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百三十九章 真相

    阿尔文不太明白雷蒙德的意思,有人针对哪个人渣副总统有什么不好的?

    但是阿尔文知道雷蒙德这种人绝对不会去做多余的事情,他既然开始说了,那么这个鲍勃就一定是个关键人物。

    雷蒙德显然很满意阿尔文的态度,这个骄傲的老毒蛇连斯塔克都不怎么在乎,但是他这辈子在阿尔文这里吃的瘪比在其他地方加起来都多,这让他很别扭,现在好了,终于有自己擅长的事情……

    “有人在我们之前就开始计划针对这位副总统了,他们不仅设局枪杀了那位“和平亲王”,而且准备了后续的手段,准备把那位副总统推向地狱。

    我的一位记者线人告诉我,今天纽约时报的总编收到了一份资料,那里面清楚的记录了一起发生在三年前,数千公里之外巴林的一起因为输油管道引起的大规模屠杀案,这位副总统是那起屠杀案的直接责任人。

    实际上如果不是斯塔克受到袭击,吸引了所有媒体的注意,那位纽约时报的总编可能会在明天就刊登这件事……

    现在所有的“明白人”都认为今天的事情是这位副总统自导自演的闹剧。”

    说着雷蒙德看了一眼脸色难看的鲍勃,笑着说道:“但是这位狙击手先生的遭遇告诉我,有人在针对我们的敌人。

    巧合的是,我收到了一些似是而非的情报,那里面显示这位副总统跟斯塔克庄园的袭击案有点关联……”

    阿尔文皱着眉头看着雷蒙德说道:“那又怎么样?难道我应该为一个人渣遭到陷害而感到痛心?

    这位副总统跟恐怖分子有联系,而我总觉得那个策划袭击斯塔克庄园的家伙也跟这个恐怖分子有联系。

    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我就是“猜”的,对不对不重要,反正我都想宰了他们。”

    雷蒙德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也许这位副总统确实是那个想要斯塔克死的人之一,但是仅仅是之一!

    这件事情各方的反应非常的奇怪,CIA几乎相当于大面积叛变了,但是华盛顿方面居然在12个小时内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说着雷蒙德停了一下,他像个合格的导师,让阿尔文消化了信息,这才接着说道:““教堂”回纽约了,过去2个小时内纽约死了很多人,大部分都是那些行动奇怪的CIA特工。

    他们在进行大清洗,这是CIA处理事情的风格,所有的事情不管以什么开始,最后都可以用死亡来结束,相比之下FBI要可爱的多!

    我不在乎这位副总统的死活,但是我跟“教堂”和哈维分别通了电话,我们获得的消息来自不同的渠道,但是相同的是这些消息都在把这位副总统推上断头台。

    这种机密至极的消息,什么时候成为情报界的“大路货”了?”

    阿尔文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然后说道:“你的意思是这位副总统已经被人送上绞架了,但是他其实并不一定是斯塔克遇袭的罪魁祸首……

    有人放出消息其实是想要利用我们,或者说我,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雷蒙德歪着脖子看着阿尔文,有些感慨的说道:“也许他就是罪魁祸首,但是那不重要了。

    有人看透你了,阿尔文校长!

    如果你不是从我的嘴里得知这些情报,当你知道那个副总统的所作所为的时候,你会怎么办……”

    说着雷蒙德看着阿尔文奇怪的表情,摇了摇头,说道:“你的弱点太明显了,很多人能根据你的杏格弱点来设计针对你……

    他们想你背上谋杀副总统的罪名,也许他们不能拿你怎么样,但是你的英雄身份就会变成罪犯身份。

    有人想把你逼出美利坚,你把地狱厨房当成自己的“囚牢”显然没有打动那些人,相比起他们可能获得的利益……

    之后斯塔克没了你帮忙站台,他也许还是世界首富,但是新能源的主导权他就拿不住了,光有核心技术也不一定能掌握话语权,

    还记得吗?新能源公司是独立的……

    而且说不定斯塔克直接就会死在这次的事情里面,毕竟他已经“重伤”了不是吗?”

    斯塔克做到阿尔文的身边,脸色难看至极的拿起一杯威士忌灌了下去,他表情复杂的看着雷蒙德,说道:“你的意思是其实有敌对的两方人都想我死,只不过一方会把责任都推到这个该死的副总统一边的人身上。

    我过去做的那些妥协,那些让步,都***没有意义,我在跟一帮没有良心的狗杂种打交道?”

