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2章 P眼主任

    刘煜睁开眼睛这才注意到,监考老师是品研。

    这厮是教导主任,初一听名字很好听,很有品味,确是同学们都厌恶的对象,背地里老师们也都说他是庆州一中的大毒瘤,无奈人家上头有人,连校长也动不了他,被他整治的同学可不少,威胁不少家长给他送礼,同学们私下都叫他“***。”

    见刘煜看她,品研严厉地说道:“成绩不好,至少态度要端正,你看看其他同学都很认真地答题了,你闭着眼睛干什么?”

    “品主任,您好歹也是教导主任,怎滴……啧……喜欢养狗吗?”

    品研眉头皱得很紧,心里大骂,老子容易么,还不是为了买一套打点折扣的新房,这些年想进心思多捞点钱,就为了全款买房,结果特么房价一天天涨上天,家长们送礼的费用却增加那么慢。

    他斜着眼看着刘煜,不屑地说道:“好好答题,别想着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玩出什么幺蛾子。”

    说完他就搬着凳子坐在了刘煜的侧后方,目光炯炯地看着他,眼珠子几乎是一动不动,刘煜微微摇了摇头,嘴角微歪差点笑了出来,心道***可真是够可以,盯贼也没这么严吧。

    刘煜索杏直接趴在桌子上假装睡觉,实则是在系统里弄作文。

    嘿,你不是盯防我吗?那你就看着吧。

    品研瞪大眼睛看着。

    刘煜准备上来就写作文,高中作文还是很容易写,如果不是为了保证分数,刘煜不介意也写上一篇近年来比较流行的零分作文吐槽一下,刚才翻看了一眼材料作文,说的是听取别人的意见和相信自己,显然又是一种鸡和蛋的命题作文,破题的套路都是非常容易,肯定是辩证看喽,既要相信自己避免刚愎自用,又要听取别人的意见却要避免无主见。

    议论文是很稳妥的写法,但是得不到高分,想有所突破得到50分甚至更高,就得会装逼,写一篇似是而非的记叙文,最好用半古文写作就更吊渣天,昨天在教室从头翻到尾高中阶段的古文可谓是烂熟于胸,刘煜想着可以利用哪一篇文章编写一个切题的相关故事,那高分就毫无悬念了。

    李白?这丫太自负,肯定是不会听取别人的意见,切题倒也可以,不过很容易被老师评定为低分,那就太冤枉了,谏太宗十思疏倒也适合,貌似在相信自己这里没有体现,再想想,思维急转,终于,有啦!

    刘煜突然就坐了起来,吓得品研一小跳,连忙打起精神来盯着,绝对不给刘煜一丝一毫的机会,刘煜才不理会他呢,只是这个老烟枪身上的味道实在让人受不了,捂着鼻子奋笔疾书,这个作文题目写:邹忌讽齐王纳谏再合适不过,借助一点现代思维语言重新解读,再用半白话书写。

    思考周密,再加上文思如尿崩,刘煜几乎没停笔就洋洋洒洒写了一长篇,作文纸的方格子满满登登,搞定了这最不确定的作文题,剩下的客观题就简单了,什么拼音啊、成语、病句,看一遍读一遍就选,妈蛋,管他对错呢,背诵记忆再给写上,整个过程仅仅五十分钟就全部完成,没有一点点多余的思考。

    品研很多年都是抓教学工作,对具体科目早就一知半解,见刘煜在那儿唰唰唰写个不停,嗤之以鼻,看你能搞出什么花样!

    总共八十分钟,题目读完就写,思考都免了,检查不是更蛋疼了吗?需要检查的题目就是拿不准的题目,既然拿不准,检查多少次也是无用,而且第一次蒙对的概率更大。

    直接站起来走人,品研也一下子跟着站了起来,喝道:“刘煜,你去哪儿?考试期间禁止出去,上厕所必须申请,我亲自陪你去,看着你尿!”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刘煜要耍花样了。

    “不交卷不能出教室!”

    陆询帮他拿到了92折的折扣,必须卖力!说不定总价还能便宜点,那可都是真金白银的钱。

    而且,陆询说这小子会作弊,那一定错不了。

    刘煜差点骂娘了,你特么又不是老玻璃,看着我,我能尿的出来吗?

    这么多年读书,这么多次考试,即使考不好,刘煜都未想过作弊,不论面对何种境遇,他的内心其实也骄傲,决不允许自己走到那一步。

    品研脸色难看地喝道:“我不得不提醒你,现在考试刚过去一大半时间,如果你交卷,就不能再回考场,也不能再继续作答!”

    都在咬着鼻头苦思冥想的其他考生看到刘煜要交卷了,不由得停下来看了看他,心里大多不忿道:“真是够装逼的,以前哪次考试不是跟我们坐一起?现在提前交卷,只怕到时候分数更难看。”

    大都撇撇嘴然后继续自己的答题了,反复读着文章一遍遍试图理解其深意写上所谓正确的答案!

    刘煜心道,语文考试最要不得就是思考,对一篇文章的理解本来就是多样,想来想去也没有卵用,只会把自己的脑袋搞晕,写出更糟糕的答案,第一遍的感受一般最接近标准答案。

    直接把试卷一拍,笑嘻嘻道:“检查个屁啊,我确定交卷,真怕累到你,对我这么照顾。”

    交完扬长而去。

    品研把他的试卷直接折好放在档案袋里,怡然自得,低声跟另一位监考老师说道:“甭管这小子搞什么鬼,我们收了他的试卷就绝不再拿出来,他也只能是无计可施了。”

    另一位监考点了点头,低声附和道:“品主任说得对,就该如此,一个学生不好好学习,其他路途毕竟是旁门左道。”

    刘煜其实也没提前多久,出来到体育场转悠一圈,回来就看到了张静和孙尚湘从第一考场出来。

    张静没资格进入第一考场,她是去找孙尚湘,随便在第一考场露个脸混个脸熟,她对优秀的男同学有一股天然的亲近感。

    张静心情很不错,笑着问道:“刘煜,你考得怎么样?有没有信心进入年级前三十名?”

    “还凑合吧,想来接下来的三门课正常发挥该是没问题。”刘煜随意地说道,却不想一旁的孙尚湘脸上一红,啐了一口。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