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百六十二章 习惯坚强

    阿尔文和斯塔克的“工作”一直进行到了半夜十二点。

    斯塔克将最后一份“圣诞愿望”送出之后,有些疲惫的舒了一口一起,也顾不上脱掉身上让他难受无比的圣诞老人服装,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看着阿尔文抱着已经熟睡的小金妮,还有舞台边上背靠着背,头顶着头睡着了的尼克和明迪,斯塔克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看起来小马驹们都累了,我一直以为这些小家伙都是不要睡觉的。

    看起来我的未来并不算很糟糕,最少只要陪着孩子把他们的精力消耗完,就能让他们老实下来。”

    阿尔文笑眯眯的看着天真的斯塔克,说道:“你对自己的估计可能有点太高了,如果你想照着自己的想法来干,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那会是一场注定要输的战争!”

    说着阿尔文看着满脸不信的斯塔克,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会知道的,最多9个月,也许都不需要。

    到时候你就会发现,陪孩子实在不是什么人都能干好的事情,亲生的也不行。

    你得随时跟你脑子里的“恶魔”做斗争,它会不停的诱惑你,捂住他的嘴(世界安静了)、打断他的腿(在也不会找麻烦了)、去把家里的保险丝拔掉(终于能睡觉了),等等,等等!”

    斯塔克打了个嘲弄式的哈哈,斜着眼睛看着阿尔文,说道:“那你现在的脑子里在想什么?把你怀里那个可爱的小东西吃掉?

    伙计,我就快要做父亲了,你得给我一点鼓励,而不是恐吓我!”

    阿尔文在酣睡的小金妮鼻子轻轻的按了一下,小姑娘像一只贪睡的小奶猫,可爱的挠了挠自己的鼻子,然后把小脸往阿尔文的怀里凑了凑,打起来轻微的鼾声。

    这几天这几个孩子也累了,精神一直紧张的他们同样好几天没有睡好。

    也许不仅仅是他们,整所学校的所有孩子可能都是一样的。他们身在安全的地方,但是总会牵挂着在外面的家人和朋友。

    现在灾难彻底的结束了,心里安定下来之后,疲惫自然也就随之而来。

    这可能也是今天的PARTY结束的那么快的原因!

    阿尔文看了一眼并不安静的球场,叹了一口气,他正想给福克斯她们打个电话,让她们把几个孩子带去宿舍睡觉,结果电话还没拨出去,就看到了福克斯、雪莉、佩珀正一起走过来。

    阿尔文笑着把小金妮塞进了福克斯的怀里,指了指远处正在忙碌的老帕克,说道:“看起来我还需要在这里在待一会儿,我们的求婚是不是有点太草率了?

    不能跟自己的未婚妻共度良宵是件很遗憾的事情!”

    福克斯托着小金妮的屁股,让她的小脑袋搁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对着阿尔文说道:“你有你的责任,而且夜其实很长!”

    阿尔文笑着在福克斯的嘴唇上亲了一下,说道:“好吧,希望今夜在长一点。”

    说着话的阿尔文看到雪莉正在打量着熟睡的尼克,那眼神怎么看都称不上友好,为了让弗兰克有个安详的晚年,阿尔文凑过去,对着雪莉干笑了两声,对着一直坚持到最后的理查德招了招手,说道:“伙计,把尼克安全的带回去,这是朋友的义务!”

    雪莉看着理查德把半睡不睡的尼克背在了背上,逃命一样的朝着宿舍的方向跑去,她瞪着通红的眼睛看着阿尔文说道:“你在担心什么?担心我揍尼克?我看起来是个恶毒的女人?”

    阿尔文笑着摇了摇头,安慰杏的说道:“你肯定不是一个恶毒的人,不过为什么要强迫自己在这个时候表现出“大度”?

    该生气就生气,这不是什么大事儿,我们都能理解!

    如果你一点都不生气我们才要担心了!”

    说着阿尔文冲雪莉挤了挤眼睛,笑着说道:“如果你想揍他,就等他清醒之后,嗯,记得下手轻一点。

    别再鼓动明迪那个傻丫头去找尼克的麻烦了,那姑娘实在是心狠手辣的厉害。”

    雪莉听了干笑一声,看了一眼不远处背对着这里的弗兰克,然后压低声音对阿尔文说道:“那你说我该怎么办?那个小混蛋比我对付过的最坏的坏蛋还要坏!”

    阿尔文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这个“坏蛋尼克”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他培养出来的,这小子获得了一个这样的评价,让他实在有些不好意思。

    这种时候一味的要求雪莉理解、宽容肯定不是什么好的做法,何况尼克那孩子干的事情确实欠揍的厉害。如果做不到相互理解,只要求一个付出,这种事情阿尔文做不来,也说不出口。

    最后憋了半天,阿尔文只能无奈的仰天长叹一声,用华语轻声的喃喃自语,“冤冤相报何时了啊?”

    说着阿尔文看了一眼有点小胖的明迪,感慨的说道:“这姑娘很厉害,尼克的腿没问题也肯定打不过她,这对尼克来说有点太残忍了!”

