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百二十九章 安全之地

    社区学校的“地下室”,阿列克谢被摆上了一张实验台。

    这位俄国老兄看着凯特·考德威满脸兴奋的用束缚带把自己绑在了实验台上,虽然他知道自己很轻松的就能挣脱,但是凯特·考德威的眼神实在让人害怕。

    阿列克谢的二儿子鲍里斯本来正在球场训练,听说自家老爹出了状况,就跟着史蒂夫一起来了这里。

    这会儿正站在实验台的边上,一脸杀气的跟他老爹说道:“你放心,那个女人要是敢解刨你,我就干掉她!”

    他不说还好,一说阿列克谢更紧张了,一张青灰色的脸上黑色的血管爆的老高。

    史蒂夫头疼的在鲍里斯的后脑勺上拍了一下。

    现在他的球队是学校的学渣傻瓜集中地,那些成绩一般的孩子,为了上个好学校,只能凭着一股不要命的劲头来球队找机会。他们的学长扎克就是他们最好的榜样!

    幸好球队的真正主教练比尔是个负责任的好教练,他每天给球员补课的时间比在球场的时间花的都多。最起码他能大概保障这些孩子能上场比赛。

    阿尔文定的最低上场标准就是每门功课都能及格。

    史蒂夫为此伤透了脑筋,那些课本试卷他这个70年前的大学生看的都头皮发麻,最后只能充当比尔主教练的后勤官,端茶递水定个外卖什么的。

    阿尔文斜着眼睛看着史蒂夫,把他看的有些别扭,又在鲍里斯的脑袋上扇了一下,把他赶到一边。

    不自在的在脸上抹了一把,史蒂夫看着阿尔文说道:“怎么了?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阿尔文眯着眼睛盯着史蒂夫的一张帅脸,笑着说道:“我想看看美国队长能为自己的女朋友做到什么地步?

    老兄,大半夜的陪着自己的女朋友当侦探是什么感觉?刺激吗?”

    史蒂夫有些尴尬的摇了摇头,笑了笑说道:“你知道艾普尔的事业心很重,而我实在不想陪着那帮傻小子补习功课了!”

    说着史蒂夫抓着自己的头发,低下头示意阿尔文看看,然后说道:“我最近头发掉的厉害,而且脾气越来越暴躁了,我在这么下去,我怕我会忍不住用枪指着那帮傻小子写作业。

    我得给自己找个分散注意力的事情干一干!”

    阿尔文哈哈一笑在史蒂夫的胳膊上锤了一下,说道:“这就是你大晚上的陪着女朋友找刺激的原因?

    你看,我早就跟你说了,在我们学校当个足球教练也不容易。”

    史蒂夫难受的搓了搓脸,看了躺在实验台上的阿列克谢一眼,说道:“艾普尔抓到了大新闻,她有一天晚上拍到了两个奇怪的人形野兽。

    她一直在追踪它们,通过它们,艾普尔发现了一个新进入纽约的黑帮,或者说地下组织。

    他们贩毒、贩卖军火、最主要的是他们还在进行奇怪的人体实验。制造那种人形怪物。”

    说着史蒂夫叹了口气,撇了一眼倒霉的阿列克谢,说道:“这个倒霉的家伙估计就是喝了什么不该喝的东西。

    俄国佬看到伏特加就发疯的毛病害死他了!”

    阿尔文摇头失笑,看了一眼眼睛通红的倒霉鬼阿列克谢,看他的状况好像不是太好,就走过去又给了他一下,让他能“冷静”一下。

    旁边拿着个大针管正在给他“抽血”的凯特·考德威跟着打了一个冷颤。

    阿尔文看着凯特·考德威拿着针管怎么也扎不进血管的倒霉样子,笑了笑,一把抢过针筒,反手拿着像是用匕首一样,用力的扎进了阿列克谢的肚子。

    心情一直不爽的凯特博士翻着眼睛看着阿尔文像是在给牲口打针一样的抽动着大针管,无奈的推了推阿尔文的胳膊,叹了口气说道:“阿尔文校长,能把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干吗?我需要的是血液,你从他的肚子里抽出来的谁知道会不会有其他的东西!”

    阿尔文干笑了一声,杀气腾腾的瞪了这个女人一眼,不给校长面子就是死罪,等事情结束了老子非得让你多干点活儿。去教一年级的数学就很好!

    凯特博士烦恼的换了一根估计是给牛打针的针筒,双手扶着针管用力的扎在阿列克谢的胳膊上,可惜一点用处都没有。最后她不得不把全身的力气都压了上去,结果还是失败了。

    阿列克谢虽然是个不怕死的俄国佬,但是被人用那么大的一个针筒扎在自己的身上,还是很紧张。最主要的是这个女人的动作太不麻利了,这让他更紧张。

    轻松的挣脱了胳膊上的束缚带,阿列克谢从实验台旁边放着手术工具的小车上拿起了一把手术刀,然后一把将小车推的飞出老远。这些东西实在让他很紧张!

