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86我想要什么?(5K章)

    “我们昨天才见过面,说实话,自从我拿到剧本后,我便对自己的戏份进行了仔细的研究,当我发现,罗小虎这个角色就是为了激起玉娇龙心中的desire(yuwa)时,我就把淇哥当成了幻想对象,但哪知,她辞演了,我做的所有准备,都没用了……”

    “当我接到通知,说是你接手了这个角色后,我便翻看了由你主演的电视剧。”

    “无论是小燕子还是林诗音,这两个角色都被你演活了,我在看电视剧时,直接就把你当成了那个时代的人物,我当时就以为,咱们之间的对手戏应该没有问题。”

    “因为,你能很好的将角色本身该有的东西展现出来,就算别的演员没有入戏,你也可以带着他们走,让摄像机停留在你的身上,让观众将视线牢牢的聚焦在你的身上。”

    “但是……我不知道,我是否曾经得罪过你,我总感觉,你似乎对我有敌意?”

    “不对,也不能说是敌意,就像是抗拒一样,你好像非常抵触我?”

    “剧组在迪化的拍摄,全都是围绕着我们两个而来的,希望你能告诉我,我到底有哪些问题,如果不在拍摄之前将这些事情全部解决,我觉得,我们会被导演骂死。”

    感情戏,是所有电影都无法避免和跳过的话题,吻戏是最简单的,很多时候,男主演都会分散女主演的注意力,然后趁机亲上一口,即便没有真情实意,但经过镜头和剪辑的美化后,依然能够打动人心;其次,便是沐浴,最后,则是lu点;而后两种,就麻烦了。

    罗小虎和玉娇龙的感情戏会涉及到第二个层次,这个层次的拍摄,若是没有演员双方的沟通,很容易就会出事情;张振深知这一点,于是便想要在正式开拍二人戏份之前,将可能干扰拍摄的因素,全部解决。

    在参拍王佳卫的《Happy Together》时,他便对感情戏有着非常深入的研究。

    王家卫被认为是法国新浪潮导演让.吕克.戈达尔的传人,他像戈达尔一样常戴墨镜,在影片制作上也注重个杏化的表现,没有固定的剧本,倚重剪辑去更新剧情等等。

    在他手下拍戏,张振自然琢磨出了一套属于自己的路数。

    但问题是,那部片子讲述的是同杏恋人,和《卧虎藏龙》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双方倾注的情感,明显就不一样。

    当然,昨天的气温事件、而后的下车关怀、方才的递送食物、直到动手打人,这一系列的小事情,都让张振对整个感情戏进行了认真的评估。

    经过他的一番测算,他发现,如果真的和江火在演戏中发生了冲突,最有可能被踢走的,可能就是他自己。

    因为,就连导演A Lee都亲口认同了江火对玉娇龙这个角色的理解。

    正因如此,他才会当着对方的面,把江火拉到无人的地方,先探探她的口风。

    看着那一脸认真的面孔,江火不得不承认,这个只比自己大四岁的家伙非常敬业。

    直言不讳地表示,把淇哥当成了幻想对象?

    小伙子,你难道不怕对方知道后抽死你吗?

    当然,现在可不是说这些事情的时候。

    江火也想把这段内容给过掉。

    “你应该明白,就算很多人假戏真做,但镜头里面的感情,绝大多数都是假的。”

    “两个陌生人吻的激qi四she?别开玩笑了,拍摄角度可是摄像师精心挑选出来的,再加上后期的修饰,才能展现出爱的火花。”

    “就如同你说的一样,把淇哥当成了幻想对象。”

    “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江火说的已经很直白了,就差没直接点着对方的胸口说,我对你没意思。

    能够在王佳卫手中获得出镜时间的张振自然不傻,瞬间明悟。

    ‘原来我们之间所有的一切矛盾全都源于小女孩对激qi戏码的抵触?’

