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百七十三章 绑架美利坚

    阿尔文走到了JJ的身边,他的脚底下躺着几个神盾局交接过来的俘虏。

    看着其中一个脸上带着黑色皮质口罩,头上大块斑秃的家伙正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自己。

    阿尔文不耐烦的一脚跺在了那个家伙的膝盖上,巨大的力量粉碎了这个家伙的膝盖。

    但是让阿尔文有点意外的是,这个看着有点像个变态的家伙,居然一点没有喊疼的意思.

    他毫不在意自己完全变形的膝盖,而是看着阿尔文,用一种类似某种爬行动物的声音,说道:“我们谈谈,我有你无法拒绝的情报,条件是你要放我离开这里。”

    阿尔文看着这个变态,滚刀肉一般的模样,大概明白了神枪会为什么要把他移交给自己了。

    这家伙没有痛觉,或许也没有其他的感觉,这么紧急的情况下审讯手段很难在他的身上奏效。

    不过阿尔文才不在乎这个家伙所谓的情报,还有什么比这里更重要?这里爆炸了,整个地球不好说,但是所有的沿海地区就都要消失了。

    这家伙现在还想要用什么重要情报来交换活路,简直就是不知所谓!

    阿尔文蹲下身子,一把拉下了这个变态糊在自己脸上的黑色皮口罩,让他露出了被深度烧伤的鬼脸,然后阿尔文表情狰狞的说道:“据说你自称“指挥官”,不过我不在乎。

    你可以说,也可以不说,我不在乎!

    你们这些愚蠢的恐怖分子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

    说着阿尔文指了指那个陪着班纳博士忙碌起来的奥托博士,说道:“你们把他绑架回来,你们觉得自己找到了永恒能源的钥匙。

    但是你们肯定不知道,你们在自己的家里造了一个能把整个北极送上天的炸弹。

    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跟我谈判?

    你就算告诉我美利坚总统是你们绑架的,我也没空理你。

    这里要是爆炸了就一切都毁了!

    你们所谓的阴谋算计、恐怖袭击有什么意义?”

    “指挥官”被重度烧伤的半张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说道:“那是不可能的,你在骗我……”

    说着估计这个“指挥官”估计给自己做了什么心理建设,他表情狰狞的说道:“总统你不在乎,那么世界大战呢?一场席卷整个世界的大战……”

    阿尔文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站起来打断了“指挥官”的话,说道:“那又怎么样?如果你的消息仅仅是关于这些的,你可以在这里等死了。

    这里的事情解决不了,一切都没有意义,看得出来你是个怕死的人,不然不会来跟我谈判。

    你现在可以祈祷试试,看看我们能不能拯救你的基地!

    如果我们失败了,你就跟着你的基地一起留在这里吧!”

    说着阿尔文站起来转身就要离开这里,对于现在的阿尔文来说,不是跟人工太阳有关的消息,都是在浪费时间。

    “指挥官”看着阿尔文远去的身影,终于沉不住气了,阿尔文表现出来的态度说明他一点都不是在开玩笑。

    之前基地被攻击,“指挥官”还以为是自己这边的某些环节露出马脚才暴露了基地的位置,但是现在从阿尔文的表现来看,他们真的是冲着人工太阳来的。

    如果真的像阿尔文说的那样,自己这边在干什么?

    统治世界和摧毁世界是两码事儿!而且在这么发展下去,自己就死定了!

    “我们的头儿计划抢夺美利坚的核弹手提箱,他要一举摧毁五大国的常规力量,现在他估计已经开始了……”

    阿尔文回头看了一眼表情显得有点惊慌的“指挥官”,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是我还是那句话,那对我没有意义,因为我在这里的事情解决之前根本就无法离开。

    也许我根本就解决不了这里的状况,最后可能会有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洪水为你们清洗罪恶,也可能你们的计划还没开始就被洪水冲走了!

    醒醒吧!你死定了!

    趁着还有一点时间,你可以想想你的家人朋友什么的,如果你还有的话!”

    “指挥官”终于相信了阿尔文说的,不然完全说不通他为什么会对自己的消息完全无动于衷。

    “那地狱厨房呢?你也不在乎了吗?核大战一起纽约一定是主要目标,你一点都不在乎吗?

    放过我,我把知道的消息都告诉你们……”

    阿尔文好笑的看着有点歇斯底里的“指挥官”,一个不怕疼的人居然这么怕死是他没想到的。

    对着惊慌的“指挥官”摊了摊手,阿尔文笑着说道:“我要感谢你的提醒,幸好我的学校有一间牢固的地下室。

    其实你没发现当你说出你们头儿的目的的时候,你们的计划就已经行不通了吗?

    我不在乎你所谓的阴谋诡计,只要有人能守住那个箱子,你们的计划就流产了!

    你肯定要死,区别就是跟这个基地一起沉没,还是被我一斧子砍死。”

    “指挥官”看着似乎不想在理睬自己的阿尔文,他有点绝望的陷入了沉默,自己的筹码似乎无法打动这个人,因为这里的事情不解决,似乎结局真的没什么区别。

    阿尔文离开了挺远的距离之后,按动了通讯器,对着里面的娜塔莎说道:“你都听到了?该是你们表现自己的时候了!

    如果保住一个箱子都做不到,你们就真的没有什么存在的必要了!

