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9章 好感度提升了

    本来座位移过来,刘煜就在孙尚湘后面,一不小心距离就在10cm附近,这还得了,赶紧跟夏奎换一下,对角也比前后位强。

    “我得离某个扫把星远点。”

    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让孙尚湘听到,气得小妮子银牙紧咬,冷哼一声。

    张静倒差点笑出来,以前怎么没发现刘煜这么逗,忍不住张大嘴巴,说道:“刘煜,那我们以后就是前后位,多多关照。”

    她的牙齿有点龅,嘴巴张那么大有点吓人。

    你对我的好感度也是-2,好嘛?

    刘煜摆了摆手,认真道:“咱俩也保持点距离。”

    上课简直如坐针毡,MMP,现在搞不来灵力没法直接学习,按照双修学习理论,跟好感度越高的女生一起学习,且女生成绩越好,效果就越好。

    而跟好感度差的女生距离越近,学习效果就越差。

    刘煜心烦气躁,一下课就赶紧跑出教室,简直一分钟都不愿意靠近孙尚湘。

    晚自习,陆询来了之后,眼神好几次停留在刘煜和夏奎身上,微微皱了皱眉,有男生靠近孙尚湘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第二天。

    孙尚湘穿了连衣裙,不过裙摆不长,膝盖都没盖住,自习看还穿了肉色丝袜,上面就更劲爆,胸口开得有点大,这裙子束腰,显得上围更是磅礴,而且有沟。

    有沟必火,更何况是高中班级里。

    那回头率高得吓死人。

    一向淡定学习的学霸陆询都忍不住瞄了好几眼。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刘煜感觉孙尚湘换了裙子之后总有若有若无地侧着身,似乎让某些部位看得更加明显,可把夏奎害惨了,这小子很不争气地流了鼻血,哗啦啦不要命的往下流。

    “兄弟,你至于吗?”

    夏奎摸了一把血,小声道:“好奶,好奶。”

    很意外地,第一节课,刘煜的学习效果稍微好了点。

    哔,系统检测一下显示孙尚湘的好感度竟然变成了-7,什么情况?

    这么怼她,没恶化,竟然还减弱,从-8到-7。

    我擦,难道她是那啥S和M的调儿,不走寻常路。

    刘煜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中。

    好感度还是太差,刘煜一下课就跑了出去,趁他站阳台的时候,孙尚湘故意走到他旁边,举起一只胳膊撩了撩头发。

    骚气得不行,辐射范围巨广,祸害了不少男孩子的小心肝哦。

    “什么这么臭?孙尚湘,你有狐臭。”

    尼玛,美女也是会骂人好嘛。

    孙尚湘想打人,刘煜,你眼瞎,鼻子也聋,本姑娘身上多香。

    刘煜压低声音道:“我知道一家除狐臭的医院可以介绍给你,打8折。”

    没等孙尚湘爆发呢,刘煜嘘了一下,道:“你是不是有点热,呼吸这么急?”

    “从来没见过比你还讨厌的男生,刘煜,你真可恶。”

    女神那是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发脾气,形象很重要。

    孙尚湘很生气。

    果然,好感度并没有变得更差,刘煜心中大乐,看来找对了方向。

    回了教室之后,夏奎神神秘秘耳语说:“哥们,我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

    “什么?”

    “我觉得我走狗屎运了。”

    “什么?”刘煜更惊。

    “孙尚湘上课时总拿着小镜子偷偷看我,她肯定是被我的才华折服,崇拜我,喜欢我,想插我这一坨狗屎。”

    表述还真是到位。

    还真是敢想。

    刘煜检测了一下,孙尚湘对夏奎的好感度是-8,我擦,看来这妹子对任何男生都是厌恶,只有陆询稍稍好点,该不会取向有问题吧。

    如此一来,刘煜心情突然就好了很多。

    夏奎小眼睛一直盯着刘煜,希望从他这里得到肯定答复。

    刘煜摸了摸他的额头,真诚说道:“兄弟,你很有才华。”

