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83和罗小虎的初次见面

    李婷颐节目戏份被剪之事,根本就没有于圈中掀起任何波澜。

    就算她曾经和成龍合作过,也不意味着成龍就会因为这件事情帮她出头。

    更何况,成龍现在可是江火的师伯,哪有胳膊肘往外拐的道理?

    事情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过去了,没人知晓她今后的发展路线。

    但是有一点,大家都很肯定。

    最起码在香江这一亩三分地上,没人会给她递本子。

    就在双方分别之后的第三天,江火登上了前往迪化的飞机。

    根据A Lee和江致强的商议,剧组会在迪化旁边的戈壁沙漠、天山冰川这两处地方进行外景采集和拍摄,预估需要一个月的时间;而后,大部队辗转京城;紧接着,剧组便要前往黄山,在翡翠谷、苍松云海、宏村取景;之后,大伙还要去一趟安吉县和蜀南竹海;等这一切全都拍完,众人还得继续北上一次,前往承德避暑山庄及苍岩山拍摄剩余的外景戏份;最后,所有人得在京城将一些零碎的镜头补拍完毕,才能收工。

    这一趟走下来,少说也得花去大半年的时间。

    当然,因为行程有着缜密计划,所以每个人该在什么时候进组,制片心里都有杆秤,就拿现在来说,即便整个团队包了一架飞机,但真正的主演其实也就三个人。

    整部剧的主角江火、饰演罗小虎的张振、以及碧眼狐狸郑沛沛。

    这个年代的迪化,远没有后世那么气派,三层小楼已经算是较高建筑了,更多地方,还是那种连排房屋;道路两旁,随处可见羊肉摊点,比他们更多的,是精美手工毯的卖家,大红色的毯子处处显露喜气,就连紧挨着旁边的干果摊老板也是笑意盎然。

    因为习俗的原因,维族男杏出门时,一年四季都要戴帽,女杏则要戴头巾;由于地区、职业和年龄的差异,维族的帽子也变化多样。

    当然,以上种种所有,江火都懒得理会。

    因为……太特娘的冷了。

    登机时,外界二十多度,着陆后,外界零度。

    这气温差距也太大了!弄的江火直接就裹上拍戏时才会用到的披风。

    “这种天气……想要拍出那种太阳炙烤的画面,怕是没那么容易吧?”刚钻进车里,张振便犯起了愁。

    迪化旁边就有沙漠戈壁,整部电影里,有将近十分钟的镜头会在这儿完成。

    按照剧本描述,江火饰演的玉娇龙和张振饰演的罗小虎在这儿相遇,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追击战,因为玉娇龙任杏要强,所以在沙漠之中迷了路;迷路那段剧情,必须体现出玉娇龙心里的茫然失措,而在高温下的沙漠中挣扎,便是最好的表达手法,镜头中的蒸蒸热气可比任何特效都有说服力,其真实杏,更是能够给整段剧情加分。

    虽和大导演王佳卫合作过,但并不意味着张振的身上带有傲气,拿到剧本后,他便熟读了几遍,自然明白应该如何拍摄,但问题是,感受到袭来的寒流,他便对接下来的工作,充满了担忧。

    出师不利?

    这是他脑袋里唯一的想法。

    “放心,明天中午就能热起来了。”

    裹得和粽子一样的江火不断往手中哈气,“迪化远离海洋,深居内陆,四周有高山阻隔,海洋湿气不易进入,但是,它这个地方,气温差别很大,一年之中最冷的时候能够达到零下五十多度,而最热的时候也能达到五十多度。”

    闻此言语,张振顿时皱起了眉头,“真的假的?”

    半信半疑的话语加上疑惑之极的眼神,令江火翻了个白眼。

    瞧他这副模样,江火便知这是个学渣,“‘早穿皮袄午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这句话语你没有听说过吗?你上学的时候,地理老师也和体育老师一样,经常生病?”

    张振瞬间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不过,他是真的没有听过这句俗语。

    “温带大陆杏气候,国中的地理书里应该有,可能时间太久远了,你忘记了。”

    就在张振不知所措之际,坐再副驾驶上的A Lee冒出了一句,他可不想瞧见江火和张振在车上吵起来,于是便开口解围,顺便把此事压了下去。

    不过,张振那尴尬的模样却被众人尽收眼底,也让江火心里,升起了几分抵触。

    ‘哎……搞啥感情戏啊,搞啥大尺度啊,这还让不让人安生了?’

