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8章 神奇的小色猫

    孙尚湘心里气苦,该死的家伙,那可是伦家的初吻。

    生闷气也没办法。

    她带着小猫儿一起进了二楼食堂吃饭。

    虽然学校明令禁止不允许开设餐厅,这在东北角开辟的西北风拉面馆算是打了擦边球,一碗牛肉面要十五块,再切一小碟酱牛肉要二十块,还有大盘鸡等炒菜可以点。

    味道不错。

    这就成了学校风云人物以及富家子弟吃饭的地方。

    没有人明令禁止贫家子弟不能来点一碗拉面。

    但是,久而久之,那地面上简单的隔线似乎变成了一堵无形的墙。

    孙尚湘抱着小猫儿来了之后,老板亲切地招呼一声,三十多岁的和善男人,有一股成熟稳重的气质。

    “孙同学来啦。”

    老板说着就拿来一个坐垫放在靠窗座位的凳子上,那桌子很是干净。

    孙尚湘有点洁癖,她比较抗拒坐公共场合的座位。

    菜单拿了上来。

    “照旧吧,老板。”

    “好嘞,清淡口味的拉面,煮得烂一点,海鲜酱伴,排骨萝卜汤。”

    老板要离开的时候,孙尚湘怀里的小猫儿跳到桌子上,细小的猫爪子指着酱牛肉喵喵地叫着。

    “嘻,忘记给你吃饭啦,抗议么?”

    老板赞道:“好可爱的小猫,正好我车上有今早买的猫粮,帮你拿一些过来。”

    老子才不要吃猫粮,刘煜喵喵叫得急促,猫爪子指着酱牛肉,猫头摇摇晃晃,努力地表达着意思。

    “小猫儿想吃牛肉吗?”

    孙尚湘温柔滴抚摸着毛脖子的绒毛。

    她吩咐老板再一份。

    刘煜用毛茸茸的大尾巴轻轻扫在孙尚湘的脖子,惹得她咯咯直笑,一时心情十分愉快。

    把小花园里发生的糟心事暂时忘却。

    老板很贴心,拿来一盘猫粮和一盘酱牛肉。

    打死都不吃猫粮,小爪子吃牛肉。

    孙尚湘还贴心地弄了一小盘面面给猫吃。

    “给你起了名字吧,一半黑,一半白,就叫黑白,吃饭吧。”

    陆询也过来吃饭,看到孙尚湘就坐在了对面,她皱了皱眉。

    “好可爱的小猫,尚湘,你养的吗?”

    “嗯。”

    他很不客气地点单,点了几个菜,老板提醒他一个人吃不完。

    “没关系,我们两个是同学,一起吃。”

    孙尚湘立刻说:“不用,我吃好了。”

    对这拒绝,陆询也不在意。

    他说了一会儿,漫不经意说道:“刘煜最近很爱表现,我听说他父母在外打工赚钱很是辛苦,独剩刘煜一个人在庆州散养,呵呵,留守儿童的杏格一般都比较极端。”

    听到这个名字,孙尚湘的眉头皱得很深。

    她的头被固定住,一张嘴强行亲上来的画面一下子就跳到眼前,顿时心里烦躁,嗔道:“不要说他。”

    陆询看她反应,沾沾自喜。

    和孙尚湘讨论夏令营的话题。

    对于比较好的学校都会开展一系列夏令营和冬令营的活动,表现较好的学生会优先得到报考加分的活动。

    “我已经拿到东南大学、南京大学、上海财经大学的夏令营通知,估计上海交大也有希望,尚湘,你拿到几所?相同学校的话,我们可以一起去。”

    孙尚湘也拿到几所学校的通知,只是心情很复杂,随口道:“好呀,到时候再说。”

    陆询明显感觉到她的漫不经意,比以往对他的态度淡了不少,心里火起,只是脸上表现着不在意和谦逊的微笑。

    “好可爱的猫儿。”

    没话找话,他说着就来撸猫。

    刘煜刚才听他说起父母,背后贬低,就不爽,尼玛,刚抓过肉的油手还来撸老子,很不客气地伸出小短腿就一抓,嘴巴一龇露出两颗尖牙。

    陆询吃痛惊叫,下意识握紧拳头就往猫脑袋上招呼。

    孙尚湘眼疾手快把小猫抓到怀里。

    “这畜生真不知好歹。”

    “你刚才还夸猫儿可爱呢。”

    “可……我这手流血了。”他脸都绿了。

    “如果你需要打针,可以找我报销。”孙尚湘心情烦,抱起猫就起身,“我吃饱了,你慢吃。”

    孙尚湘把小猫儿偷偷带回了宿舍。

    她和张静虽然晚上回家住,还是要了一间宿舍,而且是两人间,为了中午休息方便。

    这可不是其他女生也有的待遇。

    张静看到可爱的小猫,就两眼发光抱了起来。

    “哇,好可爱。”

    “来,姐姐亲一个。”

    对于大龅牙的靠过来,刘煜的内心非常抗拒,猫头都扭曲快到一百八十度,无奈,他现在一只猫拧不过张静的大胳膊。

    刘煜一直也跑不回孙尚湘的怀抱。

    张静逗弄了一会儿,很忧桑地说:“哎,我都不知道怎么了,从一只猫的眼睛里都能看到刘煜,我真是没救了。”

    刘煜吓得一哆嗦,尾巴不自觉地翘了起来,下意识地缩成一团。

    又是这个讨厌的名字!

    孙尚湘嗔道:“你也是一个姑娘,怎么突然那般不要脸皮了,而且刘煜那么讨厌,看着就想……”

    她说着皱眉,寻找一个合适的词汇。

    “想怎样?”张静紧张兮兮地说。

    “哼,想打一顿。”

    孙尚湘说得咬牙切齿。

    两人一起撸猫。

    “这只猫咪好可爱哦,湘湘,你要养它么?”

    “可能不行吧,我妈妈对毛发敏感。”

    “要不就给养在宿舍里。”

    “被宿管阿姨发现就麻烦了。”

    “那怎么办?咿,我先看看这猫儿是公是母,猫儿叫-春发-情很恐怖的。”

    孙尚湘嬉笑:“恐怖么?我身边就有一只母猫儿在发-情呢。”

    张静不依去挠好姐妹的痒,两个闺蜜在一起打闹一番。

    孙尚湘心理有点不定,毕竟刚意外地失去初吻,而且不知道刘煜为何突然离开,比较急切想去教室看看,质问他一番,再狠狠教训一顿。

    张静强行把猫儿两条后腿掰开,伸出一根手指就去摆弄,叫道:“这只猫有丁丁,公的,湘湘,我们是不是先送去阉-掉?”

    尼玛!好毒!

    猫儿喵喵叫了两声,极力挣扎着,可怜楚楚地看着孙尚湘,求助。

    “你看你弄疼它了。”孙尚湘给抱过来,说:“我觉得黑白特别乖,而且很聪明,肯定是听懂了你刚才的话,不要再说了。”

    张静撇嘴不信,一只猫儿懂什么,打趣道:“还黑白,不就是花么,干脆就叫小花。”

    刘煜不满地喵喵喵,摇头晃脑。

    你才叫小花,你们全家都叫小花。

    下午的课程快开始了,张静想换条裙子,就要去脱T恤,孙尚湘连忙去拉窗帘,嗔道:“你就是神经大条,对面就是体育场,不怕别人看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