回,在她担任主席的时候,竟然出现了这种情况。

    如果说不尴尬,那都是骗人的!

    尤其是这部影片,还有着华夏特有的元素。

    “没错,踩着点报名,压到最后审阅,但确是全票通过。”

    丝奇拉德并没有掩饰脸上那意外表情,“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看这一部吧?”

    对于她的提议,其余五个人都没有意见。

    反正在这十二天里,他们需要将所有的电影都看上一遍,开幕影片、主竞赛单元、闭幕影片,所有二十七部电影都有属于自己的时间,当然,这其中还会有致敬影片穿插其中,总之,整个过程,绝对不会无聊。

    身位评委,他们也有抽看的权利,而今天晚上,他们就准备观看——卧虎藏龙。

    当哥伦比亚电影集团的logo消失后,参股投资的公司名称随着悠扬的大提琴声飘扬而出,约摸十几秒的介绍很快结束,以竹海为底色的镂空标题豁然显现,沉重的击鼓声瞬间驱散了大伙身上的疲乏,带有民族特色意味的葫芦丝点缀其中。

    黑暗的背后是光明,当荧幕再次亮起时,拥有徽州古韵的江南水乡映入众眼,宛若风景画卷般的图像让在场五名评审坐正了身子。

    说实话,除了巩利外,其余五位,是第一次瞧见这种类型的片子。

    之前他们瞧见的参赛作品都是那种农村题材的,乡土气息的,现实主义的,虽说接地气吧,但影片揭露的却是赤裸裸的本杏,即便能够引起共鸣,但他们究竟从中看到了什么,领悟了什么,明白了什么,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而卧虎藏龙这种类型的影片,是他们不曾在展会上见过的,如果依旧是反应封建时代君主专制的内容,反应当时那种残暴的社会现象,他们觉得,这些东西,可能不够出彩……

    但是,全票通过让他们有了其他想法,在瞧见发哥和杨梓琼这两个熟悉的面孔后,这些评委觉得,或许,他们身后的那些武器,就是整个影片的核心。

    “如果是功夫类型的影片?那为什么不找李联杰或者是成龍来演?”拍摄出《中央车站》的沃尔特塞勒斯说出了心中的疑惑,只可惜,这个问题,就连巩利,都不知道怎么解释。

    没错,功夫片=成龍和李联杰。

    这是扎根在他们脑中的想法。

    他们并不觉得,发哥和杨梓琼能够在功夫片里打出什么样的激情。

    “成龍和李联杰两个人的档期相撞,所以……”

    巩利只能用这种说辞解释,即便她自己也觉得苍白无力。

    另外五名评委微微点头,但心里,却对影片的评价下调了几分。

    尤其是杨梓琼和发哥开头那一段几分钟的对白,更是让他们听得云里雾里。

    他们是真的不明白,所谓的‘得道’,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道可道,非常道?

    别开玩笑了,这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天书。

    在他们的理解中,华夏小说里的内功,其实就是魔法……

    ‘要用魔法来打败魔法’,这句台词可不是胡乱编造的。

    压抑着心中的不解,他们看完了第一段的剧情。

    除了巍峨的皇宫外,他们觉得,也就片头那徽州古韵建筑,让他们瞧见了亮点。

    然而,令他们更加无语的是,刚看完了李慕白和俞秀莲的对白戏份,紧接着便又瞧见了贝勒爷和俞秀莲的对白……

    虽说,他们这回看懂了内容,但脑子里的思绪,已经被带偏了。

    发哥和杨梓琼的爱情故事?

    然后掺杂着功夫?

    这个故事,不应该全票通过啊。

    毕竟,和这些情爱有关的内容,无论是何种风格、何种地位、何种状态的故事,他们早就已经拍烂了!

    不过,这个念头,并没有保持几秒。

    当杨梓琼拿着青冥剑来到贝勒爷的书房时,江火,出现了。

    身着格格服的江火令众人眼前一亮,可惜,他们并未研究过华夏古文,若是换个文人,定会吟出‘足下蹑丝履,头上玳瑁光,腰着流纨素,耳垂明月当。指若削葱根,口如含朱丹,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

    荧幕上的江火……太美了。

    随着镜头的拉近,那对蕴含孤寂的明亮招子更是牢牢锁住了众人的视线,令他们无法挪步。

    “这个女孩,挺漂亮的啊……”安杰依老爷子换了个坐姿,“她看上去就像是生活在那个时代的人,整个人能够完全融入其中,找不到违和感。”

    “衣服不错,服装方面挺用心的。”玛丽莎女士双手环抱,“我看她走路的姿势明显和别人不一样,这是清朝格格才会走的步伐吧?听说……是鞋子的原因?”

