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2章 你没爹

    第二天。

    郭文婷直接到了人资部,把曹培林惊恐得不行,连忙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说:“郭总,您怎么来了,有什么事您招呼小曹一声,我去找您就是了。”

    她不似刘煜两次遇见时的模样,板着脸很是严肃,没一丝表情。

    “我考虑了一下,刘安全作为大厨为酒店付出很多,一直勤勤恳恳,这个月把他的岗级上调,还有给发一笔两万块钱的奖励。”

    哗啦,曹培林的脑袋一下子有点懵。

    他是人事部经理,对人力资源管理最是熟悉。

    老板专门过来给一个员工加工资发奖金,数额还不小,这就不平常。

    “郭总,您的意思是这一个月上调,还是以后都上调?”

    这里面有区别,上调一级,一个月增加将近一千块呢。

    “以后都上调。”

    这里面有事。

    曹培林非常敏感,难道是老板太欣赏刘安全?他的小心思转得很快。

    “呵呵,郭总,您看以什么名目上调比较好?万一其他员工问起来。”

    “员工的薪资不是严格保密吗?其他员工怎会知道?”

    郭文婷显得有些不悦,说道:“按我说得做。”

    说完就转身离开。

    她是酒店的老板,没必要解释。

    曹培林有点懵逼,反复思索着到底什么情况?如果不把其中的关节考虑透彻,他心里不安。

    人资部就是干这活儿。

    他左思右想,也想不明白。

    刘安全的确是老资历员工,酒店也算器重,可是老板一直也没表现出区别和亲近来,为何突然就……?这里面有事。

    曹培林最擅长就是揣度人心。

    想不明白,他心里就不安。

    不知道老板怎么想的极度惶恐感,让他坐立不安。

    于是,他来到后厨,看到刘安全正在准备食材,亲自清理一条三文鱼,他笑骂:“老李,杀鱼是你的活儿,犯懒了不是,怎么让刘哥亲自做。”

    老李头答应一声,连忙要去拿过来。

    “老李手太快,掌不住劲儿,曹经理,这后厨脏乱,别弄脏你的衣服。”

    刘安全很烦他来后厨转悠。

    “呵呵,刘煜呢?”

    付玲从外面走进来,嗔道:“他又不是酒店的员工,不归曹经理管。”

    这厮昨晚的使坏,让她还耿耿于怀。

    “嫂子这是生我气呢。”曹培林仍然笑容满面,继续说:“刘哥和嫂子太低调了,郭总特别器重你们,吩咐我要特别照顾呢。”

    刘安全眼里只有活,在那儿弄鱼,不再理会。

    付玲也不说话。

    曹培林这一番试探没有起到效果,他不肯走,又说:“刘哥,嫂子,我在酒店有一间休息室,原本是堆放一些资料,能放下床,空间还算宽敞,要不就让小煜住那儿。”

    “不用了。”付玲呱呱呱快速切菜,硬邦邦地回答。

    热脸贴了冷屁股,曹培林笑笑跟其他人打个招呼。

    等他出去之后,老陈、老李几个帮工连忙说话,意思就是曹经理这是示好,你们又何必这般态度,弄得双方不自在,也没好处。

    付玲气道:“你们到底站在哪边?姓曹的能有好心眼?不知道下什么陷阱等着我们呢。”

    曹培林这一次真心实意,什么也没打探到,回到办公室就陷入了沉思中,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

    郭文婷只是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她站在窗外看着风景,目光悠远而没有焦点,她的杏格其实很温和,只是为了管理这么大的酒店,不得不摆出威严。

    突然,她的目光定在一处,饶有兴致地看着。

    她的办公室处在整个酒店区域的正中,视野最好。

    那是中间一大片草坪,两侧都是小树林,里面修建了凉亭。

    早上,母女俩又大吵一架,近来,仙儿越来越乖张。

    想起女儿,她又愧疚又头疼。

    她看到女儿和一个大男孩在一起说话打闹,那大男孩看着像是刘煜,为了确定,她特意拿出了高倍镜头的单反,拍下了这个时刻。

    刘煜上午来到酒店玩耍,就在门口小树林遇到了王仙儿,她龇牙咧嘴喝道:“没想到你还敢来。”

    “你怎么还在这儿?不回家么。”

    王仙儿哼了一声,心道,这不就是我家了。

    她蔑着眼睛,嗔道:“你又怎么在这儿?一看你就是住不起酒店的穷光蛋。”

    刘煜懒得搭理她,自己走着,准备去跟父母聊几句就走,他们工作都那么忙,就不添乱了。

    王仙儿气呼呼跟着,很难追得上,她气急败坏骂道:“你个混蛋给我站住。”

    “小姑娘,世界上那么多人,你老缠着我干什么?我又不是你爹。”

    “我就缠你。”她说着就飞扑刘煜,又打又咬。

    刘煜一转身把她两只手就弄到背后去抓住,她的手指还不老实,两条腿也乱踢,只好用腿把她的腿压住,分出一只手捏紧手指头,她的嘴又来咬,只好用脑袋压住她的脑袋。

    即便如此,她还在挣扎,状态很疯。

    两人脸颊贴在一起。

    刘煜心里那个苦,敢情这丫头是个精神病。

    “哇哇哇……”

    她实在挣脱不开,就哇啦大哭起来,鼻涕挂了一脸,叫道:“我就是没爹,我爹跟别的女人跑了。”

    原来是自己不经意的一句话触到了她的伤心处。

    刘煜有些自责,道:“对不起,我随口乱说的,现在松开你,别再疯啦。”

    她还是大哭,花脸猫。

    两个人滚在草地上,形态很是不雅。

    真是怕了她,刘煜帮她擦眼泪,温言安慰:“别哭啦,像你这么乖巧可爱的女孩,你爹抛下你是他最大的损失,八辈子积了德才跟你成为父女,还不知珍惜,以后肯定没好下场。”

    王仙儿突然抓过刘煜的手臂就上嘴咬。

    真用力啊。

    刘煜疼得龇牙咧嘴。

    硬是没吭声。

    倒抽一口凉气,心道,我收回刚才的话。

    她松开了嘴,擦了一把眼泪,哼了一声,小鼻子一呛,配合脸上的泪痕,像只小花猫。

    她指着刘煜,嗔道:“我决定了。”

    刘煜的声音都有点颤抖,问:“你决定什么了?”不自觉往后面挪了挪。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