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七十章 基情兄弟

    阿尔文饶有兴致的看着索尔像个几十年没有收到公粮的怨妇,生气的拎着洛基的衣领拼命摇晃的大喊:“为什么?为什么?你都干了什么?跟我回家~”

    洛基像是一条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咸鱼,面对索尔的怒吼,身体上的伤好像都不那么痛了,他咧着嘴露出了一口白牙,轻笑着说道:“我想干什么?哥哥,你的这个问题真好笑!

    我想成为国王,我早就告诉过你,但是没人在乎!

    所有人都爱你,哥哥,每个人都认为你是天生的国王,你跟我们的父亲年轻的时候很像!”

    说着洛基突然睁大了眼睛,怒吼着说道:“我呢?那我呢?没有人在乎我!不管我多努力,不管我怎么讨好,没人在乎!似乎我只是你的影子!

    为什么我不能成为国王?我比你强的多!

    你只是一个好战莽撞,没有头脑的蠢货,每次都是你带领我们去干蠢事,最后受罚的都是我们所有的人。

    最后他们会评价你,哦~他和年轻时的奥丁真像!

    我呢?谁会在乎我的感受?”

    索尔瞪着眼睛有些难过的说道:“是的,洛基,过去的我是个蠢货,我总是渴望战争!

    但是我现在明白了,九大国度不需要战争,阿斯加德的使命是维护九大国度的和平!我们~”

    洛基冷笑着打断了索尔的话,讽刺的说道:“为什么你这么愚蠢?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人喜欢你?

    你好战,他们会说你勇武,你突然爱好和平了,他们会说什么?哦~索尔未来一定是一个仁慈的君王!

    和平?哈~如果有和平,为什么约顿海姆的寒冰巨人生活的水生火热?

    你愚蠢的挑起了战争,但是没人责怪你,当你向奥丁认错,他就迫不及待的重新为你戴上王冠。

    我呢?为了阿斯加德,为了奥丁,我杀死了我的亲生父亲劳菲!为了该死的和平,我决定摧毁约顿海姆。

    你呢?你只是回到阿斯加德,轻飘飘的告诉我,战争是错误的,就把我打进了地狱!

    人们迫不及待的为你鼓掌,为你欢呼,哇哦~他们迎来了一个仁慈的君王!”

    说着洛基看着索尔粗犷的大脸,轻轻的说道:“那我呢?”

    索尔听完愣了一下,突然像一只发怒的狮子拎起洛基,把自己的大脸凑上去,大声的咆哮着说道:“这就是你要杀死我的理由?这就是你打伤父亲的理由?这就是你伤害母亲的理由?

    你什么时候说过你想当国王?我们是兄弟,你什么时候真的对我敞开过心扉?

    我犯过很多的错误,我受到了惩罚,我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了!你呢?你想干什么?”

    阿尔文头皮有些发麻的看着基情四溢的索尔,怒吼完了,突然变得温柔的对洛基说道:“跟我回家,洛基,不管你要干什么,停止吧!

    跟我回家,如果你能真正的明白阿斯加德的责任,如果你能争取到大多数人的认可,我可以离开阿斯加德!

    你是我的弟弟,我为我过去的鲁莽和愚蠢道歉,跟我回家吧!

    自从你摔进了时空乱流,弗丽佳就从来没有开心过!”

    阿尔文碰了一下身边表情奇怪的海拉,说道:“你们阿斯加德人都是这种脑子?他们在争什么?王位?

    我觉得以这两个傻瓜的蠢样子,他们不一定能活的过奥丁那个老东西!”

    海拉撇了阿尔文一眼,有些轻蔑的说道:“这只是“阴谋”的一种,九大国度的人需要一个符合他们心意的阿斯加德继承人,奥丁需要九大国度的稳定。”

    说着海拉有些难过的说道:“所以我被囚禁了~

    看起来这个索尔是其他人认可的合适继承人!

    那些九大国度的懦夫不敢反抗,只能祈祷阿斯加德的下一任君王会是个仁慈的傻瓜!”

    阿尔文摇了摇头,他对这种东西没有兴趣,九大国度什么的离得太远,这些东西当个八卦听一听就算了,真当回事就是在给自己找不自在。

    看了一眼双目圆瞪的索尔,阿尔文笑着说道:“突然见到了自己的两个弟弟有什么感觉?尤其是你还打残了一个!”

