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百二十七章 我不针对谁

    阿尔文最后还是给胖子王园打了个电话,如果达蒙最终需要一个去处,还有什么地方比卡玛泰姬合适?

    阿尔文到现在还记得那个纽约圣殿的老法师卡伦曾经告诉他,卡玛泰姬的法师有很大一部分的人是对生活彻底绝望的失意人,那个古一让他们正视了自己的灵魂,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达蒙也许需要这些,因为阿尔文不管怎么看,卡玛泰姬都是治疗“脑子有病”的好地方!

    电话接通了之后,那头传来了胖子王园疲惫的声音,“阿尔文,你这个混蛋是不是把非洲的事情忘记了?

    这里的恶魔已经快要堆满迷宫了!”

    阿尔文干笑了两声,撇了一眼脸色奇怪的达蒙,说道:“别这么说,我刚拯救了世界没多久,你总得让我喘口气!

    你们那个古一不是已经回去了吗?

    说真的,相比古一的那一对魔法扇子,你的锤子实在低端的厉害!”

    说着阿尔文听到了胖子王园大喘气的声音,这才笑着安慰他说道:“我给你找了帮手,他的能力对付恶魔非常的好使!

    说真的,你们怎么表现的这么差劲?我们这里的黑帮都干掉了不少的恶魔,你们怎么还是那么艰难?”

    胖子王园在电话那头一边穿着粗气,一边生气的骂道:“我们看守的是空间最薄弱的地方,纽约有中介恶魔组成的队伍吗?

    我们一共才多少人?我们需要面对多少恶魔?你这个混蛋什么都不知道!”

    阿尔文听到了胖子王园略带“骄傲”的抱怨,笑呵呵的说道:“好吧,伙计!

    我从你的口气里听到了炫耀的味道,看起来古一回地球对你们的影响真的不算小。

    老兄,你是成年人,你得靠自己!”

    说着阿尔文看了一眼忧郁的达蒙,对着电话笑着说道:“赶紧开个门来我的学校,我给你请去了一个真正的恶魔杀手!

    他现在忧郁的厉害,需要一些发泄的渠道!”

    胖子王园估计事情也比较多,他没有多问什么,反正阿尔文肯定不会害他们,于是他笑着说道:“你可以联系一下斯特兰奇,这个混蛋居然待在纽约逞英雄,还差点丢了自己的小命!

    你知道,我开的小门没什么用处,其他人也没去过你的学校,想要快的话,去找斯特兰奇是最快的方式了!”

    阿尔文心里鄙视了一下这帮法师,开个门都开不利索,难怪之前一直等着古一回来救命!

    挂了胖子王园的电话,阿尔文给斯特兰奇打了个电话,这位老兄在女朋友任职的医院里忙活的飞起,实在没空来学校,只是给了阿尔文一个地址,让达蒙自己去找他。

    听他的口气,那里的情况不算太好,他这个手残都上阵开始动手术了,说明医院已经满员了!

    阿尔文将记下的地址塞进了达蒙的口袋,拉着他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他一边走一边笑着说道:“别弄得太伤感,你自己的毛病不要让孩子一起承担伤害。

    告别有很多种形式,不告而别是最蠢的方式!”

    说着阿尔文把手放在办公室的大门上,转头轻声的说道:“你在难受,在痛苦,在这里最好还是收起来!

    你只是出个差,拯救世界这个理由怎么样?

    别让孩子分担你的痛苦,也别把自己的离开想的太伟大,你不是为了保护她,而是你控制不住你自己。

    说实话,你这样逃避真的不够男人!”

    达蒙听完认真的点了点头,用力的在自己的脸上揉搓了几下,瘦长的脸上挂上了一丝“火柴人”式的亲切笑容,看着阿尔文说道:“我准备好了!”——

    小金妮被威尔森教授抱在怀里,手里拿着一叠“愿望清单”,愁眉苦脸的在那些“符号”里寻找自己认识文字,这对小姑娘来说有点太艰难了。

    她现在还没有学过多少单词,如果是在超市或者商场里,结合实物她还能认识几个,但是一张白纸上写着大段的圣诞愿望,这样小姑娘有点挠头!

