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七十八章 我们是坏蛋

    阿尔文穿着战神三号从一家剧院里走了进去,恶魔越界的时候,那里正在进行一场舞台剧表演。

    三个暴食恶魔几乎杀掉了里面超过一半的人,阿尔文赶到的时候里面几个强壮的男人正在把几个女人推给暴食恶魔,想要通过喂饱它们的方式延缓自己的死亡时间。

    一个剧院的年长保安被自己的同事压在地上,嘴里发出绝望的大叫,“你们会下地狱的~”

    保安的同事用膝盖顶在年长保安的背上,嘴里不停的念叨着,“这里就是地狱,我们只是想要活下去!”

    当阿尔文闯进去随手砍死了两个暴食恶魔,面对的不是欢呼,而是那几个强壮男人懊恼的低吼,还有莫名其妙的攻击。

    一个五六岁大的小女孩,拉着自己的母亲指着站立不动的阿尔文说道:“那是曼哈顿战斧,他是来救我们的吗?”

    小女孩的母亲苦笑的看着那些被暴食恶魔撕碎的尸体,还有自己的凶手丈夫,有些痛苦的说道:“是的,我们得救了!但是我们注定会下地狱~”

    阿尔文掀开面甲,脚下踩着一个暴食恶魔的胸口,看着最后一个人离开了演出大厅,这才看向那几个用自己的同类喂养恶魔,企图让自己活下来的男人,“你们得靠自己活下来~你们让我觉得自己生活在地狱~”

    当阿尔文放开那头暴食恶魔,转身离开了演出大厅,被留在演出大厅的几个男人爆发出了绝望的嚎叫,跟那头暴食恶魔展开了一场“野兽”之间的殊死搏斗。

    看着仍然留在走廊徘徊不去的几个妇女和儿童,阿尔文心里有了大概的猜想。

    那几个男人的衣着还算体面,看起来应该是来看表演的观众。

    至于面前的几个女人和孩子,阿尔文不太想知道他们是谁,因为那会让自己觉得自己像个坏人。

    那些男人面对绝境,为了生存,牺牲了自己的同类。当阿尔文出现的时候他们没有获救的喜悦,而是羞愧的展开了无用的攻击。

    他们似乎想要掩盖自己的罪行,实际上他们已经没有理智了,也许他们根本就没有觉得自己还能“获救”。

    当阿尔文出现的时候,愧疚和懊恼啃食着他们的内心,从“人”变成“野兽”,再从“野兽”变成“人”,面对基本上可以预见的可悲未来,一般人很难承受这种转变。

    阿尔文宁愿用最好的可能去揣测那些男人的想法,也许他们是在守护一些东西,也许他们只是恐惧的失去了理智!不然阿尔文觉得自己会失去继续作战的动力!

    在一个表情天真的小女孩的脑袋上摸了摸,阿尔文听着身后的演出大厅里传来了一声绝望的呼号,“上帝,原谅我~”

    看着面前捂着嘴哭泣的女人,阿尔文心情复杂的摇了摇头,说道:“让地狱的事情留在地狱吧~

    我是阿尔文,如果里面有你的什么人,你可以把我当成你的复仇对象,如果你想复仇的话~”

    说完阿尔文召唤出食尸藤吞掉了那头暴食恶魔,蹲下身子看着那个哭泣的小女孩,说道:“记住,里面的人是为了救你们才牺牲的,他们是勇敢的人!”

    那个一直在哭泣的女人看着阿尔文,轻声说道:“克里夫不是坏人~他也许~”

    阿尔文站起来看了一眼那个女人,苦笑着说道:“也许吧!不然还能怎么样~

    世界需要阳光,让我们忘记黑暗拥抱阳光不好吗?”

    看着几个警察领着从剧院跑出来的人群撤进了地铁站,阿尔文靠在皮卡车的车门上。

    从一个路过的警察口袋里拽出一包香烟给自己点上一根,重重的抽了一口,看着坐在驾驶室里面的多米尼克,说道:“我现在觉得当个坏蛋的感觉真的不赖,因为坏蛋干坏事似乎就是理所当然的,你会有这种感觉吗?”

