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28三试

    孙姐——也就是黄小厨未来的妻子,三个孩子的妈——并不是第一次见到江火,之前去《还珠》剧组盯梢时,她就陪过几次,只不过江火并没有于人群中发现她罢了。

    对于江火这个幸运儿,孙姐其实挺羡慕的,自从两年前考入京影后,一直没有获得什么好的机会。江火年轻,漂亮——这两个都重要,孙姐已经二十了,还在学校里等候时机,和她差不多岁数的,多多少少都在影视剧中客串饰演了几个角色,有的甚至已经成名。

    当然,羡慕归羡慕,孙姐其实并不怎么嫉妒,出名要趁早,这个谁都清楚,看上去江火是搭上了阿姨的船,但实际上,和那些童星出身的家伙相比,她也是落后的。

    不过,最令孙姐费解的是,自己的男朋友,为啥会有将对方吸纳入学的想法。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江火已经过了复试,她只需要在三试的过程中征服崔老师一个人,便可以安稳入学,没错,考官身份她早就瞧见了,所有情况,皆心知肚明。

    江火拿到复试机会的背后有谁在出力,孙姐并不清楚,当然她也明白,这件事情,并不是自己男朋友觉得行就OK的,若是没有学校里的同意,今天的情况,绝对不会出现。

    近距离的接触江火后,孙莉发现,这个尚未成年的小姑娘,在外表上的确有着自己的优势,不说身材胖瘦这些可变的东西,光看那身形线条,就足以秒杀学校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学生,重点是,她的脸,非常漂亮,孙姐相信,两人站在一块儿,输的肯定是自己。

    演员本就是依靠外表吃饭的,甭说长得漂亮角色单一这种话,要知道,在花瓶也能成为一种角色的时候,美才是女演员最大的资本,其次,便是和角色相符的气质。

    孙姐本以为,江火演技再好,男友吹得再狠,个人气质,也无法发生改变。

    江火十七岁,那她就是个小孩。

    但是,当江火换上戏服后,孙姐顿时觉得,人变了。

    对于导演来说,这绝对是个质变。

    有的人穿上龙袍也不是天子,有的人换上乞装依然威严,如果有人能够在身份气质上进行随意切换,那他的戏路,将会非常的宽。

    套用大马猴的话来说,小伙子,你的路,走宽了!

    江火自然不知晓孙姐在想些什么,换上戏服后便坐在梳妆台前,等候对方前来帮忙。

    没错,江火……不会化妆。

    她上辈子就是个直男,根本就不知道在化妆之前还有妆前护肤四部曲,更不知道口红的色号是怎么分的,对于她来说,这些仿佛都一样,不懂就对了。

    黄老师让孙姐待在这儿等候,就是为了以防万一,如果江火涂了个大红嘴唇子上台,那绝对会被崔老师给笑死,她也不用在演小燕子了,直接COS三姑就行了。

    等到工作人员通知江火前去候场时,孙姐这才靠在座椅上,思绪纷飞。

    也不知道闭眼思考了多久,当熟悉的掌心悄悄地按在她的肩头时,她这才道:“下午你不去盯着?万一出了纰漏怎么办?”

    黄小厨闻言,顿时抬手在她的鼻梁上轻刮了一下,“人都看了,还在吃醋呢?三试我可真帮不上忙,她得全靠自己,要知道,崔老师现在,可是一肚子火呢。”

    “呀呀呀?不就是个崔老师吗?你若是不在,万一功亏一篑,那你这些天不就白忙活了吗?”孙姐睁开双眸,与男友对视,“我没给她乱化妆,你放的去吧。”

    黄小厨苦笑连连,在拜托孙姐过来帮忙后,他就已经猜到了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女人嘛,吃醋很正常,他能怎么办?把眼前之人甩了,捧着奶茶过一辈子?

    不现实。

    江火并不清楚,自己离开之后,黄小厨和孙姐在办公室内相会,此刻的她,正在绞尽脑汁的想要征服台下那个面容严肃的考官——崔老师。

    崔老师看的剧本有限,她也只能在有限的剧情中指定片段。

    虽说这样一来就有些超纲,但看着身旁的人员,江火没有任何异议。

    为了重现片段,崔老师甚至找来了其他老师给她搭戏。

    那些身着清朝宫服的老师给江火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但也激起了她的斗志。

    不就是抢了一个角色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况且,不让学生进组的可是您自己啊!错过了机会,和我有半毛钱的关系?

    随着老主任的一声令下,江火,开口了。

    现在这个年代,很多影视剧选择的还是现场收声,这对于演员来说,就必须要有良好的台词功底,甭瞧影视剧是一段一段拍摄的,这其中也必须掌握好开口的时间和念白的节奏,与之对戏的人也不能生搬硬套背台词,而得往其中倾注感情。

    若是想把江火拒之门外,那和她对戏的老师便需要占据主导地位,在对话中把控主动,就显得尤为重要了,但是,刚对上两句,被崔老师请来的同事,便知晓自己完了。

    她没法占据主动,江火一开口,她便发现自己做不到,江火的每一句话,都和动作眼神完美契合,每次调转身形,都能够把她挤出镜头,此刻的江火就是穿着宫服的格格,那盛气凌人刁蛮无理的模样,和整段剧情的吻合简直天衣无缝。

    换句话说,被崔老师请来的同事,现在正竭力的想要融入整个表演之中,虽说她使用了大量的技巧,尽力调整,但那慌忙不已,不断出错的模样却还是被众人瞧的一清二楚。

    到了最后时刻,当她需要将旁边的茶盏摔在地下时,甚至还出现了短路的现象,没有时间背熟剧本的后遗症完全显现,若不是江火隐晦一指,她兴许就要出丑了。

    江火表演的怎么样?和她对戏的这名年轻老师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江火的表演给她的感觉就是一个非常难以研究的整体,她就是小燕子,站在舞台上的就是小燕子,压根没法评判。这就好比是让影评人点评迈克尔乔丹在《空中大灌篮》中表现的怎么样,谁都没法开口,为啥?人家演的,就是活生生的自己。

    归根结底,在小燕子这个角色上,江火已经高度吻合,她不仅自己入了戏,也能将其他人一同带入戏,让他们拥有身历其境的感受同时,也失去了评判的机会。

    当然,虽说江火有练习上的优势,老师有准备不足的劣势,但能够在三两句话的时间里占据主动,这已经非常不容易了,若不是江火没日没夜的埋在空间内,她现在肯定已经被对方摁在地板上疯狂摩擦了。

    也幸好不是什么别的命题表演,否则的话,江火怕是得拉在裤里。

    她只是对这一个角色异常专精罢了。

    不过,即便是这样,也已经足够了。

    在江火表演完之后,崔老师依然板着脸,但身旁同事对她已经很熟悉了,这些人看着崔老师那环抱的双手,不断敲击臂膀的指头,便已经明白,她很满意,就差没直接爆发了。

    而坐在后排的那些通过了复试的考生则是心里哇凉,他们真的难以想象,自己的竞争对手,竟然如此凶悍……

    难道,十个名额之中,就这样硬生生的少了一个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