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85无法忍受的罗小虎(二合一)

    面对江火递来的馒头,A Lee承认,自己当时足足愣了有好几秒。

    自打他入圈以来,还从未见到过有演员敢打断导演的拍摄!

    甭说光明正大的递送吃食了,就连演员自己躲着吃东西的情况都未出现!

    要知道,在剧组里,导演才是天!他没说收工开饭,那些工作人员哪敢随意动手?

    不过,看着那面色通红的江火,以及歪歪扭扭的群演,A Lee强压下脑中古怪的念头和想法。

    眼见着饭点早已过去,那些请来的当地人民兴致缺缺,于是乎,他摘下了帽子,一把摁在了江火的脑袋上,右手还顺走了一个馒头,直接塞进了嘴里,“先歇一个小时吧,找个阴凉地把干粮吃了,填饱肚子后在继续拍摄。”

    休息的指令刚一出现,那些骑马老乡顿时欢呼了一声,只见他们御马直行,来到了山丘的后方,与此同时,这些家伙双手攒动,纷纷拿出藏在马鞍下的食物,大快朵颐,补充体力。

    如此动静瞧的A Lee是连连摇头,不断往嘴里塞馒头的同时,他还挑眉扫了江火一眼,“你这肌肤晒得通红,待会咋拍?今天咱们不拍玉娇龙在大漠上迷失的戏份,还是先找个背光的地方待着吧。”

    张振合起双眸,得……拍戏难度再次翻倍。

    双方相间不过四十八小时,拍戏难度已经被张振调整了N个等级。

    现在的他只想找个机会和江火商议一下,面对面的把事情给说清楚,但问题是,江火压根就没给他这个机会,又或者说,是他不想随意加入江火和旁人之间的对话。

    正当众人坐下来休息时,A Lee倒是给江火布置了一个难题。

    “江火,你待会吃好后,去和那些游牧民商量一下,问他们能不能一次杏拍完。”

    江火:“?????”

    导演,你搞错了吧?

    这种事情她怎么做得来?她和这些人不熟,又怎么可能指挥的动?

    况且,你A Lee才是剧组的大BOSS啊!吼了一上午都不见成效,她去能有用吗?

    “在你去给李导递食物前,那些游牧民就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应该是碍于钱的问题,没说出来罢了,现在李导根据你的意思,让他们休息,他们自然会对你心存感激……毕竟,你和他们的位置,应该是想通的……”

    八爷倒是把问题看得十分透彻,只不过在他讲述的同时,双眸却一直落在徒弟的面庞上。

    起初,他以为江火看破了局势,所以才会去冒死改善双方的关系。

    但从她现在的反应来看,一切都是他在自作多情?

    没错……江火压根就没想那么多,已经快饿晕的她存粹是觉得自己一个人吃有些不地道,想要把大BOSS一同拉下水……而整个剧组的大BOSS,不就是A Lee么?

    误打误撞帮A Lee解围了?江火转念一想,还真觉得是这么回事儿;因为饥饿和炎热,她的智商难得下线一次,但没成想,上天竟然给她来了个瞎猫碰上死耗子。

    既然大BOSS发话了,那江火怎么可能会拒绝?

    三两下解决完手中的食物,她便拿着水瓶往对方那儿靠。

    瞧见身着戏服的江火,正在进食的老乡面露戒备,直到她笑意盈盈的向大伙询问,手中干粮是否足够时,这些家伙这才对视一眼,用充满地域口音的话语道:“不用了,之前找我们的时候,就已经把条件说清楚了,我们每个人都带够了粮食。”

    如此回答令江火美眸闪过诧异,一般来说,群演的饭食都是由剧组承担的,向他们这种自带食物的行为极其少见。

    江火起初还以为,这是当地人的习惯,但从他们此刻的神情来看,情况,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我们的人说的?)

    所有人:“?????”

    因为条件有限,大伙休息的地方相距不远。

    当这些人听到江火口中冒出来的维语时,所有人都懵哔了。

    聚集在一起的当地人先是仔细打量了一下江火,确认她不是本族人后,这才小心翼翼的开口,和她慢慢的交流。

    等到江火套路着,让这些人把来龙去脉都说清楚时,她的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

    “怎么了?我看那些当地人的情绪有些激动。”江火重新坐下后,A Lee这才开口发问,“如果不行的话,我们只好重新去找一批群演了。”

    江火会维语这件事情,所有人都不知道,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们更关心拍摄进度。

    “我们这边的地接负责人呢?这些人全部都是他找来的?”

    虽未正面回答,但现场人员都是人精,哪里会猜不出其中猫腻?

    A Lee朝着八爷使了个眼色,对方立刻隐晦的向袁家班的人员摆了摆手,等到这块的负责人被他们拉过来时,那名男子的脸上,写满了不解。

    可惜,交织在一起的双手,已经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

    “这些老乡是你找来的?”江火指了指旁边的人群,开门见山的询问。

    “对,有什么问题吗?他们拍的不好?”中年男子应承下来的同时,头颅已经调转,凶狠的目光扫过那些老乡,眼见着就想破口大骂。

    然而,尚未等他开口,已经起身的江火一个箭步来到对方的身旁,毫不客气的踹在了他的臀部,将其踢了个狗吃屎,“他们拍的不好?这不是你吩咐的嘛?”

