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3章 真的在放屁

    中午,刁蝉给自己做了一份营养中餐,然后想着晚上准备什么大餐给刘煜吃。

    难得宁静的时光。

    她的手机响了起来,那是妈妈的电话,犹豫了片刻,还是接了起来。

    “妈。”

    这几日,她都一直关机。

    那边传来很虚弱的声音,说:“小婵,你在哪儿呢?妈妈很担心你,高考期间也不敢打扰你,怕影响你发挥。”

    与她预料中劈头盖脸的责骂不同,母亲竟关心她,心下就是一软。

    “妈妈,我住在同学家里,不用担心。”

    “快点回家吧,你爸爸上次不该骂你,他知道错了,向我保证一定改正。”那边说话有气无力,中间还要停顿一下。

    “妈,你是不是不舒服?”刁蝉很是关切。

    “啊。”那边长叹一声,“老毛病了,胸闷,今早在厂里晕倒,工友送我回来休息,特别闷,喘不上气来。”

    “让爸送你去医院看看,好好检查一下。”

    “你爸上班去了,你弟弟中午饭还没吃呢,妈实在没力气爬起来,小婵,你回来吧,给你弟弟弄口吃的。”

    刁蝉顿时心急如焚,担心妈妈和弟弟,既然王云才不在家,她也没想那么多,途中买了一个面包就赶了回去。

    前屋和院子里都没有人。

    她来到后屋,轻声喊:“妈妈,弟弟呢?”

    妈妈坐在床上,目露凶光,喝骂道:“你个死丫头终于知道回来了。”

    刁蝉一看情况不对,反应也快,转头就想跑,前屋门嘭关上,王云才拦住去路。

    分明是一个陷阱。

    她暗后悔,恼悔自己为何那么蠢。

    刁蝉被逼回后屋,母亲刁美兰扭着她耳朵给拽到床上,骂道:“你一个女孩子,太不懂自爱,竟然带着一个男生回来欺负你爸,还要伤害你弟弟,那可是你亲弟弟,你到底还有没有良心?白养你十几年,白眼狼。”

    刁蝉委屈地想哭。

    一回到这个家里,她就感到一股巨大的压力。

    王云才怒骂:“太不知自爱,跟一个不三不四的男生混在一起不归家,这几天都睡在一起吧,还能考什么试。”

    他心里火气特大。

    刁蝉倔强地板着脸就是不说话。

    “我打死你。”

    刁蝉扬起脖子闭上眼睛。

    巴掌没有落下来,王云才的手停住,恨恨说:“等你想通了就去金榜培训学校上班去。”

    刁美兰也说:“小婵,金榜学校的董校长不计较,吕老师也给你说情,听吕老师说,你英语考砸,根本考不上大学,还是早点上班吧,跟那个男孩断了。”

    刁蝉就是一声不吭。

    王云才怒骂:“她就是猪油蒙了心,被那小子哄骗执迷不悟了,听不进去道理,关在家里,一个月不许出门。”

    两人把她关在房间。

    刁蝉一下午都一声不吭,一滴水不喝,也不要上厕所。

    刁美兰进来,叹了口气说:“小婵,你没那个命,女人就得认命,你爸刚死那一年,我是怎么也想不通,我也不认命,可怎么办?要活下去就得认命。”

    “妈,我这一次考得很好,我能考上大学。”

    刁蝉终于开口,眼睛泛红,声音低沉说:“以前我爸在的时候那么疼爱我,可自从来到这里,我哪里感受到一点温暖?我想要上大学,我必须去,妈,你可曾为我想过?”

    刁美兰避开女儿的目光,她的确对女儿很疏忽,平日的工作已极为繁重,每天从早忙到晚,一个月难得休息一天,仅有一点在家的时间也是照顾小儿子。

    两母女一起流泪。

    刁蝉竟然跑了。

    王云才回来之后大发雷霆,指着刁美兰就骂道:“你是不是脑袋坏掉啦,一个大活人都看不住?还是你故意放她走,让她在跟那小子混一起,混怀孕回来婵一辈子都完了。”

    被丈夫这么一骂,刁美兰心里不安,她也是很犹豫,竟被女儿跑了出去。

    “我去派出所告那小子,给抓起来。”

    刁美兰拉住他,“无凭无据,警察会信吗?”

    “吕老师不是已经帮我们打听出来那小子家在哪,走,我们去堵门,就不信找不到他。”

    ……

    到下午第三节课,刘煜就魂不守舍,特想立刻就飞回家里跟刁蝉腻歪,人说小别胜新婚,这都分开一天了,可不是小别么。

    昨天晚上的缠绵,两个人都很进入状态,刁蝉也知道回应,配合地愈发爽。

    好想逃课呀!

    不行,晚自习绝逼不能上了,回家陪我的刁蝉。

    可是李德肯定会找我麻烦,怎么办?

    放学的铃声响起,刘煜还在皱眉思索,麻痹,差生没人权,要是那些三好学生,翘课甚至都不用跟班主任打招呼,一般学生就不行。

    请病假,李老师那一关不好过,倒不如孙尚湘,她还没走。

    刘煜捂着肚子来到孙尚湘座位旁边,尽量距离远一点,说:“孙班长,我肚子疼,请个假。”

    孙尚湘是班长,正在跟同桌讨论题目,蔑了一眼刘煜,眉头微皱,哼道:“你是装病吧?”

    “真是肚子疼,可能吃坏东西,一直放臭屁,不信你闻闻。”

    噗,刘煜好不容易挤出一个小屁来。

    孙尚湘连忙捂住鼻子,拿着书本煽动,嗔道:“刘煜你真恶心,离我远点。”

    这本来就离得够远啦,刘煜捂着肚子又往后退一步。

    “我肚子好疼,快拉出来。”

    “你快滚去吧。”

    刘煜心里大喜,正要转身离开。

    孙尚湘又喊:“站住。”

    作为班长,那绝对是一双火眼金睛,就在刚才一瞬间,她注意到刘煜的眉头一扬,整个人也一扫刚才的病态。

    “班长,又怎么啦?我真憋不住要拉裤子里。”

    “刘煜,你再演。”

    “你要不信,我再放个屁给你闻闻。”

    孙尚湘连忙捂住鼻子,小下巴扬起,一脸的厌弃,太恶心了,明明就是装病,却那么恶心要放屁,怎么办?她正给同桌讲题,把纸上题目扔过来,怒道:“我不管你是真是假,你把这道题做出来我就批准。”

    我擦,拿过来一看,刘煜大喜,幸亏是数学题,其他科目还真不会,拿起笔来唰唰写起来,一捂肚子,痛苦道:“班长,我解好啦,真憋不住,我去厕所然后看医生。”

    像兔子一样飞奔而去。

    孙尚湘怒道:“跑这么快还肚子疼?不会写还请假,我非告诉李老师去……”

    话没说完,抓过纸的一角,刚才刘煜摸过的地方,她都不想碰到,这家伙太恶心了。

    拿过来一看不禁愣住,竟然写出了步骤给出了答案。

    同桌张静也好奇伸过脑袋来,叫道:“哇,真做出来啦。”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