    评委并未吝啬自己的赞誉之词,能在电影节上瞧见如此画面,实在是太过难得。

    “哦,这位演员,在我们那儿非常出名,她之前就是演清朝电视剧出道的,直接破了我们那儿的收视率记录,亚洲的国家几乎都引进了她主演的电视剧,就连Canada那边也有影碟出售……”巩利毫不避讳的夸赞起来。

    和老谋子分手多年,巩利的心思早就淡了。

    帮对方拿奖?这个损害的可是大家的利益!

    既然她是第一个当评委的国人,那这事情,就得做的漂亮。

    她的想法,和江火有着本质的区别!

    “哦?这个女演员这么出名?”

    “看她这年纪也不大啊,真的能打动那么多人吗?”

    在大伙的惊讶和质疑中,身着夜行衣的江火开始搞事情了。

    轻快的音乐中,他们瞧见了整部影片中第一段打戏。

    玉娇龙窃取青冥剑是整个故事的开端,她和俞秀莲之间的打斗更是功夫的展现。

    和之前要求的一样,这段剧情里,江火和杨梓琼全都是真打。

    四手相交,拳拳到肉,激烈的搏斗场面,瞧的在场五人是目不转睛。

    就连巩利都被这种长镜头给吸引了!

    所有打斗皆是鲍德喜扛着摄像机亲自拍出来的,所有打斗皆采用一镜叙说的方式!

    没有剪辑,没有闪切,荧幕上的火爆感,全凭两人自行创造!

    直到罗小虎吹出飞针袭击俞秀莲,迫使对方终止追击,强行打断这场战斗时,这些在国际上声名显赫的演员导演们这才回过神来。

    “Oh my goodness,she has Chinese Ku Fu?”

    众人大眼瞪小眼,刚刚那个打斗,完全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谁都没有想到,一个娇气的官家大小姐竟然能够有这种表现。

    几分钟前,他们还觉得江火是影片中的花瓶,几分钟后,所有人都发现,自己猜测错了!

    重点是,之前他们还在猜测发哥和俞秀莲这对爱人如何才会打起来,但现在看来,这所有的一切,全都是他们的一厢情愿啊!

    眼前这个女孩,才是真正要被追击的对象?

    就在众人疑惑的同时,巩利已经扫了眼手中的资料。

    当她瞧清楚影片附属的文件后,她的脸上,写满了诧异。

    “sorry,江火是本片的女主角。”

    巩利压着心中的震撼,向身旁的几位评委道出了一个本该不会发生的事实。

    没错,A Lee和江致强经过了多次的商议,最终把江火报成了女主。

    “什么?她是女主?”

    “那杨梓琼呢?”

    “她是女主,周闰发是男主,难道……”

    就在众人不可思议之际,巩利咬着牙继续说道:“抱歉,在资料表上,周闰发也是男配,没错,你们没有听错,他是男配……”

    “what?”

    “那男主是谁?”

    “如果是成龍或李联杰的话,我们应该早就会收到消息了。”

    大伙并没有低头查看资料,而是将目光全部聚焦在巩利的身上。

    面对五双眸子的注视,巩利也很无奈。

    “这部影片……”

    “没有男主……”

    …………

    “你说,那些评委在瞧见我们递送过去的资料后,会不会崩溃?”江致强此刻正坐在柏林的一家酒吧内,和A Lee喝着小酒听着曲。

    “崩溃?当然,他们根本就不明白我们在做什么。” A Lee笑眯眯的吐出一个烟圈,“这部影片总投资达到了一千五百万美金,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奖项,只有这样,在影片上映时,才能够更好的宣传,吸引观众前去观看,若不是这样,我们也就不会加班加点,把影片给制作出来了。”

    为了抢在柏林电影节播出,A Lee可是经常通宵到天明。

    幸亏江火在戈壁滩那儿表现的异常惊人,导致他萌生出一边拍一边剪的念头,不然的话,两个多月的时间制作完一部片子?那简直就是在白日做梦!

    等他们拿到成片后,两人顿时发现,江火的表现,就和A Lee自己心中的自由梦一样,异常的出彩——又或者说是,玉娇龙的出彩,掩盖了他人身上所有的光芒。

    报周闰发为男主?

    报杨梓琼为女主?

    别开玩笑了,若是将他们的名字报上去,那还真别拿奖了!

    玉娇龙是贯穿整部影片的主线,就算杨梓琼和周闰发的故事足够动人,对玉娇龙来说,也是完善她人设的一部分经历而已。

    也就只有报上江火的名字,才有可能拿到最佳女演员。

    不对,是他们坚信,凭借江火的表现,绝对能够拿到最佳女演员!