    突如其来的动作并未超出A Lee和八爷的预料,不过,搞不清楚状况的张振倒是一脸茫然,看着暴怒无比的江火,他本能的吞咽了一口唾沫。

    握草,这么凶残的嘛?

    可惜,此时此刻,没人会将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

    正当被江火踹到的中年男子想要起身质问时,袁家班的成员已经出现,他们动作利索的半蹲身子,将其摁在地上,令其无法动弹。

    “你让这些老乡耍诈,命令他们不要听从指挥,只要磨过今天,价钱翻上一倍。”

    江火蹲在中年男子的面前,满脸微笑的盯着那震惊诧异的面庞,“你想让我们无人可用,然后好介绍其他人来拍戏,最终坐地起价,白赚一笔。”

    “你觉得我们会因为赶时间,所以不得不接受你抬高的价格。”

    “你觉得我们是香江来的剧组,人傻钱多……”

    每一句话,都如同刀子,狠狠地扎在他的心中。

    等到江火重新起身,直楞半晌的中年男子这才挣扎扭头,看向那些当地游牧民。

    和这些老乡交流了一会儿,江火发现,他们得到的报酬,和剧组开出来的雇佣份额,有着明显的差别,而且这个数字,还非常的巨大。

    剧组拿出来的雇佣金额,属于香江当地的基本标准,但对于这些人来说,则是一笔巨款。

    而这个中年负责人,正是因为瞧见金额巨大,所以才会想出一事多赚的法子,仗着自己中间人的身份,想要从中多捞些好处。

    他先是和这些游牧民族们谈好,一天五十块钱,但若是拍摄不顺利,属于他们的镜头没有拍完,那就能够拿上一百块钱。

    这年头的五十块钱,对于游牧民族来说,已经是天价了!

    若是拍不好还能拿一百?这生意,是个傻子都知道该怎么做啊!

    正因如此,方才在拍摄过程中,骆驼才会莫名其妙的坐下来张望镜头。

    这些,全都是那些老乡根据雇主的嘱咐去做的!

    搞清楚来龙去脉后,A Lee面色阴沉如水,拨通了电话。

    这个人并不是他自己找来的,他又没有于大陆生活过,哪里会认识这些人?

    等到袁家班的成员带着对方离开时,重新坐下的A Lee面庞狰狞的可怕。

    “我们开一天一百五,就是希望这些人能够充分的配合,没想到……”

    A Lee深吸了一口气,猛灌了几口水后,这才向江火吩咐道:“你去和那些老乡们说,我给他们开一百五,拍完就给钱,只有一点,别再给我整出什么幺蛾子!”

    一百五的价格,没有中间商赚差价,双方都很高兴。

    钞票开路的情况下,这些游牧民的积极杏顿时变得异常高涨。

    自打出生开始,他们就和这些马匹骆驼打交道,多年以来建立起的感情,可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磨灭的;在他们的操纵下,长镜头拍摄的异常顺利。

    没有了那些乱七八糟的干扰,看着一镜到底的画面,A Lee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种效果,才像话嘛!

    “你会维语?”在指挥大伙布局站位的同时,A Lee莫名其妙的向江火问了一句。

    接下来要拍的,是罗小虎劫掠玉娇龙车队的戏份。

    在张振的带领下,戈壁马匪一拥而上,抢走了玉娇龙车队里的财物,当然,两个主角,也有一段对手戏;江火会趴在车窗处向外张望,而瞧见她的罗小虎会驱马前来,从她的手中夺走玉梳;如此情况,自然会激怒高傲无比的玉娇龙。

    想要从罗小虎手中夺回玉梳的她便会驱马追赶,至此,两人的感情线便正式展开。

    “对,会一点,自学的。”

    维语这件事情,的确是江火自学的语言,其缘由,说起来非常的玄乎。

    上辈子的他在做群演时,闲来无事,便喜欢找个地方看电影,自打她看了《真爱》这部影片后,便对维语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正巧有维族小伙也在横店跑龙套,于是乎,她便向对方请教,学了一些。

    就算后来对方离开了,她也没把这项技能给落下,在得知要来迪化拍摄卧虎藏龙时,她更是躲在空间内温习了一遍。

    “行,这样就好办多了。”A Lee很满意江火的回答,“待会以罗小虎为首的马匪冲下来时,你让他们喊上几句,若是将本地方言夹佑其中,效果应该会更好。”

    这是他的突发奇想,毕竟这里是戈壁,是维族人世世代代生活的地方,若是加入本地方言,整个劫掠,兴许会变得更加的有味道;更何况,玉娇龙这个角色本就生活在西域,用土话沟通显得更加的真实,虽说这种改动并没有经过认真的考量,但A Lee还是想要尝试一下,若是效果不行,那就重新拍摄。

    对于导演提出来的要求,江火选择了遵从。

    等她和那些老乡们沟通过后,大伙都没啥异议。

    反正他们是办事拿钱,只要导演觉得能行,喊上两嗓子又有何妨?