    海拉有些惆怅的看着就差拥抱接吻,套头痛哭的索尔和洛基,说道:“这是两个蠢货,阿斯加德已经衰弱到这种程度了吗?

    难道可怕的诸神黄昏真的没法儿避免吗?命运的考验对于阿斯加德的人来说有点过于残忍了。

    让这样的蠢货成为继承人,我一点都看不到阿斯加德的未来!”

    阿尔文笑着摇了摇头,说道:“那也要等奥丁那个老东西死了,继承人才有意义!现在讨论这些东西实在是太早了!”

    索尔正想加把劲儿劝说洛基跟他回家,结果就听到有人称呼自己是蠢货,他生气的放下了洛基,完全忘记了这位老兄现在是个残疾人的事实,让他的身体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后脑勺磕在墙角发出“砰~”!

    洛基刚刚有点被感动的内心被这一下给弄醒了,看着索尔暴怒的对着那个可怕的女人咆哮,洛基有些幸灾乐祸的等着索尔挨揍。

    “收回你的蠢话,女人!阿斯加德的“神”不是你能诋毁的!”

    阿尔文识相的往边上退了一步,免得索尔倒霉的时候溅自己一身血。

    结果让阿尔文有些失望的是,海拉居然没有生气,而是抿着嘴唇,用关爱智障的语气,微笑着说道:“好吧,我道歉!你们不是蠢货,蠢货没法儿成为一个“神”。

    为什么我们不问一下这个洛基,他到底想要干什么?据说现在整个世界都乱套了!”

    阿尔文好笑的看着索尔奇怪的表情,估计他这个时候自己都不知道是应该继续发怒还是怎么样了,这个一根筋的傻瓜在地球住了几个月,脾气确实变得不那么冲动了。

    走过去在索尔的肩膀上拍了拍,并且在他的耳边嘀咕了几句,然后阿尔文笑着说道:“你现在不错,脾气的改善还是有好处的,最少它会让你避免跟这个蠢货一个下场。”

    说着阿尔文走到洛基的身边,轻笑着说道:“我们可以重新开始了,伙计,你叫什么来着~”

    说着阿尔文趁着索尔不注意,用“暴虐”化出一把大锤重重的敲在了洛基的膝盖上,让他发出一声剧烈的惨叫,然后怒吼着说道:“你***是谁?”

    洛基抱着自己刚刚有点好转,就再次被打碎的膝盖,痛哭流涕的叫道:“你他妈到底想要我是谁?你倒是说啊~”

    索尔愤怒的朝着阿尔文大叫,“你在干什么?他是我的弟弟!”

    就在索尔大叫着想要冲向阿尔文的时候,斯塔克合上了面甲,挡在了他的面前,沉声说道:“你的弟弟偷偷的跑进了我的房子想要偷东西,我们都在猜测他还干了其他的坏事,阿尔文在审问他。

    你最好老实一点,如果你想打,我们可以去外面!”

    阿尔文撇了一眼激动的索尔,说道:“就在两个多小时前,有人利用宇宙魔方震荡了整个地球的维度膜,现在世界各地都是恶魔的身影,你猜,这跟你的弟弟有没有关系?”

    索尔愣了一下,疑惑的看着阿尔文,说道:“震荡维度膜,那是什么?”

    阿尔文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说道:“实际上我也不知道,这是一个法师告诉我的,哦~那位法师现在赶去救自己的女朋友了。

    虽然我搞不明白这种专业的事情,不过~”

    阿尔文话音未落,就举着锤子再次砸中了洛基支撑在地上的一只手上,对着索尔狰狞的咆哮着,“他带来一支军队,他想摧毁我们!你***想要我怎么办?”

    洛基眼睛瞪得老大的举着自己被砸扁的手,对着不讲理的阿尔文大叫,“我没有~”

    阿尔文一锤子打在了洛基的耳边,蛮横的叫道:“你有~”

    洛基面对阿尔文的蛮不讲理,有些愤怒的叫道:“我还没有~”

    阿尔文听了一拳打在了洛基的鼻子上,骂道:“那你***就是正准备这么干~”

    洛基痛苦的用烂糟糟的双手捂着自己的鼻子,无奈的叫道:“我还没干,你怎么可能知道~”

    阿尔文凶残的一脚剁在了洛基刚有点好转的脚裸上,蛮横的叫道:“我***做梦梦到的,需要向你打个报告吗?”

