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3章 真想抽自己嘴巴

    曹培林坐在办公室里葛优躺,下属小林给他泡了一杯罗汉果茶,他眼皮子都没抬一下,还在沉思,比思考人森还认真。

    小林心说,曹经理这是怎么了?坐那儿半小时一动不动,也太渗人,真想去摸摸他鼻孔还有没气儿。

    该不会是受了什么打击吧。

    当然啦,领导的事,她可不敢多问,偷偷往嘴巴里塞零食。

    得亏她好吃,毫无身材的胖女孩,否则非被曹培林动歪心思不可。

    铃铃铃,办公桌上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曹培林回过神来,跳起来接电话。

    那动作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

    一般平级或者下级找他,都是直接来办公室,看他心情好坏是否接待,有时候让在门口候着。

    这是他的规矩。

    直接打电话过来,绝对是上级或者老板。

    “喂,郭总,您好,您有什么吩咐?”曹培林看到来电号码,快速地调整了状态。

    旁边小林暗暗佩服,看看,领导就是领导,刚才还一副死了妈老婆跟人跑了的惨状,大老板电话一来,立马温暖如春、精神抖擞。

    郭文婷斟酌一下,道:“我听说刘安全和付玲的儿子刘煜来了昆城。”

    曹培林心里咯噔一下。

    “你给安排一下。”

    “郭总,您的意思是?”他心里发虚。

    “总不能让他们一家三口都住在一间宿舍里,给刘煜单独安排一个房间,一日三餐的饮食可以按菜单点。”

    “费用怎么算?”曹培林问完就想打自己一个大嘴巴,这真特么问得多余,可他就是没忍住,他嫉恨、妒忌。

    凭什么老板这么关心你?

    郭文婷很不高兴,声音又冷了些,说:“你不明白我的意思吗?把刘煜当成宾客来招待,费用记在我的账上。”

    老板说完就挂了电话。

    看得出来很生气。

    这就是人家的私人酒店,记个毛账啊。

    电话挂在耳朵上,曹培林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挖着脑袋想,这到底什么情况?

    他来不及多想了,老板已经生气,他必须立刻、马上办好。

    连忙站了起来,声音都很急迫,叫道:“小林,快点,动起来,我们有重要的事情办……”

    吩咐一番,他想了想,又准备去一趟后厨。

    “哈哈哈。”

    曹培林人还没到,笑声就先到了。

    听到声音,刘安全就皱了皱眉,心想,这厮抽了什么疯,平日怕油烟都不来后厨,这一天来两趟了,到底想抓我什么把柄?

    “刘大哥,嫂子,忙着呢。”

    两人都顾着忙活没理他。

    “呵呵。”

    干笑两声。

    “那个大侄子呢?”

    迎着笑脸,再不搭理也绷不住脸,付玲回道:“瞎跑玩了吧。”

    “我们酒店特别人杏化,小煜来昆城玩一趟,必须要玩好,吃住都在酒店里,刘大哥,你别图省事就随手给弄点生菜,捡新鲜的食材整,上海鲜,澳洲龙虾、大鲍什么的。”

    付玲说:“曹经理,你就别费心了,酒店的规定我们懂,小煜不会再进酒店,总行了吧?”

    她说着,语气中已很愤怒。

    就一点破事,你用得着一遍又一遍过来说风凉话吗?是不是就怕我们拿着酒店的食材做给孩子吃?

    把我们当成什么人了?

    昨天不过就是抄了几个普通菜,哪有一样是贵的?

    你姓曹的,上次老家来了一个堂叔,你在包间招待,当时怎么说的?让给上点剩下的菜!说得好听。

    不就是想不花钱吃大餐充面子嘛。

    曹培林心里叫苦,这特么真是自讨苦吃,谁让自己昨晚去犯贱,搞得这夫妻俩现在如此戒备,说真心话,也当是反话了。

    “我都是说真的,小煜住宿、吃饭的费用记我账上都没事,我这不是他叔么,孩子大老远来一趟,当叔叔的能没点表示?”

    两夫妻不吭声。

    “你们别这样看我呀,我说真的。”

    没用。

    再待下去也是自讨没趣,曹培林决定回办公室想办法。

    他就是一个财务专业的大专生,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混到现在的位置,内心中那是相当的珍惜。

    这是私人企业,老板一句话就能让他立马滚蛋。

    付玲还在生气,切菜切得呱呱响。

    刘安全回头一句道:“你轻着点,切菜板都要坏了。”

    “许他州官放火,我们老百姓点个灯都不行,还一遍遍来消遣我们,真想一道把他切了。”

    她说着,挥了挥手手里的切菜刀。

    “管他作甚,做好我们的本分,谁也挑不出一个理来。”

    ……

    小树林里。

    刘煜惊疑不定。

    王仙儿乐道:“怎么,你不信?”

    “不是不信,而是当你男朋友没一点好处不说,风险还挺大的。”

    这姑娘真是想一出是一出。

    刘煜看到好感度根本就不高,分明是瞎胡搞。

    “那你可错了,我这么可爱,你当我男朋友首先就有面子,再有我还会按摩,给你舒缓眼压,你还可以亲我。”

    小姑娘一本正经地说。

    我信你才是见鬼!刘煜摆摆手,又往后退了一大步,道:“还是算了,你太小了,我都能当你叔了。”

    “哇,叔叔好,我喜欢大叔,大叔,来吧,我们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先来一场私奔怎么样?”

    私奔你妹!弄不好老子要判刑,信了你的邪。

    “那啥,我们回见。”

    刘煜打消了去酒店找父母的想法,可别连累爹娘。

    “连你也要抛下我?”

    小丫头一转眼就是泪珠涟涟,可怜兮兮。

    草!刘煜暗骂自己,我特么竟然心疼了还,明知道是假装。

    信了你的邪,小小年纪,演技这么好。

    “问题是我就没有得到你,对吧,我是你什么亲人,或者有什么关系,才能谈得上抛下,换句话说,昨天这个时候,咱俩都不认识。”

    刘煜耐着心思劝导。

    “可是,人家已经认定你了。”

    你几岁?认定个毛线啊,言情剧看多了吧。

    “昨天那个小孩子不是也挺好,对你一往情深的,还为了分了手,我觉得你俩挺合适过家家。”

    “大叔,你也说了,那就是个小孩子,伦家喜欢成熟款。”

    小萝莉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嘟着嘴唇卖萌。

    刘煜头大,烦躁道:“好啦,怕了你,你就说你要干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