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3章 艳艳姐出事了

    刘煜有技巧地问道:“小仙儿,你是不是来事了?”

    她白嫩的笑脸涨得通红,嗔道:“你才来事呢,你全家都来事。”

    没来事,情绪还这么烦躁呢。

    回到家,刘煜抱着冰镇西瓜吃,爽歪歪。

    王仙儿的心里发生了很大改变,觉得有人在家陪自己是很开心的事,从厨房倒了一杯水端了过来,凶巴巴说:“给你。”

    刘煜都有心里阴影,讪笑道:“不用了,我吃西瓜就行。”

    “就怕我毒死你是吧。”她说着自己抿了一小口。

    从她不善的语气,刘煜提高了警惕,笑呵呵说:“你喝过的水杯我都不方便喝,你没看到网上说这相当于间接接吻吗?”

    “你再啰嗦,信不信我直接吻你?”

    小丫头一脸凶相。

    刘煜心说,你也太猛了吧,好,我喝了。

    王仙儿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才感觉到脸蛋儿烫人。

    日子便这般过着。

    两人一会儿吵架一会儿互怼,刘煜再教导她一些知识,虽然嘴上还凶悍,王仙儿的好感度却在飙升。

    她也不再跟妈妈较劲。

    刘煜非常欣喜地看到这些改变。

    直到周三,王仙儿要和妈妈一起去参加一个两天的活动,她磨磨蹭蹭不想去,眼巴巴地看着刘煜的背影,他在很happy地吃三明治,根本没在意。

    没心没肺。

    王仙儿在心里大骂,嘟着嘴不情不愿地和妈妈出门了。

    吃饱喝足,刘煜准备去酒店一趟,看看父母,再看看燕燕姐,上次过来急,都没来及跟她好好地说一下,显得不礼貌。

    刚进酒店,前台的妹子就柔媚地喊道:“呀,小煜来啦,真精神,真帅气。”

    满脸堆着笑容。

    “来看看爸妈,姐姐忙着。”

    他走进去之后,前台妹子跟同事说道:“大男孩真有礼貌,难道被我们郭总相中,我要是小上几岁,说不定……”

    “你不用小几岁,现在流行姐弟恋,喜欢就上呗。”

    “要死啦,快要大一轮了。”

    两人笑骂几句。

    刘煜来到后厨,那些帮工说话的语气全都变了样,跟爸妈说会话,付玲不放心叮嘱着。

    “怎么没看到燕燕姐?”找了一圈儿都没看到。

    “请假了,昨天好像心情不好。”付玲也有些担心她,昨天的状态跟丢了魂一样。

    萧燕燕进入酒店工作三年来,极少请假,以往多是去参加学习培训,身体不舒服休息从未有过。

    曹培林消息很灵敏,很快就找了过来,一顿恭维和马屁拍过来。

    还真听得人舒服。

    做人做到这份上,就是人精。

    脸皮不是一般厚。

    是个人,都有拉不下脸来活受罪的时候,这家伙完全没有这个心理负担。

    刘煜心说,是不是这厮又欺负了艳艳姐。

    他招了招手,曹培林乐呵呵跟着,出了后厨,刘煜直接说道:“曹经理,燕燕姐不喜欢你,就别瞎殷勤啦。”

    曹培林毫无心理负担地说:“是是,我是癞蛤蟆想吃鹅肉,最近我经常照镜子看清了自己。”

    竟然说时还满面春风笑意。

    他连忙又说道:“燕燕这次请假可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都不知道什么原因,本来想着上午去她家里看看。”

    刘煜连忙道:“别,别,你可别去了,我去看看。”

    “那行,就麻烦小煜啦。”

    曹培林对于想要巴结讨好的对象,做事向来滴水不漏。

    吃了午饭,刘煜来到萧燕燕家,进了房间,只见萧燕燕还穿着睡裙,朴素的棉质裙摆,只是眼睛有些红肿,似乎是刚刚哭过。

    “你是不是肚子饿了,我下面给你吃。”萧燕燕说道,声音明显有些哽咽,眼睛泛红。

    “姐姐,我吃过了,给你带了冰激凌过来。”刘煜看着就心疼。

    “你吃吧,姐姐想睡了。”

    萧燕燕明显心情很糟。

    刘煜坐在外面客厅的沙发,竖着耳朵倾听,里面传来轻微的啜泣声,这时似乎又接了一个电话,声音时大时小说着什么,隔着门听不真切,只是萧燕燕似乎很激动。

    刘煜还从没见过平和、坚韧的燕燕姐情绪如此失控。

    不一会儿,还听到里面摔东西的声音,然后就是一片安静,刘煜心里直打鼓,这怎么回事,太反常了,萧燕燕会不会想不开,出了什么事吧?

    想到可怕的后怕,再也坐不住了,急忙起身,再次推开了萧燕燕的房门。

    她坐在床边,眼神呆滞,睡衣的领口有些倾斜都没注意到,她一向都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此时竟露出了淡淡的迷人沟壑都未觉察。

    刘煜看到这种情况,真是有些进退两难。

    萧燕燕根本没看到刘煜进来一样,依旧是呆呆地看着空白的墙面。

    她这种情况,刘煜也担心起来,肯定是心里情绪起伏过大,导致一下子陷入了一种怪圈之中,这很危险,他以前看到过此类的新闻,严重者很可能会精神失常,甚至变成植物人。

    想到事情的严重杏,刘煜也顾不得了,冲上去喝道:“燕燕姐,你醒醒,不能再继续纠结下去。”

    萧燕燕呆呆,象是根本没听到刘煜的话,这下子可真急了。

    她如此坚韧的女人,在逆境中都能自强不息,该是遭遇何种不公,才会一下子承受不了。

    “怎么办,必须得有强烈的刺激才能惊醒她。”刘煜也一时急得团团转,急忙稳住了自己的情绪,思索着,还有什么事情是燕燕姐心底在意,能够刺激到她。

    “燕燕姐,你挂科啦!考不取本科啦。”刘煜突然大喊道。

    这一招果然有些用处,萧燕燕表情虽然依旧呆滞,却有了点反应,嘴里呢喃着,说:“为什么人生那么苦,为什么,为什么我那么努力供养他们,却得到都是埋怨,这是什么样的亲人?!呵呵,亲人。”

    低语着,眼泪不受控制大哭了起来,刘煜看到她哭了出来,这才放下心来,哭出来就好了,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坐在她旁边轻轻拍着她的背部。

    “别难过了,燕燕姐,一切都会过去,没有时间消弭不了的伤痕,你会越来越好,得到心中所想要的人生。”

    不安慰还好,这一安慰,萧燕燕更加失控,这段时间,内心的压抑似乎一下子全部爆发了出来,扑到刘煜的怀里放声大哭。

    “哭出来就好。”刘煜只是轻抚着她的背部安慰着,十分心疼。

    表面坚强的女人,一朝崩溃就如同决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也不知哭了多久,刘煜坐着整个上半身都麻木了,也不敢动一下,萧燕燕竟然沉沉睡了过去,估计是昨晚上没睡,熬了一天白班,受了如此大打击,身心俱疲,睡得如此香甜。

    看她如此,刘煜也就放心了,轻轻给她放倒了床上,怕吵醒了她,只得动作尽量的轻柔,看着有点像两人抱在一起扑倒在床上,只是刘煜一直撑着劲,慢慢给她放下去。

    睡衣凌乱,露了不少,有心帮她整理一下,又觉得实有趁人之危嫌隙,给她盖好了被子,轻手轻脚退了出去。

    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