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53小心!

    江火可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得知炒作效果良好后,她便没心思去管那些事情,一心一意埋在剧组内,按照八爷的要求,疯狂的赶着拍摄进度。

    进组已经有一个多月了,虽说有八爷在场,但对于江火来说,整部戏的难度并不高,所有的情感问题她皆在空间内攻克完毕,只需要把焦恩骏当成李探花,宣泄情感时带上林诗音的记忆,所有的戏份皆可水到渠成,顺畅无比。

    更何况,这并不是自制剧本,而是在有迎著的基础上进行改编,虽说变动较大,但角色关系定位早在开拍之前就已经全部确定;八爷又不是王家卫,没有剧本,他也不可能开拍,让演员即兴发挥的事情他可做不出来,况且,这种商业杏质很强的电视剧,所有东西都得事前规划清楚。

    当然,还有最为根本的一点……

    他,没有时间。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整个剧组在他的催促下变得异常忙碌,但,却很有规律。

    剧组的工作效率非常之高,基本上都是八爷在这儿拍戏,他的助手就开始准备下一个镜头需要用的东西,中间停留的时间,似乎从未超过十分钟。

    就拿江火现在所处的这个火场来说,实际上,前天夜晚,八爷的助手就已经带着工作人员对此场地进行布置和整理了,那焦黑木桩和摇摇欲坠的摆件,看的她是胆战心惊。

    此时此刻,她身上正绑着威亚,整个人高悬空中,灼热的温度已经将其浑身汗湿,浓郁升腾的黑烟更是熏得她根本睁不开眼。

    “这要是掉下去,我绝对会被烧死。”江火捂住口鼻,双眸眯成了一条细缝。

    这场火烧戏,江火可是在空间内模拟了多次,即便经历了数十次的火烤烟熏,但真的轮到她亲自拍摄时,心里,还是非常虚的。

    在八爷的指挥下,江火如同提线木偶一般不断地调换着身形,直到安稳落地时,熏黑的石板地上,已经是滚烫无比。

    “好,江火,你按照剧本中的描写,直接晕倒就行了,摄像准备,抓拍细节!”

    只听三二一开始,杵在那儿的江火双眸紧闭,重重的向后倒去。

    虽有保护,但还是疼的她浑身发颤。

    重点是,滚滚而来的灼热气息透过衣裙刺激体表,令本就不舒服的她微微挪动了下身子。

    “咔!”

    瞧此情形,八爷眉头蹙起,江火起身的同时,他抬手虚指了几下,“摔的时候自然点,正常人摔倒了怎么可能还会挪动身躯呢?这是一个广角镜头,随着你的摔倒,摄像会把镜头逐渐拉近,最终聚焦在你的脸上,在这段期间内,你最好忍住。”

    处在火焰中心的江火猛地点头,被烟熏了那么长的时间,她根本就不想说话。

    得到江火肯定的回复后,八爷再次让人打板,继续拍摄。

    然而,一连拍了十几个镜头,他都对效果十分的不满。

    要么是摔倒的姿势不正常,要么就是摔倒后的动作表情有些小问题。

    总之,在火焰的炙烤下,江火表现的非常‘差劲’,根本就没有先头的爽利劲。

    正当他还想让江火再来一次时,站在旁边的李导有些忍不住了,“八爷,算了吧,我们就别拍广角了,直接就是摔倒,然后切面部昏厥特写,里面真的不好受,你看她的嘴唇,已经发白了!这是脱水的节奏啊!而且这火也快烧尽了,我看,咱们还是算了吧。”

    说实话,李导真不喜欢这种实景拍摄,虽说真实大气,但高风险不说,若是出了意外,那可是大问题!

    八爷点了点头,他觉得对方说的有些道理,于是便让工作人员把江火重新吊回来。

    喝水补妆,整理衣物,就在八爷琢磨着如何改镜头时,把矿泉水递还给助理的江火倒是开口了,“八爷,要不这样吧,待会我被吊进去后,就把钢丝解了,身上挂着威亚真的不好行动,刚刚在摔倒的时候,我能够明显的感受到,这些威亚拖着我的身子,没法直接下去,我硬往下压,那效果就会变得奇差无比……”?????

    手持剧本在那儿构思细节的八爷和李导猛地抬头,守在旁边等候上戏的李寻欢和阿飞则神色呆滞,一直抱怨打戏过狠的贾镜雯更是傻在了当场……

    整个剧组,瞬间安静了下来。

    “不是……江火你得想清楚了,你把威亚解开后,安全就没有保障了。”李导神色严肃的指着拍摄中心,“别看只有五米远,但这些火焰,可不是假的,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就算我们去救你了,后果也不堪设想……”

    “我知道你想将完美的一面呈现在镜头前,但问题是,整个场景非常的危险。”

    “周围这些柱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火烧断,虽说都是我们搭建起来的东西,砸到身上也没啥危险杏,但若是带了火,情况就不一样了!水火无情,你应该明白。”

    李导好言相劝,希望她能够打消这个念头,但可惜她心意已决,根本就听不进去。

    到了最后,这个皮球,又踢到了八爷的脚下。

    凝视着那双被烟熏到通红的双眸,八爷嘴唇紧抿,打了个响指。

    “动手吧,把火重新烧起来,灭火器和水压枪准备好,大家都机灵点。”

    八爷首肯,旁人自然无法继续劝说,等到江火解开威亚后,站在外面的老人家,也捏紧了双手。

    “三、二、一、开始!”

    当场记打响板子时,准备好的江火应声而倒。

    嘭咚!

    没有了威亚的束缚,整个动作显得是那么的自然,黑灰受力飞腾,在火焰的映照下,白皙面庞显得更加苍白,随着镜头的拉近,额头上的细密汗珠更是神来之笔。

    摄像足足盯拍了五六秒,直到八爷喊停时,他这才回过神来。

    “不错,看来不是你的演技有问题,而是这些道具太累赘了。”

    扫了一遍拍摄画面,八爷终于心满意足的对江火进行了夸奖。

    摇臂调转,威亚下放,正当江火重新穿戴装备,准备离开这个火场时,咔嚓声响,挑动了所有人的神经。

    一块带火的黑木就那样凭空而落,砸在了江火和拍摄组之间。

    “卧槽!灭火灭火灭火!”瞧见那即将倾倒的撑顶木柱,李导大吼了起来。

    临时搭建的木质场景本就不结实,这也是摄制组为什么要让江火吊着威亚进拍摄地的原因,如果出现了什么意外,他们可以直接拉动摇臂,把她拽出来。

    但是现在,情况就不一样了。

    江火只扣上了一个扣子,想要穿戴完毕,最起码也得五六分钟。

    可是,继续攀爬的火焰,并不会原地停留五分钟。

    随着木块的跌落,江火果断的放弃了威亚。

    与其将生命交给这个不靠谱的摇臂,还不如让周围人员进行灭火喷射。

    然而,就在她解开扣子的同时,火芒,却如同流星一般,不停坠落。

    咕咚……她吞咽了一口唾沫。

    裙摆,已经被火焰点燃……

    “该死的,早知道就不乌鸦嘴了!”挥动袖摆遮住面颊头部,她的心里,有些后悔。

    若是按照李导所说,只拍摄两个特写,那这些事情,都不会发生。

    正当她思索着,是否要横跨五米距离直接冲出火场时,又是一块横木,当头而落。

    “小心!”

    粗犷大喝骤然响起,就在江火想要抬头张望之际,火场外面的八爷,忽然飞起一脚。

    一道黑影,骤然袭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