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百九十四章 选择

    阿尔文赶回餐厅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五点了。

    福克斯和雪莉还有弗丽嘉经过昨天晚上的并肩作战,算是结下了不小的情谊,天没亮就一起去雪莉的服装小店庆祝去了。

    弗兰克没有睡觉,他就坐在餐厅的吧台边上喝着咖啡。

    阿尔文有些好笑的看着疲惫的弗兰克说道:“老兄,你怎么了?我们前几天去砍恶魔砍到半夜你也没有这么疲惫过!”

    弗兰克苦恼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觉得我只适合白天看孩子!

    以后有事情请第一时间通知我!

    还有,别在把我一个人丢下!”

    阿尔文哈哈大笑的看着弗兰克念叨着三流言情片里面的女人台词,看起来他昨天晚上过得很不好!

    在没有其他人的协助的情况下,让他一个人面对四个精力旺盛的孩子,确实有些过于残忍了!

    走到吧台边上坐下,阿尔文笑着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喝了一口说道:“别这样,伙计,你这样的状态挺好的,没事别总想着杀人。

    哦~~这***是什么~~”

    阿尔文刚喝了一口酒,就看到吧台里面的地面上躺着一个衣着破烂的人形猪头,正用祈求的眼神看着自己。

    阿尔文指了指那家伙,对着弗兰克说道:“这是谁?老兄,你揍人的时候下手得轻一点!

    现在去一趟医院可不便宜!”

    弗兰克撇了一眼那个猪头,说道:“这家伙在你的吧台里面撒尿,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办给他拿个尿桶?”

    阿尔文愣了一下,在弗兰克的肩膀上拍了一下,说道:“你退步了!心变软了!

    我去睡觉,赶紧给这个混蛋叫个救护车,送他去新泽西的医院!”

    ………………

    阿尔文一觉睡到了下午两点,他是被小金妮揪着鼻子叫醒的。

    努力的睁开了还有些干涩的眼睛,阿尔文抱着小金妮在她的身上挠了两下,让小姑娘嘻嘻哈哈直求饶。

    “爸爸,楼下来了一个方脸的秃头,他说是来找你的!”小金妮拽着不肯睁眼起床的阿尔文的耳朵叫道。

    阿尔文无奈的抱着小金妮,威胁的用自己的鼻子跟她的小鼻子比赛了一下硬度,笑着说道:“好吧!我起床了!

    昨天的蛋糕我记下来怎么做了,我们晚上给自己来一个。”

    小金妮开心的在床上蹦蹦跳跳的打转,叫道:“我们多做几个,尼克、明迪、理查德也很喜欢~~

    我们以后都吃蛋糕吧~~”

    阿尔文哈哈一笑,摇了摇头,在小金妮的脑袋上揉了揉,把她揉的东倒西歪的在床上耍赖,“那就吃三天~~最少吃两天~~”

    阿尔文笑嘻嘻的看着小金妮,说道:“我们可以以后每隔三天吃一次,或者我们连续吃三天。

    这是一道很厉害的数学题,你想好了再决定我们怎么办!”

    小金妮挠着自己蓬松的脑袋,板着手指想了一下,没有搞清楚到底那种能多吃一点。

    不过小姑娘是个机灵人,她看着阿尔文问道:“那今天还吃吗?”

    得到了阿尔文肯定的答复,小金妮甜甜的笑着喊道:“那以后,爸爸说怎么吃,我们就怎么吃~~”

    阿尔文这就满意了,自己姑娘可以数学不好,但是贴心啊~~再说了,这是最聪明的表现!

    ………………

    科尔森最近休息的很不好,他穿着一身好几天没换的衣服坐在吧台边上,很不自在的左右扭动了一下身体。

    他被大高手上气用审视的目光看了又十五分钟了。

    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科尔森看着上气问道:“伙计,为什么你要盯着我?

    担心我偷走你们的酒杯,哈~~”

    上气盯着科尔森腰上有些磨损的枪套,说道:“为什么你看起来这么穷?

    我以为一个特工最起码会有一身得体的西装。

    你看起来跟拉塞尔真的差了很多!

    是不是在你们那里,薪水的高低和长得是否帅气有关?”

    科尔森没有于意上气并不友好的玩笑,他抿着嘴做出一副苦脸,摊了摊手说道:“也许吧!可能唯一能让我继续干下去的理由,就是我们局长肯定拿的是最低的一档薪水!”

    上气有些无聊的拿起一块抹布在餐厅里忙碌起来,他刚才还想试试能不能激怒这位神盾局特工,但是看起来自己的功力不够。

    面前这个家伙不仅长得好说话,似乎也真的挺好说话的!

    索尔和多姆从科尔森进门就一直趴在餐厅的角落里关注着这位神盾局的特工。

    现在看到上气没有激怒科尔森,它们有些失望的抖动了一下身上发亮的皮毛,埋怨似的在上气的身上拍了两下。

    似乎在说,没用的东西,找茬打架都不会!

    阿尔文抱着小金妮从楼上下来,看到科尔森正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他把小金妮放到地上,对着科尔森说道:“你看起来很糟糕!神盾局开始拖欠员工的薪水了吗?”

    科尔森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们最近出了一点问题,我今天是给你带来了一件礼物。”

    说着科尔森从放在地上的一个包里拿出了一个跟昨天晚上那个一样的保温杯,放在了吧台上,伸手示意了一下。

    阿尔文看了一眼那个“保温杯”,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千万不要告诉我那里面装的是“銥”。我最近很喜欢那玩意儿,很有用!”