    捏着手术刀,阿列克谢表情狰狞的看着凯特博士,烦躁的说道:“要血是吧?要多少?”

    凯特博士紧张的往后窜了几步,小心的看着阿列克谢手上的手术刀,说道:“你小心一点,采血对人的身体没有伤害,你别紧张!”

    阿列克谢烦躁的喘着粗气,拿着手术刀用力在手臂上划了一刀,结果发现效果不好,就又补了一刀。

    看着那些缓缓流出来的青黑色血液,阿列克谢表情狰狞的看着凯特博士,说道:“让我紧张的是你,快点,要多少取多少,我感觉它就快收口了!”

    凯特博士瞪大着眼睛看着凶悍至极的阿列克谢,搞不明白你连挨刀子都不怕,为什么怕打针?

    阿尔文笑了笑,退到了一边,对着史蒂夫笑着说道:“你看,地狱厨房全是这种货色~~”

    史蒂夫摇头失笑的说道:“我觉得挺适应,最早以前的布鲁克林其实差不多,那时候的人必须让自己“硬”起来,不然生活会很艰难。”

    阿尔文摇了摇头,说道:“看起来你们一点都不幸福。

    我曾经去过一个地方,那里半夜三更的在路上瞎逛也不会有危险。没有各种颜色的人从隐蔽的地方窜出来将你拔个精光。

    那里的居民没有枪,警察上街巡逻都用不到枪。运钞车的押运员用的都是看着唬人的“玩具”。

    那里打个架,鼻子破了都算是大事儿!打破脑袋都能上新闻!

    那里的人们虽然冷漠了一些,但是很少有恶意。最少他们不会拿着枪告诉你,你给我滚远一点!

    那是我待过的最安全的地方!”

    史蒂夫撇了阿尔文一眼,很不相信的说道:“我猜那种地方只能出现在你的梦里。

    纽约最高档的社区也做不到你说的那样。

    我是个老古董,但是我会看新闻!”

    ……………………

    纽约皇后区的一栋废弃大楼里,一日本少女正在替自己包扎伤口。

    一个猪头的人形壮汉烦躁的围着一个燃烧的油桶转着圈子,嘴里大声的叫道:“我们怎么办?我们应该去把军火抢回来,不然我们的生意就完蛋了。

    而且没有“稳定剂”,我***永远都要顶着这个猪头,赛佛因为自己成了一个犀牛脑袋,一直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就因为这种该死的药剂!”

    日本少女撇了一眼猪头壮汉,冷酷的说道:“赛佛可以永远都不出来,他可以把自己一直关到死。他是我见过的最没种的男人!

    力量才是一个男人的全部,他的心理脆弱的让我看不起他!”

    猪头壮汉听完,生气的踢了一脚旁边的墙壁,一大块混凝土墙面被踢碎,愤怒的叫道:“那你会跟我上床吗?跟一个“猪头”?

    卡莱,你骗了我们!如果你说的稳定剂没有效果,我就宰了你!

    我感觉现在我很难控制住自己了。”

    卡莱蔑视的看了一眼猪头人,从腰包里掏出一个伏特加的酒瓶,摇晃了一下里面剩余的透明液体,说道:“那个俄国佬喝掉一大部分,你看到了,他没有完全的野兽化,而且力量无比巨大。

    这里剩余的部分我猜只够一个人进行二次进化,比伯,你觉得你会给自己用,还是把他给赛佛?

    斯内德花了很大的代价才得到的稳定剂,我们把事情搞砸了!

    我们本来能够通过它获得更强的力量,现在呢?”

    猪头人比伯摇晃了一下有些发热的脑袋,喘着粗气,说道:“你说我们怎么办?斯内德被一个该死的“法师”控制了!

    我觉得我应该把稳定剂用掉,让我有点人类的样子,然后离开这里。

    我们都知道那个“法师”是个疯子。

    什么外星王子?什么统治世界?我只要钱!

    现在我觉得,我拿不到钱了!

    那***是个该死的疯子~~”

    卡莱蔑视的看着猪头人比伯,嘲讽的轻笑一声,说道:“你想去哪里?

    新泽西的大屠杀你不知道吗?我们现在没有退路了,你只要逃跑,就等着那个神盾局的“牛仔”找到你把你大卸八块。”

    猪头人比伯愤怒,一拳打在墙壁上,等着通红的眼睛,叫道:“那我们怎么办?那些军火里藏着我们从日本找到的所有的“銥”。

    现在我们全都丢了!我们怎么办?让我回去面对那个疯子“法师”,不如直接杀了我。”

    卡莱沉默了一下,凝视着油桶里的火焰,冷声说道:“我们必须把“銥”找回来!趁那些人还没有发现之前!”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