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82反击第二弹(二合一)

    对于江火来说,无论是《还珠格格》中的小燕子,还是《小李飞刀》中的林诗音,这两个角色,都没有《卧虎藏龙》中的玉娇龙来的重要;事实上,这也是她第一次接手武侠电影剧本,和前两部电视剧相比,卧虎藏龙里面的打斗戏份,可是相当的多。

    随着人选的确定,A Lee对整个剧本进行了开拍前的最终审阅,所有过程,江火都以旁听者的身份全程参与,当她拿到最终稿时,里面的内容,已经和后世影片趋于吻合了。

    不是江火不愿参与其中修改,而是她不想作死。

    A Lee能在白人把持的环境中爬到后世的高度,手中自然有着属于自己的三板斧,即便江火脑子里有各种各样的设想,她也不会说出来;毕竟,现在的她,只需要扮演一个知己的角色;而不是像太阳一样,发光发热,普照大地。

    可惜,人不找事,事总找人。

    “你觉得这个剧本怎么样?和你心中的玉娇龙有着多大的偏差?”手持烂熟于胸的剧本,A Lee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在他看来,江火既然能光凭对原著的解读,就达到二人思维同质的程度,那在看了剧本之后,肯定还会有新的想法。

    扫了眼快被翻烂的剧本,江火的回答,中规中矩,“剧本里的玉娇龙,表现的足够自我,她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根本就不削于和任何人为伍。”

    脑海里不停的闪过电影片段,她也想从中挖掘一些新的东西,“在王度庐先生的书中,玉娇龙是一个反叛封建礼教的典型,但是她终究还是一个悲剧杏的人物,因为她反叛的不够彻底,一直在反叛,一直在妥协,这和其他小说中的人物不一样,就拿金老笔下的四大恶人来说,他们那种形象,彻底鲜明,但玉娇龙更具有时代杏,她是想走出去,不想被家庭的牢笼所禁锢,可惜,归还青冥剑和嫁给鲁翰林的时候,便意味着她被现实所击倒了,她想反抗,但不彻底,身上累赘太多,顾忌家人和名誉——实际上,她根本就没有逃脱出封建礼教的圈子,无形的绳索拴在她的身上,让她无处可逃。”

    A Lee不住点头,“然后呢?你觉得剧本哪些地方需要修正?没事,说说看。”

    江火只觉自己脑壳疼,她是真的不想改剧情。

    但问题是,A Lee非得拉着她说,弄的她毫无招架之力。

    当然,若是能够将那些激qi戏给删了,她肯定会兴奋至极。

    可惜,这种事情,明显不可能发生。

    为了保护好自己的狗头,她也不会去冒险尝试。

    “要不,加封信?”江火试探的说道。

    “加封信?”A Lee双手环抱,整个人显得异常严肃。

    “对,加封信,比如说让观众知道玉娇龙的家人因为她的选择出事情了,让结局的跳崖变得明朗一些,不然的话,肯定很多人会问,为啥玉娇龙最终会跳崖……”既然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江火便没啥好隐瞒的了,“剧中很多隐喻,歪果仁真的能理解吗?就像迷香这一段,光凭玉娇龙一句‘你要人还是要剑’,那些人就能猜得出其中含义么?我们能看得懂,但……”

    “嘶……你说的挺对啊,那就加个湿she特写,通过视觉上的冲击,告诉观众这段说的是什么……”

    然而,没等江火说完,A Lee便又拍板,用笔在剧本上小注了下来。

    江火:“?????”

    如此动作,可是瞧的江火满脸懵哔。

    此时此刻,她就和满脸问号的尼克扬一样!

    这都是什么事啊!

    不过,令她最无语的还不是这个。

    等到A Lee写好标注重新抬头时,对方十分自然的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这事你应该不会抗拒吧?你要知道,演员是避免不了这种事情的……”

    对,演员避免不了这种事情。

    但江火觉得,自己可以管好自己的嘴。

    亲手敲定了一个自己并不愿意出演的镜头后,烦躁异常的江火无处发泄,只得先行离开,想要找个地方散散心,在袁家班小伙的推荐下,她来到了陈浩南的地盘。

    没错,就是铜锣湾。

    和电影里展现出来的不同,这儿,有着香江最为繁华的步行街,因为该处的海岸线像一个铜锣,因而得名;这里的购物营业时间永远是全香江最晚的,入夜后,铜锣湾显得热闹而繁忙,只见灯火通明,行人川流不息,热闹非凡。

