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章 学习……姿势

    校门口,刘煜伸出手,刁蝉自然地拉住,两人一起往回走,那个男同学当场石化,尼玛,还有这种骚操作。

    男同学父母都在,看到他发呆,赶紧拉着回去吃饭,不忘问他考得怎么样。

    一个中午,男同学都在怀疑人森。

    期间,父母还谈论起刘煜送女朋友高考的事。

    男同学更是呆住,尼玛,泡学姐泡到至高境界呀,这漂亮妹子的父母就放任不管么?

    刘煜准备好的饭菜,刁蝉吃着,脸上洋溢着幸福。

    语文,她考得不错。

    暂时不去想数学。

    “好啦,乖宝宝要去睡觉觉啦。”

    刁蝉乖乖听话,只是睁大眼睛睡不着。

    刘煜端着一盆温水和毛巾进来,笑嘻嘻问:“美女,要不要大宝剑呀?”

    “那体验一下吧,手法不好不办卡哦。”

    她心情放松下来,也能小幽默一下。

    热毛巾敷,轻柔地按摩,一圈一圈特别细致,刁蝉此刻心安,她暗暗对自己说,“这辈子以后都是我给你按摩。”

    她真睡过去半个小时。

    下午考完英语出来,刁蝉脸色惨然,刘煜看到心疼不已,紧紧地握住她的手,搂着她,说:“我们先回家。”

    原来她太想考好英语,以弥补数学的不足,尽量追求准确率,作文也写得很用力,结果最后五分钟开始涂答题卡,一下子发现涂错编号,擦掉重新涂,根本来不及,完形填空只来及涂了两道就被老师强行收走。

    她哀求着,也没办法。

    她很清楚自己的水平,文化课就是十几分的差距,这十几分就会要了命。

    回家之后,她就沉浸在很悲伤的情绪中,一切的努力都化为泡影,非常难得的好状态,她本以为能够跨越这道人生的坎,让她获得真正的自由。

    刘煜叹了口气。

    明天数学和文科综合,刁蝉的数学实在太烂了。

    她一定能成为非常出色的画家,正是因为她的感杏和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同样,逻辑思维太差。

    真不知道艺术生的文化课为什么还要考数学,真操蛋。

    灵力吸收已经到了10,可以再升级一门知识到1级或者攒着。

    刘煜陷入深深的纠结中,在她这么悲伤的情况下,他去跟她说:“来吧,我们来做吧,解锁三个姿势就能让你获得我的知识,数学考100分没问题。”

    别说一般本科,就是京城美院都能上。

    三个姿势分别是:传统式、背后式、九六式。

    刘煜看着手机里档下来的照片,越看越觉得不靠谱,太难了。

    刁蝉已经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个小时里,距离明天数学考试满打满算只有15个小时不到。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怎么办?

    刘煜敲了敲门就推门进去,刁蝉坐在床上,眼睛红肿,声音颤抖说:“我辜负了你的辛苦准备,我真笨,为什么没看到序号是横向排列,老师明明有提醒过,为什么我就没看见。”

    她在深深地自责。

    让人心疼。

    刘煜抱着她,轻轻抚着她的后背,“乖,不哭了。”

    刁蝉也回身紧紧地抱着他,她需要他身上的温度。

    拿着数学复习指导书,刘煜说:“不到最后一刻,我们不能放弃,我来给你突击指导。”

    讲了半个小时,刘煜也终于想要放弃,可能是刁蝉真没有数学思维,也可能是数学对她带来了极大的心里压力,她根本没法接受,潜意识里巨大的抵触。

    当然,也是刘煜水平有限,如果他数学提升到2级,甚至3级,深入浅出地讲解或许效果才好。

    刘煜的手机竟然响了。

    这个号码他存了名字,直接挂断。

    那个号码不放弃还是接二连三,全都挂断。

    正要关机,一条信息过来。

    “你最好接一下,刁蝉的事。”

    电话再来,刘煜走到厨房那边,压低了声音道:“吕老师,你特么烦不烦?”

    “呵,年轻人,不要那么大火气,刁蝉跟你在一起吧,据我所知,没在你家,在实验中学附近开的宾馆吧。”

    “关你屁事,你想说什么?”

    “我听说刁蝉下午英语没考好,可惜呀,她的数学太烂,只有其他三科正常发挥甚至超常发挥才能过线。”吕一步没多废话。

    “你怎么知道?”

    吕一步一副年轻人你还太嫩的语气,道:“我在庆州多年,一直在教育培训行业深耕,自然也有一些关系,想留意一点事不难。”

    “你老婆怀孕,你多留意留意她吧。”

    “我当然会关心。”吕一步依旧温和的语气,又说:“我今晚会开一个数学押题班,多提高十几分不难,甚至我可以把部分答案送到考场交给刁蝉。”

    刘煜一听那个怒呀,真黑暗,竟然想作弊,特么一旦被发现岂不是全完,就算不被发现,这厮也留下证据,时刻拿捏,真毒啊。

    这边沉默不语,吕一步很是满意,继续道:“我之所以没给刁蝉打电话,而是打给你,明白什么意思吗?”

    刘煜沉默了一会儿,促狭笑说:“刁蝉没电话,你打得通才怪。”

    那边长长呼出了口气,才又说:“你带她来找我,我把地址发给你。”

    “滚你的蛋,痴心妄想。”

    吕一步那边得意地笑,年轻人终究嫩,竟然挖我的墙角,我让你痛不欲生,又道:“这可是关系到刁蝉一生命运的大事,你如果自私不告诉刁蝉,就是你害了她一生。”

    刘煜不耐烦道:“你别哔哔,说的是人话吗?老子自有办法帮刁蝉补习数学,不用你那些肮脏垃圾的手段,煞笔一样的东西。”

    哔哔,直接挂了电话。

    吕一步那边懵逼了好一会儿,什么情况?我哪里算计失误吗?

    草,真气人。

    刘煜下定决心,一定要帮刁蝉提高数学成绩,让她得到更高的平台,否则始终被这些垃圾男人惦记,真恶心,我呸,看上去道貌岸然,真是无耻透顶,还耍什么贱计谋。

    刁蝉看他异常,跟着来到客厅。

    刘煜走过去,拉着她的手放在心脏的位置,柔声说:“小婵,我知道你特别想读大学,只有飞出去,你才能彻底摆脱家里,你相信我吗?”

    他的目光清澈透明地看着她。

    她咬着嘴唇,很坚定说:“我信。”

    “我有办法提高你的数学,跟我来。”

    刁蝉不明白为什么提高数学要到床上,嘴巴还被封住,刘煜不再收着,亲吻时解开她的衣衫。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