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8章 一天两次缘分

    刘煜被迫做着怪异的姿势。

    王仙儿蔑着眼,说:“你这人还挺好玩么。”

    “你这样的小女孩一点也不可爱。”

    她一撇嘴又要哭。

    刘煜终于成功地摆脱了黑暗系小萝莉,暗呼,真是好险。

    在酒店周边转悠了好几圈,心理纠结着。

    这酒店旁边就是一个三星级的清水湾公园,环境清幽,太阳降下去之后,稍有点凉爽,就有些人出来跑步。

    刘煜坐在长凳上休息。

    一道淡蓝色的身影擦身而过,一股特有的气味就飘了过来,刘煜看着背影,纤细的腰身,自然律动的步伐,无不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只是飘逸顺滑的长发简单的盘起又带着成熟的味道。

    一身棉质运动衣,既贴身又透气,下身包裹的浑圆弧度随着步伐颤动着,而大腿延伸下去,小腿却又很快纤细下来,极具美感。

    刘煜隐约觉得有些熟悉,略一想,咿呀,这不是早上在银行门口遇见后来被人碰瓷的姐姐。

    他跑上去,突然出现在前面,促狭地笑道:“好巧呀,姐姐,没想到又遇到你呢。”

    郭文婷吓了一跳,停了下来,也露出一些笑容,深深吐了口气,似乎吐掉内心的焦灼一般,最近她的心情糟糕透了。

    多年的伴侣借口到南洋做生意,一去不回。

    其实郭文婷早就发现了蛛丝马迹,只是看在女儿的面子上,一直不愿意面对,安慰自己,不要去想那些乱七八糟。

    本来她想着老公的心还是在这个家里,只是一时意乱情迷罢了。

    以为老公会顾念两人这么多年的感情,不会忘记两人曾经的相濡以沫。

    打回来的电话越来越少,女儿起初还常常问起爸爸,最近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以为是她逼走了爸爸,开始变得沉默,脾气暴躁,不愿意和她说话。

    前段时间两人确实争吵很多,她确实也说过多次让老公离开的话,只是她从没在女儿面前提起老公的不忠,她开不了口,觉得太丢脸,顾及在女儿面前的形象和威严。

    这个学期,女儿的成绩也是每况愈下,班主任已经多次打电话给她,说是女儿上课不专心,被老师批评了之后,不但没有改观,还变本加厉直接逃课。

    郭文婷也试着跟女儿沟通了几次,可是女儿就是一副不理睬她的架势,逼急了就直接把自己关房间里,连饭都不吃。

    女儿本来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年级前三名,多才多艺,弹得一手好钢琴。

    对于自己的未来,她已经有些死心了,挨一天是一天吧,可是女儿还小,美好的人生才刚刚开始,还有着美好的未来,她不希望因为自己的问题影响到了女儿的前途。

    暑假里,女儿更是频繁任杏耍脾气,这段时间正着急上火不知道怎么办好,每天固定的跑步锻炼都停了几天。

    今天实在心烦了,出来跑跑步,散散心,正好就被刘煜撞上了。

    郭文婷转过脸来,看着这个挂着笑脸的小男生,头发上还有一点枯叶,满脸笑容看着自己。

    “姐姐,我们真有拥分,一天里第二次见面啦。”刘煜嬉笑着说。

    “是呀。”郭文婷郁闷的心田像是照入一抹阳光,顿时心情就一松,好多天的郁闷,突然的一点快乐,她似乎从这个大男孩身上看到了年少的自己。

    在这年纪,她也曾无忧无虑,对人生和未来充满幻想和憧憬。

    两人坐下来交谈,郭文婷再次提出表示感谢。

    “姐姐,你要老是这么说话可就没意思,搞得我好想故意制造机会跟你二次见面讨要好处一样,那下次看到,我可要躲得远远。”

    刘煜一本正经地说。

    郭文婷看他认真的模样,还带着一点稚气,心情又好了些,点头笑道:“好,好,我不再提了。”

    “这就对了嘛,你们大人的世界都好复杂,非得弄出一些破坏感情的俗事来,简简单单的交往多好,我突然看到你,很高兴,我们就聊聊,对吧。”

    她听了稍微一愣,心里又不禁一酸,她曾经是多么天真烂漫的少女,如今也变得世俗了么?成为了自己曾讨厌的那种人。

    看出她的情绪不高,刘煜主动问道:“姐姐就住在旁边么?”

    郭文婷点头,又问起刘煜,他说是父母在酒店上班。

    “哦,你父母在酒店做什么工作?”

    她很有兴趣问。

    “嘿,那可厉害了,我老爸是这家大酒店的主厨,做饭超级好吃。”

    哦!郭文婷自然知道刘安全,实际上她就是这家酒店的老板,熟知刘安全夫妇的为人,难怪教导出如此勇敢、善良的儿子。

    有了如此一层关系,她对刘煜又多了些好感和信赖。

    “你在老家庆州读书,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爸妈工作忙,请到假回去接我,黄花菜都凉了,于是,我就瞒着他们一个人跑过来玩,正要去找他们呢。”

    原来如此。

    郭文婷笑了出来,赞道:“你真勇敢。”

    “怕什么,现如今社会上不就是坑蒙拐骗多么,可那些套路网上一查就能看到,谁骗谁还不一定呢。”

    两人足足聊了快两个小时,郭文婷只觉得心情松快很多,从刘煜身上看到少年人的气魄和毫不畏惧的初生牛犊之气。

    这,弥足珍贵。

    年轻时可能什么都没有,却敢想,充满期待。

    等到你拥有很多,却发现并不快乐。

    郭文婷这一次分别时挥了挥手,笑道:“小煜,我们很有拥分,相信很快就会再见面。”

    “那敢情好,再见,姐姐。”

    刘煜还在想要不要进酒店,手机就响了,妈妈打过来,一接起来就是女高音传来,“小兔崽子,妈妈晚上火车回庆州接你,别把门锁死,收拾点行李,明一早就走。”

    “别,别,妈,你别回来了。”

    “怎么啦?你不是抄来要来么。”

    “那啥,我已经在昆城了。”

    “什么?”陡然拔高的女高音。

    震得刘煜心里一颤,都能想象到妈妈扭着他的耳朵狠狠训斥了。

    我滴妈妈嘞。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