    威尔森这个文学教授很有耐心的指着“愿望清单”上的单词,告诉小金妮,它们是什么意思。

    小树苗很没眼色的在他们面前的桌子上摇头晃脑的想要吸引小金妮的注意力,被不耐烦的肥熊随手拨弄的转了一个身,只能对着墙壁耍宝了。

    肥熊“教训”完小树苗,就把自己的大脑袋塞进小金妮的怀里,眼睛跟着***着那些“天书”。然后这位好学的肥熊在威尔森教授的腿上拍了拍,意思,你继续,识字还挺有意思的!

    尼克抓耳挠腮的拿着一张“愿望清单”艰难的识别着上面“潦草”的文字,对着身边正拿着一个表格的弗兰克说道:“你应该在学校的校规里加上一条,字迹不工整的家伙需要关禁闭!”

    说着尼克看着手里的“愿望清单”有些不确定的念道:“我想要一双新的袜子,最好是我妈妈也能穿的新袜子。

    那上面最好有白色的小花,我很喜欢白色的小花!”

    尼克苦恼的放下了“愿望清单”烦恼的捂着自己的脑袋,说道:“这个姑娘到的是自己想要一双袜子,还是想给自己的妈妈来一双袜子?

    圣诞老人这么多年的日子是怎么过的?这有点太难了!”

    弗兰克苦笑的在表格上一边写写画画,一边说道:“想要听听我的意见吗?”

    说着弗兰克也没等尼克回答,就在表格上袜子数量一栏上填上了“4”,然后说道:“我觉得一个合格圣诞老人是善良的,在他不能确定的时候,把礼物的数量扩大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

    尼克听了在手里的“愿望清单”和弗兰克手里的表格上转了转,说道:“我如果在一张“愿望清单”上面写,我想要一台游戏机,最好是我爸爸也能玩的游戏机!

    最好还能给我配上合适的游戏光盘!”

    说着尼克看着弗兰克的老脸,期盼的说道:“我会获得超过我预期的收获吗?”

    弗兰克烦恼的看着自己的操蛋儿子,表情奇怪的说道:“我没意见,但是如果你不能证明自己的成绩合格,而且能够正确的控制使用它们的时间,它们最终还是会成为“人质”被挂在餐厅的墙上。

    或者你可以尝试着去说服阿尔文~”

    尼克烦恼的看着弗兰克的老脸,难过的说道:“那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阿尔文就像是一块石头,这家伙实在是太没有人杏了!

    那个“人质”已经快要被挂坏了!”

    弗兰克撇了一眼自己装模作样的儿子,抿着嘴,严肃的说道:“以我的经验来看,“人质”的价值在于它必须“活着”,不然就失去营救的必要了。

    实际上阿尔文的做法很温和,如果是我的话,我会每天取下它的一点零碎交给你,这样说不定会让你更有动力一点!”

    尼克吃惊的看着自己的老爹,不可思议的说道:“我的老天,我一直以为你是个超级英雄,你过去当兵的时候难道不是打坏人而是当坏人?为什么你现在表现的像个大反派。

    赶紧把你的话收回去,让阿尔文听到我就糟糕了!”

    “哇哦~弗兰克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卡斯特老大确实需要一点动力了!”

    阿尔文走进了办公室,笑着在好像犯了“阅读困难症”的小金妮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指了指熊孩子尼克,说道:“你完了,小子!

    从假期结束开始,我就每天让“多姆”去给它一爪子,让我们看看你能不能在今年把它“活”着救回去!”

    尼克翻着眼睛,假装没有听到阿尔文的威胁,他重新拿起一张“愿望清单”,仔细的看了一遍,然后对着弗兰克做出一副“怎么了?”的表情,说道:“老兄,我们在工作,能不能认真一点?

    你这样显得很不专业,看看人家特工的工作效率,难道这就是特工和大兵的区别?”

    弗兰克强忍着掐死自己亲儿子的冲动,拉来一个年轻的神盾局特工,给了他一个死亡威胁的眼神,然后把他按在自己的座位上,又把手里的清单表格拍进了年轻特工的怀里,沉声说道:“干好你的工作,专业人士!”

    阿尔文笑呵呵的看着达蒙将心情很好的明迪拉到了一边,蹲在地上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不过看他们的表情,他们交流的内容不算太坏,达蒙看起来是把自己的话给听进去了,最少他现在一直在保持着微笑。

    看着明迪崇拜的看着自己老爹的样子,看起来他们的分别不会太过痛苦!