    多米尼克听了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阿尔文,说道:“理所当然?不!

    我偶尔偷车的时候会有那么一点愧疚,不过想想对方都有保险,我就会把愧疚抛在脑后了。”

    阿尔文摇头失笑的看着面前这个面瘫的光头,说着并不怎么好笑的冷笑话。

    他用力的抽了一口香烟,在车门上拍了拍,说道:“干活了,伙计,让我们努力一点,这些该死的恶魔似乎开始把这里真的变成地狱了!”

    多米尼克点了点头,拍了拍车顶提示了一下正在后车厢里操控着机枪戒备的JJ,发动车子开始出发前往下一站。

    随着所有人的努力,整个纽约逐渐的安静下来,一场所有人都没有准备的战争,随着国民警卫队的进场终于走向了终结。

    不过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在这场与恶魔的交锋当中,做出最大贡献的并不是阿尔文,而是踩着三角飞行器在天上赶路的诺曼?奥斯本。

    如果第一次纽约大战最后最大的受益人是斯塔克,那么这次的恶魔剿灭战出名的就是诺曼?奥斯本了。

    这个老东西带着自己的儿子,赶场子一样的在纽约的外围绞杀着零散的恶魔,最后甚至闯进了新泽西州,替那里的军队干了一点活儿!

    斯塔克站在神盾局天空航母的指挥台上,打量了一下面前巨大的航母指挥部,还有天空航母的外部画面,他很不满意的看了一眼旁边鼻子上裹着纱布的尼克福瑞,说道:“你们从斯塔克集团的实验室里偷走了多少技术?

    让我看看,“涡轮”“动力”还有“隐形”,哇哦~干的漂亮!

    我会组织一个律师团给你们寄一张天价的索赔账单!

    你们无法无天的让人吃惊!

    多说一句,“隐形迷彩”是阿尔文的战利品,那是他送给我的礼物,我还没有开始研究它,你们就从我这里偷走了!”

    尼克福瑞瞪着他的独眼,顶着个烂糟糟的鼻子,有些滑稽的说道:“我们并没有将这些技术运用到商业的范畴,而且我们神盾局是斯塔克集团的第二大股东。

    想知道我们为什么会拥有这么多的斯塔克集团股份吗?”

    说着尼克福瑞盯着斯塔克的眼睛,沉声说道:“你的父亲霍华德?斯塔克是神盾局的创始人之一,最早神盾局的所有活动经费都是由霍华德提供的。

    你的父亲将一部分的斯塔克集团股份放在了神盾局的名下,实际上神盾局和斯塔克集团有着密切的联系。

    不然你觉得凭什么斯塔克集团能顺风顺水的发展到现在的这种规模?

    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是一体的!”

    斯塔克看着表情滑稽的尼克福瑞,摊着手笑道:“所以现在该是你们从我的集团里滚出去的时候了!

    我和我的父亲并不一样,他创造了神盾局,不代表你们可以把我也绑在你们的船上!你们干了太多的蠢事了!

    你看,你可以当我是个过河拆桥的坏蛋!

    我一点都不介意!”

    ……………………

    这一章写不出昨天一气呵成的感觉了!

    昨天在qq群里看到了书友们在探讨“善恶”的问题,才萌发了这一章的灵感!

    昨天熬到很晚搞定了,结果弄丢了!

    现在整个画面都在,就是开始想的太多,不停的删删改改,总是不满意!

    一些东西一口气写出来的时候真的很痛快,但是当我开始回头思考的时候总觉得不是那么个意思,也很难完全把自己想要表达的通过文字传递清楚!

    拐杖现在心里难受的要命!

    强迫症真的要不得!

    且这样吧,等故事结束了以后,我在来想一想,这段该怎么写!这是很有意思的问题!

    到时候发个篇外跟你们收钱!

    现在的脑子有点乱,让拐杖稍微调整一下,把沉重一点的东西放下来,写点真正欢乐的,发光的东西出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