    科尔森笑着摊了摊手,说道:“它确实是,我们知道了你跟CIA之间的一些事情。

    所以~~这是礼物~~”

    阿尔文笑着摇了摇头,拿起了那个“保温瓶”看了看,说道:“礼物我收到了,我很喜欢,嗯~~需要我跟你说再见吗?”

    科尔森难过的笑了笑,对着小金妮眨了眨眼睛,说道:“小天使,你会让你爸爸请我喝一杯威士忌吗?我现在很口渴!”

    小金妮看了一眼阿尔文,咬着自己的手指,对着科尔森说道:“你是朋友吗?”

    科尔森下拉着嘴角,做出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摊着手,说道:“当然,我会是朋友!你最忠实的朋友!”

    小金妮嘻嘻哈哈的看着科尔森,笑着说道:“那我让爸爸请你喝一杯酒,你以后能不来找他的麻烦吗?”

    说着小金妮指了指科尔森腰上的枪套,说道:“每次有人带着枪来找我的爸爸,他总是会有麻烦~~”

    科尔森听了有些局促的拉了拉自己的西装,抱歉的看了一眼阿尔文,然后犹豫了一下,对着小金妮说道:“我很抱歉!但是~~这是我的职业,我必须带着它!

    也许有一天我换了一份工作,我会和你的爸爸成为真正的朋友。”

    小金妮听了有些迷糊的皱了皱鼻子,说道:“希望那天早点来,这样爸爸是不是就能少一点麻烦?”

    科尔森微笑的看着小金妮天真的眼睛,说道:“我猜,你说的肯定没错!”

    小金妮捏着拳头“哈哈”一笑,挥舞着小拳头“呀呀呀”的大叫着冲到索尔的身边,一头扎进了索尔厚实的皮毛里,大叫,“我们不怕麻烦,以后我来帮爸爸解决麻烦!”

    …………………………

    南美洲亚马逊雨林中心位置,塞斯科集团的原董事长塞斯科背着一个巨大的背包在雨林里艰难的行走。

    塞斯科用手里的开山刀劈开了一根富含水分的藤蔓,他拿起藤蔓的一头,等里面有水流出来,这才张开嘴接住。

    等身体补充了充足的水分,塞斯科才继续开始了艰难的行走。

    就在塞斯科又赶了一段路想要休息一下的时候,他的巨大背包里传出了一声怒骂,“你这个狡猾的蛆虫,恶心的蛋白质,你得快点赶路!

    你的主人朗格现在很累了,我需要找一个有空调的房间休息一下。

    你这个懒惰的地球牲口为什么不努力一点。”

    塞斯科听到了背包里朗格的怒骂,嘴上挂上了一丝冷笑,说道:“这里离最近的有人需要走二十天。

    空调?那可能还要在雨林里多走二十天!

    朗格,我们是合作者,我不是你的奴隶。

    跟你合作只是为了摆脱那个脑子有问题的法师。

    我宁愿给自己的身体混入你们这种恶心的外星人的基因,也不愿意成为那个法师的奴隶,你觉得我为什么会成为你的奴仆?

    朗格,地球人可能有一万种该死的毛病,但是我们从来不会乐意自己成为奴隶。

    死亡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一点都不可怕!默默无闻才是最可怕的!”

    说着塞斯科抿了抿自己有些干涩的嘴唇,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一片干燥的高地,一边朝着那里走,一边说道:“我们是合作者,我帮你拼装你的飞船,送你离开地球。

    你给我我想要的东西,我们就两清了!”

    塞斯科刚坐在地上,一个粉红色篮球大小的活动大脑,像是嚼过的口香糖一样的烂糟糟的玩意儿从他的背包里爬了出来。

    这东西挥舞着恶心的触须,咧着一张满是尖牙的大嘴,冲着塞斯科说道:“我已经等了很多年了,你需要加快一些进度。

    现在我的飞船核心已经找到了,在加上你收购来的飞船碎片,我们很快就能成功。

    让我们快点回到纽约,让我在回味一下那些漂亮的模特,我就会离开地球。

    然后~~我会给你你想要的!

    塞斯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说道:“我筹集了25亿美元的贷款才把你的飞船的所有碎片收集齐,为了还清贷款,我不得不出售了大部分的公司股份。

    我还要自己来到这个该死的地方寻找飞船的核心。你最好没有骗我~~”

    大肉球朗格挥舞着挂着粘液的触须,轻声说道:“当然都是真的,自从那个被人称作“惊奇队长”的克里人把我击落在地球,我就一直在等这一刻!

    哦~~幸好他死了!

    塞斯科,某种程度上来说你已经成为了我的同类,虽然你没有我长得帅。

    但是你真的不考虑跟我一起走吗?宇宙非常的广阔~~”

    塞斯科撇了一眼趴在自己的背包上的恶心玩意儿,嘴角挂上了一丝冷笑。

    他很明白跟这个恶心的外星人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真诚无法跨越种族,尤其是这么恶心的种族。

    塞斯科讨厌这个朗格,讨厌那个外星的魔法师,他梦想成为世界上最有权利的人。

    病毒的想法被搞砸了!那个法师非常的敏锐,自己有一点不对就会被看出来!

    现在那个法师逼迫自己在没有解药的情况下去释放病毒,那是最愚蠢的选择!

    没有可以统治的同类,权利毫无意义!

    现在~~跟这个朗格合作~~然后~~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