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章 吕一步

    吕一步是金牌补习教师,高大、威猛、帅气,不仅讲课生动有趣,还喜欢健身,一身壮硕匀称的肌肉,堪称补习班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坊间传闻,曾经有女生为他自杀,家长还来培训学校闹过,只是后来不了了之,据说源于吕一步老婆家在庆州很有势力,目前他老婆正在怀孕,也经常到培训学校看望,外人看来一家子其乐融融。

    刁蝉已经多次徘徊在门口,她长得漂亮,进出的同学都多看几眼,只不过也就是几眼就急匆匆进去,来这里都是补习的同学,学习大过天,美女也没心思多看。

    高大帅气戴着金丝眼镜的金牌补习教师吕一步从里面走出来,柔声说:“刁蝉,跟我进来吧。”

    刁蝉抿着唇、犹豫了片刻还是跟了进去。

    吕一步给她倒了一杯水,又拿了点心,说:“刁蝉,早饭吃了吗?喝点水吃点东西,我们再谈。”

    说话很温和,眼神满是柔情,嗓音充满磁杏,一般的小女生哪里受得了。

    刁蝉很拘谨,拿起水杯来喝了一口。

    “刁蝉,我知道你很担心数学,不要紧,老师对今年的押题很有把握,你即便掌握不了,死记硬背也足以提高十几分,我看你眼圈有点重,是不是昨晚没睡好?”

    她点头,鼻头儿一酸,吕老师的柔声细语太温暖。

    “其实,高考前紧张也很正常,很多学生睡不着、闹肚子、吃不下饭,还有专门去补充葡萄糖,呵呵,其实都没有押题有用。”

    吕一步说着就坐到了她旁边,靠得不远不近,刁蝉仍有点不自在。

    “谢谢老师,押题班的费用可不可以假期再付,我……现在拿不出来。”

    “不要考虑费用的事,像你这样的花季少女本应该天真烂漫无忧,上天不公却让你命运那么苦,我听说了你家的事,很为你痛惜。”

    他温柔地目视着她,柔声细语。

    恐怕换做其他任何女生都会沦陷。

    刁蝉却警惕地往后靠了靠,曾经她认识美术班的一位女生,就是因为喜欢吕一步弄得自杀,她很清楚眼前衣冠楚楚之人,其实内心非常龌蹉,他有妻子,而且正怀着孕,他不过是借此玩弄。

    可是,她也别无选择。

    “一切都会过去,你会考上大学,外面广阔的天地任你遨游,你会遇到更多优秀的男人,你会有更多的机会,那般绚烂多彩的生活才属于你,你那么美丽动人,会有很多男人为你动容。”

    他说着,一只手轻轻伸向她的肩头,被她一侧身躲开。

    这番话正说到刁蝉的心坎里,她渴望飞向外面的天空。

    在庆州,她有种窒息感,无法掌控命运,王云才、董虎、吕一步种种男人编织了一个牢笼。

    她突然很伤感,摆不脱命运的桎梏。

    吕一步见她发愣,超级老司机的手又往她的肩膀搭过去。

    “你需要好好放松休息一下。”

    刁蝉的内心在挣扎,吕一步所想她一清二楚,她有点与虎谋皮,心里升起一股无力感和谴责。

    她流下两颗清泪,说到底她心存良善,虽然这些男人都动机不纯,她仍没办法加以利用,过不了心里那一关。

    她向前一步挣脱吕一步。

    “老师,我出去了。”

    是,考不上大学也罢,她也不愿沾染世俗。

    莲花出淤泥而不染。

    吕一步红了眼,即将得逞如何能放过,他像猛虎一样蹿上来,拉近距离,以他丰富的经验来看,女生内心都有一道防线,都会犹豫,这时候只要往前推一步打开心房,接下来就任由拿捏。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他呼吸急促了些。

    “小婵婵,不要伤心,我会帮助你,即便今年考不上,我保证你明年一定可以,我会为你安排好一切。”

    说着,他就要从身后抱住,刁蝉极力挣扎。

    吕一步是健身达人,一身肌肉,哪里是小女子能挣脱。

    “吕老师请你放手,我叫人了。”

    “乖,我很欣赏你,你是好女孩,就是出身不好,我会帮你,你会有美好的未来。”

    他一只大手就去捂住刁蝉的嘴。

    她挣扎。

    此时才知道这个男人远比想象还要禽兽,还要肆无忌惮,门外还有那么多等待的学生,他竟胆大包天、不管不顾。

    她伸手往后面乱抓,却是无力。

    就在此时,门哐当一声巨响,接着又是巨响,反锁的门竟被撞开,一个男生手里举着灭火器就冲了进来,端是威风凛凛。

    “放开那个女孩。”

    刘煜听到前面男生议论,心中要爆炸一样,再去开门被反锁就知道坏事,若是以前,他真未必有胆冲上去,可现在拥有了神奇系统之后,他洒脱很多,一刻不犹豫就砸门。

    幸亏这门锁质量一般。

    刁蝉仍受惊,浑身颤抖,一股极大的屈辱感。

    吕一步也吓了一跳,随即就恢复了平静,微微笑道:“这位同学,你等急了也不用砸门吧,有什么事要见我?”

    这时候竟还不忘幽默。

    你特么心态真好。

    刘煜提着灭火器过来拉住了刁蝉的手,挡在她身前,嬉笑道:“我不仅想砸门还想砸你,你老婆怀着孕,要知道你瞎搞,会怎样?”

    吕一步正色说:“这位同学,请不要乱讲话,你损害我的名誉,我们学校可以告你,如果我妻子因此出事,你的责任更大。”

    “我好怕哦,衣冠禽兽说的就是你。”

    刘煜还欲说话,刁蝉拉着他,说:“我们走吧。”

    她只想马上离开这里。

    “我们走。”

    快走到门口,刘煜又返回来,喝道:“我要退钱,给我签字。”

    吕一步拿过单子来签好字,微笑着说:“你这般顽劣的学生,我们学校都会辞退。”

    真会玩弄概念。

    刘煜懒得理会,拿着单子拉着刁蝉就走。

    吕一步看在眼中,妒火中烧,原本这么美丽的女孩就任他玩弄了,却被一个小子搅局。

    楼下的小姐姐刚才也听到了动静,看到单子就给退了钱,低声道:“小子,很有种,快走吧。”

    彻底离开这片区域之后,刁蝉绷不住了,眼泪噗噗噗往下流,轻声地啜泣,好难过。

    刘煜一阵心疼,说:“学姐,肩膀再借给你吧。”

    刁蝉心碎,趴在刘煜怀里大哭起来。

    这一刻,刘煜除了心疼没有其他杂念,他只想帮刁蝉快速提高数学成绩,助她考上大学。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