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89提议(感谢:孤独的陌生人m、透光噩梦、榴莲味牙膏,的留言)

    无论是哪个镜头,江火都亲力亲为,所以,戈壁滩的这段戏份,超出了原计划的安排。

    不过,当A Lee习惯过后,他心中的焦虑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开拍前和江火讲述一下要点,等着对方自己调整状态,整个拍摄行悠流水,根本就不用他多操心;他做的最多的事情,便是和大伙坐在旁边,抱着杯子闲聊等候……这部戏,应该是自打他入行以来,拍摄过最省心的电影了。

    之前,他就听说,江火的领悟能力并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当时他还嗤之以鼻,觉得那些人是为了稳住他而瞎吹。

    但现在看来,这特娘的简直就是怪物啊!和自己肚里的蛔虫一样!

    可是,全世界也就只有江月知晓,姐姐能够尽善尽美的原因。

    是因为身上的空间吗?

    不。

    是因为她在空间内,把所有镜头都磨到了八十分。

    八十分低吗?

    看上去的确是这样。

    但问题是,很多原版演员的表演镜头,在空间的评判下,甚至都无法达到这个分数。

    那台破电脑的评判依据并不是根据外界口风来的,而是根据角色来的。

    正是因为从角色出发,所以A Lee才会感觉到,江火能够和玉娇龙完美契合。

    没有空间内一遍又一遍的NG,她怎么可能达到现在这种地步?

    空间只是给她提供了一个学习和练习的平台,自己若是不钻研,谁都救不了你。

    随着戈壁滩的取景结束,大伙转战天山冰川;因为和那些游牧民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对方主动要求带路,一行人奔袭数日后,终于来到了那些当地人口中所说的最美地点。

    群山环抱之下的昭苏玉湖宛若风景画卷,湖水受阳光和云团的映射,将周围的山色烙印其内,随着天空云朵和阳光下山色的明暗交替,湖水也会变得斑斓流彩。

    现在正值五月,冰雪消融,青灰色的湖水幽暗无比,再加上周围雪山的映衬,整个环境,给人一种单纯的冷,莫名的寂。

    玉娇龙和罗小虎的迪化戏份在这个美丽的环境中终结,等到A Lee宣布众人可以回京时,忙碌了一个月的大伙终于欢呼了一声。

    拍电影,本就是件苦差事,实地取景,更是一种折磨;很多时候,实景所在地旁没有舒适的酒店,想要好好的休息一下,那简直就是在痴人说梦。

    就拿这次来说,随着剧组的不断深入,很多时候,大伙都是直接住在帐篷里的;醒来就拍,收工就睡,得亏大部分都是江火的戏份,她又能一步到位,所以大伙并没有逾遇到那种噩梦式的返工;因此,在离开迪化前的聚餐中,不少人都向江火表示了敬意。

    而令江火没有想到的,是来自张振的酒杯。

    “多谢。”张振举杯和江火轻碰了一下,“实际上,用了替身之后,我反而变得更加自在了,谢谢你提醒我,不然的话,我们现在就不会在这儿享用美食了。”

    “你难道不记恨我?”江火嘴角微勾,眼前的男子,心可真宽。

    “我为什么要记恨你?”张振耸了耸肩,“是我魅力不够,无法让你产生兴趣,我自身能力不足,没法在实战中亲自上阵……技不如人,何来记恨?”

    如此言语,倒是令江火高看了他几眼。

    眼前这个神色如常的家伙,的确有些较劲的意思。

    当然,他身上展现出来的较劲,是在和自己较劲,想要填补自身的欠缺。

    既然如此,那江火就更没啥好说的了,况且,对方还帮了自己的大忙,“看来还是你想得开,不过你那句谢谢得收回去,要谢,得我谢你。”

    瞬时间,张振面露微笑。

    听到江火这句话后,他便明白,自己的猜测,全都是对的。

    不过,江火不愿意和男演员演亲密戏,这点,是她个人的问题。

    张振不会去管,更不会到处乱说。

    “看在你帮了我的份上,有个建议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

    正当张振准备端着酒杯离去时,江火忽然喊住了对方。

    “当然,洗耳恭听。”

    张振本以为江火会和自己分享演技上的心得,但没想到,她口中冒出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情。

    “练下身手吧,除了那些偶像剧外,这个东西,还是挺有用的。”

    江火可没有胡扯,在特效来袭之前,动作类的电影电视剧,非常的吃香。

    在日后的票房排行榜上,几乎所有电影中都有打斗的戏份,若是一直用替身,这对于演员来说,可不是件好事情;拍摄纯粹的功夫片其实一点都不容易,看一看成龍的成名史,你会发现,老一辈功夫明星拍片子都是在用命来搏。

    正因如此,当这些人老去后,功夫片就出现了断档,这个断档,和特效的冲击有着本质的区别。

    江火重生之前就是个特约,还是个干武行出生的特约,她当然明白,日后的那些功夫片,其实就是用替身在打来打去,主演根本就不下功夫钻研本身。

    再加上高科技的运用,通过现代技术合成出来的画面更加的动人心弦。

    但问题是,绝大多数的明星只瞧见了高科技的便捷之处,他们完全忽视了一个问题。

    实力。

    只有属于自己的东西,才是安生立命的根本。

    阿汤哥五十多岁了还在搏命,碟四爬迪拜塔,碟五徒手扒飞机,碟六跳伞、在雪山里开直升机。

    即便特效横行,人家依然坚守底线,不抠图。

    况且,现在距离特效爆发,还有将近十年的时间。

    在此之前,这个市场,依然得靠自己的拳脚打下。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江火从一开始,就没放弃这方面的研究。

    明明知晓自身的优势在哪里,若是主动放弃,那不就是傻?

    况且,在空间内练习有着天然的优势,她不用担心身材走样,不用担心突然受伤,只要她耐得住寂寞,忍受得住离开空间时那种倒灌而来的酸痛虚弱感。

    江火虽然没有给出理由,但那认真的面孔已经说明了一切。

    “好,我会认真考虑这件事情的,多谢你的建议。”

    张振举起酒杯,朝着江火示意了一下,旋即昂起头颅,一口闷。

    凝视着对方的背影,江火明白,这家伙,听进去了。

    聚餐结束的第二天,众人便登上了前往京城的飞机。

    等到江火跟着大部队走出机场时,她这才发现,妹妹竟然就守在门口?

    和大伙打了个招呼,江火钻进了妹妹的车里,车门尚未关闭,江月就已经迫不及待的询问道:“张振那家伙怎么样?KISS了?我听说演员很容易在拍摄的时候产生感情,你现在是不是被掰弯了?”

    江火满头黑线,就算不用脚趾头想也明白,这家伙存粹就是为了这事而来的。

    “跟上前面的车,我不回家住。”吩咐了一句后,她这才道:“你这家伙,就放心吧,在我的套路下,他主动要求用替身。”

    “喔?(⊙o⊙)?”原本板着的脸,顿时露出了微笑。

    江月对姐姐的回答,非常满意。“看样子那家伙还挺好说话的?”

    “瞎扯吧,完全是我机智过人好么?”江火没好气的白了妹妹一眼。

    (o_o)?

    “好吧,这事得等电影上映之后在讨论。”江月和姐姐打趣了一会儿,便将话语转向正题,“我今个过来,是有件更为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

    “啥事情?”江火还真想不出,有啥紧急的事情得在车上说完。

    “我以我的名义,开了家公司。”江月扫了眼中央后视镜,“资料在你右手边的夹层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