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百二十五章 布鲁托的新外号?

    阿尔文站在病床的旁边看着“病入膏肓”的斯塔克,说道:“伙计,这里其实还不错!

    从美利坚建国开始到现在,这里终于有了第一家医院……”

    斯塔克把被子盖在自己的脑袋上用力的捂住自己的脸试图闷死自己,听到了阿尔文的话,他生气的掀开了被子,看了一眼正在给他写病历的威廉?拉什,说道:“我本来以为这里已经够糟糕的了,狭小的卫生间、狭小的病房……”

    说着斯塔克摆弄了一下身下廉价的病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然后伸手不可思议的指着大麻医生威廉?拉什,说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的天,这里简直糟糕透了……”

    威廉?拉什把眼神从病历上抬起来撇了一眼斯塔克,有些不满的说道:“斯塔克先生,我是这里特邀医生。

    为了让你看起来像是要死的样子,我不得不为你编造病历,顺便客串化妆师和药剂师,好让你看起来像是个快要死的人。

    这一切都是出于阿尔文校长的邀请……”

    说着威廉?拉什合上病历,微笑的看着斯塔克,说道:“不用谢我,我是收费的……”

    阿尔文接过了威廉?拉什递过来的病历,看着他走出了病房,并且顶着一张帅脸很识相的没有跟福克斯搭讪,而是跟佩珀愉快的聊了两句,还非常绅士的行了个吻手礼。

    阿尔文扇动着手里的病历,摊着手看着斯塔克说道:“嘿,伙计,这是“计划”,你到底怎么了?

    就因为那个医生长得比你帅,并且很讨佩珀的喜欢……”

    斯塔克别扭的坐起了身子,对着门口的佩珀招手叫道:“嗨,甜心,能进了帮我一个忙吗?

    我想去一趟洗手间,但是我不想让阿尔文这个混蛋看到我小弟弟!”

    佩珀皱着眉头看了斯塔克一眼,然后拉上了病房的大门,这让斯塔克只能透过门上的那一扇小窗户看到威廉?拉什的侧脸和佩珀的额头。

    斯塔克生气的拍打了一下床单,抿着嘴角委屈的看着阿尔文,不可思议的说道:“这算什么?一个“垂死富豪”的太太正在为自己寻找未来的伴侣?”

    阿尔文看着嘴硬的斯塔克,右手在鼻子面前扇了扇,皱着脸说道:“得了吧斯塔克,佩珀今天为你痛哭了将近90分钟,而你甚至没有让她高兴9分钟。

    而且是谁说要等摩根7岁的时候在考虑结婚的事情的?”

    说着阿尔文偷偷的撇了一眼病房的大门,对着斯塔克低声的说道:“你差点把我也搅进去,幸好我是个意志坚定的穷鬼。

    不过我会跟布鲁托投诉的,这里的病房隔音效果实在太差了。

    以后这里的洗手间如果做不到酒吧厕所隔间的隔音效果,我就揍他,幸好我是个意志坚定的好人,呼~”

    斯塔克无奈的摆了摆手手,眼睛盯着病房大门的窗口,说道:“是的,就这么干,顺便投诉一下这里的医生骚扰病人家属的问题。”

    说着斯塔克就通过那扇小窗户看到威廉?拉什低头跟佩珀拥抱了一下,他烦躁的看着阿尔文,生气的说道:“看在上帝的份儿上,替我出去在那个帅气的混蛋脸上来一拳。”

    斯塔克说话的时候,门外的威廉?拉什告别了佩珀离开了。

    福克斯推开了病房的大门,微微的低着头伸手“邀请”情绪像是过山车一样起伏的佩珀走进了病房,然后她才跟进来关上了病房的大门,抿着嘴唇眯着眼睛看着一本正经的阿尔文。

    阿尔文莫名其妙的摊着手看着福克斯,笑着说道:“怎么了亲爱的?难道我忘记了什么?”

    福克斯在表情奇怪的佩珀肩膀上拍了拍,然后走到阿尔文的身边在他的胸口拍了拍,眯着眼睛说道:“很高兴你是个意志坚定的人!”

    阿尔文愣了半秒钟,然后笑着搂着福克斯纤细的腰肢,低头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说道:“感谢这该死的大门,我会投诉布鲁托这个混蛋的,我说真的!

    我估计这间医院就没有合格的玩意儿了,我听说这里的CT机都是15年前的二手货。

    他居然敢告诉我这里是医院,没有那些厉害的机器医生怎么看病?”

    说着阿尔文看着脸色的笑容已经快要控制不住的福克斯,说道:“为什么你每天都能这么漂亮?我其实想要有说谎话哄你的机会,但是……

    嘿,这对我不公平,你这样我永远都成不了一个花花公子……”

    病床上的斯塔克翻着眼睛做出一副恶心的表情,挥着手叫道:“Oh~e on,为什么你们不去隔壁开个房间?”

    佩珀盯着表情很不自然的斯塔克,说道:“你在吃醋,托尼?”