    哦,我估计你们到时候也就不存在了!”

    通讯器那头意外的传来了尼克?福瑞的声音,他用低沉的语气说道:“你该在问一问的,实在不行留着他的命也不是不可以!

    华盛顿现在一团糟,情况非常的复杂。

    那个基里安用埃利斯总统的生命对斯塔克发出了挑战,我到现在还不敢把消息告诉斯塔克,现在白宫的情况也很糟糕!

    阿尔文现在的事情有点复杂了……”

    阿尔文不耐烦的打断了尼克?福瑞的话,说道:“你们现在知道了恐怖分子的目的,难道这样还不能解决问题吗?

    神盾局连保住一个箱子都做不到?”

    尼克?福瑞沉默了将近半分钟的时间没有说话,阿尔文无奈的摇头叹息着说道:“那个家伙不怕疼,我不敢肯定能问出真话来。

    我只要伤害他就说明我在乎,他就有了筹码。

    或者你们可以把他带走……”

    通讯器那头的尼克?福瑞沉默了一下,开口说道:“我明白你的做法,不然他活不到现在。

    但是我们需要准确的消息,我们或许可以不杀他,让他坐牢,你也可以……”

    阿尔文愣了一下,尼克?福瑞的语气说明了事情真的很严重,不然这个傲慢的独眼龙根本就不会说出这种妥协的话。

    “我不会这么干,因为这家伙没有感觉,如果不能等到他自己崩溃,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如果我同意了他的条件,他编造一个故事误导你们怎么办?

    关键在那个箱子上,守住它就守住了安全,这你们都做不到?

    我***一个社区学校的不合法校长也要为这种事情操心?”

    阿尔文生气的挂断了通讯,转身走到“指挥官”的身边把他的另外一只膝盖也踩的粉碎,然后指了指跟他一起被送过来的几个俘虏,对着JJ说道:“情况不是太妙,温度升高的太快了,我们需要冒一点风险,把这几个都干掉……”

    说着阿尔文指着表情呆滞的“指挥官”说道:“把他吊在里面的能量收集器上,然后你们先离开这里,带着学校的人往高原撤退。”

    JJ愣了一下,有些惊恐的说道:“怎么会这样?那你呢?”

    说着JJ暴躁的一脚把一个恐怖分子的脑袋踩的爆炸开来,然后叫道:“没机会了吗?”

    阿尔文摊着手,说道:“也许有……”

    阿尔文说话的时候,班纳博士像是拆台一样的在那边叫道:“温度又在跃升,这是怎么了?”

    “指挥官”这个时候终于忍不住了,他算是彻底的相信了阿尔文的话。

    一间房子,一边是烈火,一边是冰水,躲在房子里的人如果只能应付一面的危险,最后的结果确实没有什么意义。

    “我把知道的告诉你们,你们说不定有机会,带我出去,带我出去~”

    …………

    白宫的地下安全屋里,所有人都在忙碌着……

    几个特勤局的特工紧张的注视着监视屏幕上的战况,白宫现在成了一个室内战场,自己的一个同事正在跟三个看起来很精锐的大兵一起,跟入侵了大批恐怖分子打着游记。

    但是他们的人手实在不够,那些不要命的恐怖分子也太多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首都安全部队已经快要到了。

    这些恐怖分子算是在美利坚的历史上留下名号了!

    国务卿烦躁的用手按压着自己的太阳穴,说道:“这些疯子难道以为这样就能摧毁美利坚?”

    国务卿说话的时候,一个身材妙曼的女人走到了特勤局特工的身后,像是很担心一样的问道:“情况怎么样了?我们的部队什么时候才能赶到?”

    说着这个女人面对两个特勤转过来的谨慎目光,柔弱的捂着自己丰满的胸口,小声的说道:“这里的空气让我有点喘不过气来……”

    女人柔弱的表情让两个特勤同情的点了点头,就在其中一个想要安慰她一下的时候,一支钢笔从那个想要说话的特勤下巴里捅了进去。

    女人飞快的拔出了面前的这个倒霉特勤腰间的手枪,打死了另外一个特勤。

    然后一把拔出了那个死去特勤腰间的手枪,往副总统的方向一抛。

    接着她就冷着脸迅速的开枪杀死了还没反应过了的六个特勤。

    副总统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个自己的新助理,大声的叫道:“莱温斯基,你在干什么?”

    副总统说话的时候,他的脑袋被枪口顶住了,当他回头的时候看到了跟随自己很久的助手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说道:“你们被绑架了……”

    这个助手说话的时候,冷笑着开枪打死了两个穿着军装想要冲去拿武器的中年人,然后朝着国务卿的大腿开了一枪,说道:“你们被绑架了,我们要求跟外界通话,让安全部队停止攻击!”

    副总统绝望的看着莱温斯基,说道:“这到底是怎么了?你们到底是谁?”

    莱温斯基微笑着打散了自己的头发,微微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她的脸上似乎突然多出了冷艳的线条,一对碧绿的眼眸闪动着冷厉的光芒。

    面对副总统的疑问,她微笑着说道:“感谢你把我们带到这里,眼镜蛇的麦克伦先生向您问好!

    我不是什么莱温斯基,我对你的拉链没兴趣!

    您可以叫我安娜,或者男爵夫人!”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