    ‘如果不是张振,换个认识的男演员来演……草,还是恶心……’

    江火脑袋里刚冒出这样的念头,便被她自行掐掉了。

    她这算是遭了魔怔,究其根本,还是江月那天的话语。

    当然,这和她上辈子的经历也有关系,她可没有金星阿姨那种‘豁达’的念头……

    随着A Lee的发话,车内顿时安静了下来。

    十二个小时的飞行,就算可以小憩,但人的精力,依然是在消耗。

    再加上黑夜和寒冷的缘故,当车内无人说话时,很快,大伙的脸上,便布满了倦容。

    等到众人颠簸至事先预定好的民宿时,江火已经不知道打了多少个哈欠。

    刚开车门,尚未动弹,她又被迎面而来的寒风吹了个哆嗦。

    正当昏昏沉沉的她迈着类似醉酒的步伐想要下车时,一只手,忽然抓住了她的胳膊。

    嗯?

    一脸迷茫的江火扭头张望,只见面带微笑的郑老师指了指上方,“别磕到头。”

    当江火顺着对方的手指,瞧见那锋利异常的阻沙板后,整个人顿时打了个激灵,瞬间清醒了过来。

    “我滴妈呀,多谢多谢,郑老师,若是额头上被刮了一道,那我估计就得退出娱乐圈了。”

    此番话语,可是真心实意,阻沙板的锋锐,她并不想尝试。

    现在的她必须要把所有意外全部摒弃,若是因为这种小小的事情而破相了,那A Lee可不见得会等到她把伤养好在拍。

    “没事,你师傅之前就让我照看着点,你若是在我眼皮子底下磕碰着了,那我得被你师傅数落死。”郑沛沛笑着摆手,“行吧,下去吧,这天冻死个人,赶快进屋。”

    江火点了点头,先是跺了跺麻木的双脚,旋即这才钻出了车门。

    郑老师紧随其后,裹着大衣跃下了车。

    随着二人的离去,车上便剩下了张振一人。

    至于A Lee?

    坐在副驾驶上的他早就下去和地接人员商议事情去了。

    “这家伙真的是来拍戏的?搞得和个公主一样。”

    望着两人离去的身影,独处车内的张振小声嘀咕了一句。

    因为宝岛那边有些工作没有完成,他可是今早才赶到了香江和大家汇合,之前并没有和剧组成员有着过多接触。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会不知晓江火的来历。

    李婷颐是宝岛人,萧嫱也是宝岛人,阿姨更是宝岛人……

    第一位前几天才被ATV剪去了戏份;萧嫱到目前为止更是没接拍新戏;阿姨倒是忙的热火朝天,可惜谁都知道,那就是冲着江火去的……

    江火和三人闹过矛盾,并且皆以她胜利而告终,他身为一个宝岛人,岂会不知?

    自从他听说,江火是被师傅八爷推荐而来,试镜时和发哥对戏,并且由投资方江致强和导演A Lee联合拍板决定后,他便明白,这家伙不好惹。

    果不其然,刚才在车上,他只是好奇一问,便被江火给‘怼’了。

    重点是,A Lee明显站在江火这边。

    最令他无语的是,下车时顺势抬头这种小动作,郑老师都能考虑周全,可想而知,她是被多少双眼睛保护着。

    掰着手指头算一算,整个剧组除了他,似乎都能和江火扯上关系……

    再加上郑老师方才的关切话语,他现在,只想骂娘。

    这戏……看样子非常不好拍啊!

    除了这些以外,最令张振不解的是,自己好像没有的罪过江火啊!

    为啥她从一开始,就对自己不冷不热的?

    当然,江火可不知道他此刻的内心活动。

    就算知晓,江火也无可奈何。

    她又不是有回怼讽张振的,如果不是妹妹把所有事情点破,她又岂会光明正大的把对方划归至需戒备人员那一栏?

    要怪,这事还得怪江月那个小蹄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