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章 没精不打采

    刁蝉摇了摇头,微笑着甜蜜地看着他。

    进了家门,吃午餐的时候,刁蝉放开了一些,说:“我好像一下子就懂了数学,早上起床做了四套题都能考到100多,刚才高考试卷也做得不错,出来听他们说今年比去年难不少呢。”

    刘煜嘿嘿笑道:“昨晚一边做事一边给你讲解数学知识,没想到效果这么好。”

    刁蝉将信将疑,她昨晚后期就迷迷糊糊只记得零星羞人的画面,具体过程记不得。

    她抿着嘴唇,含情脉脉地偷看他。

    吃完中饭,刘煜又犯困,两只眼睛打架,刁蝉给他按摩,刘煜抓住她柔软微凉的小手,道:“我给你按吧,好好休息,考好最后一场。”

    “我感觉精神状态特别好,一点不困,你休息吧。”她的小手很温柔,想着心事儿,我是不是狐狸精或者鬼怪,昨晚把他的精气神全吸掉了,晚上煲汤好好给他补补。

    刘煜一会儿就睡着了。

    等他醒来就看到外面的天色泛着暗黑,一看钟竟然六点多,鼻子嗅到一丝香味,走出房间来到餐厅,就看到刁蝉系着围裙,餐厅上已做好的两盆菜,那香味来自厨房。

    “你醒啦?”

    “又睡了好久,简直像睡不饱一样。”

    刁蝉一阵心虚和自责,她感觉是自己吸了刘煜的精气神和知识,导致他这么困倦。

    “最后一场考得还好吧?”

    “跟平常不一样。”

    “怎么啦?”刘煜很是紧张。

    “比平常考得好,超常发挥。”

    她心情很放松,开起玩笑。

    大学板上钉钉,甚至可以冲击重点大学,刁蝉的心境一下子就发生了变化,过去她处在那样的环境和高考的压力,整个人都活得非常紧,现在很轻松。

    刘煜在她pp上拍了一记,从背后抱住她,咬了一口红提子耳垂,道:“好呀,敢戏弄夫君啦!”

    “人家下次不敢了。”

    乖巧巧,娇怯怯。

    害得刘煜又食指大动,想要把昨晚解锁的姿势重新来一遍。

    不得不说,刁蝉非常会做饭,刘煜赞道:“跟我老爸的水平也不遑多让,他可一直吹牛自己比米其林三星大厨还厉害呢。”

    “哪有,叔叔是酒店大厨。”

    两人闲聊,刘煜把自家情况早跟她说过。

    尤其是煲汤味道特别赞,一些碎钉也不知是什么,味道真不错。

    “这是什么汤?”

    刁蝉抿着唇脸蛋儿红扑扑,“就是补气的汤。”

    天知道她去买羊宝、牛-鞭时多害羞。

    高考结束,整个城市都放松了一些。

    刁蝉也很开心。

    两人吃完饭后手拉手去南湖边散步,不时遇到家长带着孩子散步,很显然都是带着出来放松,有些有说有笑,有些气氛沉默,全凭孩子考得好不好。

    整个南湖的夜色很漂亮,走了一段就来到中间修建的巨大广场,非常热闹,放着各种劲爆的音乐,很多阿姨在跳广场舞,还有各种健身耍剑。

    人气足,自然就滋生很多小贩。

    卖小孩玩具、气球等。

    还有一些各色小吃。

    两人去买绿豆汤水,刘煜帮她放好,大妈说:“小姑娘,你看她把你照顾得多好。”

    刁蝉脸上一红,含情脉脉。

    两人都出了些汗,又手拉着手回家,洗澡。

    这一晚没羞没臊。

    第二天一早,刁蝉仍精神奕奕起床做早餐,烤面包片,新鲜番茄、沙拉酱还有煎蛋,三明治,还熬制了红枣银耳羹。

    绝对是个非常贤惠的小妻子模样。

    饭后,刘煜要去上学,刁蝉依依不舍,临出门前拥吻。

    还有半个月出成绩,然后网上填报志愿。

    这段时间,她完全空闲,享受娴静的生活,也不知多少年,她的身体里上了发条一样,一直紧绷绷地像个陀螺一样运转。

    遇到刘煜之后,她才改变。

    如今,她得到了曾经梦想过很多次的休闲。

    拿出画纸,架在画架上,对着南湖的景色,她开始画起来,风光秀丽的南湖边,一男一女徜徉,微风吹过湖面,特别美好的画面,画着画着她就笑了起来。

    她歪着头目光放空就想着少女心事,特别美好的感觉。

    刘煜进教室的时候就感觉到一道杀气,竟是孙尚湘,他瞥了一眼,撇撇嘴,很不屑的样子,气得孙尚湘咬牙切齿。

    他没精打采趴在桌上看到班级第一名陆逊的四周围了好几位同学,特别两个女同学,问问题就问呗,那胳膊就放到哪里了,手都被人趁机摸了没看到吗?长得丑还蠢。

    下节课,班主任老师李德的课。

    李德说:“今年高考已经结束了。”

    下一句他陡然提高了语气,喝问:“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全班鸦雀无声。

    这是反问句,可不是疑问,谁傻呀谁回答。

    “你们从今天开始就是高三学生,从这一刻开始高考倒计时,时间每时每刻都在减少,你们现在不努力想着复读时用功吗?”

    “高考就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挤过去就是成功者,掉到河里就是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这一番话极为震耳发聩,说得班级同学心里有生出一股惴惴不安,是呀,学了这么多年,这可是终极考验,谁都得去经历,即便家里特别有钱心里也是一紧,尽管表面装出非常藐视的样子。

    “从现在开始,你们都给我紧崩一根弦,不要让我抓到看闲书、打游戏,大学里有大把的时间刷剧、玩游戏,从现在开始,你们的其他心思都给我收起来,就是学习。”李德很激动,说得唾沫星子乱飞。

    “这一次高考,实验中学门口就发生很不和谐的一幕,有些家长反应有一对情侣手拉手进考场,结果那男生还是下一届学弟,像什么话?这能考上大学才见鬼了,等着再复读一年同届吧。”

    这种八卦同学们都或多或少听说了。

    刘煜来了精神,我擦,班主任都知道啦,嘿,可惜我们家刁蝉今年稳稳考上大学,你当我累个半死播撒知识容易么?

    同学们小声议论。

    “好牛叉。”

    “简直就是胤才。”

    “偶像。”

    刘煜听了暗爽,这种感觉非常奇妙。

    “上课!”

    李德大喝一声正式开始。

    板书很不错,粉笔写在黑板上特别用力,发出铿锵有力的声音,同学们都专注地听讲,刘煜百无聊赖,听得是没精打采。

    “陆逊,这道题目你还有其他解法吗?”

    陆逊是班上成绩最好的人,而且陆逊的妈妈是李德的同学,平日同学们都戏称陆逊是李德的干儿子,绝对是最受宠的学生。

    “我暂时只想到了其他两种解法,用解析几何加一条辅助线也能解方程,还有就是反证举例……”

    陆逊侃侃而谈。

    李德赞道:“陆逊的解题思路非常好,特别全面,高一高二的知识点都融合在一起,甚至跟物理中的知识也触类旁通,大家都争取做到这一步。”

    一片艳羡的目光。

    “孙尚湘,你来说说这道题的解法。”

    班花孙尚湘站了起来。

    刘煜特别看了看她,有点高冷,有点霸道,修长的脖颈,一副我是骄傲的小天鹅模样,哪里有女人的半点温柔。

    下课的时候,李德差点摔倒,摸着额头缓了好一会儿。

    老头儿太兴奋激动可不好。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