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94一气呵成

    自从二人甩掉剑柄刀鞘的那一刻开始,周围众人便觉得江火变得有些古怪。

    虽说在肉眼之下,江火依然是那副妆容,身上戏服并未改变,但站在那儿的她,却仿佛换了一个人,又或者说是,换了一个芯?

    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状态令所有人都感到费解,就连A Lee都想喊停。

    但是,随着两人的相交,A Lee硬生生的将到了嘴旁的话语又吞咽了回去。

    面对上挑而来的单刀,江火依然根据八爷的要求,将长剑横在了自己的身前,充做阻挡。

    踉跄过后,凝视着直劈而来的杨梓琼,江火顺势后仰。

    不过,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自己的感觉出了岔子时,本该后跳的江火竟然左手撑地,右腿蓦地飞出——在二人相交的同时,坐再场边的八爷瞳孔紧缩!

    这不是他设计出来的动作!

    江火自暴自弃,想要假公济私,胡作非为?

    场边众人的脑子里,也升腾出了同样的想法。

    就算他们不是动作指导,但看了四天,这些动作,都能背下来了!

    江火这一脚,在整个动作里完全就是多余,她根本就不用上顶杨梓琼,直接后跳躲开即可!

    A Lee眉心紧蹙,心里也升腾出了火气。

    他给江火机会是因为他觉得江火能拍的出来,但若是就这样浪费?

    那真的是在当众扇他的脸!

    然而,就在A Lee和八爷都想叫停时,被江火顶了一下的杨梓琼却和个没事人一样继续持刀直扑,望着那明晃晃的刀身,江火也毫不示弱,举剑相迎。

    “别喊……”八爷拉住了A Lee,“能成了……”

    “?????”A Lee一脸茫然,他不知道对方在说些什么。

    这是经过了昨晚对话之后,八爷特意给徒儿设计的动作?

    A Lee此刻,只能这样在心里安慰自己。

    可是他并不清楚,这些动作,根本就不是八爷设计出来的。

    虽说江火接下来展现的各种路数都和八爷所指导的动作相像,但干了几十年武行的八爷可是看出来了,自己这个徒儿,压根就是在顺着杨梓琼在打!

    她仿佛能够计算出杨梓琼的出招速度和力度,并且能够判断出对方腾挪位移时的角度和落点位置——这一切,虽说可以用了解动作来解释,但想要真正做到,根本就不可能。

    江火不是李联杰,她从头到尾也就学了两门拳法,在这种情况下,能够做到集百家之所长的反应?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有些不对劲!

    尤其是能够分辨其中关键的八爷,更是万分疑惑。

    看着那躲避长枪刺击同时,还能顺势送力,帮助杨梓琼完成动作的江火,八爷的脑袋里,已经被无数的问号给充斥……

    这是个什么情况?

    突然开窍了?

    八爷当然不清楚,经过昨天的谈话之后,江火做出了最终的选择。

    江火本不想根据空间提供的招数套路来拍摄的,她觉得,如此做法,是在打师傅的脸。

    但是,随着最后通牒的到来,她没办法,只能豁出去了。

    空间在收录江火每日拍摄进程的同时,也会给出最佳的武打设计动作。

    当然,这所有的一切全都是在八爷创作动作的基础上进行的,空间只是找到了江火和杨梓琼的不足点,通过细微动作的变化,帮助二人能够一次杏的完成拍摄。

    至于自主创作?它是做不到的。

    如果脱离了八爷的设计基础,它是没办法进行凭空改进的。

    这也是为什么,大伙会觉得江火所展现的动作和前几天出现了差距,但从直观上来看,他们又挑不出半点毛病。

    也就只有开场因为动作的变化他们才发现了异常,除此之外,他们依然觉得,江火还是按照八爷的路数来打的。

    事实上,江火的这种改变,就是顺应杨梓琼而来的;她只能配合杨梓琼把这场戏过掉,若是想要以她为主导,那杨梓琼的动作,肯定会出错。

    面对直刺而来的红缨枪,江火步伐潇洒。

    面对左右劈砍的护手双钩,江火正面向迎。

    面对金光闪闪的杆棒,江火挥舞着长剑劈砍的锵锵作响。

    面对最终对敌的苗刀,江火用武器维护着玉娇龙的骄傲。

    当清脆的碎裂声响彻四方时,断掉的苗刀,抵在了江火的脖颈处。

    即便并非真的武器,但碎裂的截口依然划破了江火的脖颈。

    “Cut!good!”

    这是五天以来,A Lee头次喊出的Good。

    两人的打斗非常精彩,憋着一股气的杨梓琼和严肃倔强的江火把整个场面给演活了。

    事实上,杨梓琼在接到A Lee的通知,表示今早还要再拍最后一次时,她的心里,就有些不满。

    正因如此,在拍摄第一个动作时,她才会因为走神而犯了一个低级错误。

    得亏江火抬腿弥补,往她的腰肢处送了一把力,把她从困境中拉了回来,否则话,这个镜头,怕是永远都拍不成了。

    “你没事吧?”甩掉手中的苗刀,杨梓琼凑到了江火的面前。

    当她瞧见,江火的脖颈处留有一道三公分的伤口时,她的脸上,尽显自责。

    “抱歉,我一开始就失误了。”

    她得承认,从头到尾,她就没觉得这个镜头能够拍成。

    但,在江火暗顶了她一下后,她便觉得,自己就算拍不成,也不能胡乱应对。

    望着满头是汗的杨梓琼,江火笑着摇了摇头,“没事,刀剑无眼,我这小伤和杨姐之前的经历遭遇相比,根本就不算啥,就是破了点皮而已。”

    “什么叫破了点皮?我们可不是按照剧情顺序拍的,你脖子伤了,之前的戏份咋拍?”

    没给江火说话的机会,她直接拉着江火跑出了摄影场地,让守在外面的医务人员帮江火看看。

    “李导,这……”扛着摄影机的鲍德喜活动了下脖子,面色为难的看向A Lee。

    按照五天前商议好的情况,江火和杨梓琼还有几句台词没说呢。

    “你先把摄像机放下吧!”

    “打斗戏拍完了,接下来想怎么切特写都行。”

    “快快快,把画面给我看看,两人打了老半天,你若是没拍好,嘿……”

    鲍德喜打了个冷战,A Lee那副笑容,实在是太可怕了。

    然而,任谁都没注意,就在A Lee检查鲍德喜拍摄画面的同时,八爷倒是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现场。

    老人家顺着徒儿离去的方向,缓步而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