    头顶鸭舌帽,戴着蛤蟆镜,江火只带了两个‘师弟’,钻进了人流之中。

    无论是茶餐厅、酒楼饭店食肆还是潮州打冷、东南亚小食、特色私房菜,这些,都不是江火的目标,而两旁的商厦,琳琅满目的货品,也无法挑起她的兴趣。

    她只是想要出来透透气,但哪知,身后的这些袁家班成员,会错了意。

    “师姐,您……”瞧见那副冷脸,跟在身后的两名小年轻有些忐忑不安。

    自打江火拜师后,他们就被八爷分给了江火。

    一来,是在日常工作中有人打打下手,二来,也有充当保镖的意思,若是在街上遇到了什么江火认不得的人物,也能起到提醒的作用。

    “别喊我师姐,你们两个可比我大啊!”江火并未扭头,而是无聊的平视前方,身处闹市街区,她还真的不知道该玩什么;逛街这种事情,她可是深恶痛绝,要买啥直接买不就完了吗?有必要在大街上挑挑拣拣一整天么?凑活着用不行么?

    若江月在场,肯定会没好气的在她腰间拧巴一圈,然后才会拉着她的胳膊继续逛街。

    “算了,也不难为你们两个了,人都来了,那就给我介绍介绍,这周边,到底有啥好玩的?”江火只想找件事情打发时间,以此来冲散自己和A Lee对话后产生的郁结。

    可问题是,她既然已经被袁家班的老人称之为师姐,那对方的想法,自然不可能落入俗套;他们可不敢推荐那些三俗的地方给江火,面对她的询问,这些家伙直截了当的钻入了商厦,带着她,来到了女杏购物的天堂。

    “师……江小姐,圈里的女星平日里只会往这儿跑,尤其是上新的时候,这儿到处都是明星,您可以在四周转转,若是有啥需要的,尽管开口,我们就在这儿等您……”

    得……

    这些家伙,全都是钢铁直男。

    听闻江火的吩咐后,他们便觉得,江火是出来购物的。

    望着那些记忆里的大牌logo,江火懒得和两人计较,随便找了家店,开启购物之旅;他们也害怕引得江火不满,做事小心翼翼,既然知晓这一情况,江火便不再为难他们。

    虽说现在的江火是超人气女星,但她身上的代言,可是半个没有;来自厂商的福利她根本就享受不到,在这种地方消费,也只能选择刷卡走人。

    因为经常有明星前来购买物品,所以这儿的店员都已经习惯了,不过,在江火被认出后,还是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等到围观店员重新回到岗位时,江火这才有功夫慢慢挑选。

    逛了几家饰品店,除了挑选了对镯子外,她可是啥都没看上。

    哦,不对,也不能这么说。

    如果这镯子不是成对的情侣款,她也不会去购买。

    身处京城的丫头身上背负的太多,江火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弥补自己消失的时间。

    既然她觉得两人关系的转变能够带来更强的安全感,那江火给她便是。

    然而,就在江火刷卡付账之际,一阵香风迎面而来。

    那是被化妆品腌制多年的味道,从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浓郁感差点没把江火熏晕过去。

    “呦,这不是小燕子吗?没想到竟然会在这种地方遇到你啊。”

    江火顺着声音扭头张望的同时,说话之人已经靠了过来,身着黑色深V连衣裙的女子脸上写满了意外,她仔细打量了下江火,旋即继续道:“一个人购物啊?”

    江火得承认,自己足足盯着对方看了三五秒,这才从记忆中找寻到了她的身份。

    李婷颐,那个诈伤辞演了小燕子的女演员,那个胆敢买通群头搞事情的女明星。

    “李小姐,能够在这种地方遇到你,可真不容易啊。”

    江火摘下了墨镜,娇俏的面颊上酒窝尽显,“我来香江也有不少日子了,今天是第一次出来逛街,在这种小概率的出行下我还能遇见你,真的是个奇迹。”

    没错,仇敌见面,这本身就是个奇迹。

    自打群头那事过后,江火便把这家伙划入了黑名单中。

    “那还真的是凑巧了,我来ATV宣传新戏,刚刚录完节目,闲着无聊便想出来看看,没想到遇上了你……”李婷颐笑眯眯的看着江火,眼角余光却落在她购买的镯子上,“听说你和阿姨闹掰了?可以嘛,我当初辞演小燕子的时候,你不是正好接手了么?怎么?难道阿姨和孙导对你不好?”

