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章 我想离开家

    刁蝉回家,她母亲还没下班,小弟弟趴在客厅的餐桌上写作业,她继父王云才眼睛亮晶晶迎了上去,说:“小蝉回来啦,今天复习怎么样?”

    “爸爸,还可以。”

    “来,来,喝点水。”

    他用刚才喝过水的碗递过来。

    “我……不渴。”

    继父的眼神让她很不舒服。

    “怎么精神这么差?是不是发烧了?”继父王云才说着就去摸她的脑袋,没摸出来温度,扶住她的肩膀,就要用他的脑门去跟刁蝉碰,试温度。

    “爸爸,我没事。”

    刁蝉用力挣脱,心中一股苦涩。

    她妈带着她嫁过来,在家里根本没有地位,继父王云才主导家里的经济大权,说一不二,她想要一点点零花钱就很困难,她学画画都是自己打工赚来,她太渴望离开这个家,渴望外面的世界,渴望去大学。

    可去年,她落榜了。

    文化课不够。

    她恨为何自己那么笨,笨死了,为何就是看不懂那些数学公式。

    这一年,她很压抑。

    母亲换了一份工作,每天晚上都回来很晚,她越来越害怕独自面对继父,他的眼睛总在她身上打转,甚至在她洗澡的时候,总去说话,在卫生间门口徘徊来徘徊去。

    她不敢告诉妈妈,没有凭据,说了只会引发更大危机。

    自从有了弟弟以后,妈妈的心思都转移在弟弟身上。

    刁蝉湿漉漉的头发出来,把衣服全都穿在了身上。

    王云才手里拿一个浴巾,笑嘻嘻着说:“乖囡,这是爸爸给你买的浴巾,大城市的女孩洗完澡都是裹浴巾,就像电视里一样。”

    “不……不用了,爸爸。”

    刁蝉很害怕,闪身来到客厅陪着弟弟一起做作业,她心里才有安全感。

    该死的家。

    一切都那么压抑,她特别想逃离这一切。

    只要考上大学就行。

    这是她的唯一出路。

    王云才放下浴巾也走了过来,坐在刁蝉旁边,余光扫视着她湿漉漉的头发,心里一股火热,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这小丫头真是越发美丽,到底是十八九岁,浑身都是青春呀。

    他这颗老树看着就要发新芽一样。

    王云才年轻时曾暗恋一个姑娘,也是明艳动人,谈了五年,他依旧相敬如宾,结果姑娘突然跟人跑了,他花了几年时间疗伤,再找对象,年岁已大,本身条件又一般,婚事一拖再拖。

    到最后竟找了一个离过婚带着拖油瓶的女人。

    他心里很不甘。

    刁蝉就像唤醒了他青春时的梦,一个纯洁的女子,美丽,明艳,不可方物。

    “小婵,今年高考有把握吗?”

    她心中一阵难过,幽幽说:“数学不太好。”

    “今天爸爸遇到金榜培训学校的董校长,人家很欣赏你,说是可以给你一份工作,签正式合同,到手工资给开到3000呢,不用加班,周末照常休息,比你妈连白带夜忙活还强呢,考完试就去上班。”

    说到董虎,刁蝉脸色一暗,想起这个男人的那张脸,她就觉得人生灰暗,如果高考失利,她多半要被逼去上班,能逃脱那个男人的魔爪吗?

    她真不甘。

    如果不离开家,离开庆州,她的人生一片灰暗。

    王云才继续说:“你这些年读书也花了不少钱,不是爸爸不供你,也让你复读了一年,小婵,你就没上大学的命,命就得认,哎,你看爸爸我,年轻时怎么也没想到会娶个二婚的你妈。”

    刁蝉白皙的面色更加惨白。

    “爸爸,我知道了,这次考不上,我会去找份事情做。”

    “乖囡,这就对了,我们一起赚钱供你弟弟,将来他有出息,我们全家都光荣。”王云才说着很自然去拉着她的小手。

    刁蝉慌忙伸手一指,说:“弟弟,这道题算错了。”

    别看她外面柔弱,实则心中刚强,她决定了,无论如何都要参加吕一步老师的押题班,死马当活马医,只要能离开这个家,离开庆州,否则她要窒息而死。

    ……

    刘煜回到家,破天荒拿出一套数学试卷来,从第一题开始做,罕见地在家也能集中注意力做了两个小时,忙不迭去对答案,101分,我擦,果然数学升到1级就是不一样。

    不过瘾,再来一套。

    又是超过100分,好爽。

    连续三套。

    101分,100分,100分,很稳定。

    我擦,数学真滴提高啦。

    第一次做试卷那么享受,简直比干什么都开心。

    做完试卷都晚上十二点,刘煜拿出手机来先玩一把王者荣耀,别说,以往玩游戏,他都有负罪感,心里总有一个声音:玩游戏的时间如果拿来学习又能提高积分啦。

    这一次完全没有。

    他终于找到了最适合的方式,那就是获得妹子的好感收集灵力。

    这一次玩得心安理得。

    状态极其好。

    用一个短腿鲁班硬生生打出了22万的输出伤害,收获一次超神称号,就连对方安琪拉埋伏在草丛都没能抓到一次,如有神助,打得对方哭爹喊娘。

    爽。

    关掉游戏,又看了会儿搞笑段子,擦,必须培养下幽默感,现在妹子动不动就说喜欢幽默的男生。

    想到刁蝉学姐那副哭泣的样子,刘煜又心疼了一阵。

    草,明天必须再去金榜培训学校,必须把培训费要回来。

    那个腿开衩很大的小姐姐说破大天也没用。

    第二天,刘煜又去前台,硬邦邦说:“我要退钱。”

    还是那个小姐姐,好感度直接飙升到-20。

    刘煜跟她尽可能保持距离。

    遇到退钱就没好脸才对,小姐姐看到他那副样子,忍不住笑嘻嘻说:“同学,你离那么远干什么?”

    “我要退钱。”

    小姐姐扫了四周一眼,连忙招了招手。

    刘煜靠近了些。

    她说:“哎,同学,你也别难为我,按着学校规定,只要吕一步老师签字就给退,我只能帮你这么多了。”

    说完,刘煜赶紧跳开,唯恐被损耗了灵力。

    吕一步门口又等了十几个同学,这逼难道就没空闲的时候?刘煜在后面坐下,只听前面两个同学在低声聊八卦。

    “我擦,美女都进去半小时了吧,吕老师OOXX都完事了。”

    “擦,你也太小看吕老师,起码一个小时起。”

    “怎么说?”

    “男人看鼻,吕老师鼻子不是一般大。”

    另外一个男生也转过来,说:“美女我认识,以前庆州一中的刁蝉,贼美,就是脑子笨,成绩差。”

    刘煜一听脑袋就轰隆一下,刁蝉学姐你不要为了学习做傻事,其他都不靠谱,就我这姿势传递知识最有效。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