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1章 不可能慌得一比

    中午放学时同学们都去吃饭,刘煜也是百米冲刺跑出去。

    孙尚湘跟着后面喊道:“站住!”

    她憋了一节课准备放学就让刘煜解题呢。

    两人一前一后冲出教室,直往教学楼下面去。

    看得同学们一愣一愣。

    张静瞄了眼夏奎,询问:“什么情况?”

    夏奎耸耸肩,挤眉弄眼,“不造呀。”

    两人一路跑到教学楼左前方一片小树林,都是气喘吁吁。

    “孙尚湘,你追我干什么?”

    “你跑什么?”

    两人呼呼大口喘息。

    刘煜心道,这娘们还真难缠,得想个法子吓唬吓唬。

    “嘿,孤男寡女共处密林,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刘煜脸上露出邪笑来,反过来靠近她。

    “干什么?”

    她不自觉抱着胸口,警觉杏很高。

    “怎么不穿裙子了?”

    “要你管。”

    孙尚湘不自觉退了两步。

    一路追来,这才发现此处隐蔽。

    刘煜邪邪地笑着,“有句话,憋在我心里很久了。”

    孙尚湘又往后退,忽而觉得好逊,喝道:“你有话说话,不要靠过来。”

    哈哈,好玩。

    “其实……”刘煜玩味地说,“你不穿裙子是对的,真不适合你,小腿赘肉多,不直,那会直接暴露你的缺点。”

    “你……个王。”

    后面两个八蛋绝对是硬生生吞下去。

    孙尚湘知道被耍,气得抓狂

    刘煜嘿嘿笑着。

    孙尚湘一口气发不出,憋了好一会,恶狠狠瞪了一眼,转头就走,这一被气到,都忘记她自己为何追上来。

    女孩子就是感杏。

    反过来变成刘煜跟着她后面走。

    到了大路上,同学们很多往食堂去,孙尚湘一出现就吸引了很多的目光,小男生挤眉弄眼地偷看。

    “嗨,孙尚湘。”刘煜突然喊道,看她那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就觉得很有趣。

    “你叫我什么事?”

    “你是不是喜欢陆询?要不你怎么有事没事就找人家问问题呢。”

    “才不是呢。”孙尚湘银牙紧咬,“管你屁事。”

    装淑女也有装不下去的时候。

    “我就说嘛,陆询长得一副猥琐样,脸比马长,还丑,头发像卷毛珍珠马,瞎了眼也看不上这种人。”刘煜啧啧道,“你要不是想追人家,那就是太多题目不会做,你上课干什么去了?不专心听讲乱看啥。”

    孙尚湘那个气呀。

    你一个垃圾差生,学渣,有什么资格说我班级前三的优等生,刘煜,你要脸不?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你这么不要face呢。

    刘煜心想,不错,不错,再怼怼你,好感度还能提高点。

    孙尚湘作势就要追打刘煜,白嫩嫩的小拳头都握紧举起来,事到一半,竟然平复了情绪。

    哎呦喂,这妹子情商真高,大庭广众之下,情绪管理能力真强。

    “哼,跟你这种人生气划不来,你就是想故意气我。”

    “就是呀,我喜欢你,想以此吸引你的注意力。”

    刘煜笑哈哈地说,嬉皮笑脸。

    这可是跟美女打闹,换做以前,刘煜绝对不会,没那么胆气,也没那么心情,就跟此刻四周的男生一样,向刘煜投来艳羡的目光。

    哔,系统提示,开启第二技能,崇拜收集转化,啧啧,不错呀,刘煜当下就细细去查看,一时全然不再理会孙尚湘和其他人。

    到了食堂,孙尚湘往楼上去。

    刘煜没跟着去一楼。

    她顿时就气鼓鼓,刚才瞄了几眼发现刘煜真没在看她就不高兴了,怒道:“刘煜,你给我站住。”

    “干啥?”