    随着打板声的响起,拍摄,正式开始。

    当高喊着劫掠声响的马匪出现在镜头中时,站在摄像机旁的A Lee不住点头。

    虽说张振无法开口,但从游牧民口中发出来的呐喊,的确有着他想要的野杏。

    尤其是当这些人挥舞着手中‘钢刀’,驱马包围车队时,那种自发而为的整齐动作,更是令A Lee眼前一亮,“就这么拍,我倒要看看,江火到底和他们说了些什么。”

    江火还真没说啥,就是向他们转达了A Lee的想法罢了。

    当这些游牧民得知,导演想要瞧见戈壁马匪的真实情况时,怀揣着经验的他们,自然不会藏着掖着,而是高响口哨,按照记忆中的场景,模仿了起来。

    高举单刀绕行数圈,直到他们停下,A Lee这才吩咐身旁场记,把镜头重点标注。

    “这个镜头给我记牢咯,若是没问题,得剪进正片。”

    艺术来源于生活,既然当地人能够将马匪演绎的活灵活现,那他为啥要摒弃画面?

    在他的指挥下,接下来补拍的几个镜头也都有当地人自由发挥的身影。

    尤其是肉搏的特写,更是展现出了他们的彪悍。

    看着拍摄出来的画面,A Lee非常满意;而且,他已经发现了,有江火这个会说维语的家伙从中充当桥梁,这些当地人,似乎更放得开?

    或许这就是语言的魅力吧?

    同样的言语,能够拉近人们之间的距离?

    确认拍摄好的画面没有问题后,A Lee这才把江火和张振拉到了一块儿。

    “接下来要拍摄你们两个的戏份,张振,当你瞧见趴在窗户处的江火时,整个人要显得匪气毕露,夺走江火手中玉梳时,你得表现的狂野一点,要把民风彪悍这四个字给展现出来……”

    A Lee讲述的同时,张振也在不住点头。

    他能够理解导演的意思。

    “江火,你在……算了,以你对玉娇龙的理解,应该没事,若是有问题,我在和你说。”

    张振:“?????”

    正在调动情绪的他猛地扭头,脖子差点都折了。

    握草,这啥子意思呦?

    连戏都不给她讲吗?

    他好歹也拍过两部电影了,虽说没有和那些大导演合作过,但他也明白,只有王佳卫那家伙才会让演员自由演绎啊!

    重点是,即便王佳卫让演员自由发挥,也不意味着啥都不交代啊!

    在开拍之前,好歹也会描述个框架吧?

    你这连框架都不说?难道她真的能拍的起来?

    瞬时间,张振看江火的眼神,终于不对了。

    所有的掩饰,在这一刻,被无情揭露。

    正当江火准备回到车上,按照剧本的内容尽情演绎时,张振忽然喊住了她。

    “不好意思,在拍摄之前,我想先和你沟通一下。”

    没错,张振觉得,这件事情,不能在这样继续下去了。

    =====超出了,又超出了=====

    感谢打赏的100起点币。

    注:①《真爱》是一部以09年感动人物阿尼帕.阿力马洪为原型的少数民族电影,讲述了阿尼帕在几十年时间里,无偿抚养六个民族共十九个孩子的事迹,这部电影怎么说呢……反正立场坚定而又正确,故事挺感人的,就是导演和摄影的技术水平还有提高空间……②玉娇龙会维语这件事属于现加的,但是并没有超出当时的时代背景,第一,她本就出生在西域;第二,乾隆和珅等人,就会说维语,当时并没有什么语言方面的高低贵贱。③让当地人来两句方言,这段采用的是与狼共舞里面的剧情。④与狼共舞是第63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⑤关于群头暗地里干出来的这种破事,不少制片都吐槽了,不过人家是联合起来坐地起价,所谓的公会变成了他们自己的公会。⑥求推荐票_(:з」∠)_

    PS,书友群暂时没有,你们在本章说讨论区的留言我都会看的。

    回复下90年代股市赚钱难的问题,519行情当天,hu指上涨了51个点,shen指上涨了129个点,而后6月1日降印花税,6月10日第七次降息,6月25日,两市成交量达到830亿,创造历史记录,同时允许第三类企业入市,当日sha证指数涨幅6.59%,那个时候经济学家称,老美八年大牛,增加了国内消费,股市挣钱容易,花钱也爽快,被称之为“财富效应”。

    这种理论真的是没办法啊,直接就导致了01年的断崖暴跌啊,当时两市每日交易量都是百亿往上跑的,六百万美刀进去,满打满算五千万好了,就是他们一个零头。

    虽说是二合一,但待会还有一章5K的,昨晚写上头了,整段剧情篇幅有些多,两天发感觉对不住各位,我把错别字和语序捋一捋就发出来。还有那位书友说我写激qi戏是自找麻烦啊,对啊,我自己都头大,我现在很想读档啊。

    (;′??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