    这点,他倒是能够理解。

    毕竟,江火现在才十九岁,也没有接受西方开放教育的洗礼,传统二字,根深蒂固的扎在她的大脑里,让她感受到了莫名的束缚。

    当然,如若让江火了解到了他脑袋里的想法,肯定会无奈的翻个白眼。

    实际上,她对激qi戏并不抵触。

    她只是对自己没了把子之后的激qi戏抵触。

    不过,如果是Les方面的激qi戏,heiheihei……

    …………

    因为大伙都在等待他们前去拍摄,所以两人商谈的时间很短,并且也没有得出个结果。

    毕竟,改戏的权利在A Lee的手中,其他人说话,根本就不作数。

    然而,在接下来的拍摄过程中,江火竟然和个没事人一般,按照剧本中的要求,完美的把玉娇龙展现了出来,尤其是在她盯着远方,一脸倔强的想要把属于自己的玉梳夺回来时,那双闪烁着波光的眸子,竟然能够调动起场边人员的情绪。

    不少游牧民甚至后退了些许,不敢与其正面对视。

    “Cut,good。”

    A Lee对江火的表演非常满意,当场记把板子打下去时,小女孩就是玉娇龙。

    因为时间有限,当外景戏份全部拍完后,即便天色已晚,但大伙依然收拾东西转辗旁边的戈壁洞穴,被江月念念不忘的激qi戏码会在今晚开拍。

    因为白天的话语,张振的内心一直无法平静下来,他本以为,晚上的戏份会是两人被骂的重点,但没想到,最终被喷的狗血淋头的,只有他自己一个人。

    “NO!NO!NO!”这已经是A Lee第六次叫停了,“张振,麻烦您过来,看看镜头里的画面,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江火和张振披上工作人员递来的衣物,凑到导演身旁看着回放,几个机位的镜头录像反馈到他身前的监视器上,分别是各个方位对江火和张振的全身以及面部特写。由于是拍摄原片,并未剪辑,这几个镜头拍摄的其实就是江火靠在张振边侧,两人一起泡澡的全程——当然,江火和张振都做了防护,其效果不亚于穿上了bikini和大裤头,重点部位还上了一层胶带,绝对不可能出现走光的情况。

    况且,江火压根就没和对方靠着,而是靠手臂撑在浴池旁边。

    只要不是《Lust》那种尺度,在这种情况下,江火自然不会害羞。

    “来来来,你看江火的表情变化,我们先切面部特写。”A Lee朝着工作人员挥了挥手,“一开始,江火平静的靠在你的肩头,安静倾听你所讲述的故事;然后,她说了一句‘后来小男孩变成了强盗,星星找不到,就抢我的梳子。’——你能发现吗?再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眼睛不自然的眯了一下,这是对罗小虎身世的猜测,也是对她心爱之人所拥有的事业表示不满;等你解释了自己为何会成为马匪后,她的鼻子挺了挺!原本平时前方的眼珠朝你扫了眼,旋即又收了回去!紧接着,她又说道,‘所以你心里头还是个小男孩儿,在寻找那些流星?’这是对后来玉娇龙放弃罗小虎的暗示,因为他的行为,实在是太孩子气了!——当你说出,‘我是一个男人了,而且……我已经找到最亮的一颗星了。’江火浅笑了一下,在她翻身靠入你怀中的同时,脸上的酒窝一直存在,勾起的嘴角表示她对你的回答非常满意,这就像是上国中时,被男生用情话撩到手的女学生一样!”

    他用力的戳着屏幕,恨不得将屏幕击穿,“而你呢?从头到尾,一个表情,简直和个木头一样,连一点回应都没有!除了坦然得意以外,我根本瞧不见任何感情波动!”

    “现在的你,根本就不是那个和玉娇龙热恋的罗小虎,而是凭借花言巧语,将女孩骗上床的畜生!Holy shit!在整个讲述的过程中,我压根就没有发现你对玉娇龙有任何的喜爱之情,完全就是打了一pao后的得意!如果没有这些感情,那请你告诉我,罗小虎之后为何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去京城,让玉娇龙和他私奔?”

    “一分钟的镜头,江火不仅交代了当下的心境,还给后来的自我选择埋下了伏笔,而你呢?和个木头一样!我们这不是在拍III级片!发泄之后的感情呢?全都被你给she没了?”

    “你得记住,你现在不是在liao妹!”

    “你喜欢玉娇龙,你喜欢的是她这个人,而不是她的body(身体)!”

