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7章 谁被套路了

    好,我测验,我验死你!

    赵文是真怒了,我考试狂魔不考试,你当我是Hello-kitty呢。

    哼,他嘴角上扬,露出一股狡黠的弧度,看到蔡韵笔直地坐在那儿,修长的脖颈,盘起的长发,脖颈上还有几根调皮的乱出来的绒毛发,空气中还有一股淡淡的女孩子幽香,就一股烦躁。

    他笑着说:“蔡老师,我觉得你的教育观特别对,给学生以信任和信心,才可能创造奇迹。”

    蔡韵皱了皱眉,虽然她不韵世事很是单纯,却不妨碍她有一颗洞穿人心的眼睛,她不信赵文会突然转变,他那脸上也不是诚恳的表情。

    “谢谢赵老师的肯定。”

    “蔡老师觉得刘煜进步了吗?”

    “是的,我相信。”

    “我准备出份测试……蔡老师可敢把你的信任加在刘煜身上?”

    赵文一步步套路她。

    其实蔡韵知道是套路,她一点不傻,而且还很聪明,可她还是同意了。

    上课的铃声响了,赵文满脸堆着笑容,十分开心,期中考试,刘煜的数学是83分,那还是试题很简单的情况下,这一次他只要出一份巨难的试卷,哼哼,那结果太好看了。

    上课时,赵文都是一脸迷之笑容。

    憋了半节课,还是没忍住。

    他笑道:“老师我教书四年多来,第一次被学生举报。”

    这话题成功吸引了班级同学的注意。

    尼玛,谁要听课?谁不爱听八卦。

    尤其是学生的生活那么无聊,举报这两个词直接点燃的学生们的肾上腺。

    “同学们猜猜我被举报了什么事?”赵文摆摆手,直接说:“本人作风正派,绝对没有什么龌蹉之行为。”

    “这名同学举报我,我不仅不生气,反而很高兴,真的高兴。”

    大家听得云里雾里,都觉得赵老师在说反话。

    纷纷猜测谁举报了老师。

    张静笑声道:“肯定是说赵老师上课太烂,太好了,校长可以给我们换个老师么?”

    孙尚湘家里是干部,耳濡目染懂得多,没说话,在纸上写了三个字:不可能。

    夏奎正在纸上勾画,只见是一条弧度很大的抛物线,旁边还有一条,结合着看,隐隐是某种漫画中常出现的轮廓。

    这小子都是提前画好脚本,回家上颜色,一听也来了劲,推了推酒瓶底子厚的眼镜,后面的小眼睛冒着巨八卦的火焰,说:“煜哥,这是哪位壮士呀。”

    赵文突然提高了音量说道:“这位同学竟然举报我不考试,不给大家出测验做,为此事,校长还亲自给我打电话。”

    我擦!

    目瞪口呆。

    夏奎骂道:“艹,这哪个孙子呀,想考试都想疯了。”

    刘煜摸了摸鼻子,道:“你刚才不还说壮士?”

    “那考试就是不爽。”

    “妹的,你数学那么烂,考不考试干你屁事。”

    夏奎歪头想了想,道:“还真是,哥们儿都想退学专职搞创作了,就怕被母上打死,她一直看不起我们二次元世界。”

    刘煜心道,还是把你打死吧。

    孙尚湘竟忍俊不禁地笑了出来,还不由自主地回头看了刘煜一眼。

    弄得刘煜有点心虚。

    赵文很高兴:“于是乎,我决定满足这位同学的愿望,为此,我还跟蔡老师打了赌,看看这位同学到底有没有进步。”

    不就是考试吗?搞出这么多事。

    刘煜很不爽,突然问道:“不知赵老师和蔡老师打了什么赌?”

    赵文深深地看着刘煜,眉毛一跳,那是喜悦的音符,道:“至于什么内容,就不告诉你们了。”

    这无疑是重磅新闻。

    下课之后,学生们还在热聊这件事。

    孙尚湘转过头来,问:“刘煜,你觉得是谁举报赵老师?”

    “不感兴趣。”

    刘煜硬邦邦地回答,埋头看书。

    张静也转过来,道:“感觉这家伙就是猴子派来的逗比,不过,敢举报赵老师,还真是酷。”

    刘煜一直想找蔡老师问问,到底跟赵文打了什么赌,办公室门口溜了两次也没看到她。

    下午第一节课之后。

    陆询走过来,跟孙尚湘和张静打了个招呼,大声道:“刘煜,赵老师喊你去考试了。”

    这一声等于告诉其他同学,赵文上课时讲的举报者就是刘煜。

    孙尚湘眸子闪动,抿着嘴唇,她其实猜到可能是刘煜,就是不敢确定,此时,她想着,刘煜,千万别怂,特立独行总比庸庸碌碌好,千万别否认或解释。

    张静的反应慢了半拍,“阿”的一声,那大龅牙伸出嘴巴5厘米远了快,下一个动作就是捂嘴。

    夏奎慢了十几拍,不解道:“煜哥,赵老师怎么单独喊你考试呀。”

    刘煜站起来,慢条斯理道:“那是因为老子举报的他。”

    声音不大不小,全班大部分同学都听到了。

    “考个试而已,你们怕个吊啊,切。”

    他说完潇洒而去。

    陆询说道:“举报乃是小人之举,刘煜就是心理阴暗,自己不在乎成绩,还给其他同学制造紧张情绪。”

    孙尚湘目光流转,道:“男生就该有个杏,敢做敢当,我觉得举报不考试没什么。”

    夏奎啧啧嘴,有点牙疼,说道:“我就想知道打了什么赌,到底谁赢谁输。”

    张静马上附和:“我也想知道。”

    其他同学一听,随即也是一脸八卦。

    陆询看了一眼这些人,心道,垃圾果然是垃圾,这些渣子学习不行,连点原则都没有,刘煜想让你们多一次考试,拜托骂个几句,摆正一下态度好么。

    他还是说:“据我所知,应该是刘煜是否能够取得突飞猛进的进步,他上一次数学考试是83分,没有及格。”

    班级里同学们心都不定。

    仿佛刘煜走了,也把他们的心带走。

    办公室旁边还有一个小房间,里面有两张桌子,那是老师们的小餐厅,有一段时间学校提倡老师们与学生同行,吃饭也不离开教学楼,只不过实行了两个月,怨声载道,就废止了。

    小餐厅也没了用处。

    蔡韵和赵文都在里面。

    刘煜进来就问两人打赌的情况。

    她微笑着,柔声说:“刘煜,这跟你无关,不过是我和赵老师的小游戏。”

    “那到底是什么?”

    赵文笑道:“告诉你也无妨。”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