    实际上事情总会有解决的办法,就算没有办法,只要真的有心还是能避免所有的人一起受到伤害。

    男人嘛,把无法分担的痛苦抗在自己的肩膀上是最基本的“礼貌”!

    阿尔文笑着跟走过来的弗兰克碰了碰拳头,笑着说道:“保持耐心,伙计,你肯定能行!

    尼克的杏格是我造成的,这里面有我的责任!

    不过我个人认为他这样的杏格,好的方面比坏的方面多!

    最少他未来肯定是条硬汉!”

    说着阿尔文走到酒架的旁边,拿起一个盘子,放上了几个威士忌酒杯,倒满了之后递给弗兰克一杯,然后又给了威尔森教授一杯。

    接着奥利维亚走过来有些嗔怪的接过了另外几杯威士忌,说道:“让老家伙喝烈酒可不是什么好主意,老凯奇除外!”

    说着她端着酒水走进了办公室的小间,老凯奇正在里面跟班纳博士聊天,看起来非常的愉快!

    阿尔文笑呵呵的举起酒杯跟弗兰克碰了一下,然后对着威尔森教授说道:“我得敬你一杯,你让我明白社区学校的“奇迹”不是无缘无故的!

    说真的,你的做法让我有些羞愧,似乎我总是在偷懒。

    老伙计,这样不好~”

    威尔森教授笑眯眯的抱着小金妮,调整了一下坐姿,跟阿尔文碰了一下酒杯,笑着说道:“阿尔文,你做了最难的部分,我们只是在实现自己为数不多的生命当中的最后价值!

    你负责学校外面,我们负责学校里面,这些我们很早就聊过的!

    别担心我,我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我还想在多工作一段时间,这是我生命当中最“荣耀”的一段时间。

    我还没有享受够,如果我能带着“荣耀”入土,那是对我这辈子最好的肯定!”

    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的阿尔文点了点头,一口干掉了酒杯里的威士忌,看着威尔森教授也喝掉了他的威士忌,阿尔文重新给他倒了一杯,笑着说道:“会的,“荣耀”不会离去,他会一直在你的身后闪光!

    不过在那之前,我觉得把自己的身体搞好才是最重要的!

    我们在喝一杯!”

    阿尔文说完就再次一口喝掉了整杯的威士忌,然后看着脸色奇怪的威尔森教授。

    威尔森教授看着阿尔文也不知道想到些什么,一张帅气的老脸泛起了微笑,举起酒杯将威士忌大口的灌进了肚子,两杯威士忌下肚让他脸上泛起了红晕。

    轻轻的摇晃了一下发晕的脑袋,威尔森教授看着阿尔文,笑着说道:“劝一个老头喝烈酒可不是什么好主意,不是每个老头都像老凯奇那么能喝酒的!

    不过,我很高兴!

    阿尔文,很荣幸能在这里和你共事!”

    阿尔文看着酒劲儿上来了的威尔森教授,笑着把小金妮从他的怀里抱下来,然后就那么看着这个老人慢慢的睡了过去。

    小金妮捂着自己的小嘴,看着阿尔文轻声的说道:“爸爸,威尔森爷爷睡着了,让我去给他拿一条毯子~”

    阿尔文把小金妮放下来,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从身边一个椅子上把一个神盾局的特工揪起来,将那把椅子放到威尔森的面前,把他的双腿架起来,让他能够舒服一点!

    当小金妮拿着一条小花毯子给威尔森教授盖上的时候,一条红色的细小藤蔓扎进了老人的小腿。随着生命能量的缓慢输入,威尔森教授睡的愈发的香甜了!

    阿尔文满意的在小金妮的脑袋上揉了揉,转头看向几个明显还是菜鸟的神盾局特工,微笑着低声说道:“很抱歉,后面大家请保持安静,或者我们可以找个更宽敞一点的地方!”

    说着阿尔文看了一眼刚才那个被自己揪起来的年轻特工,笑着说道:“我为我刚才的粗鲁道歉,我不是针对你!”

    年轻的特工面对阿尔文的道歉有些激动的摆了摆手,说道:“不不不,我不介意,威尔森教授值得所有人的尊敬!”

    年轻的特工说着,有些不确定的看着阿尔文说道:“您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样,嗯~很不一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