    雷蒙德表情奇怪的看着斯塔克说道:“这很奇怪吗?你一个身上的利益有多大你自己没有意识到吗?

    再说了,其实其中一方并不一定要你死,只是你死了他们也很高兴!

    这里面还是有区别的……”

    斯塔克有点难受的重新倒了一杯酒,说道:“是的,我明白,他们针对的是阿尔文,只要阿尔文去干掉了那个副总统,他们甚至都不用审判,光是舆论就能把阿尔文跟普通人隔离开来。

    他们想阿尔文离开,这些人都是疯子吗?他们不知道阿尔文到底代表着什么吗?

    阿尔文只是待在地狱厨房,他***没有侵犯任何人的利益……”

    雷蒙德略微有点冷酷的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斯塔克说道:“但是他是你最好的朋友,那些人知道他永远都会站在你的一边……

    那些人清楚的知道,只要阿尔文站在你的身后,他们就拿不到自己想要的“控制权”。

    那是庞大的无法想象的利益,不仅仅是金钱,那里面还能衍生出几乎无穷无尽的权利……

    想想那些人如果控制了整个世界的能源供给,想想那里面产生的权利……”

    斯塔克痛苦的揉了揉自己的面颊,然后看着表情奇怪的阿尔文说道:“我现在是不是应该说声对不起什么的?”

    阿尔文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为什么?就为了还没发生的事情?

    我从来都不担心被人针对,“强大”不就用来被“仇恨”的吗?”

    说着阿尔文撇了一眼“冷酷”的雷蒙德,然后搂着斯塔克的肩膀用力的拍了拍,笑着说道:“伙计,你看起来还没有习惯地狱厨房的逻辑……”

    斯塔克看着阿尔文真诚的眼睛,突然笑了笑拿起酒杯跟阿尔文用力的碰了一下,一饮而尽之后说道:“是的,我们应该永远站在自己人的一边!”

    阿尔文和斯塔克交谈的时候,哈利拉着彼得走到了窗户边上背对着不远处的阿尔文他们拨通了自己老爹诺曼?奥斯本的电话。

    “爸爸,阿尔文校长遇到了麻烦……”

    电话那头的诺曼?奥斯本耐心的听完了自己儿子的讲述,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我知道了……”

    哈利显然对自己老爹的态度非常的不满意,他低声叫道:“就这样?这就是你的回答,阿尔文校长他……”

    电话那头的诺曼?奥斯本突然笑着打断了哈利的“指责”,说道:“那你想要我怎么办?

    我知道一点消息,并且做了一点准备,但是你显然有点其他的想法。

    跟我说说,我很好奇我的儿子为了给自己很大帮助的校长,愿意做到什么程度?”

    哈利愣了一下,然后说道:“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但是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所以我才给你打电话。

    我觉得你肯定能帮的上忙……”

    电话那头的诺曼?奥斯本并没有失望,他笑着说道:“我收到了一点消息,所以我准备明天在华尔街开市的时候接住那些用来制造恐慌的斯塔克集团股票。

    我跟斯塔克不算朋友,但是阿尔文是。

    我乐意为了朋友做出一点牺牲,哦,也许最后不一定是“牺牲”,说不定是一笔还算不错的投资……

    但是现在你说有人在针对阿尔文,那么,你想怎么办?”

    哈利愣了一下,有些沮丧的说道:“我不知道,爸爸,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我这样是不是很蠢?”

    电话那头诺曼?奥斯本没有一点失望的意思,他反而开心的一边大笑,一边说道:“不,一点都不蠢!

    哈利,你是不一样的奥斯本,你会走出另外一条路,跟过去的奥斯本截然不同的路。”

    说着诺曼?奥斯本哈哈大笑着说道:“按照你内心的想法去做,去告诉阿尔文,奥斯本会站在他的一边。

    然后你要是乐意的话,帮我给斯塔克带个话,他欠我一个人情!”

    哈利有点激动的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了爸爸……”

    诺曼?奥斯本听着哈利激动的声音,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说道:“你很好,但是应该能在聪明一点,别被阿尔文传染了不爱思考的坏毛病!

    你说的那些东西,阿尔文都知道了,难道他还不知道怎么应付吗?”

    哈利愣了一下,然后回头看到阿尔文正微笑的看着自己做了个“谢谢”的嘴型。

    这个英俊的小伙子突然有点无地自容的看着自己的伙计彼得说道:“我是不是很蠢?”

    彼得摊了摊手,表情奇怪的说道:“最少你有个好爹!

    你说“不爱思考”真的是个会传染的毛病?”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