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百二十一章 遗产分配

    阿尔文今天没有去学校,他去了也没什么事情,而且让一个外星“老太太”在家里给自己带孩子,让他很不放心!

    看着小金妮在一把发光的小锤子的带领下,从吧台下面拉着凯撒和墨西莫斯的一条后腿把它们拽出来的时候,两个小东西一副生无可恋的鬼样子。

    阿尔文摇头叹息的看了一眼满脸鼓励的笑容的弗丽嘉,说道:“这样不好,捉迷藏只是个游戏,你用魔法作弊会让这个孩子的游戏失去了趣味。”

    弗丽嘉不解的看着阿尔文,指了指小金妮,说道:“小金妮很开心,这有什么不好的?你也说了,这只是个孩子的游戏!”

    阿尔文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但是她很快就会失去兴趣,而且靠作弊赢得游戏的胜利,会让她本应该获得的快乐大打折扣。”

    说着阿尔文看了一眼挥舞着小锤子,示意凯撒和墨西莫斯在去躲藏的小金妮,对着弗丽嘉说道:“孩子不应该总是赢的很轻松,那样没有意义!

    轻松的胜利很难让人快乐,当她习惯了这种保姆式的“胜利”,你猜她会怎么样?”

    弗丽嘉脸色有了些奇怪的变化,她沉默了一下,有些沉重的说道:“他会想要更多~他永远都想赢,哪怕对手是自己的哥哥甚至父亲!”

    阿尔文皱着眉头看着弗丽嘉,说道:“你在说什么?我的意思是你这样会让她对一个游戏失去兴趣,这是她的损失!

    上次小金妮跟凯撒猜拳,理查德帮她缠住了凯撒的拳头,现在她再也没有跟凯撒玩过猜拳的游戏。”

    弗丽嘉晃了一下神,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端起自己煮的糟糕咖啡喝了一小口,皱着眉头说道:“你说的有道理,嗯~~你这里的咖啡味道真的很糟糕!”

    阿尔文翻着眼睛,指了指咖啡壶,说道:“这是阿斯加德王后的杰作,你说话小心一点,她的老公和儿子可都是暴脾气!”

    弗丽嘉摇头失笑的在阿尔文的肩膀上锤了一下,说道:“你总是这样?”

    阿尔文摊着手,笑着说道:“怎么样?你会因为一个餐厅老板很幽默,让国王和王子来揍他吗?”

    弗丽嘉捂着嘴轻笑两声,说道:“你总是很放松,你好像根本就没有什么烦心的事情。你这样的人我从来没有见过。”

    阿尔文跑到小金妮的身边,没收了她的小锤子,跟聪明的凯撒击了个掌。

    阿尔文没有去看小金妮生气的包子脸,转身走回吧台,对弗丽嘉说道:“你对我肯定有误会,我有很多的烦恼,而且比一般人都多!”

    弗丽嘉好奇的看着阿尔文,伸手示意了一下,说道:“比如~~”

    阿尔文想了想,说道:“比如,嗯~今天怎么让小金妮怎么多吃点蔬菜,嗯~怎么让尼克老老实实的把家庭作业写完,嗯~对了,我的一个朋友决定要在我另一个朋友的聚会上揍他。

    这些不都是烦恼吗?”

    弗丽嘉摇头失笑的伸手在阿尔文手上的小锤子上一点,刚才还发着光的小锤子一下子就暗淡下来。

    看着阿尔文好奇的表情,弗丽嘉微笑着伸出了右手的食指,一道浅蓝色的光华笼罩在那个漆黑的咖啡壶上。

    咖啡壶在蓝色光华的笼罩下突然悬浮起来,开始了旋转,咖啡壶上的污渍很快就被清洗干净。

    弗丽嘉拿起干净咖啡壶,递给阿尔文,说道:“该你了,去煮一壶新的咖啡来。我想学一学,这些东西看起来都很有意思,我们在阿斯加德可没有这种东西。”

    阿尔文有些发愣的结接过干净如新的咖啡壶,里外看了一下,笑着说道:“我觉得你可以在我这里干个洗碗工什么的,我可以给你开一份不错的工钱。

    最近我的一个服务生找到了新的工作,餐厅的人手有些不够。”

    弗丽嘉挑着眉毛盯着阿尔文,冷笑着说道:“阿斯加德的王后一个礼拜应该拿多少薪水?”

    阿尔文笑呵呵的没有接话,拿着咖啡壶转身走进了吧台,找到了一些焙干的马来西亚咖啡豆,磨成了粉末倒进咖啡壶里,开始重新煮咖啡。

    撇了一眼脸色奇怪的弗丽嘉,阿尔文笑着摇了摇头,这些外星人就是开不起玩笑,我只是说说而已,谁还想要真的雇佣你?是洗碗机不好使了?还是消毒柜太费电了?不就会点魔道吗?我不会吗?

    弗丽嘉靠在吧台边上看着阿尔文忙碌,犹豫了一下问道:“如果未来小金妮和尼克都想要继承你的事业,你会选择谁?”