    斯塔克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佩珀,说道:“你抽大麻了?我会吃醋?”

    “你在吃醋,不然威廉医生应该是你欣赏的类型……”

    斯塔克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说道:“得了吧,那家伙浑身大麻的味道,而且他对世界首富没有敬畏之心,所以我才想要揍他!”

    “你想揍他,所以你吃醋了~”佩珀说着话的时候走到病床的旁边坐下,不理会斯塔克别扭的表情,伸手捧着他的脸,用力的吻了一下,然后说道:“我爱你~”

    斯塔克搂着佩珀的脖子让他躺在自己的胸口,然后冲着阿尔文挤了挤眼睛,竖了个大拇指,做了个“谢天谢地”的嘴型,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阿尔文搂着福克斯的腰,看了一眼轻薄简陋的病房大门,轻笑着说道:“看,其实“简陋”不是没有好处,它最少能让人“真心相对”……”

    福克斯看着病床上的一对,有些感触的靠在了阿尔文的胸口,然后抿着杏感的嘴唇撇了一眼面带微笑的阿尔文,轻声说道:“如果有一天你不想哄我开心了,记得告诉我一声,我怕我会不习惯!”

    阿尔文听了愣了几秒钟的时间,他看着突然显得有点感杏的福克斯说道:“这可不是我的姑娘,你这样让我很不习惯。

    我以为你是那种,每天早上拿把枪对着我的脑袋让我夸你一句的杏感刺客!

    我喜欢你……喜欢你的杏格,嗯,也许还要加上“长相”“身材”之类的。

    我这样说会不会显得有点肤浅?

    爱说实话真的不是什么好习惯,我应该学学阿不思,也许当个绅士也是不错的选……”

    阿尔文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热吻封住了嘴唇,直到福克斯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她才喘着粗气看着阿尔文说道:“我爱你……”

    阿尔文微笑着在福克斯的额头亲吻了一下,说道:“这是我的荣幸……”

    就在病房里两对男女“你侬我侬”的时候,病房的大门被敲响了,穿着一身夸张皮草的布鲁托正咧着一嘴的大金牙凑在窗口朝病房里张望。

    阿尔文朝着这个煞风景的傻瓜竖了个中指,然后在福克斯的脸上亲了一下,说道:“你和佩珀先回去吧,等我回去了,你在把刚才的话在“做”一遍,我会多荣幸几下。”

    福克斯翻着白眼在阿尔文的肚子上揍了一下,然后拉着最近头脑都不太清楚的佩珀离开了病房。

    走出病房的时候,布鲁托殷勤的为她们拉开了大门,谄媚的说了一句,“很荣幸为你们服务,女士们!”

    倒霉的毒贩子没有因此换来微笑,两位美女用白眼在他的脸上“盯”了一下,然后携手离开这里。

    布鲁托看着两位女士的背影离开了走廊,这才莫名其妙的走进了病房,看着阿尔文说道:“这是怎么了?两位女士刚才还很高兴,你们……”

    阿尔文不耐烦些挥了挥手,说道:“伙计,你把刚才的好气氛给搅和了,福克斯居然没有给你一枪让我很意外。”

    说着阿尔文想了想说道:“外面现在情况怎么样?”

    布鲁托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说道:“外面现在转播车比我的救护车还多。

    我封锁了整间医院,保证没有任何人能进来!”

    说着布鲁托有点自豪的张开双手说道:“这里是布鲁托的医院,它现在暂时属于你了。”

    阿尔文笑着摇了摇头在布鲁托的胸口锤了一下,说道:“好吧,你帮了大忙,但是这里的装修简直糟透了。

    记得找给你装修的家伙,你得把钱要回来,这种地方永远都没法儿通过卫生部的验收。”

    布鲁托无所谓的晃了晃脑袋,说道:“没关系,我从来没想过需要通过验收什么的。

    这是公益项目,我找来的那些医生不能光“开”大麻,他们得干点其他的事情。”

    阿尔文好笑的看着表情有点骄傲的布鲁托,笑着说道:“我以为你现在的产业都是“合法”的,你的律师难道没有告诉你怎么搞定一家合法的医院?”

    布鲁托咧着嘴笑着说道:“这里是医院,它就是合法的!”

    说着布鲁托看着挑着眉毛看着自己的阿尔文,略微有些倔强的说道:“这里是医院,真的医院……”

    阿尔文愣了几秒钟,然后大笑着跟布鲁托拥抱了一下,这家伙脑子清楚的很,他的那帮流氓律师已经把他所有会送他进监狱的行当都给“合法化”了,但是这位老兄独独留下了这间本来可以真的合法化的医院……

    这就是地狱厨房的混蛋气质,我***干好事难道还要谁批准?

    这可能是现在这帮黑老大们的最后“反抗”了!

    坏蛋的尊严也是要维护的!

    布鲁托看着阿尔文,“嘿嘿”低笑着,说道:“你说我要是让别人以后叫我“院长”怎么样?

    这个新外号听起来很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