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74宴席上的来电

    毕竟上下五千年,各行各业都有着自己的讲究,但随着时代的发展,戏曲、相声等传统艺术行业早已不复当年的繁荣,更别说被人们称之为‘舞术’的武术了。

    面对失传危机,拜师这方面却似乎比以前更讲究了,师父们的范儿也更足了。

    也许有人说,拜师宴是传统行业的传统,是一种必须的仪式感,可绝大多数的传统行业能够成功的秘诀并不只是这些面子工程,戏曲和武术得“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相声要“说学逗唱,样样精通”;就算拜师宴再上档次,你身上没有真玩意儿也不行,若是将整个宴会当成捞金的手段,炒作的噱头,那就更加‘无耻’了。

    所以,很多东西,这回都没有……

    上好的馆子?没有。

    最好的席面?也没有。

    高档的白酒,多多的同行?更是没有。

    除了当年的师兄弟外,就连血亲家属都没带来,整个厅堂内,安静的可怕。

    无论是享誉亚洲的元龙,还是打入欧美的元楼,亦或是跻身好莱坞的元庆,三个人齐聚,肯定会引来无数狗仔记者的偷拍采访,再加上身旁那些活跃在娱乐圈的同门,今日若是大摆宴席,绝对能请来香江娱乐圈的半壁江山。

    但可惜的是,八爷没想拿这件事情炒作,江火更不希望以此为噱头,让自己的名声在当地暴涨。

    八爷徒弟的身份本就是个意外之喜,若是大肆宣扬,搞不好还会激起旁人的反感,要知道,在这个圈子里,她才是‘外人’。

    宣读拜师帖,聆听门规师训,当在场大佬挨个签上自己名字后,整个流程便算结束。

    从头到尾,不到半个小时。

    直至开席揭宴,江火的脑袋还有些晕乎。

    “这丫头兴奋过头了?”息影多年的元秋抬手在江火面前晃悠了几下,那冷不丁的浑身激灵成功的把她给逗笑了,“看她这模样,应该是被你们吓的。”

    身为师姐,此番打趣自然赢得了众人的应和。

    “师姐,这可怪不得我们,大师兄和干殿下如同神荼郁垒一样凑在元庆身旁,那可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这丫头坐在对面,不被镇住都有鬼了。”元华笑起来,嘴唇上面的两撇小胡子可是一抖一抖的,听见他的话语,排头二人满脸无奈,往下两排的前辈,倒是笑眯眯的掉转视线。

    今天的主角是八爷,他老人家自然得入主座,再往下,每个人按照辈分不同入席,元龙身为大师兄,必须得落座其上,而另一个位置,自然就属于师傅的干儿子元楼;因为江火是小辈,辈分上差了一截,只能落座末尾,也就是元华口中的三人正对面。

    在场众人,那可是熟的不能再熟了,对于他们来说,江火就是个新奇玩意儿。

    小姑娘为啥会被元庆相中?

    收徒的想法是何时冒出的?

    外界传闻的武术功底到底是真是假?

    一个又一个问题困扰着他们。

    今天既然来了,他们就准备搞搞清楚。

    毕竟,长年累月的工作,难得放假一天,就当是唠嗑好了。

    “我还以为拍戏救人的事情是那些记者媒体无中生有胡诌出来的东西呢?没想到是真的?可以嘛,直接解了保险拍?有胆量。”

    在大伙的串联之下,脑袋断篇的江火很快便恢复了过来,面对铺天盖地的问题,她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如实讲述;当元楼听闻,她能不要命的拍戏时,正在吃菜的大哥瞬间眼前一亮,就连旁边的元家班成员,也都收声侧目。

    这里每个人都涉足演艺圈,自然明白拍戏时的弯弯道道。

    TVB的演员能够对着塑料布拉扯出来的瀑布尽情表演,演技的确值得称赞。

    但是,和真的玩命相比,这些,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也只有他们这些靠打出身的老家伙明白,解开保险究竟是何含义。

    身处火场,和元楼当年在拍《A计划》时直接跳下钟楼是相同概念。

    “在接到请柬之前,我没看过你演的电视剧,不过,昨天晚上倒是闲着无事看了下碟。”元龙挺着个啤酒肚,夹起一粒花生米送入口中,“老徐手上有个本子,龙五准备投资一个亿,你有兴趣不?特技大片……”

    这就是搭上线的好处了。

    甭管八爷为啥收徒,甭管江火目的几何。

    他们既然来见证了这个事情,作为长辈,自然得按照传统,拿出些见面礼来。

    江火是个演员,那所有的事情都好办了……

    他们手中的资源那可是多的流油,随便给出一个角色,在他们的眼里都是无伤大雅的事情,但对于想要进入圈子,正在苦苦挣扎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金子!

