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81宣泄(5K章)

    江月用食指在姐姐胸口画圈圈时,脑袋里可是一片空白。

    本以为水到渠成的事情,结果竟然出现了变数。

    当然,就算是被姐姐逆袭了,她现在也没啥好抱怨的。

    能够在姐姐离开家之前把关系变更过来,在她看来,的确是一件好事情。

    拍摄《卧虎藏龙》和拍摄《还珠》系列、《小李飞刀》不同。

    有些事情,避无可避。

    江火是八爷推荐去的不假,但想要改剧本?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况且,正如江月自己所言,少了玉娇龙和罗小虎的感情戏后,这个角色,就变得有些残缺。

    若是因此而失去了奖项,那江火又为何要执着的去拍它?

    可是,对于现在的江火来说,这一切,已经不单单是事业上的事情了。

    虽说她早有婴料,但真等关系尘埃落定后,她的心里,依然有些空落落的。

    “月月?你说,我们这么做对吗?”负罪感油然而生,沙哑的嗓音充满了迷茫。

    和大多数的男杏一样,即便身为女,但江火,依然进入了那种玄之又玄的贤者模式。

    “上辈子的话,是德国骨科,这辈子的话,谁又会管?”

    江月明显是那种活在当下的人,回答时的语气,也异常的轻松。

    “话虽如此,但道理……”江火眉心紧蹙,整个人显得异常烦躁。

    然而,就在她苦恼之际,江月却挪动身躯,两人四目相对。

    “江火,你说……我们两个脑袋里的东西……能泄露出去吗?”

    “俗话说得好,秘密,只能烂在肚子里。”

    “但是,谁又能真的做得到?”

    “夏洛憋了多少年,最终还是向马冬梅吐露了心声。”

    “我们两个在一起,还能够互相倾诉。”

    “你刚刚不是发泄的很痛快吗?”

    “我们这种关系?难道不是当下最好的选择吗?”

    江火紧闭双眸,妹妹那深邃的眼神,瞧的她瘆得慌。

    江月也没逼迫的意思,视线就那样平平无奇的落在了姐姐的脸上。

    两人,僵持了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正当二人呼吸即将趋于一致时,摆放在床头的手机,忽然响起。

    扫了眼号码,江月非常自然的躺在姐姐的臂弯里,打开了免提。

    “江月,我是老谢,听说你姐姐回来了?”

    熟悉的声音勾起了江火心中的好奇,就在她睁开双眸疑惑张望的同时,江月已经开口了。

    “是的,我姐姐已经回来了,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的确有些问题,不过这些事情可以直接和你说。”

    老谢干笑了几声,并未纠结其他,而是直奔主题。

    “第一件事,还珠二将在五月上旬首播,初步定在六号,我们会和之前一样,每日给你提供数据;第二件事,小李飞刀第一次重播的收益已经结算出来了,我们这边已经帮你们代缴了税款,具体数字待会会由我的秘书给你发消息;第三件事,签名照又用完了,你那若是还有,再给我寄上几箱,当然,若是能够拿到卧虎藏龙的定妆照,我们……”

    起初,老谢的口吻非常正派,但是,说道签名照时,他的声线,明显出现了变化。

    察此情形,江月的脸上也流露出了笑意,“行,能办到的事情我肯定会去做,不过,卧虎藏龙即将开拍的消息可还没对外宣布啊,你们这么做,不怕惹上麻烦?”

    “嘿,这你就不知道了!”老谢听江月提起这事,语气顿时变得欢快了许多,“我和你说啊,在听到香江那边的消息后,阿姨可以暴怒异常,据说,当时她还想直接收回剧集,不在电台播出呢!但是,也不知怎地,她后来又改变了想法,决定用即将改编的烟雨濛濛来打破你姐姐创造的首播收视记录!这段时间,她可是在疯狂的修改剧本啊!”

    这个消息,超出了二女的预期。

    江月脑袋后昂,目光轻扫而过,当她瞧见挑眉的姐姐后,这才回应道:“竟然还有这种事情?看来,阿姨现在可是生气的紧啊!”

    “肯定啊!若是不生气,她会火急火燎的让我们准备资金?”

    老谢得意的语气中隐藏了不少秘密,在江月的追问下,对方很快便把情况说了出来。

    一开始商定时,这部剧,是由双方合拍。

    然而,当宝岛电台知晓,江火并不会出演剧中任何角色时,他们瞬间兴趣大减,想要压低之前商议好的投资数额。

    两部爆火的电视剧让这些家伙瞧见了江火的钱景,他们相信,如果阿姨能够不计前嫌,和江火再度合作,那这电视剧的收视率就算无法再创新高,也能够稳定在一个常人无法理解的数值区间内。

    所以,就主角这个问题上,他们展开了激烈的争论。

    问题是,阿姨想要用这部剧重新捧起一个收视女王啊!哪里肯答应削减投资?

    于是乎,双方便在这个问题上僵持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得到消息的老龚深知机会来了,在台里的运作之下,阿姨直接就放弃了僵局,和老龚达成了一致——她只在拍摄选角等方面拥有话语权,至于后期的发行播放,她只享受相应的分红,并不会过问其它……

    没错,为了压下江火那急速上蹿的势头,她的选择,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想知道,电视剧的角色,定了吗?”