    “你告诉我,你现在表现得像是什么?”

    “你是在大街上找槟榔妹吗?”

    最后这个质问,A Lee可是直接吼了出来!

    被喷的狗血淋头的张振只得默默承受,的确,他没有任何可以站得住脚的反驳理由。

    拍摄现场瞬间沉默了下来,乌云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压抑的情绪喷涌而出,就连负责摄像的家伙也有些呼吸不畅。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A Lee再次开口时,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给你半小时,好好的体悟一下罗小虎当时的心境。”

    “大伙休息吧,待会再拍。”

    张振露出沉思的表情,接过助理递来的剧本后,他直接就蹲在一旁,重新研究剧情。

    而江火则是裹着毛巾毯在旁边不停的打哆嗦,现在的气温又降至零度左右,在这种环境下进行野外拍摄,一次一次的喊咔,对她的体力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消耗。

    “那小子被你给害惨了。”

    由于晚上只拍摄二人之间的戏份,所以剧组很多人都已经回去了,八爷本想留下来看看,但寻思着在旁边盯梢也没啥意义,于是便拜托郑老师留了下来。

    实际上,郑老师留在这儿,只是存粹的在等江火回去。

    当然,若要真的深究,她其实,也有帮助江火的意思。

    毕竟,八爷觉得小姑娘家抹不开面皮,为了不和导演起冲突,便想找个人充当一下润滑剂,但谁都没想到,江火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为什么这么说?”

    接过助理递来的毛巾,江火擦拭着头上的水珠,“我可是入戏了,但他走不进去啊,这能怪我么?”

    江火吐了吐舌头,俏皮模样引得郑老师连连摇头。

    “你要是没入戏,我连你一起骂。”

    没等郑老师开口,背对着她们蹲在那儿研究拍摄画面的A Lee忽然发声,“不过,你还真超出了我的预期,我本以为这段戏你也会出毛病,没想到,几遍拍摄下来,你的情感能够抒发的如此到位,若不是咱们之前没拍过这场戏,我真的会以为,你在平时专门研究练习过这段剧情,neat!”

    江火十分自然的接受了导演的夸赞,况且,对方说的不错。

    为了保证拍摄能够顺利进行,整部电影中,和玉娇龙有关的镜头她全都尝试过了;在空间中模拟了数十遍,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她现在才能强忍着心中不适靠在那儿拍戏。

    当化妆师为江火补好妆后,张振依然坐在那儿,没有动弹。

    裹着毯子的她瞧此情形,缓步来到了对方的身旁,蹲在了张振的身旁。

    “你干嘛?”任谁被导演当众大喷,心情都不会太好。

    瞧见那闷闷不乐的面庞,江火倒是没有回怼,更没有离去,“根据你白天的描述,你其实是个体验派?将淇哥当成玉娇龙,相信自己成了罗小虎?”

    根据多年的发展,演员这个当行中,出现了三种不同的流派。

    其一,便是体验派。体验派的要求是从自我出发,生活在角色的情境里。

    打个比方说,江火要扮演一个孕妇,如果用体验派的方法,那就不是去观察孕妇,模仿她的行为方式,而是告诉自己,自己就是一个孕妇,比如说肚子大了,行动不便……自己还是那个自己,只不过自己生活的环境变了。体验派的美学追求就是真实,一切都是为了让演员的表演达到一种接近生活、接近下意识的真实感。

    但问题是,体验派演员有很多问题。

    就比如说,自杀了的希斯莱杰,从不让别人叫自己真名的金凯瑞……

    第二,便是方法派。方法派传承自体验派,但它允许演员替换交流对象,而体验派不允许。

    还是用刚才那个比方,孕妇,肚子大了,方法派可能会往衣服里面塞枕头,通过这种方式改变体型的同时,也让自己背负同等的束缚,从中找寻行动不便时的生活方式,而体验派不允许,它必须让演员从中寻找到孕妇的感觉。

