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3章 野鸡

    刘煜听着也睁开眼来看,他对昆城也没什么概念,只是看着外面黑乎乎一片,这绕到哪里了?

    “现在市区里正好堵塞,我绕近路呢,别急,一会儿就到。”司机笑着说道。

    车子猛冲进了一条很窄很暗的小巷子,突然停了下来,司机转过头来笑道:“到啦”,嘴角上扬,带着一丝诡笑,刘煜马上察觉到不对劲,恐怕是遇到黑车加打劫。

    “到啦!”司机终于停下来车,刘煜也不在意,先下了车,那女人感觉不对,跟着一起下车。

    刘煜微微皱眉,这地方明显不对,先脱身为好,递过去四十块钱,司机一张脸似笑非笑的说道:“这个金额不对吧。”

    “不是说好的钱吗?”刘煜很是“天真”地问。

    “说好的四十块钱,不过那是满载的情况下,你看现在就坐了你们两个人,而且路程又那么远,足足开了半个小时,二十公里都跑下去了,这点钱可不够呀。”司机眼神一闪,脸上露出了狠戾的表情,跟之前温和带笑可大不相同。

    “哦,既然这么说,那你想要多少?”刘煜淡淡看着他,暗笑这小子变脸的速度还真快,赶上业余的演员。

    “我也不问你多要,就这个数,100块。”司机扣了一个鼻子,弹掉一块鼻屎,伸出一根手指,狠狠地说道。

    “你还没给我送到地方吧,这里是悦府大酒店?”

    “付完钱换辆车送你们。”

    “要是我不给呢?”刘煜不急不慢、一副笑意看着他。

    司机见他竟然不怕也不慌张,脸上的表情更狠,阴笑两声,说道:“小弟呀,昆城这地面上,你不熟,不知道我野鸡的名头,我一个电话,一群兄弟马上过来,到时候可不是100块钱的事了。”

    野鸡真名叫耶吉,当地方言一叫就是野鸡。

    “哦,我还真没听过什么家鸡野鸡,这是我第一次来昆城。”

    旁边的女人慢慢往一旁退,心说,真是个猪,这时候不假装叫人,还说真话。

    “要不你打电话让你的兄弟过来瞧瞧呗,方正也不忙,就让我见识一下。”刘煜眨眨眼睛,还带着嬉皮的笑意。

    女人听到又骂了一声猪。

    “小子,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赶紧拿钱来,要不然老子可不客气了。”说着野鸡就要欺身上来。

    刘煜心里一阵鄙视,这种开黑车大多不是什么好东西,一副流-氓样,吹牛逼吹的震天响,绕路、欺负外地过来的生客,宰到一个算一个,很多人怕事,又人生地不熟,自然也不敢吭声,破财消灾。

    更有甚者,遇见漂亮的单身妹子,那可就不是破财的事了,极有可能顺便劫个色,再有歹心,害命都有可能。

    “怎么,一堆兄弟叫不来,是想单挑了?”刘煜玩味地说道。

    “我看你找死,钱包给我拿出来,100块钱不给,老子让你后悔。”野鸡从车上拿出一把尖刀,足有四十厘米长,眼睛瞄一眼往后退的女人,喝道:“你敢跑,弄死你。”

    那女人看到刀,吓得不敢动。

    “大哥,你别这样,我给你钱,我的钱都给你。”那女人把自己的长条钱包拿出来扔了过去,看样子钱是不少,野鸡从地上捡了起来,里面足足有一千多块钱,很是得意,挥了挥刀子,喝道:“小子,该你了?”

    那女人哀求地跟刘煜说道:“小哥,你就把钱都拿出来吧,我们求个平安,算姐求你帮个忙。”

    求个屁的平安呀,越是软弱,恶人越是张狂。

    刘煜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咬人的狗不叫,叫的凶的不用怕,打架就看谁凶狠,可不是看谁块头大,野鸡靠近跟前叫嚣道:“小子,把钱都拿出来,否则老子刺你一个透心凉,再把你给搞成太监。”

    “你打劫我?”

    野鸡看着刘煜,竟然嘿嘿笑了起来,骂道:“你特么是个傻儿,老子都这样了,你才看出来是打劫?”

    “你真是打劫的?”刘煜又问,很傻很天真的样子。

    野鸡哈哈大笑,差点笑得肚子疼了,怎么会有这么二的人呢,太特么逗了呀,哈哈哈……,手里的尖刀都快拿不稳。

    “看你这情况应该不止打劫一次了吧,搞不好还欺负过小姑娘,坏事肯定干了不少。”

    哈哈哈……,野鸡还在笑。

    行了,那就没跑了,刘煜突然爆起,像个豹子一样灵活,野鸡眼中狠色,一刀子就捅了过来。

    哪知刘煜是声东击西,半道转向左边,一拳头重重砸在野鸡的鼻子上,酸爽。

    然后就去夺刀。

    野鸡到底是大汉,力量很大,一时僵持住,刀子划来划去,惊吓万分。

    就在这时,一个行李箱在野鸡脑袋上砸了下来,然后***砸,竟是那个女人不仅没跑还上来帮忙,野鸡吃痛,手上力量弱了些,刘煜抢掉了刀,和女人合力狂揍野鸡。

    刘煜一边打一边喝道:“最烦你们这种欺软怕硬的狗东西,草,还敢要钱,你特么的绕了几圈路,还没送到位置,当你爷爷不知道嘛。”

    等到野鸡反应过来,已经被打得有点蒙,眼睛青肿,到底是小混混,还没失去战斗力,吼叫了一声还想反抗,那女人重重一脚踢向他的裆,看得刘煜都一阵疼,果然野鸡抽搐了一下开始翻白眼。

    刘煜一拳头一拳头打在野鸡脸上。

    “大哥,我不行了,求你别打了,别打了,再打我就要死了。”

    刘煜一脚踹了过去,他的分寸拿捏很好,全是哪里疼往哪里打,还不致命,野鸡的牙齿飞了多少颗出去了,疼得咧嘴都不能呲牙了,说话都漏风,刚才女人一脚踹向裆下,也不知道蛋碎了没,反正这家伙缩成一个虾米。

    “别打了。”女人说。

    “这种人渣死了,社会不是更清净了吗?”刘煜很诚实地说道。

    吓得野鸡大叫求饶,今天你真是倒了八辈子霉,第一次来昆城的雏儿这么彪悍,就连一个娘们也不腿软。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