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5章 蔡氏育女心经

    “反正我是记得你那么说的,现在就开始反悔了?”刘煜故意逗她,总算不用听念经了。

    “你……你怎么如此不可理喻呀,现在说你的学习问题,不要扯那么远!”

    蔡韵又气得胸口剧烈起伏,刘煜又饱了眼福。

    蔡姐姐预防刘煜再溜过来,说得口渴,倒了一杯水喝也降降火,刘煜叫道:“姐姐,到你家里做客,也不给我倒杯水,太没待客之道了吧。”

    蔡韵刚喝一口,听这话急怒攻心一下子全喷了出来,她这一口水咕噜咕噜还喝得很多,正中刘煜的脑门,成了名符其实的落汤鸡。

    “对不起,刘煜,我……我帮你擦。”蔡韵很抱歉,忙拿着纸巾擦,可是喷得太多,上衣都湿了,相当的狼狈,急道:“要不你去洗个澡吧,我……我不是故意的。”

    事已至此,多说无用,刘煜只好听她的话洗澡去了,刚进卫生间把湿了一半的上衣脱掉,蔡韵又突然冲了进来,只来及看到刘煜上半身就惊叫了一声,双手捂眼。

    “姐姐,你这是干什么?我都还没脱呢。”

    蔡韵偷偷从手指缝看到刘煜只是上衣没穿,纵是如此也够害羞,脸上飞起两朵红云,娇羞无限,嗔道:“你先对着墙壁背过身去。”

    现在是我被你偷看好不好,干嘛让我背过身呀,刘煜心里咕哝着,还是老实照做,余光偷看,只见蔡韵冲进去抱了一堆女孩儿私密的物件出去,暗道一声可惜。

    “好……好了,你洗吧。”

    逃也似的赶紧回到了客厅里,刘煜在里面洗澡,水声哗啦啦响。

    蔡韵坐立不安,还是第一次有异杏到家里来,而且是在洗澡,暗暗后悔自己真是晕了头,直接让刘煜离开就是了。

    怎么会鬼使神差让他洗澡了呢,他也真是,竟然就同意了。

    坐立不安,胡思乱想,这时电话突然响了,简直就跟小时候干坏事就抓个正着似的,踩到尾巴一般跳了起来,抓了两个才把手机抓了起来,一看来电是妈妈,整个人都软倒在沙发上,慌乱地接通了电话。

    “妈……妈,你怎……怎么现在给我打电话啊。”

    “韵儿,你声音怎么还发抖呀,在干什么?”严厉的女人声音传来,透着古板和严肃,自然就是顾妈妈了。

    “没……没什么,我刚到操场上跑了几圈步。”毫无撒谎的经验,她心虚得很,幸亏顾妈妈没继续纠缠这个问题,转而问些生活的日常。

    “韵儿,秋天到了,天气转凉,早晚温度低,一定要多加衣服,吃饭不能随意,你身子寒冷饮不能吃……”

    事无巨细都说了一遍,如果刘煜听到肯定就不会觉得蔡姐姐的碎碎念有多可怕了,这才是完整版唐僧念紧箍咒,蔡韵很习惯地认真倾听,不时地点头“嗯,嗯,好的妈妈,我知道”之类的,这就足足讲了差不多二十分钟。

    蔡韵根本就是心不定,刘煜还在屋里洗澡呢,跟妈妈打电话就跟做贼似,说:“妈妈,没有其他事,我就先把电话挂啦。”

    “你这孩子,急什么呀,妈还没说完呢。”

    “哦,妈,您说!”母子间的对话也透着客气,当真是范本一样。

    “然然,你也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啦,之前呢,爸爸妈妈一直不允许你谈朋友就是觉得不稳定,每年有多少大学生因为毕业各奔前程一分两散,现在不一样了,你可以试着跟男孩子多接触看看,谈3到5年的恋爱结婚最好,感情稳定,年龄也最适合生育,爸妈现在正式允许你跟男孩子接触。”

    说起这个问题,蔡韵很是害羞,之前父母对男女大防一直严苛,也不是一下子说放开就放开,撒娇道:“妈,我还想多奋斗几年事业呢,感情的事先放放再说吧。”

    “你这孩子怎么回事,人生一世,既不能冲动埋下祸根,也不用蹉跎芳华,最关键是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同一届分配的学校的男同事有没有不错的小伙子?”

    “没有!”蔡韵斩钉截铁地说道。

    “那前几年进来的呢?”

    “也没有!”

    “说的什么傻话,难不成你们学校的男老师都是香饽饽呀,一个单身都没有,傻丫头,跟妈妈还那么害羞,总之,如果你遇到有进一步接触的男生,要跟爸爸妈妈第一时间说!”

    “妈,我现在还不想谈恋爱。”

    “也没让你急着谈,爸妈昨天讨论了一天,一致觉得你到了恋爱的年纪,有必要跟你好好谈论一下,把一些经验传授给你,男孩子,家世人品要信得过,知根知底,女孩子才不会吃亏,懂不懂?女孩子一定要把第一次留到结婚的时候,否则将来会不幸福,现在的社会风气很坏……”

    蔡韵出生在保守的书香门第,父母都很有规矩,做事一板一眼。

    “知道啦,妈,我先挂啦。”

    就在这时,厕所那边传来中气十足的男人声音,问:“姐姐,有没有印巾呀?”

    声音清晰地透过电话传到了蔡妈妈的耳朵里,顿时脑袋就嗡的一下炸开了。

    “这是谁的声音?”蔡妈妈的声音陡然就是高八度,急速升高的声音尖锐的波峰刺的蔡韵耳朵嗡嗡,脑袋更是一片空白,简直就跟偷汉子被抓一样,到底是纯洁如一张白纸、传统的女孩子。

    “在你宿舍里?还在洗澡?韵儿,到底怎么回事?你到庆州一中教书才多久,怎么就……怎么就如此不知廉耻。”蔡妈妈情绪很激动。

    “是……是隔壁传来的声音,我……我宿舍里就我一个呀。”蔡韵的冷汗瞬间就布满了额头,脸上火辣辣的滚烫。

    如果不是刘煜真是她房间里,听了妈妈这样的训斥不大哭一场才怪呢,就是如此泪珠子也在眼眶里滚动,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如此机智地编了这么一个瞎话。

    蔡妈妈也是一时急昏了头,自己的女儿从小管教严厉,心中还是十分信任,主要是被冲击到,这时冷静下来一想也觉得不可能,语气柔和了些。

    刘煜等在浴室,开了开嗓子,又要叫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