    “你好像最近变得不一样了。”

    孙尚湘很认真地看着他说道。

    大户人家出来就是不一样,她老爸是机关单位的领导,善于搞好各方面关系,孙尚湘也得到真传,遇到问题,首先就是冷静然后化解。

    “其实,我有一个秘密,藏在心里很久了。”

    “什么?”

    女孩子都八卦。

    “其实,我这个人很低调。”

    “低调得都让人注意不到。”孙尚湘忍不住损一句。

    “其实,高中知识对我来说就是小儿科,跟你们竞争太没挑战,跟大学生跑到幼儿园一样,你知道我每次考试都保持及格分有多难吗?其实,考第一名对我来说如探囊取物。”

    “你……真的假的?”孙尚湘听得一愣一愣。

    “算了,跟你这种班级前三就沾沾自喜的low渣,说不到一块去。”刘煜潇洒而去。

    孙尚湘愣那儿好一会儿,跟听个故事一样。

    刘煜刚才说那番话太淡定了,根本不像一丝一毫的谎话。

    她突然想起来,哎呀,我追上他,明明就是质问他会不会那道题,被一气全然忘掉,还听他说了那么多屁话。

    刘煜吃饭的时候遇到夏奎,他端了饭菜坐了过来,推了推酒瓶底厚的眼睛,低声道:“煜哥,班花追你屁股跑,我太崇拜你了。”

    这家伙说着,小眼睛透露着满满的猥琐。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瞎聊。

    神识中系统提示:获得夏奎20点崇拜,得到随机礼包,是否打开?

    还是第一次获得崇拜,刘煜迫不及待打开,哗啦啦光华闪动,竟是两张解题卡,一张是2级解题卡,一张是3级全科解题卡,备注说明2级卡对应2级解题,3级卡对应3级解题。

    刘煜目前最强的数学也只有2级,3级岂不是达到省级竞赛水准。

    啧,爽。

    孙尚湘那小娘皮追我不就是让我解题么,下午,哥就解给你看看,镇不死你。

    下午。

    进教室的时候,孙尚湘还特意看了刘煜一眼,只见他正在看书,一副其他人和事都与我无关的高手风范。

    她转过身来,眼中满是不屑,问道:“低调的学神,这道题怎么做?”

    就是夏奎请教她,陆询又过来讨论的那题。

    刘煜哪里会做,不过有了解题卡,不可能慌得一比,而是神秘一笑,道:“看到一个题挺有趣,说给你听听。”

    “啥题?跟这题有关吗?”孙尚湘的警惕不是一般高。

    “两辆火车在同一轨道上相向而行,速度都是45km/s,当它们相距90km时,一只燕子以150km/h的速度从一辆车头向另一辆车头飞去,如果燕子每次折返时都不减速,就这样继续在两车头之间来回飞,当两车头相遇时,这只燕子一共飞行了多少路程?”

    略一思考,孙尚湘道:“这个过程很复杂,燕子的速度更快,理论上会飞行无限次,需要求解通用方程求极限和。”

    刘煜摇了摇头,显得很是失望。

    张静也好奇转过头来看,不明白孙尚湘的举动。

    “这题目用极限确实也能做出来,不过你可以换一个思维,不管燕子怎么飞,在两列火车相撞之前肯定一直在匀速飞,既然如此,求一下飞行时间不是很简单嘛。”

    一拍脑袋,孙尚湘叫道:“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两列火车一个小时以后撞上,燕子就飞行了150km,多简单一题啊。”

    张静一拍刘煜的手臂,道:“哪看来的题目,不错呀。”

    孙尚湘陷入沉思。

    很快,她脸上一喜,在稿纸上列写方程,道:“这道题目不用分析其中的任何过程,只需要知道开始状态和结束状态,求出时间常量,能量守恒即可,完全不用考虑动量变化过程。”

    我擦!刘煜也很意外,心道学霸到底是学霸,举一反三,触类旁通,其实我就是看到个题目装个逼,就是感觉两题有点类似,糊弄孙尚湘几句,再用解题卡得到的结果装个逼。

    长久的思索,孙尚湘一下子豁然开朗,看刘煜的眼神微微有点变化,说出了一句让张静惊掉下巴的话。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