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73我不会啊……

    “元庆收徒了?”正在为新片《西域威龙》做准备的龙叔听到这个消息后,大鼻子不由自主的挺了挺,目光诧异的扫过身旁工作人员,想要搞清楚具体的情况。

    “他不是接了A Lee的新片吗?那是江总投资的电影吧?哪有时间搞这些事情?”

    “甄子弹和他闹掰了之后他还收徒?难不成又出现了什么新的变故?”

    一脸数个问题,问的助理是头昏脑涨,靓丽女子面露无辜,“老板,这事我也不清楚,只是媒体在这么传,就连ATV在宣传小李飞刀的时候,都把这个噱头给挂上去了。”

    龙叔:“……”

    “他徒弟是谁?怎么会和小李飞刀那部电视剧扯上关系?难不成演了什么角色?”

    “老板……报纸上说的徒弟,就是那个还珠格格和小李飞刀的主演,江火啊……”

    龙叔:“?????”

    随着ATV的激进播出,香江本土观众已经全部沦陷,就算是不拍电视剧的圈内大佬,也被此成绩给唬住了。

    TVB在老大哥的位置上已经坐了几十年了,突然被两部剧给打趴下,这是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而主演了两部剧的江火则成功的进入了所有人的视野,就连和她没有交集的大佬也听过这个名字。

    合上剧本,接过报纸,正当龙叔准备仔细查看新闻时,办公室大门,被人给敲响了。

    “师伯,这是我师傅让我送过来的请柬。”

    打开一瞧,刚劲有力的笔锋被他直接略过,挂在上面的两个名字被他即刻捕捉。

    “行了,报纸不用看了,明天去吃酒。”

    …………

    “这么说,元楼他们也收到请柬了?”元龙挺着个大肚子,一脸好奇的望着眼前送信的袁家班成员,“你师傅怎么了?这可是多年没见过的大事情啊……”

    自立门户多年,虽然龙叔名下有成家班,元龙名下有洪家班,八爷名下有蝇家班,但实际上,磕头端茶的事情早就不干了,自打他们出师以后,这些规矩便没出现过。

    要知道,当年他们当学徒时,戏校按照梨园的规矩办事,拜师、签生死约。

    任凭管教,打死无怨。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就算讲传统,他们也是按流程走一趟,若不是只存在于记忆深处的请柬落入手中,他兴许都忘记当年的事情了。

    想吃蹦虾仁,须下苦功夫?

    拉筋、劈腿、翻跟斗?

    脚上功夫、打斗方式、特技动作?

    样样都要学,样样都要精,每天要练十九个小时向上?

    除此之外,清洁打扫干苦力也必不可少?

    一封出自八爷之手的请柬,令元龙想起了小时候的往事。

    那个时候,他们只有一个目标——成为七小福中的一员。

    只有那样,才能外出演戏。

    “师伯,这件事情我们也不清楚,师傅就是让我们来给各位师伯送请柬……”

    “哦……这样啊……”元龙微微点头,思绪纷飞,用疑惑语气开口,“请柬上的江火,就是现在大火的内陆女演员吧?她有什么特长吗?我记得……她好像是内陆一家省级电视台的签约女演员吧?这……”

    就算没有正式拜师,但袁家班的成员既然见到了元龙,还是得以师伯身份待之,“师伯,这件事情,师傅倒是说过,那个叫江火的女演员,身上功夫不错,听说,学的还是李小龍传下来的振藩拳法,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吧,这几天他一直待在家里,指导对方。”

    振藩拳法?

    元龙目光闪烁了几下,他当初和李小龍可是有着多次合作,自然明白这个振藩拳法就是截拳道的前身;当年李小龍意外去世后,几乎所有武行都想独吞这个庞大市场,八爷和元楼联手,再加上自己的老爹,成功的打下了一亩三分地,如果对方以怀念李小龍的名义把江火收入门中,从道理上来看,的确也说得过去。

    当然,就算让元龙想上一辈子,他也不会猜到,八爷纯粹是被江火给缠“烦”了。

    …………

    “师傅啊,咱不用磕头递茶?”

    就在香江娱乐圈大为震动之际,八爷倒是老神在在的靠在家中藤椅上,江火就坐在旁边,手中还拿着一本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弄出来的小册子。

    泛黄的宣纸和端正的楷书,这两样东西凑在一块儿,足以证明册子有些年头了。

    “哪有那么麻烦?”八爷板着个脸,手中芭蕉晃荡不休,“我父亲传下来的规矩是很多,但你会去遵守吗?别的不说,最开始,几年考察是免不了的,其次,就是你现在该写的拜师申请,而后,得到我点头同意,便可举行拜师礼,在拜师礼上,你要宣读《拜师帖》里的内容,同门的师叔或者师兄得宣读《门规师训》,最后,在众人的见证之下,我和你师叔得在《拜师帖》上签字,这一套流程走完,才算入门。”

    甭说八爷了,就连听了一圈下来的江火,都觉得有些头大。

    瞧见她一脸懵逼的模样,八爷翻了个白眼,“所以啊,还是简化点比较好,你写个拜师帖,明个在拜师宴上宣读,而后我便让元龙元楼他们几个来签字……没办法,这北派功夫是真没传人,我没法给你变出个师叔,更没法给你找到个师兄。”

    言语至此,八爷的情绪倒是有些低落,瞧此情态,江火便知老爷子又想起往事了。

    “行,我写。”

    八爷能松口收徒,已经是江火最大的收获了,甭说是写《拜师帖》了,磕头端茶也不在话下。

    然而,江火刚转过去没多久,便又一脸无奈的凑了过来。

    “不是啊,师傅,这毛笔,我用不来啊……”

    八爷瞧见江火那吃了苍蝇的表情时,还以为这丫头又捅出什么篓子了呢,没想到一开口,竟然是这种破事。

    “用不来?”

    “用不来你也得写!”

    “是你拜我为师还是我拜你为师?”

    “把你的毛笔给我收回去!”

    “哪有师傅给徒弟写拜师帖的道理?”

    “你要是明天在拜师宴上给我出这种洋相,我保证抽不死你!”

    _(:з)∠)_

    江火有些心塞,她这完全就是为了八爷着想啊!

    如果明天那些大佬瞧见,江火手持的拜师帖上全都是鸡爪爬一样的文字……

    那丢脸的可是他啊!

    不过,看着八爷那吹胡子瞪眼的模样,江火决定,这件事情还是不说了。

    可是,转个头,江火便找到了八爷的助理,“这事……帮帮忙呗……”

    望着那满脸笑意的江火,西装男四肢瞬间僵硬……

    这事情若是让八爷知道了,那不得翻天?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