    元龙所说的片子,江火自然有印象,那是一部当时被骂惨了的仙侠电影。

    《蜀山传》。

    电影上映之初,外界破口狂喷,总投资九千万,票房一千万,直接就亏到姥姥家去了;虽说几十年后有人为其平反,但它可没有《肖申克的救赎》那样的待遇,后者在后续十几年里,获得了大众的口口相传,在各种口碑排行榜上都名列前茅,后续靠着销售DVD、电视播放等其他渠道,到目前也算是抵消亏损并赚钱的,可《蜀山传》就不一样了,真金白银全打了水漂。

    先不说江火是否感兴趣,此时此刻,话语权根本就不在她的手中。

    刚拜师,虽排场不大,但分量很足,最起码,师傅的面子还是得给的。

    元龙的问题,直接就被江火当成皮球,踢到了八爷的脚下。

    “得了吧……老徐的那部电影,人员早就选好了,就算加个角色,也只是个小角色,还得麻烦龙五……这事就别提了。”八爷一口道出了关键,元龙闻言,只是笑笑,也不接话。

    “我听说,你现在待业在家?”元楼见气氛有些古怪,于是便想换个话题。

    “对啊,待业,毕竟是江总的电影,那边没准信,我也不好在接别的事情。”

    两人合作多年,有些事情自然不会藏着掖着,况且,这些消息大家都知道,说出来也无伤大雅,“江总在拉投资,这事情估计还得等上一会儿,真说起来,那些演员比我还尴尬呢,他们不知道该不该接别的本子,亏得龙五没找小马哥,不然现在就得散。”

    “没办法啊,去年的金融危机搞得大家都很狼狈,索罗斯那家伙虽然输了,但不少人跟在屁股后面炒汇率炒楼房啊,跳楼的那么多,哪还有钱投资啊?”元彪点燃了一根烟。

    “是啊,很多人都想跑,去外面拍戏,但整个亚洲都是这种情况,哪里找得到活?”

    “没错,大家消尖了脑袋想要往大陆去,这丫头能从里面跑出来也是个‘奇葩’;不就是阿姨的封杀么?你都火成这样了?哪还有投资方会去管她?”

    八爷提起这破事,众人的情绪便像是被点燃的火药桶,瞬间爆发了。

    金融危机的席卷,没有一个人能够置身事外,无非是亏得多和亏得少的区别罢了。

    瞬时间,本还情绪高涨的拜师宴变得安静无比,所有人都坐在那儿埋头抽烟,即便是主座上那三位,也不例外。

    如此情形,令江火有些手足无措。

    她不知道该如何岔开话题,更不知道自己应该用和方式岔开话题。

    这种涉及身家杏命的内容,无论如何,都没法变得欢快。

    于是乎,她只能垂下头,默默的呆坐在那儿。

    然而,就在现场气氛快要凝滞之时,烟雾缭绕的厅堂内,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众人立刻将目光对准大门,前来报信的袁家班成员瞬间就懵了。

    同时被这么多的大佬盯上,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更何况,整个屋内弄的青烟一片,光是那刺鼻的气味,都能把他给熏死。

    瞧见‘徒儿’不说话,八爷有些不喜,就在他准备开口呵斥之际,坐再末尾的江火倒是帮他解围。

    “有什么事情吗?若是不急,待会再说。”

    还是男儿身的时候,江火也抽烟,但这具身体可不同,从未沾染上这些习惯。

    此刻的她也被熏得够呛,但奈何无法抽身。

    现在好不容易找到说话的机会,她便想借此离开,但哪知道,这个袁家班的家伙,说的可是大事。

    “八爷,江总的邀请,急事……”

    =====_(:з」∠)_,作者的话那一栏又写不下去了=====

    注:①元秋就是包租婆,功夫里面那个包租婆,在出演功夫之前,已经息影十八年了;元华就是包租公。②龙五是大佬;小马哥是发哥,不是马化腾;香江的娱乐圈很小,几乎所有大佬都有过合作,龙五就和八爷的老爹拍过剧,认识很正常。③干殿下是龙叔的在七小福里面的别称,因为他是于占元的干儿子。④蜀山传的确是被喷出翔来了;肖申克的救赎在当时也是扑街作品,亏得有多项奥斯卡大奖提名,2项金球奖提名!虽然惜败给阿甘正传,但靠着卖叠,还算是赚了。⑤至于神荼郁垒,这两位是门神……⑥金融危机的事情可以度娘,当年1400亿外汇储备已经是全部家底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