    刚才被阿尔文的凶残震的有些发愣的索尔终于反应过来,举着手,嘴里发出“哇哦,哇哦”的声音凑到了阿尔文的身边,示意他停一下,然后看着凄惨的洛基,说道:“这是真的?你想在地球发动战争?你怎么会跟恶魔合作?他们根本就不可信!”

    洛基绝望的看着索尔,悲惨的大叫,“我没有,我根本就没想跟恶魔合作,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索尔失望的看着洛基,说道:“你又在骗我,洛基,我们一起长大,一起玩耍,一起战斗,为什么你总是把我当成傻瓜?”

    洛基面对索尔的质问愣了几秒钟,他是真的不知道恶魔是怎么回事,沙维格的实验也不是他授意的,一切都是一个意外。

    他也是因为这个意外,才匆匆忙忙的把自己送到了阿尔文的嘴边等待被嚼碎。

    面对索尔的质问,洛基突然非常委屈的叫道:“因为你拿走了我的一切!我要证明我才是一个合格的国王!

    我是会招来一支军队,但是他们是齐瑞塔人,不是***什么恶魔~”

    阿尔文冲着表情失魂落魄的索尔摊了摊手,说道:“你看,我猜的都对了!那么让我来问问,他想怎么做?还有那个宇宙魔方现在在哪里?”

    索尔痛苦的摇了摇头,说道:“别杀他!我会把他带回去,只要洛基离开了地球,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在发生了!”

    阿尔文从洛基的身上撕下一根布条绑在自己的眼睛上,神经质的原地转了两圈,狞笑着说道:“那得看他是不是合作了?”

    说着阿尔文挥舞了一下手里的大锤凶猛的砸了出去,但是因为什么也看不见,大锤击打在了墙壁上,开出了一个大洞。

    第一下落空的阿尔文很不满意的摇了摇头,重新挥舞了一下大锤,再次凶猛的砸了出去,这次的触感告诉阿尔文他砸中了一些东西。

    洛基看着自己被砸的凹陷的肩膀,发出一声恐惧的尖叫!

    兄弟情深的索尔拉住了阿尔文的手臂,生气的叫道:“你在干什么?我以为你只是在吓他!”

    阿尔文转动了一下手里的大锤,神经质的笑了笑,说道:“他能活着把事情交代清楚,我就是在吓他!”

    斯塔克摇着头走到海拉的身边,说道:“你看起来一点都不在乎你的弟弟们,啧啧,阿尔文的神经病审讯手法确实很残忍!”

    海拉看了一眼斯塔克,好笑的说道:“阿尔文又没有想要杀他,我为什么要插手?看起来你也不像你表现的那样了解阿尔文!”

    斯塔克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笑着说道:“我一般只对了解美女有兴趣,阿尔文?我只要知道他是朋友就够了!”

    说着斯塔克轻佻的指了指样子凄惨至极的洛基,笑着说道:“你真的不在乎?听起来他们都是你的弟弟!”

    海拉平静的看了一眼洛基和索尔,轻声说道:“阿斯加德人都有自己的命运轨迹,如果他注定要死,我为什么要阻拦。

    而且阿尔文要杀他,为什么不用战斧?

    用一把锤子可杀不死阿斯加德的“神”!”

    说着海拉打量了一下看似轻佻的斯塔克,看着他一直张开的手掌,还有微微弯曲的膝盖,好笑的说道:“你在试探我?我想干什么,你觉得凭你这个弱鸡也能拦得住?”

    斯塔克和海拉说话的时候,洛基终于崩溃了,他看着索尔奋力的拽着神经病一样的阿尔文,知道在不交代肯定小命不保的洛基委屈的叫道:“停手吧!我说了!

    我把事情都告诉你们,但是我真的什么也没干!

    我***什么也来不及干~”

    阿尔文听到了洛基的求饶,结束了自己的神经质表演,他丢开了手里的大锤,轻笑着说道:“我的时间很紧张,你有5分钟的时间来说服我不杀你!”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