    就像很多人打趣杨天宝一样,说她在电视上演的是无痛分娩,而孙俪在芈月传中的表现则是声嘶力竭,这就是体验派和方法派的差距。

    为啥?因为当时的杨天宝没体验过啊。

    至于第三个,便是表现派。表现派不会从自我出发,而是在心里构建出一个虚拟的角色形象,通过对他们的模仿,进行角色的演绎,他们并不会生活在角色所在的情境中。

    TVB很多演员走的都是表现派,老演员会根据经验,设计出一套属于自己的演绎方式,然后放在架子上,随取随用。

    就连笑容,他们都有着自己的等级,一到十级,每种笑容完全不同,有的时候甚至可以问导演,需要露出几颗牙齿。这些喜怒哀乐全都是在台下练好的,技术上,很多都不走心。

    正如绝大多数的人所说一样,他们,其实就是在上班。

    张振明显属于第一种,而和王佳卫合作过的演员,基本上都是体验派,就算之前不是,合作后也会走上这条道路。

    “对。”张振觉得没啥好隐瞒的,直接点头,“可惜感觉找不到了。”

    他所谓的感觉不到,是感觉不到自己之前营造出来的心境了。

    江火当然明白,她知道张振找不到罗小虎的感觉了,而她现在过来,就是为了解决这件事情的。

    “我就是玉娇龙。”深吸了一口气后,江火面无表情的说,“白天的时候,我以为你是条汉子,现在看来,不过如此——就凭你这种心杏,想要在戈壁上生存?想要统领整个马匪团队?”

    “开什么玩笑?”

    江火抬起右手,食指和拇指捏住张振的下巴上,“骑马学了多久?还没我一个女的来的利索,你就这种家伙,我玉娇龙怎么看得上你?”

    “你……”张振双眸喷火,江火的话语已经激起了他的情绪。

    此时此刻,在他的眼中,江火就是那个宛若天鹅的高傲女子,由内而外迸发出来的盛气凌人之感更是让他内心涌起了无限的征服yu!

    “怎么,你罗小虎不服?”凝视着充满野杏的双眸,江火嘴角微勾。

    “我……”

    张振的声音,有些沙哑,就在他想要吐露言语之际,江火就已经捏住了他的面颊,“你忘记你白天说什了么吗?”

    “不要动女人……”

    望着野杏爆发,呼吸粗重的张振,坐再监控器旁边的A Lee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事实上,他早就发现了江火是体验派的演员,但他根本就没有想到,江火能够将自己代入角色的同时,通过自身的言语动作气场等方式,强行将旁人拉入戏中。

    现在的张振明显找回了自己所说的感觉,此刻的他,是被玉娇龙激怒的罗小虎。

    “后生可畏啊!”A Lee感叹摇头。

    “祖师爷赏饭吃。”郑老师默默补了句。

    两人并不知晓,所谓的体验派,远远没有江火此刻的状态来的更加强烈。

    体验派能够感知到角色的记忆吗?能了解那个虚无的人生吗?

    所谓的‘我就是玉娇龙。’,这句话可不是白说的。

    张振是个有天赋的演员,在江火的触动之下,进入状态的他要求立刻拍摄。

    没人会对此产生异议,A Lee大手一挥,所有人立刻回归岗位。

    等到这段充满暧昧的特写拍摄完毕后,今天的任务,便算是彻底完成了。

    江火躲在旁边的帐篷里换好衣物出来时,站在门口的身影令她眉头微挑。

    “有事?”

    “谢谢。”

    简短的话语中,饱含着太多的因素。

    张振不想丢掉这个角色,江火的出手,算是帮他稳住了局势。

    然而,就在他以为,江火会和善的回应时,那忽然微笑的面孔,令他不寒而栗。

    “小伙子,你想太多了。”

    “我帮你,是希望你能够答应我一件事情。”

    瞬时间,江火那对水汪汪的眼眸,在张振的眼里,宛若深渊。

    他本能后退了一步,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

    江火偏了偏脑袋,目光落在了明日拍摄的场地上。

    如果一切顺利,明天的激qi戏份,还是在这儿拍。

    和今晚的沐浴戏份相比,明天那些镜头,可真的没法借位了。

    “我想……你明天,应该不会和我一起拍吧?”

    江火露出公式化的笑容。

    只可惜,少了两颗小虎牙。

    既然知晓张振害怕自己,那她……

    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套路的机会。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