    听完了具体缘由,江月和江火顿时对角色人选产生了兴趣。

    “人?还用选吗?”

    “乖乖虎和林辛如正好有档期,另一对则是香江小生古剧基和阿姨发掘的新人。”

    阿姨又双叒叕要发掘的新人?

    看来她比麻辣香锅还要头铁啊!

    江火朝着妹妹挤了挤眼,此刻的她,想要知道新人的名字。

    虽说江火不准备拍电视剧了,但并不意味着她不八卦了;况且,江月也是那种一直拿八卦下饭的人,现在既然出现了和前世明显不一样的事情,那她自然得问个清楚。

    “嘶……你这个问题,倒是难倒我了啊!”

    “阿姨新发掘的家伙到底叫什么,我还真的不知道。”

    “不过,据我所知,试镜后,阿姨直接就感慨了一句,她的一滴泪,天上一颗星。”

    得……

    光凭这句话,两姐妹就知道阿姨找的人究竟是谁了。

    阿姨多年以来,只夸过两个人,一个是出演了苍天有泪,被其硬捧的蒋琴琴,并且还送了对方一个水灵的艺名;另一个,便是秦兰,‘秦兰一滴泪,天上一颗星’,如此夸赞,便知阿姨有多么喜欢对方。

    但是,阿姨为何会在99年找到对方?

    两姐妹都有些迷糊。

    在她们的记忆里,秦兰直到零三年才出演了还珠三,在此之前,应该不会和阿姨有着任何交集。

    不过,这些事情,只困扰了江火一时。

    正当她以为,老谢话已说完,即将挂断电话,对方,忽然又冒出了一句奇怪的话语。

    “江月,上次那消息你还有吗?手里有些闲钱,想在小赚一笔。”

    江火:“?????”

    小赚一笔?

    啥玩意儿?

    然而,令江火没有想到的是,这句话语冒出后,江月便非常紧张的和对方告别。

    “我姐找我,有事得出去,这事过些天再说吧。”

    那僵硬的肢体,就差没直接告诉她,自己心里有秘密了。

    “我想上厕所……”

    挂断电话的江月想要逃脱,却被姐姐一把摁住。

    “说清楚起,你到底和老谢老龚他们透露了什么事情?”

    灼灼目光令江月压力倍增,她想要挣脱,但江火那如铁双臂根本就不给她任何机会。

    使出浑身解数,拿出十八般武艺,最终,江月还是被姐姐摁在了床上。

    “行吧,也没啥,就是带着他们炒了一波外汇。”

    眼见着无法逃脱,万般无奈之下,江月终于交底了。

    事情,还得从去年说起。

    索罗斯的行动是全球关注的对象,旁人不敢插手,但知晓内情的江月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个机会?她不需要知晓何时抄底,直接跟着人家屁股后头操作即可。

    为何?

    因为她知道对方啥时候跑啊!

    去年,江火瞧见的本外币活期一本通,就是江月不断转手操作的证据。

    她上次所说,能够使用的三百万,就是通过这种方式赚来的。

    “嘿,这种事情有啥隐瞒的必要吗?”

    搞清楚内容的江火把垂下秀发捋至耳后,松开双臂的同时,也把妹妹放了出来,“你在京城里待着,一个人闲着无聊,跟着记忆进行操作本就十分正常啊,没必要藏着掖着,弄得和做贼一样,咋滴,你还怕我生气?无论你亏了也好赚了也罢,我又不会在意那些钱。”

    “不过,你若是真的要给其他人提供消息,一定得注意点。”

    “你自己刚才都说了,秘密,得烂在肚子里。”

    江火刚准备展开说教模式,躺在床上的江月便撇了撇嘴,小声嘀咕了一句,“唠叨个啥?还不是为了你吗?”

    江火:“???你说什么???”

    她确定,自己没有听清楚。

    又或者是,不敢确定妹妹到底说了什么?

    可是,那陡然抬高的声线和疑惑不解的表情好似火星,彻底引爆了江月这个心怀焦虑的火药桶。

    “我说,我这都是为了你啊!”忽然间,本还安静如常的江月画风突变。

    之前在询问和卧虎藏龙有关的问题时,江火的回答就已经令她非常不爽了,而后展现出来的人生迷茫,贤者模式,更是令她憋闷异常,再加上方才的一番追问,类似于长辈的说教,导致江月——爆了。

    “你说你不会被冷藏,我怎么知道具体情况啊?”

    “当时你又不和我明说,直接让我接了律师的电话,我心里急啊!”

    “我能怎么办?我上辈子又不是在娱乐圈里混的,我怎么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那我只好用这种方式尝试着改善老龚和老谢之间的关系,希望他们能够通风报信啊!”

    “我赚钱只是因为无聊吗?”

    “我赚钱不就是因为你吗?”

    “当我接到电话,知道你想拍卧虎藏龙时,我的脑袋里全都是玉娇龙和罗小虎!”

    “我知道娱乐圈是个大染缸,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但你做的每个决定,我拦过吗?”

