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七十四章 侏罗纪公园?

    阿尔文楞楞的看着眼前的奇怪景象。

    实验室里遍布着硕大的保温箱,每一个保温箱里都摆放着几枚硕大的动物卵。

    有几个保温箱里的动物卵已经被孵化了,几只湿湿黏黏的奇怪小东西正摇头晃脑的在那里啃食着蛋壳。

    两只明显是侏罗纪公园里面才会有的迅猛龙,正围着一个硕大的铁皮柜子用力的撕咬抓挠,锋利的爪牙在铁皮柜子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阿尔文算是明白外面的那些奇怪的兽化人是怎么来的了。这***是侏罗纪公园呀!

    两只围攻铁皮柜子里迅猛龙,察觉到了阿尔文的进人,转过头用金黄色的眸子看着阿尔文,发出一种类似鸭子似的难听叫声,“厄尔~厄尔~”。

    随后进来的诺曼·奥斯本见到实验室里的景象,同样也吃了一惊,然后对着阿尔文说道:“这种东西我见过,它们是迅猛龙,远古时期最凶猛的猎手之一。”

    阿尔文很不爽的撇了诺曼·奥斯本一眼,说道:“当然,我还知道它们出现在侏罗纪,一般群体活动。

    它们凭借尖爪和利齿能够猎杀比自己大的多的生物。这这东西随便找个一年级的小学生都知道。”

    诺曼·奥斯本仔细的打量了一下不远处的两只迅猛龙,然后笑着说道:“你误会了,我说的是它们是被人工制造的,这种技术来自我曾经的大学导师,哈蒙德教授。

    我作为哈蒙德的学生曾经受到邀请参与过这个项目。这是我说我曾经见过它们的原因。

    哈蒙德教授的家族励志要重现这种生物,并且曾经差点就成功了。可惜的是十二年前的一场事故让他的计划搁浅了!”

    阿尔文看了诺曼·奥斯本一眼,有些奇怪的说道:“这么说你曾经参与了侏罗纪公园里建设?”

    说着阿尔文歪着脑袋看了一眼不远处一具已经被撕成碎片的白大褂尸体。

    指了指那两只对自己和诺曼·奥斯本充满好奇的迅猛龙,说道:“那里当时到底是什么样子?”

    诺曼·奥斯本奇怪的看了阿尔文一眼,笑着说道:“看起来你对这些东西很感兴趣。

    那你可以等一等,一个叫马斯卡尼的印度富豪接手了公园项目。估计还有一年左右就能开始营业了。”

    阿尔文一把捏住了一个主动凑过来想要尝尝自己味道的迅猛龙的脖子。好奇的凑近看了一下。黄褐色的皮肤上带走厚厚的角质,金黄色的眸子,锯齿状细密的牙齿。

    这东西的样子确实有些吓人,养在什么样的笼子里才算安全?

    这只被拎小鸡一样拎在半空中的迅猛龙,用强壮的后肢挣扎着在阿尔文的身上胡乱的刨了几下,就被不耐烦的阿尔文掐着脖子砸在了一个实验台的拐角上,狰狞的头部出现一个恐怖的凹陷,发出一声凄厉的悲鸣,抽搐着死去了。

    阿尔文看了一眼随着同伴死去,立刻躲得远远的那只迅猛龙,对诺曼·奥斯本说道:“你好像很清楚这些事情?”

    诺曼·奥斯本轻笑着耸了耸肩膀,笑着说道:“哈蒙德教授是生物遗传学和基因学的专家,他帮助过我,我欠着他的人情。

    现在有人来继承哈蒙德教授的志愿,我当然会做一点支持!而且我认为这个项目还算有前景!

    不过为什么它们会出现在这里,我想答案应该在那个柜子里。”

    阿尔文摊了摊手,说道:“那就问问吧!你把事情问清楚了,把他留给这只迅猛龙。”

    实际上柜子里的粗重呼吸早就告诉阿尔文,那里面有一个活人。但是阿尔文觉得这个实验室里就不应该有活人这种东西。外面那种灭绝人杏的实验已经判了他们死刑。

    诺曼·奥斯本笑着摇了摇头,他很喜欢跟阿尔文相处,因为没有压力,没有算计。但是阿尔文处理事情的风格实在是太粗爆。

    这样干确实很痛快,但是对他这种有好奇心和求知欲的人来说,真的有点无奈。

    诺曼·奥斯本有时候在想,自己要是今天不来,说不定待会儿康纳斯博士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就会被大卸八块了。

    阿尔文没有于理会诺曼·奥斯本的行动,他弯腰抱起一只跟自己脑袋差不多大的小家伙。它正在自己的小腿上嗅来嗅去的也不知道在找什么?

    阿尔文把小东西举到自己的面前,仔细的看了看。发现这是一只小三角龙,它的鼻子上顶着一个奶牙一样的小角,身上挂满了滑腻的液体,看起来是刚从恐龙蛋里孵出来的。

    小东西被阿尔文举在手里,半眯着眼睛,四肢欢快的乱蹬,嘴里发出小猫一样的叫声。小脑袋一点一点的想要样阿尔文的脸上凑。

    阿尔文哈哈一笑,觉得这个小东西还挺有意思的。那个三角铲刀形状,还没有长牙的嘴不停的开合着,居然有种在冲自己微笑的感觉。

    阿尔文被这个小东西的简单快乐感染了,褪去脑袋上的生物盔甲,看着手里的小东西,希望能简单的感受一下它的情绪。

    可惜这个小东西才刚出生,根本没有太多的情绪,就知道一边觉得饿,一边傻乎乎的乐呵。不过这让它显得更加可爱起来。

    阿尔文瞄了一眼诺曼的方向,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研究院被诺曼揪着脖子拽了出来,正在低声的问话。

    看那个穿着白大褂的家伙已经尿了一身的鬼样子,估计被诺曼·奥斯本的鬼脸武士造型吓得不轻。让他说实话应该一点都不难。

    阿尔文大摇大摆的走到一个工作台前,那里有几个不小的奶瓶,估计就是用来照顾这些刚出生的小东西的。

    那只幸存的迅猛龙,面对两个凶神恶煞的人类,有些惊慌不知所措的缩在实验室的一角。它的本能告诉它,不能乱动,不然很可能会死!

