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15压戏

    不过好在,整个剧组,似乎就换了小燕子一个人。

    全家福拍摄完毕后,江火便没啥事情了,直接坐在一旁,继续和黄小厨唠嗑。

    没办法,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没有出名之前,演员在工作时,最需要干的事情并不是演戏,而是等待。等到你的镜头,过去演完,然后在回来等,很有可能一天两场戏,早上一场,晚上一场,至于中间的时间……你想干啥就干啥。

    剧组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只要不干涉拍摄,哪怕是拿着窜天猴上天,也没人管你。

    当然,绝大多数的时候,演员们会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块儿,唠嗑吹牛,也有人会手捧书籍,安静翻阅,至于是否能够看得进去,那就得各凭本事了。

    穿着大红色的戏服,江火蹲在路边的牙尖上,绞尽脑汁与黄小厨胡侃。

    那日晚餐,她可是捕捉到不少细节,至于能否变现,还得看这位的意思。

    聊了将近有两个小时,终于有场务来喊她了。

    然而,就在江火跟着对方前往拍摄场地的路上,场务忽然隐晦的小声嘀咕了句,“江火,你自己注意点,孙导现在脾气有些不好。”

    嗯?

    脾气有些不好?

    觉得奇怪的江火刚走进广场,浓郁的火药味便扑面而来。

    “不是,婷颐,你之前在《一个好人》中演的不是挺好的吗?怎么半年多不见,你就变得如此的放不开呢?”

    孙导眉头紧蹙,双手环抱,“不就是让你跑上两步吗?你怎么搞得和个大家闺秀一样燕子最主要的就是活泼啊!你可不能束手束脚。”

    “孙导,我们婷颐昨天刚到,有些东西还不熟悉,抱歉,抱歉……”

    “不熟悉?不熟悉是借口吗?剧本已经在半月前给你们了,你们难道还没看过?”

    “孙导,时间有限,智伟(猛龙过港的导演)那边催的急,还请见谅……”

    此番话语可是把孙导噎得够呛,看着李婷颐身旁的助理,他抖了抖食指,没有继续。

    无论是哪部剧,在开拍的头一天,都会选择较为简单的内容。

    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剧组想讨个好彩头,若是第一天就不断地NG,所有人的心情,都会差到极点。

    而方才,孙导拍摄的便是小燕子被人追逐快跑的镜头。

    按照正常情况,就算孙导在为严苛,这个镜头,最多也就三五分钟便可拍完。

    但事实上,这个曾经和成龍大哥合作过的妹子,从一开始,就没对孙导的胃口。

    了解情况后,江火更是在心中诽腹了起来,然而,还没等她开口报道,本就在气头上的孙导已经冲她招了招手,“江火,你过来,咱们先拍第二场戏,就是你那天试镜时拿到的片段,待会要打上一段,你有问题吗?”

    “真打假打?”江火说出了一句令所有人都为之侧目的话语。

    就连李婷颐的助理,先前把孙导气的够呛的那人,也向她投来了鄙视的目光。

    实际上,自从江火来到这儿后,就没和演员有过沟通,旁人只以为江火是京影的学生,所以才会和黄小厨在旁边唠嗑,因此,便没人上来打扰。

    “当然是真打啊!耍花腔有什么意思?”孙导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会江火这种幼稚问题,直接朝着旁人挥手道:“第二场第一个镜头,所有人准备!”

    随着孙导的话语,周围工作人员顿时一拥而上,更换主要道具的同时,化妆师也趁机凑了上来,给江火和旁边的小陆补妆。

    这个小陆,也是京影的学生,前世,他饰演的就是柳青。

    当‘清场’这句话语出现后,摄影区内的工作人员顿时如同潮水一般,退到了镜头后面,黑压压的人群聚焦场内,所有人的目光,几乎全都落在了江火身上。

    随着场记念完时间和幕号,沉闷的咔哒声顿时响起,摄影机动了起来,江火朱唇微抿,脸上浮现出悲伤的模样,双手猛地高抬,呼啸棍棒,朝着小陆骤袭去。

    然而,下一秒……

    “咔咔咔咔咔……”

    “陆师雨!你在搞什么东西!武指刚刚设计的动作你都忘记了吗?”

    “江火棍子都挥来了,你还傻站着干什么?你不知道躲吗?”

    “要不是人家收手,你脑袋就开花了!试镜的时候,你可没这么傻啊!”

    陆师雨觉得自己非常的委屈,不是他不想躲,而是他真的没法躲啊!

    江火的速度太快了,连一点准备时间都不给,他哪里闪的掉啊?

    重点是,他压根就不知道,江火所谓的真打,是真的打人啊!

    望着那距离自己鼻尖只有一寸远的棍棒,陆师雨的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他觉得,自己,似乎要完了。

    “抱歉,我动作慢点……”瞧出窘迫的江火朝着小陆微微欠身,孙导闻言,也不好说些什么,只能咳嗽一声,示意重拍。

    然而,接下来的几个镜头,对于孙导来说,简直就是灾难。

    “抱歉,我以为你能躲的过去……”

    “抱歉,是我太急了……”

    “抱歉,我没按照武指设计的动作来打……”

    每NG一次,场上只有江火一人说话。

    演员出身,做过武指的孙导明白,这根本就不是江火的锅。

    从头到尾,江火发挥的异常完美,不仅动作标准,力度到位,就连脸上的神情都和剧情完美吻合,因为是卖艺葬父,所以江火一直保持着强颜欢笑。

    反观陆师雨,那简直就是个二愣子!

    不仅没法做到武指设计出来的动作,就连表情,也始终充满了慌乱。

    如若当初他不在选角现场,他根本就不敢相信,这个人,能被选进剧组!

    “行了,小陆,你下来吧,换替身上。”

    孙导的话语,无疑是给陆师雨判了死刑。

    拍第一场戏的时候,他就得运用武术替身?

    这对现在的人们来说,毫不亚于当众扇脸。

    如此情形,也令旁边观看的黄小厨无奈扶额,‘哎,这个江火,真的是让人头疼啊,表现的过于耀眼,怕是连主角的戏份都能抢掉哦!’

    可惜,这句话只是黄小厨的念想,他根本就没有说出来。

    不过,在改换替身,由武术指导亲自上阵后,江火强行压戏的情况,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压戏,其实就是在演戏的时候,演对手戏的演员实力很强,发挥的非常精彩,所以便出现了以一方为主导,另一方被撵着走的情况。

    如此一来,压戏的演员便可以通过简单对比,让自己塑造的角色变得更加丰满,而被压戏的演员,则就成为了龙套一样的背景板。

    压戏的方法,有很多种,打斗的戏份,则更加容易出现这种情况。

    不过,江火虽然一直在练,但并不意味着她真的能和吃这碗饭的专业人员相比。

    毕竟,别拿你的爱好,来挑战别人的饭碗,这句话可不是白说的。

    换上武指之后,孙导头一次发现拍戏竟然这么简单。

    整个镜头一气呵成,所有动作毫无停顿,就连应该留在最后抓拍的特写,江火也在打斗之中主动找到摄像机,让其拍个清楚。

    一分钟的动作,令孙导不住点头,直到江火主动停下时,他还在回味之前的场景。

    望着那略微出神的孙导,江火露齿一笑,“孙导,需要补拍镜头吗?”

    “补拍?不用不用,你对剧本理解的非常透彻,柳红卖艺葬父的情节被你演活了,很好,很好……”

    虽说孙导此语可能只是无心之言,但旁边的李婷颐听到后,面色却变得非常难看。

    在众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她拉了拉助理的胳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