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0章 人事经理

    “曹经理,您可能弄错了,这不是我的东西。”

    萧燕燕说完抿着嘴唇,面对曹经理,她有股无力感。

    “没错,我确认过了,这是你落下的东西,看起来是女孩子穿的漂亮裙子,我一个大男人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老陈,你说是吧?”

    曹培林说着,还不忘跟旁边人打趣互动。

    老陈讨好道:“那可不,小萧,曹经理说是你的东西那就是你的东西,大胆放心地收下。”

    萧燕燕从小就被教育,拿人手短,吃人嘴短,她很看重这个信条,绝不轻易接受他人之物。

    只是,曹培林的手段太高明。

    后厨其他工人也都打趣地说一句。

    付玲弄不清状况,张了张嘴想说话,还是忍了下来。

    为了夫妻俩的工作,也不能太得罪曹培林。

    曹培林把礼物递了过来。

    “拿着吧,小萧。”

    “曹总人不错。”

    起哄的声音偶尔出现。

    突然,刘煜拿过来礼盒,笑嘻嘻道:“曹经理,燕燕姐都说了不是她的东西,那就肯定不是,要不然你送给我吧。”

    “呵呵,小刘,这是女裙,送给你,你也穿不吧。”

    对于刘煜的突然说话,曹培林很反感,转头看了正在忙活的刘安全一眼,这是下意识的威胁。

    “穿不了,我可以送给燕燕姐呀,我送给她,她肯定收。”

    “不见得吧。”曹培林笑着有点僵,搓了搓手指,对刘煜生出很大的厌恶来,暗恼火着付玲还不管管自家的倒霉孩子。

    “那不信可以试试,你先说这裙子送不送给我吧?”

    “那就送你。”曹培林的目光中闪着光芒,他真就不信,从这小子手里转了一道,萧燕燕就会收下。

    “你真送我喽?我可收了。”

    “真送你了。”

    刘煜把礼盒往他手里一塞,说道:“如此说来,这裙子就是你的,根本不是燕燕姐落下的东西,你还是拿回去吧。”

    曹培林怎么也没想到这少年来这么一波骚操作,顿时僵住,脸皮厚如他,这时也真再送不出手了,讪笑道:“大家伙好好忙着,把晚餐应付过去,轮换着吃饭。”

    曹经理拿着礼盒退了出去。

    洗碗工老陈嘟囔道:“老刘家的大儿子这回可把曹总得罪狠了。”

    刘煜对萧燕燕说:“姐姐,曹经理一看就不是好人,打坏心眼,你可要小心。”

    付玲听到了嗔道:“你个小孩懂个屁,一边儿玩去。”

    嘴上批评,她刚才故意纵容儿子出头,对儿子的表现还是很满足。

    晚餐结束已经快八点钟。

    刘安全点了一根烟舒缓下精神,付玲给他准备一块西瓜,吃了解解渴。

    然后,两人把刘煜带回去休息。

    由于夫妻俩都在酒店,他们有一间单独的休息室,使用空间得有13个平方,放了一个大衣柜隔离成两个空间,里面一个大床,外面一个可以放倒当床的沙发,一旦放倒,空间也就挤得满满当当了。

    曹培林敲了敲门,找了过来。

    付玲让刘煜到里面床上去。

    她很警惕,问:“不知曹经理这么晚找过来有什么事?”

    他说:“呵呵,刘大厨,刚才我看到小煜也在房间里,你看看这么小空间住三个人也不合适,太挤了。”

    刘安全闷头没说话。

    付玲皱眉道:“这就不用曹经理操心了吧。”

    “看嫂子说的,我是人事部经理,自然要关心酒店每一个员工,刘大厨如果休息不好,就会影响酒店的饭菜,这其中都有关联。”

    刘安全硬邦邦说:“我的手稳得很。”

    “呵呵,刘大哥的厨艺自然没得说,只是按照酒店的规定,员工家属不能住在酒店里。”

    终于说出了目的。

    “刘大哥,其实吧,你和嫂子都在酒店上班,每天提供那么多人吃食,还在乎一个孩子的碗筷,再有,酒店房间不可能每天都住满,单独开一间出来给孩子住,嫂子给打扫一下就行,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给人方便,给己方便。”

    刘安全不悦道:“我给孩子开间房就是,按前台的规矩办。”

    “刘哥,我们酒店最便宜的标间也要880块一晚。”

    刘煜在里面床上,心理听着很不是滋味。

    此人嘴脸实在可恶。

    刘煜从里面冲了出来,说道:“爸妈,我去燕燕姐家住吧。”

    曹培林听这话,眼神很是阴郁,呵呵笑道:“刘哥就是太有迎则杏了,对别人严格,对自己也严格,我跟前台那边说一声,给打个九折。”

    “不用。”

    刘安全面色沉静,说完不发一言。

    付玲也不说话。

    刘煜看着他道:“你还不走?留着吃饭还是咋滴?”

    曹培林笑笑,打了声招呼出了门。

    一家三口坐着都没说完。

    刘安全斩钉截铁说:“去开个房间。”

    付玲舍不得,一天就要多块,住一个星期,她辛苦一月的工资就没了,迟疑着没动。

    “我还是去燕燕姐家住吧。”刘煜再次说。

    “人家一个小姑娘在昆城也不容易,而且老家全靠她,你别去添乱。”

    付玲说:“要不找个便宜点旅馆住着。”

    “不安全。”刘安全点了一根烟,“酒店附近也没其他旅馆,走吧。”

    他是一家之主,既然决定了,付玲再肉痛也不再反驳,刘煜也耷拉着脑袋跟着下去。

    刘煜特烦曹培林。

    在前台去开房间,正在办手续。

    萧燕燕稍有点怅然若失,这么多年在外一个人飘着,一直都表现很刚强,其实她何尝内心中没有柔软呢,只是用一层坚硬的外壳包裹了起来。

    昨晚,家里第一次住了其他人。

    虽然有点不习惯,倒感觉踏实很多。

    她正准备回去,就听说了这事,急忙来到前台,说道:“叔叔阿姨,就让小煜去我家住吧,他的行李还在,我晚上回去有个伴儿也安全。”

    刘煜也趁机坚持。

    开个房间花销太大,到其他旅店开个房间,又远又不放心,去萧燕燕家倒是最好的选择,付玲心疼钱,此时也同意。

    刘安全见状也默许,说:“小萧,给你添麻烦了。”

    “刘叔客气了,您跟阿姨一直很照顾我,刘煜很懂事,也能帮到我很多呢。”

    萧燕燕笑着说,这一刻,她的笑容很柔和,发自内心,突然就觉得很快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