    阿尔文把小东西放在工作台上,按着它的脑袋把它推远一点,让它不要妨碍自己给它冲奶。结果小东西不依不饶的摇头晃脑的就是想要往阿尔文的面前凑。

    阿尔文无奈的让“暴虐”化出一道绳索,把小东西先捆起来。这个小东西没心没肺的,不让自己冲奶,你饿死了可怎么办?恐龙算几级保护动物?

    反复叮嘱“暴虐”这个小东西不是吃的,阿尔文熟练的用奶粉冲泡了一大杯奶。摇晃了一下,倒了一点在手背上试了一下温度。

    阿尔文也不知道恐龙喝奶需要什么温度,不过上辈子带儿子带的细致,没道理你一个小恐龙比我儿子还难搞。婴儿能喝恐龙还不能喝吗?

    阿尔文让“暴虐”松开了绳索,小东西立刻头摇尾巴晃的向阿尔文面前凑了过来,嘴里还发出埋怨似的叫声。

    阿尔文哈哈一笑,一把把这个可爱的小东西捞起来,曲着左臂让它躺在自己的臂弯里,然后把大奶瓶塞在它的四条腿之间。让它自己喝去吧!

    看了一眼正在低声交谈的诺曼·奥斯本和那个白大褂,阿尔文没有兴趣听他们说什么。

    他就这么抱着小三角龙在实验室里闲逛起来。这里有他曾经梦里才会出现的东西,阿尔文到现在还记得那部电影上映的时候,人们在影院里发出的惊叹声。

    瞄了一眼躺在自己怀里喝的高兴的小东西,阿尔文伸出手指在它圆滚滚的肚皮上挠了挠,让这个贪婪的小东西呛了一口奶,发出不满的叫声,这才满意的弯着一个又一个的保温箱看了过去。老子的便宜哪里是那么好占的,让我开心一下才行!

    这么多的保温箱里,只有几个孵化出了小恐龙,阿尔文凑过去看了一眼。

    小窃蛋龙,比壁虎大不了多少的小玩意儿,细细条条像一只绿色的蜥蜴。难看!

    小肿头龙,刚出生的小东西脑袋上就套了个头盔一样的恐龙士兵。挺傻!

    各种刚出生的小东西一边咿咿呀呀叫的热闹,一边努力的啃食着蛋壳。

    阿尔文走马观花的看了一遍,路过那只迅猛龙的时候还在它的肚子上踢了一脚,让它连滚带爬的滚出了老远。

    ………………

    艾迪·布洛克游荡在布鲁克林的街头已经有一段日子了。

    自从他获得了详尽的证据,通过曝光扳倒了几个纽约上层的大人物。他的生活开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艾迪曾经幻想当中接踵而来的赞美和金钱,一个也没有到来。迎接他的是一份开除通知。

    然后紧接着就是各种麻烦开始找上门来,遭遇抢劫,家中失窃,女朋友分手,三天四次车祸。他有时候在想如果倒霉分等级的话,自己算什么级别?

    艾迪是一个资深的调查记者,他清楚的明白自己这次真的得罪了了不得的大人物了,或者不是一个而是一个群体也不一定。

    艾迪非常的后悔,那天在游艇上自己用最愚蠢的行动把自己的脑袋伸进了绞索。被功成名就的巨大利益冲昏了脑子的自己,把自己的人生彻底搞砸了。

    艾迪想要曝光的是,关于几位某党派的议员跟外来的黑帮勾结,造成了目前纽约混乱的治安。

    结果有人在之后补充了证据,让全美利坚的人都知道了那些人的真正企图是通过这些外来的黑帮,将地狱厨房的黑帮结构重新打破,重现一个混乱的地狱厨房。

    结果那些外来的黑帮害怕团结一致的地狱厨房,选择了在地狱厨房以外的地方扎下了根,造成了纽约源源不断的黑帮火拼。

    那些大人物的意图不仅没有得逞,艾迪的重重一击再一次让他们一头栽进了粪坑。

    本身那个疯子的恶作剧就让他们那个党派的一部分人名声扫地了。结果这次一个记者再次把他们的愚蠢、无能还有冷血暴露在了公众面前。

    他们这个党派的总统候选人已经基本告别了下一次总统选举。并且同时在议会丢掉了好几个席位。

    而造成这一切的艾迪·布洛克此时正面临着自己人生最大的考验。

    ………………

    彼得推了一下身边的哈利,食指竖在嘴边“嘘”了一声,指了指一个远处小巷的出口,那里站着一个穿着黑色帽衫的人。

    哈利兴奋的趴在楼顶的边缘,盯着那个可能的目标,低声说道:“会不会就是他,我们是不是找到黑色魔鬼了?”

    彼得脸色有些凝重的盯着那个黑色的身影,小声的说道:“我不知道,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很危险!我们要小心一点!”

    哈利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控制器,有些得意的轻声说道:“没关系!我爸爸给我送来了最好的生物电击器,只要他走进陷阱,我们就能抓住它!”

    彼得点了点头,小心的说道:“记住,千万不要伤到那条狗!不然我们一定会死的很惨!”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