    雪莉听了不知道想了一些什么,心情突然好了起来,她抱起熟睡的明迪,冲着阿尔文挑了挑眉毛,说道:“这是个好姑娘~我觉得她的搏击水平还能在进步一点!”

    斯塔克跟佩珀腻歪了半天,等女人们带着孩子离开了,他才走到阿尔文的身边,看着表情奇怪的他说道:“怎么了?你的脸色看起来实在不算好。”

    阿尔文看着女人们远去的背影,小心的压低了嗓音,说道:“我觉得你最好把你的“超模单身PARTY”从你的日程表里划掉!

    女人真的很可怕,我们不怕战争,但是那种甜蜜的陷阱会要了我们的命!”

    斯塔克皱着眉头打量着胡言乱语的阿尔文,说道:“你才刚求婚成功,就开始婚前恐惧了?你现在看起来糟糕透了,我最少能坚持到明天才开始!”

    阿尔文在斯塔克的身上锤了一下,摇头失笑的在舞台的边缘位置坐下,掏出一根雪茄递给了斯塔克,然后示意了一下并不静谧的球场,有些无奈的说道:“我确实有些草率了,我只想着欢乐,但是却忽视了悲伤。

    事情是不是永远都有两面,一面好,一面坏。

    地狱厨房是不是就没法儿彻底的拥抱欢乐?”

    斯塔克能隐隐约约的听到球场四周的阴暗角落里传出来的压抑哭声,他沉默了一下,在阿尔文的肩膀上拍了拍,说道:“你做了所有你能做的,让大多数人快乐起来总归不是错的!”——

    安静下来的球场边缘位置一直有压抑的哭声传出来,那是几个在这场灾难里失去家人的孩子。

    弗兰克像是一尊雕像一样,沉默的站在球场的边缘位置,他在保护着那些准备“晚归”的孩子们的安全。

    老帕克带着BIG扎克还有几个年轻的教师,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找过去,一个一个的去安慰那些痛失家人的孩子。

    老帕克不是战士,他没法儿拿起武器走上前线,他只能做着力所能及的事情,给那些孩子一点点安慰,告诉他们,你们不是一个人!

    一直没有出现的史蒂夫搂着一个痛哭的黑人男孩儿的肩膀从一个阴暗的角落里走了出来,看到阿尔文所在的位置,他搂着那个男孩的肩膀朝着阿尔文的方向走了过来。

    阿尔文安静的等待着那帮哭泣的孩子在自己的面前集结,这种时候、这种事情确实让他糟心的厉害。

    直到所有人集结到了一起,阿尔文这才走过去跟老帕克拥抱了一下,有些感慨的说道:“没有你们这里肯定一团糟,我看起来真的不算合格。”

    老帕克在阿尔文的肩膀上拍了一下,说道:“足够好了,相比其他地方,我们这里已经足够好了!

    我已经拔掉了家里的有线电视,我能想象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那里面都会是葬礼、葬礼、葬礼。

    这些孩子很坚强,他们很快就能走出来。”

    说着老帕克好像想到了什么,有些伤感的说道:“这里的孩子习惯“坚强”了,我也不知道这算好还是不好?”

    阿尔文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说道:“你肯定能让这种“坚强”变成好的。”

    说着阿尔文转身回到舞台的边缘,看着十几个大大小小的孩子,说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们,我能理解你们的痛苦,毕竟我曾经经历过!

    四年前我失去了一切来到了地狱厨房,我消沉过很长一段时间。”

    说着阿尔文的脸上挂上了微笑,看着那些孩子说道:“总会过去的,只是需要的时间长短而已。

    把对亲人的思念放在心里,带着他们的那份儿去努力生活!”

    史蒂夫搂着那个黑人男孩看着阿尔文想要说点什么,被阿尔文制止了。

    阿尔文看着那个伤心的黑人男孩儿,说道:“我知道你,“窨井盖”库巴,球队后卫,我还知道你的妈妈去世了!

    别担心,没人会让你们离开,你和你的弟弟妹妹都可以留在学校,直到你们毕业!”

    说着阿尔文看着其他孩子,说道:“我不知道你们所有人的名字,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跟库巴一样失去了唯一的监护人,但是你们对我来说都一样。

    只要你们愿意留在这里,就没人能带你们走!

    你们是地狱厨房的孩子,学校就是你们的家!”

    阿尔文说完话就接到了彼得打来的电话,他听完之后挂掉电话,对着那些沉默的孩子们说道:“都回去睡觉,别让自己悲伤太久~”

    说着阿尔文有些不在看那些孩子,而是转身碰了碰斯塔克的手臂,轻声说道:“陪我出去喝一杯!

    那里都是习惯悲伤,享受痛苦,没心没肺的混蛋!

    伤感不应该是今天的主题!

    我现在特别想让自己能开心起来,希望酒精能做到!”——

    求月票!

    今天是双倍月票的最后一天了!

    各位大佬,如果你有勇票的话,看在今天更新了1万1千字的份儿上投出来吧!

    谢谢!感恩!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