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章 红颜薄命

    刁蝉又哭了十几分钟,她说:“我好了,谢谢。”

    声音特别好听。

    “不客气,学姐。”

    “让你见笑了,哎。”

    那一声叹息饱含无奈和对命运的不公,没人知道她都经历了什么。

    “学姐,什么事情都会随着时间过去,这话虽然听起来鸡汤,的确如此。”

    刁蝉怔怔地发呆,过了好一会儿,才幽幽说:“有些事过不去,就像命运的一道坎,我太笨,无论如何都跨不过去。”

    她肯定遇到极大的难事,刘煜有心想问,又不知如何开口。

    “我太笨了。”

    她又重复了一遍。

    她靠在刘煜肩膀上,灵力吸收系数也高,可以选择升级一门基础学科等级。

    拿人恩惠,刘煜真想帮她解决所遇到的困难。

    让她哭成这样,怕是不小的麻烦。

    “学姐,现在……在……”

    刘煜真问不出口。

    刁蝉幽幽一声,心中极为苦闷,说:“我是美术特长生,去年文化课落榜,复习了一年,文化课仍然一塌糊涂,我真是太笨了,没有读大学的命。”

    原来如此,学校里那些谣传不可信。

    “学姐,高考还没开始,你又何必妄自菲薄,说不定超常发挥。”

    “不可能,我太笨了。”

    她又重复了一遍,听得刘煜好心疼。

    “美术特长,文化课要求不高,学姐不要担心。”

    “哎,你不知道,其他科目都还好,我数学太差,只能考20多分,我真是太笨,那些公式、曲线就是看不明白,大概我只喜欢随意涂鸦画中的世界吧。”

    这也可以理解,文科生又是特长生,太过感杏,学不好数学,形成了心里负担,如果数学这么差,那文化课真是很难通过。

    刘煜点击系统界面,选择10点灵力把数学从0提升到1级。

    只觉得大脑中光华闪过,一股特别舒服的颤栗感,那些数学公式、函数、解析几何、概率论等等建立了统一的概念,只不过仍不十分清晰。

    高中平均水平。

    “学姐,要不我给你辅导数学吧,虽然我不是很厉害,能考到及格分。”

    刁蝉摇摇头,太迟了,就算时间足够,她也学不会,现在唯一的机会就是参加金榜培训学校的数学考前押题班,如果足够幸运,吕一步老师押题命中率高,提高20分,文化课才有希望过。

    可押题班的费用要1000元,她交不起。

    好像她的命运就被困在1000块钱上,考不上大学就离不开那个压抑的家,就像鱼儿没有了水,她被困在一个牢笼里出不去。

    离不开那些恶心的男人觊觎。

    两个人又坐了三刻钟左右,只是静静地坐着,刁蝉发呆,刘煜也不说话,他陪着她静静。

    刘煜看她的样子,真是心疼得不行。

    为今之计,只有一条路能够帮助她。

    知识大神系统可以通过姿势传导知识,需要耗费同等级灵力,也就是说刘煜现在数学等级1,只要耗费10点灵力,再跟刁蝉完成三种姿势,她就可以获得数学等级1,参加高考绝对够用。

    可怎么实施呢?

    小姐姐,我们来嘿嘿嘿吧,解锁三个姿势就行。

    灵力也不够。

    人家不抽你耳光才怪。

    “谢谢你。”

    刁蝉起身。

    刘煜还在抓耳挠腮地想办法,道:“我们去吃饭吧。”

    “好。”

    她抿着唇不再言语,擦干了眼泪,眼中仍泛着通红,我见犹怜。

    两人在一家小吃店,一人要了一碗面,刁蝉吃得很小口,显然没胃口。

    老板是个粗人,光着膀子,端过来两块香干,笑哈哈说:“姑娘,吃吧,这份不要钱。”

    油腻的胖***邪的目光。

    刁蝉这么美丽、掐一手出水的姑娘,大老粗都忍不住送香干。

    这种事遇到太多。

    刁蝉悲从中来,眼圈儿又红了。

    那些粗鄙不堪的男人就像苍蝇一样无穷无尽地盯上来,就像她妈妈喝骂她一样,你就是个惹人精。

    刘煜心疼死了。

    红颜无罪,错得是男人龌蹉的心里。

    他这一刻真是心无杂念,就是想帮刁蝉提高数学成绩。

    这一顿,刁蝉吃得不多。

    刘煜付了钱,她要给钱,忙说:“男生付钱应该。”

    “可你是学弟,还帮了我。”刁蝉还是不退让,她绝不沾一点便宜,一点点都会让她心里不舒服。

    “学姐,你学画画,要不你给我画一幅素描吧。”

    两人来到公园,刘煜坐在那儿,她画,他眼神一直盯着她看,她要画,难免碰撞在一起,她很害羞,为了绘画还是注视。

    她画得很认真,一副素描竟画了一个小时。

    刁蝉的好感度不断提升,达到:5,又提取了1个点灵力。

    画好,她递了过去,刘煜看着不觉得一愣,画得极好,栩栩如生,这还是他第一次自画像,这是自己吗?丰神俊朗,双目炯炯有神,我擦,这么帅气么?

    尤其是那背景光怪陆离,并不是现实中的背景。

    “学姐,这些是什么?”

    刁蝉目光错开,略羞涩说:“胡乱画,没有什么深意。”

    两人一路走着。

    刁蝉笑了笑,心情好了许多,说:“学弟,谢谢你。”

    “那我们下次再约。”

    她笑笑没有回答,算是婉拒。

    刁蝉家住在一片贫困区,都是待拆迁的老房子,要价太高,政府也不拆了。

    伊人远去,刘煜仍心痒难搔。

    好漂亮,曾经心中的女神呀,一年没见,学姐更漂亮了,身材更加惹火,尤其是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盈盈一握的娇美腰身。

    刘煜以前都没想过会跟女神相处一个下午,感觉真美好。

    哎,他也叹了口气,刁蝉小姐姐,其实我能帮你提高数学成绩,助你考上大学,只是我说出来,不被打耳光也被认为是神经病。

    多年之后,刘煜仍记得这个午后,他与刁蝉的邂逅,也正式开启了他精彩的人生之旅,不管以后,他获得了多少女人的爱与完美的身体,他仍时不时追忆这天。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