    “那是,试问全校三千多男生,哪一个像我一样自力更生,稿费多得还能养家呢。”夏奎沾沾自喜,小心肝扑通扑通乱跳,偷看孙尚湘的某个部位,很不争气地石更。

    “但是,你刚才所说的情节只发生在漫画中,我觉得你可以在作品中创造出来。”

    夏奎听到“但是”原本有些沮丧,一听后面顿时眼前一亮,立刻投入到创作中。

    每天晚上三节晚自习结束,还有不少同学留下来继续看书,而铃声一结束,刘煜就走了。

    乡镇过来的同学们大部分都住学校宿舍,本市的学生一般都住在家里。

    以前,即便回到家里也有一股无形的压力不得放松,想学习吧,又没效率,不学吧,玩也不爽快,会产生极大的罪恶感,又浪费了太多的学习时间。

    真是一个如履薄冰,对未来充满迷茫,期待赶紧高考彻底解放,又害怕考不好复读的恐惧。

    倒好了温水,刘煜舒舒服服地把脚泡在里面,开了一把王者农药,选了鲁班七号,激昂的音乐声让他很是兴奋,开局就潜伏在下路第一个防御塔的草丛里,观察敌方蓝buff情况,就在对方典韦快把蓝打死时,发了一炮过去,抢蓝成功,骚得飞起。

    对方典韦像受了刺激似的,追着刘煜打,近战,小短腿哪里是战士的对手,残血逃到塔下,对方不依不饶要越塔杀,结果刘煜扔出一个鱼雷扫射,再加上防御塔的射杀,第二次干掉典韦,对方直接发信息:“小短腿,你给我等着。”

    不断地添加热水,一直泡了半个小时,微微有些困意,这一局也打结束,赢得很是爽快,击杀18次,被杀3次,助攻13次,经济16384,得分12.3,成功拿到MVP。

    看了看时间也十点半了,擦脚躺床上,关灯睡觉。

    都不知道多久没有这种悠闲的心境喽。

    这一觉刘煜睡得很香甜,睡了八个小时以上,对于常年缺觉、压力巨大容易失眠的高中生来说真是神清气爽。

    庆州一中旁边就是花木基地,种植了大量的树苗和各种花草,简直就是一个天然的氧吧,醒来的时候,初夏还有些凉意,呼吸着清新甚至香甜的空气,与大城市的忙忙碌碌拥挤不堪完全不同。

    刘煜的兴致很高,在花木基地的田间慢跑,不时会有野猫或者其他的小动物在树丛里发出一点动静,高点的小树上,几只鸟儿在快乐地鸣叫着。

    深深地吸了口气,大爽啊!放下学习的压力之后,看世界的角度都不同了,竟然从未在乡间跑步过,这是多么大的罪过啊!

    若是平时早上,起床还不得赶紧拿英语或者语文过来背诵,至于休息日,那还不是睡到大中午。

    跑得微微出汗,刘煜这才往学校去。

    刘煜到学校的时候也才七点半,学校里面到处都是穿行的学生,大多忙忙碌碌,有着别样的朝气,却愁眉不展,被繁重学业和父母期许压得喘不过气。

    小花园中,很多学生拿着英语书在里面大声地诵读。

    原本刘煜也是这其中的一员。

    虽然不知道这么整天大声诵读到底有个什么用,但是老师一直强调多读,大家也都这么干,你若是不干,那心里的负罪感很重,就被这种理念绑架无法自拔。

    到班级的时候,全班除了他已经全部到达,夏奎看到他说道:“你今天睡过头啦,来这么晚!”说完就大声地诵读文言文。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Abandon,抛弃,舍弃,Abandon,抛弃,舍弃……Absence,不在,缺席……”

    “细胞核,细胞质,细胞中分解能量的东西叫线粒体,线粒体……”

    各种大声的诵读声混叠在一起。

    孙尚湘则在背诵着一些英语短文,偶尔想不起来的时候才低头看一眼!

    张静读一遍单词,然后在纸上写一遍。

    刘煜的目光瞄了下孙尚湘,身体向后挪了挪。

    突然,一道杀气。

    孙尚湘那一道恨恨的目光看来。

    女人就是这么奇怪,她心里有股气,刘煜越不鸟她,她越气,刘煜真要上杆子追她,绝对是横眉冷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