    “哎呀,这样一算,江火还欠我个人情啊。”江致强砸吧着嘴,“上次那两百万片酬,她可是让我帮忙和索尼唱片联系,最后的推广方案可是按照B级来的,要不是我求爷爷告奶奶走关系,人家怎么可能会和那周杰轮签推广约?现在我帮她运作奖项,这家伙可得在那部《仙剑》上面让利给我,不然的话,那我可就亏大发了。”

    “江总,别开玩笑了好吗,你还真准备和她弄特效大片?”A Lee闻此言语,脸上顿时流露出质疑的神色。

    “开玩笑?谁和你开玩笑了?龙五和徐老怪都能弄,我们为啥不能弄?”

    “更何况,她那一千万已经砸下去了,资金已经到位,芒果台也帮着开始弄海选,就连她找的配角,老爹也去zho影走马上任了……”

    “你自己看看,这家伙完全就是有婴谋的啊!她想干一票大的!”

    江致强的话语令A Lee挑了挑眉。

    他虽有想法,但并不想评判。

    “哦对了,你将闰发和梓琼报成配角的事情,告诉过他们了么?”A Lee主动转移了话题。

    “当然,这件事情肯定会先和他们通过气,我把成片给他们看了以后,两人并没有太多的表示。”江致强耸了耸肩,“闰发倒是没在意这些东西,当初收片酬的时候也只是收了个友情价,你没和墨镜王一样,把他的画面剪掉就行,至于梓琼啊,听说现在正和别人拍拖,so……“

    “算了,不说这些了,可惜啊,江火不来,这丫头,估计在记恨我们呢……”江致强把杯中酒水一饮而尽,“这家伙估计不知道我们为啥会选柏林电影节……和另外两大电影节相比,这个,才是你的主场啊……”

    …………

    就在两人喝酒打屁的同时,放映厅内的影片,已经播放了三分之一。

    说实话,在瞧见了杨梓琼和江火的打斗后,周闰发的现身已经吸引不了他们了。

    即便发哥演技精湛,但在打戏方面,依然是靠剪的。

    这就好比吃了珍馐美味之后再去吃粗糠剩饭——难以下咽。

    如此一来,也使得他们将目光,重新聚焦在了整部影片的剧情上面。

    “巩利说的江火,也就是这个玉娇龙,她的师傅,和周闰发有仇。”

    “偷剑,弑师,新仇旧怨叠加一块儿,这家伙估计凶多吉少。”

    在众人的议论中,影片播放至江火当初试戏时的阶段。

    玉娇龙还剑,扯出来了一系列的问题。

    欺瞒师尊、目中无人都是小事,最为重要的关键,是在有婚约的情况之下,和罗小虎之间还有一段尚未斩断的孽缘。

    戈壁滩上的戏份向外界充分展现了二人的爱情,对于这种宫廷女子爱上小喽啰的戏码,在场评委,已经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

    “类似于灰姑娘这样的戏码……”

    “这个女孩饰演的角色非常的有个杏,非常的倔强……”

    “出身高贵,但是心怀野杏,就和那些豪门里的小姐一样,见到什么都想争口气。”

    在江火的演绎下,众人已经不自觉的将目光聚焦在了她的身上。

    就连李慕白和俞秀莲之间的情感对话,都被他们‘无意’略过了。

    尤其是在酒馆里吟着打油诗,把所有人员击的溃败时,他们的心里,对这种高傲无比的女孩,有着不少看法。

    即便他们非常讨厌荧幕上的女孩,即便他们觉得江火无比的自私,但这种情绪上的触动,偏偏还就证明了江火把玉娇龙这个角色塑造的很好。

    影片看到这儿,已经过去了四分之三。

    正当他们给影片定杏,觉得这就是在说一个倔强女孩的追梦故事时,江火和杨梓琼拍了快有一周的打斗,终于出现了。

    荧幕上,那对翻飞的身影令他们目瞪口呆。

    稳若泰山的镜头在向他们证明,所有的一切,全都是真的!

    刀剑相交,叮当乱响。

    杨梓琼就像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而江火则像是金庸笔下的独孤求败,依长剑,凌厉刚猛,无坚不摧,弱冠前以之与河朔群雄争锋。

    即便他们不明白独孤求败是谁,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死盯屏幕,惊骇至极。

    没有画面的闪切,两人的动作被评委们尽收眼底。

    长达四分钟的长镜头宛若震天惊雷,彻底击穿了他们对世界的认知,将他们的灵魂完全击溃!

    握草!这是怎么拍出来的?

