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章 住我家

    刁蝉的泪水打湿了刘煜的衣衫。

    梨花带雨。

    她真得很伤心,仿佛在悲苦的命运面前,她的一切期望化为泡影,她挣脱不开原生家庭的桎梏,又做不到以美貌游走在男人身边,那么她还能怎样?

    刘煜抱着她,只觉得到了全世界,她好软哦,还有一股素雅的味道,这年纪这出身的女孩可没钱买香水之类,身上都是纯纯的本身味道。

    “学姐,你不要太难过,调整情绪,还要高考呢。”

    刁蝉叹了口气摇头,不可能,她很清楚接下来的后续,原本董虎答应给一份工作,今日培训学校的事传回继父的耳中,还不知要发生什么。

    一顿训斥,然后逼迫她去培训学校道歉,甚至关在家里闭门思过。

    她真受够了。

    刘煜想了想说:“要不学姐就先不要回家,一切等高考结束后再说。”

    刁蝉叹息说:“我的书本和证件还在家里,没办法的。”

    “那就会家里拿出来,我陪你去。”

    “不可能的。”

    她面色悲苦,继父不会让她离开。

    刘煜拉着她双手,认真地看着她,看了十几秒,说:“相信我。”

    刁蝉看那坚定的目光和自信,也燃起了希望,刚才在培训学校,他一手提着灭火器冲进来的气势,让她记忆犹新,比骑着白马赶来的王子还有安全感。

    她点头。

    刘煜想了想,偷偷揣了一把水果刀,又买了一袋子苹果提着。

    又来到刁蝉家所住的社区,一片贫困落后的老小区,前面是几排平房,住户都占用门前地方拉了一个院子,前门自建小房间当厨房和餐厅。

    一户不起眼的人家,门前倒是整齐,安了防蚊虫的纱窗,停了一辆电动车。

    刁蝉走到门前怯怯不敢推门进去。

    刘煜在一旁握住她的小手,冰凉,把温暖传递过去。

    有我在,别怕!

    推门进去,一个小男孩趴在餐桌上写字,刘煜说:“你去里面拿东西,我给你弟削个苹果吃。”

    刁蝉去后面平房,她继父所在的单位几乎荒废,发不出什么工资,也没什么事,知道他肯定在后屋,心中惴惴不安,有点失落和害怕,其实希望刘煜陪他一起进去。

    王云才的确在家,看到刁蝉就怒目而视,骂道:“你脑子坏掉啦,在培训学校闹什么?”

    刁蝉不语,去她的小空间收拾东西。

    “你污蔑吕老师,给人家学校名誉造成很坏影响,人家告你要赔钱的,你知道吗?”

    王云才有点气急败坏,指着鼻子骂,看到刁蝉不理会而去收拾东西,冲过去用力一扯,那些书本哗啦啦掉了一地。

    刁蝉眼圈儿泛红也不言语默默地收拾地上的书本,心里难过到极点。

    “你是不是想跑?想都别想。”王云才用力扯住她的胳膊。

    这时只听院里传来声音,说:“叔叔,你不问真相,不分青红皂白就上来骂一通,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邪恶的继父呢。”

    刘煜真不知道刁蝉家的情况,这么一说,王云才那张老脸腾一下子全红,怒气冲冲出来,白脸因为发怒泛红,人未出来,声音先到。

    “你就是怂恿刁蝉在学校闹事的小子,你还敢来?”

    培训学校那边打电话跟王云才说,就是刁蝉和一个男生勾结在一起闹,王云才一听就特别生气,好呀,竟然还谈起恋爱来。

    “叔,你最好心平气和一点,我给弟弟削苹果吃呢。”

    刘煜坐在小凳子上,怀里抱着刁蝉的弟弟,正在认真地削着苹果,水果刀在苹果上一圈儿一圈儿削着,中间皮连着都不带断,水平相当高。

    王云才看着心惊肉跳。

    也算老来得子,那就是他的心头肉,目眦欲裂,到底没敢上前。

    刁蝉急急收拾了书本和证件出来,眼圈儿通红还含着泪水,王云才一伸手拦住了她。

    “刁蝉姐,你先走,我给弟弟削好苹果再去老地方找你。”

    刘煜盯着王云才,手里继续削苹果,看起来惊心动魄,王云才舔了舔嘴唇到底没敢,缩回了手,怒目而视,狠狠瞪着刘煜,充满犀利的杀气。

    刁蝉快步离开。

    “你这是拐妇女儿童,我要告你。”

    刘煜张嘴露出洁白的牙齿,嘿嘿笑道:“叔叔,你随便,刁蝉学姐满18岁,我17岁生日即将到来,你可以送我一份生日礼物。”

    又过了十几分钟。

    刘煜把苹果递过去,摸摸他的头,说:“小弟弟真乖,苹果给你吃。”

    说着他把水果刀收了起来。

    王云才目眦欲裂,抄起拖把就要冲上来,骂道:“你小王八羔子欺负我门上来。”

    刘煜一回头,水果刀又拔了出来,玩味道:“叔叔,小心把你那老腰闪了,你这身子金贵,犯不着跟我较真,要不要吃个苹果消消火,我给您削一个,保管皮儿都连着。”

    少年一身虎,气势足,王云才真就没敢动。

    他本就是一个窝里横的窝囊男人,没用没本事,还空有一身傲气。

    刘煜闪身出去随便把门关了,从外面带上。

    屋里传来小男孩脆生生的声音,“爸爸,苹果给你吃。”

    王云才怒不可遏,到底宠爱儿子没发泄,柔声说:“乖孩子,吃了苹果写作业。”

    两人提前约定好的地方,这片小区南边大广场一侧的小花圃,刘煜特意绕了一圈才过来,就看到刁蝉坐在那儿怔怔发呆。

    问她怎么了。

    她就是不说。

    “你先去我家里住,等高考结束再说。”

    刁蝉抿着唇,摇了摇头,说到底她才认识刘煜两天,怎么可能跟着回家,他爸妈一定会认为我不是好女孩。

    “我爸妈都在苏城,就我一个在家。”

    “我去住宾馆吧,”她恢复了些气色说。

    “那不行,现在宾馆隔音都差,别再传来什么不良声音,影响复习,这几天一定要心情好、休息好。”

    刁蝉显然听得懂,脸上一红。

    “可是……可是邻居看到不好,万一传到你父母那对你也不好,而且我……爸妈怕是不会罢休。”

    刘煜想想也是,左邻右舍十几年都非常熟,爸妈不在,还拜托邻居照顾,尤其是对门的阿姨简直当半个妈,而且超级八卦。

    爸妈知道还不得马上杀回来。

    “你在哪考试?”

    “实验中学,我想去那附近找个小旅店。”

    宾馆都不靠谱,别说小旅店,刘煜知道她肯定不愿意花钱,即便是他来出也会拒绝,既想给她好的条件,还得照顾她的尊严。

    “有了。”刘煜想到突然很兴奋,“你先别问,跟我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