    阿尔文撇了一眼表情有些伤感的弗丽嘉,摇了摇头,说道:“这要看你说的是那份事业。”

    说着阿尔文打开小火,慢慢的煮着咖啡,笑着说道:“如果是学校,我希望交给一个合适的人,而不是尼克和小金妮中的任何一个。那对他们当中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负担,他们为什么要背负那么大的压力。”

    弗丽嘉点了点吧台,认真的说道:“那这间餐厅呢?”

    阿尔文想了想,突然笑了笑,说道:“你的假设其实并不成立,我猜两个孩子长大了都没有兴趣接管餐厅。

    不过你硬要我给的话,我会把餐厅交给尼克,这间餐厅的成立就是因为我要养活他,陪他一起等他的父亲。

    这里对我和他来说都有点特殊的意义。”

    弗丽嘉看了一眼小金妮,问道:“那金妮呢?你会给她留下什么?”

    阿尔文皱着眉头看着面前这个表情奇怪的“老太太”,很认真的说道:“回忆,快乐,亲情,我曾经无比的向往财富,可是来到这个世界以后,我突然觉得有些东西好像比财富更宝贵。

    当然,你如果知道金妮的教父是托尼·斯塔克,你就会明白你的问题其实很多余。”

    弗丽嘉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说道:“你难道从来就没有觉得自己更喜欢他们当中的某一个?想要把你最好的东西留给他?”

    阿尔文撇了一眼小金妮,笑着说道:“我可能更喜欢小金妮一点,尼克这个年纪的小子实在太欠揍了。

    至于你说的最好的东西,嗯~~我不太明白,我还有什么东西是最好的。有这种东西我会在活着的时候就给他们,为什么要等我死了以后?”

    弗丽嘉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阿尔文,说道:“比如你的“魔法”,就像你昨天晚上给你的服务生的剑上附魔的能力。”

    阿尔文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中指上那似乎跟手指融为一体的赫拉迪克戒指,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猜我给不了,我自己都搞不清楚其中的原理。

    不过我应该能满足他们想要的。”

    说着阿尔文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弗丽嘉,说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问这些,你现在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穷鬼在对一个富豪的遗产分配发表意见。

    夫人,说句不恭敬的话,你对我掌握的“力量”一无所知!”

    弗丽嘉生气的用闪着微光的右手拍了拍吧台,哭笑不得的瞪着阿尔文,她对阿尔文的“狂妄”有些很难理解。

    是谁给你的勇气,让你一个地球人对阿斯加德的王后,九大国度最好的魔法师说这种话的?

    随着弗丽嘉的动作,餐厅内的所有活动的东西都开始缓缓的悬浮起来。包括小金妮和她的两个小伙伴。

    小金妮好奇的在半空中做着游泳的动作,好不容易“划”了一段,轻轻的推了一把正在翻滚的墨西莫斯,把它吓得吱哇乱叫漂上了天花板。

    凯撒兴奋的张牙舞爪的靠近了小金妮,猴爪子在小金妮的的咯吱窝挠了两下,让小金妮一边翻滚着,一边发出“咯咯”的娇笑声。

    凯撒得意的还想得寸进尺的欺负一下小金妮,结果就被小金妮鼓着包子脸一巴掌推去天花板上跟墨西莫斯作伴了。

    阿尔文一手扶着吧台,让自己不要漂起来,然后眼神无奈的看着老神在在的弗丽嘉,这个“老太太”实在太难伺候了。

    自己不过就是开个玩笑,有必要这么干吗?

    ………………

    西蒙·费克在新泽西下车,告别了德福罗和梅森。自己坐上了一辆出租车,然后报出了一个地址。

    开车的是一个美艳的杏感女人,不过西蒙·费克对女人不是太感兴趣。他一路都在盘算着自己应该怎么优化自己的“无尽能源”。

    出租车司机的美艳只是让他奇怪了一下,然后就没有太多的感觉了。

    知道出租车开了一个小时左右仍然没有到达目的地,西蒙·费克才感觉有些不对了。

    拍打了一下驾驶室的靠背,西蒙·费克说道:“这是什么地方?你是不是走错路了?”

    美艳女司机转头冲西蒙·费克笑了一下,说道:“你好西蒙,我是安娜,你可以称呼我,男爵夫人!

    我猜,你现在算是被绑架了!”

    西蒙·费克听了慌乱的拉动了一下车门,嘴里叫道:“你们找错人了,我叫奥托。”

    ………………

    CIA总部的副局长办公室里,艾丽卡·斯隆和阿兰·胡里嗯正在激烈的争论着。

    “斯隆局长,你简直疯了!西蒙·费克是个很有前途的科学家,你居然把他交给了恐怖分子?”阿兰·胡里恩愤怒的拍打着艾丽卡·斯隆的办公桌叫道。

    黑人女局长艾丽卡·斯隆好整以暇的喝了一口咖啡,轻蔑的撇了阿兰·胡里恩一眼,说道:“这是一劳永逸的解决“眼镜蛇”那帮恐怖分子的方法。

    我很高兴这次抓到了他们的尾巴。

    他们让我们的总统先生丢了一个大丑,把他们连根拔起是我们的重要责任。”

    说着艾丽卡·斯隆看了一眼窗外,说道:“至于西蒙·费克,他的方向是错误的,他的研究注定不会有结果。

    关于他被绑架,我乐见其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