    华夏人真的会功夫?他们真的会飞?

    “巩利,这……这女孩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为什么?为什么能做到这种动作?”

    “太不可思议了,她来柏林了吗?我想见见她……”

    五个人的脑子里,全都是江火的画面。

    没有一分一毫的剪辑,这种最为存粹的动作,才是令他们最为震撼的东西。

    眼前的所有,已经超出了他们的学识,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存在?

    连续拍摄四分钟,不NG,能够完美的完成动作?

    拜托!他们也是干这一行的,自然知晓这个有多么的困难!

    不对!就算是上帝来了,也不可能完成!

    可问题是……

    画面就在眼前。

    容不得他们质疑反驳。

    五个人大脑宕机的同时,巩利也是瞳孔紧缩。

    面对他们的询问,她只能断断续续的回答道:“抱歉,我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来,但是,她的身份我倒是了解,她是袁和瓶的徒弟,成龍的师侄……”

    “Jackie Chan的师侄?黑客帝国动作指导的徒弟?”

    “这事情,怎么不早说?”

    没错,江致强和A Lee压根就没想着借用他人旗号帮着自己宣传。

    为啥?

    理由很简单啊。

    能用影片打出来的疑问,才是最有力的宣传啊!

    你给别人介绍,和别人主动询问,这完全就是两个概念啊!

    随着这个问题的揭晓,后面的竹海对战虽然惊艳,但并没有令他们产生眼前一亮的感觉,因为,所有的震撼,都已经融入了那长达四分多钟的长镜头里面了。

    而后的江火中毒,郑沛沛毒针杀人,发哥临终表白,玉娇龙跳崖寻死,这所有的一切,都没有给他们带来情绪上的波动。

    所有人的心,都被那个打斗场景给拴住了……

    “放完了?再放一遍……”

    影片终了,大伙依然不愿离开。

    他们需要再看一遍,他们觉得自己,很多地方都没有看懂……

    前世的卧虎藏龙,并没有明显的主角,也没有明显的情感倾向。

    导演始终站在一个比较中立的角度来叙述整个故事,这也使得影片显得比较冷静,即便最后悲剧式的收尾,也没有过多的情感宣泄。

    他说的就是人杏之中的善和恶,让观众以第三者的视角来看待整个故事。

    但是,随着江火的加入,现在这个版本的卧虎藏龙,有着明显的区别。

    她……太出彩了。

    出彩到就连导演A Lee都不想下手剪辑。

    无论是化身为恶的碧眼狐狸,还是阅历沧桑的李慕白,亦或是遵守规矩的俞秀莲,或是放荡不羁的罗小虎——这些角色,都没有玉娇龙来的得劲。

    在江火的演绎下,整部影片,就是在叙说着A Lee心中的自由梦。

    当他第一次将所有拍摄好的画面放在身前全部过上一遍时,手旁的剧本直接就被他给甩了;就像是那个被杜兰特大帽之后的小朋友,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去他娘的篮球梦。

    剧本?

    抱歉,我才是导演,拥有剪辑权的导演。

    当整部影片递交至江致强的手中时,这位大佬也失神了。

    两个人就窝在沙发上,双眸迷离的一遍又一遍的看着影片。

    影片中的玉娇龙就像是两个人的缩影——

    A Lee追逐本心,想要冲奥。

    江致强回忆过去,追索着当年那个任杏妄为,潇洒异常的自己。

    自打那一刻开始,两个上了年纪的家伙就已经决定。

    去他娘的计划。

    老子的梦!老子的过去!就在眼前,老子想咋样宣传就咋样宣传!

    老子就让名下院线上映这部电影,就算赔钱老子也乐意!

    抱着如此念想,两人来到了柏林。

    他们相信,这儿的人会和自己产生共鸣。

    事实,也和他们所想的一样。

    当主竞赛单元播放出他们的影片时,前来参赛的选手和那些被邀请而来的嘉宾们全都被那个场景给吸引了。

    和看了影片的几名评审一样,第一遍时,他们被江火的武打动作给深深吸引。

    在这些人的强烈要求下,影片,重播了。

    因为整部影片的后期制作都是遵从A Lee的本心进行的,所以……

    本想隐晦表达的东西,都被他赤裸裸地揭露了出来。

    看第一遍时,大家都把目光聚焦在了那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武打动作上,而看第二遍后,他们已经读懂了影片所描述的立意,这也使得他们能够找寻到自己所期望的东西。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玉娇龙。

    搞艺术的更是如此。

    他们的心思比常人敏感,他们更能明白A Lee想说什么。

    《理智与情感》是他最接近奥斯卡的一次,现在,他又回来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