    莫名而来的优越感瞧的江火是一脸不解,正当她怀疑眼前之人是不是吃错了药时,对方已经把自傲的部分给说出来了,“刚刚在做节目的时候,拍摄小李飞刀的李导可是非常看好少年方世玉,根据ATV的预估,还珠创下的收视率记录……兴许要被打破了哦……”

    江火:“……”

    她觉得眼前这家伙简直就是个傻子,先前还有动手欲望的江火现在只想远离对方。

    《少年英雄方世玉》这部剧便是李婷颐辞演小燕子的最终理由,该剧当年一经播出,在两岸三地刮起收视狂潮,ATV播放后,收视再次击败TVB,且超过之前《还珠格格》在香江创下的收视结果,创亚视史上最高收视纪录。

    不过,先不说这一世由江火主演的还珠收视率究竟多少,光说这部剧的人员结构,你李婷颐,又有什么自傲的地方?这部戏的收视率是你一个人扛起来的?

    江火相信,她的这番话语若是被甜妞、张位健、樊少黄等人听到了,肯定会愤怒无比,整部剧的主演随便抽出来一个,人气都比她高,她又有什么好骄傲的?

    如此一来,江火还真的不明白,这家伙在嘚瑟什么?

    “你听谁说我和阿姨闹掰了?我就是个新人,能够拍上还珠和小李飞刀也得亏得到了阿姨和八爷的赏识,正巧前几天做节目,又和八爷相见,意外之下,才入了门……我本想在香江呆上几天就回去,哪知道A Lee导演和江总觉得我演得不错,愿意给个机会,哪里能和你比,出道没多久就和我师伯合作了。”江火明夸暗贬,针锋相对。

    缪缪数语,顿时令李婷颐的面色变得异常难看。

    她今天过来,就是想要暗损江火几句,以泄心头之怨。

    即便话语光面堂皇,但推掉小燕子这个角色,是她心头挥之不去的痛。

    瞧见江火在这儿老神在在的挑镯子,她便想逞口舌之快。

    然而,她哪知晓,江火竟然反将了一军。

    “看来,外界那些传言,都是真的了?”

    卧虎藏龙已经定立拍摄档期的事情,谁都没向外界说,一来,这部剧准备多年,波折无数,谁都不敢对外面放准信,以免被自己打脸;二来豪赌一场本就不易,赢了开怀大笑,输了黯然退场,在成绩尚未出现之际,谁都不愿意声张此事,以免那些无良媒体在失败之后,不停的挥舞着笔杆,在他们的心上捅刀子。

    “传言?什么传言?”江火倒是没把话说死,而是拎起导购员打包好的袋子,笑着道:“上周拜师宴上,师伯说你演得不错,看样子他挺喜欢你的?恭喜啊,戏路宽广。”

    唰。

    如同川剧变脸一般,李婷颐的脸拉的比鞋拔子还长。

    若是可以,她现在真的很想和江火真人PK。

    江火的话语,她岂能不明白其中含义?

    她的师伯,不就是元家班那些人吗?而和她有过合作的,也就只有成龍一个啊!

    说她戏路宽广?不就是在暗讽自不量力吗?

    对于李婷颐来说,这些都是前辈大佬,但对于江火来说,他们是同门长辈啊!

    到底哪个戏路宽广?

    这个问题傻子都能回答的出来啊!

    看着渐行渐远的江火,李婷颐只觉胸腔有股邪火无法宣泄。

    “江小姐,她和你发生了冲突?”

    袁家班的成员没有跟上来,并不意味着他们就待在那儿休息了。

    江火的一举一动,全都在他们的视线范围内,若是有啥事情,他们也能及时赶过去。

    “没事,当初就是她辞演了小燕子,所以角色落我头上了,现在觉得不爽,想要来找我说道说道。”这种事情人尽皆知,江火也没啥好隐瞒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

    两名袁家班的小年轻将这些事情记在了心上,回去之后,直接告诉了八爷。

    在江月的眼里,姐姐还不够强,但事实上,整个圈子真的很小。

    当ATV放出少年英雄方世玉的宣传节目时,很少有人发现,原本该出现在镜头前的严咏春,不见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