    “可我就是心里堵得慌!”

    “自从你离开姑苏城,想要北漂时,我就怕你出事你知道吗?”

    “你以为我问你要钱买彩票是为了好玩吗?”

    “你以为我报考京城的大学是想缠着你做跟屁虫吗?”

    “你以为捣腾这些东西真的很容易吗?”

    “我每天都得思考,手中这些筹码到底能干什么!”

    “自从老龚将你的事情交给我后,我更是得抽出时间来应付那些烦人的应酬!”

    “看着那些色眯眯的投资人,我恨不得将他们的眼珠子给抠出来你知道吗?!!!”

    面红耳赤,泪流不止。

    江月吼出了心里最想说的话,“你以为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我任杏而为吗?”

    “你知道那些投资人在得知你被芒果冷藏后,是怎样的一副嘴脸吗?”

    “在资本的面前!你就是个戏子!”

    “他们觉得你走投无路,他们觉得你任人可欺!”

    “说实话,我是真害怕你接下这些人的本子。”

    “我当初在给你递本子时,我就觉得有钝刀子在磨心!”

    “你是不是觉得,我在递送吴金的请柬时,是在吃醋?”

    “放屁!”

    “我是在恨我自己,为啥帮不到你!”

    “上辈子你天天告诉我,等你成名了,就开家公司,让我当老板。”

    “让该死的加班,该死的任务,该死的客户滚得越远越好。”

    “我呢?朝九晚五?等候着你的消息?”

    “这辈子,你又想用追梦的话语来应付我。”

    “可我知道,你只是觉得在自己擅长的领域施展拳脚,我们能够过得更好。”

    “你别否认,当初在拍还珠格格的时候,我打电话问你要钱,只是想要试试。”

    “没想到你竟然一分钱没留,直接凑了一万块给我。”

    “我去探班的时候,李明起老师告诉我这件事情时,我真的很想抽死你你知道吗?”

    “你以为我会和旁人一样,觉得你去抢乖乖虎的板栗吃是因为嘴馋吗?”

    “你自己说吧,那段时间,你的兜里是不是比脸还干净?”

    “别拿那个未见过面的老爹来搪塞我!”

    “他那个月打来的抚养费你都寄过来了!”

    “你对我这么好,你让我怎么办!”

    “我想赚钱!”

    “有了钱你就不会为了投资去求人!”

    “我想赚钱!”

    “有了钱你想拍什么就能拍什么!”

    “我想赚钱!”

    “有了钱我就能在世界各地建电影院,想怎么放!就怎么放!呜呜呜……”

    没等江月吼完,她的嘴巴就已经被堵住了。

    咸湿的味道刺激着她的味蕾,决堤的泪水从江火的眼眶中奔涌而出。

    江火从来就没有想过,一直待在家里的妹妹竟然会有如此之大的压力。

    她说得对,娱乐圈就是个大染缸,能置身事外的,也就只有雪小宁这样背景深厚的人物。

    江火运气好,以琼女郎的身份出道,并且正巧碰上了想要大展身手的芒果台,在双方的庇护之下,一路来没遇到那些破事;而后,得到了八爷的赏识,剧组里更没人敢搞事情;紧接着,因为阿姨和江火的疏离,芒果台的冷藏,随着这些消息的出现,各种牛鬼蛇神便找上了江月;如果不是江火早早地前往了香江,死缠烂打也要拜八爷为师,那今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事实上,就在江火拜师八爷的前一天,几个心怀不轨的投资方又找上了江月。

    可是,当香江媒体曝出江火拜师的消息后,那些人,全都消失了。

    他们真的是被八爷徒弟这个身份给吓跑的吗?

    别开玩笑了。

    如果不是江致强出现在了照片之中,这些人会那么容易的放弃?

    正如著名编剧王海林在天下讲坛中所言。

    从影几十年来,最怀念煤老板时代,因为煤老板绝对不会干预他们的创作,除了找女演员外,他们没有任何要求。

    而现在,就是煤老板的年代。

    在回来之前,江火本以为,处理好琐碎的事情后,自己能够在家里休息两三天,但哪知,当天晚上,就被妹妹赶出了家门,看着手中的登机牌,她的脸上,只有苦笑。

    “这丫头脾气倔的很啊!这么一弄,还真不知道是谁把谁吃干抹净了?”

    没错,当江月得知姐姐今天会回来时,她就已经帮姐姐订了回去的机票。

    她需要宣泄内心的情感,但并不意味着她会死缠着不放。

    大家都是成年人,理智和感情自然得分清楚。

    江月相信,只要自己开口,姐姐肯定会留下。

    但那之后呢?日子就能安安稳稳的过下去了吗?江火真的能淡出圈子吗?

    靠在窗户旁,昂首望着漆黑的夜空,干涩的双唇,尽显苍白。

    瞳孔里闪烁着莫名的泪光,面颊上依然残有泪痕……

    江月脖颈微侧,脑袋搭在了玻璃上。

    “大家都在努力呢。”

    呢喃的话语声尚未落下,一道明黄的光点豁然而起。

    “下次见,江火。”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