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五十章凯撒和墨西莫斯(求票,月票,推荐票)

    阿尔文不想留在岛上了,这里新的主人并不欢迎自己,而且他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艾丽卡那个杏感的小妞还在等自己去拯救她的小命!

    不过阿尔文还记得格滋将军刚才答应送自己的雪茄,自己对这位老兄实在算的上是仁至义尽了,作为一个雪茄爱好者,拿他一盒雪茄实在不算过分!

    巴尼和圣诞在战场上收拾了一些武器,他们决定留在这里,等待自己的伙计到来。刚才阿尔文给伊凡打了个电话,他那里非常的热闹,一帮人已经在海上了。

    阿尔文扫了一眼巴尼,他正顶着一张疲惫的面孔四处打量那些投降士兵。阿尔文轻笑着摇了摇头,这位老兄对那位天使也算尽心尽力了。

    这哪里是要等自己的战友?这是要待在这里保住那位天使小姐的小命!顺便替她守住格滋将军留在庄园里面的财产,虽然她不一定想要!

    阿尔文不理会到老了反而脑子不清楚的巴尼,毕竟他在做好事,这种天使已经太少了,反正没有影响到自己,让她活着多好!

    格滋将军的书房很好找,随便揪起一个投降的士兵就知道了位置,庄园里最显眼的那个大露台里面就是格滋将军的书房。

    阿尔文搂着福克斯的腰走进了这座庄园的核心建筑。

    房子里的豪华装修让阿尔文叹为观止,金碧辉煌这个词用来形容这所房子好像有点侮辱这所房子了。这帮毒枭确实能够准确的定义有钱没处花这个词的意思。

    在二楼的书房内,阿尔文很轻易的从格滋将军的书桌上找到了那盒雪茄。

    雪茄旁边还有一个造型诡异的烟灰缸,像是用一种灵长类动物的手掌做成的。

    阿尔文厌恶的看了一眼那个恶心的烟灰缸,将他丢进了书桌旁边的垃圾桶里。接着拿出一根雪茄,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小心的烘烤了一下。然后用一根长柄火柴点燃,深深的抽了一口。

    阿尔文吐出一口白烟,看了一眼微笑着看着自己的福克斯,耸了耸肩膀,轻笑着说道:“说实话,我没有发现这种高档雪茄和我平时抽的雪茄有太大的不同。”

    福克斯笑了笑,走到书柜旁边,打开了一个黑色的恒温箱,从里面拿出一个造型精美的盒子,丢给阿尔文,轻笑着说道:“确实没有什么不同,因为这个才是顶级的古巴雪茄。”

    阿尔文眯着眼睛瞪了一眼福克斯,用手指点了点她,说道:“看自己的男朋友出洋相可不是一个好女孩的做派。坏女孩会受到惩罚的!”

    福克斯抿着杏感的嘴唇,微微的翘起嘴角,走到阿尔文的身边,手指顺着阿尔文的脸颊划到了他的胸口,在那里画起了圈,“比如,什么样的‘惩罚’?”

    阿尔文用力的把福克斯揽进怀里,在她的屁股上重重的拍了一下,说道:“你会知道的!阿尔文校长的惩罚非常可怕!”

    就在阿尔文和福克斯打情骂俏的时候,书架后面传出一阵“咚咚咚”的敲击声。还伴随着几声“呀,呀”的隐隐约约的叫声,就像是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动物在尖叫。

    阿尔文和福克斯对视了一眼,一起走到书架前面寻找。电影里面不是总有密室藏在书架后面吗?只需要找到个机关就能打开,一般机关都是书本或者装饰品之类的东西。

    就在阿尔文翻找书架上的大部头的时候,福克斯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走到两个书架中间,在书架侧面有一个很明显的按钮,就像是电灯开关一样。

    福克斯对于自己和阿尔文两个人的动作感觉好笑,似乎自己跟阿尔文待在一起久了,被他传染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傻气,谁会把活着的东西关在密室里?

    书架后面关着活的东西,那里面就一定不是密室。

    两个大书架在阿尔文惊讶的眼神下分开了,露出了里面一间面积不小的收藏室。

    阿尔文走进去看了看,没想到那位格滋将军还是一个狩猎发烧友。这里存放了超过二十种猛兽的标本,狮子、老虎、鳄鱼、…………居然还***有一只河马。

    阿尔文虽然是个德鲁伊,但是算不上什么狂热的动物保护者。

    但是他仍然不太明白,你不是为了吃它,你狩猎干什么呢?就为了体验一下战胜猛兽的乐趣?顺便让它们成为自己的收藏品?

    真想要成就感,你光着身子上去跟它们试一试呀!用步枪透过瞄准镜,在几十米外把它们放倒了,能有什么成就感?

    最后还把这些动物的尸体做成穷凶极恶的造型,有什么意义?三岁小孩会扣扳机也能办到的事情,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呢?

    阿尔文很朴素的认为,刨除生存和食物两项,其他所有对动物的杀戮意义都不大。

    他甚至觉得那些为了金钱发生的猎杀都比这种纯粹为了收藏装饰产生的猎杀来的有意义。

    毕竟偷猎者是为了钱,虽然这种人该死,但是金钱有意义。

    而收藏往往是为了虚荣,虚荣有什么意义?把一只藏羚羊的皮披在肩上,或者把一具狐狸的尸体挂在脖子上会显得高贵一些吗?

    这帮有钱的阔佬和他们的女人们,什么时候能克制一下自己的虚荣心,世界上这种无意义的杀戮会减少很多!

    毕竟没有买卖,也就没有杀害!

    就在阿尔文感慨的时候,福克斯碰了碰他的肩膀,指了指一个高大的大猩猩标本的位置。

    阿尔文朝那里看了看,发现一只全身洁白仿佛得了白化病的小猩猩,瞪着一双水汪汪的蔚蓝色眼睛,怯生生的看着自己

    那只小猩猩左边的墙角还有两个精致的铁笼子,其中一个被打开了。看起来这个小家伙真的很聪明!

    阿尔文有些明白了,自己之前听到的声音应该就是这个小家伙发出来的。

    向前走了两步,阿尔文蹲下身体冲这个柔弱的小东西招了招手。

    小猩猩疑惑的看着阿尔文,它一手抱着大猩猩标本的右腿,一手在空气里捞了一把,放在自己的鼻子下面仔细的闻了闻。它总觉得阿尔文身上有一种很吸引它的气息。

    阿尔文很耐心的等待着,小东西被吓坏了,它抱着的那个大猩猩标本估计是它的亲人之类的。

    最让阿尔文反感的是,这只大猩猩标本两只手掌被砍掉,很有“创意”的换上了两只可怕的铁钩。联想到书桌上的那个造型诡异的烟灰缸,阿尔文对这帮人的残忍简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小猩猩面对一个德鲁伊的召唤,终于稍稍的放下心中的戒备,试探杏的走到阿尔文的面前。瞪着一对漂亮的蔚蓝色眼睛,歪着脑袋嘴里发出“呀,呀”的声音。

    阿尔文是德鲁伊,但是确实不算太专业,他肯定听不懂这只小猩猩在说什么,他只能隐隐约约的感觉这只小猩猩的情绪。有恐惧,有好奇,还有一点点的祈求。

    阿尔文蹲在地上摊着手掌,耐心的等待小猩猩的选择,他决定如果这个小家伙信任他,他就会把它带回去。

    小东西白花花的还挺可爱,据说这种猩猩应该只能生活在非洲的一个叫维什么加的山脉,可是它的这种颜色注定了它在那里根本就活不长。

    福克斯笑嘻嘻的看着阿尔文很有爱心的跟这只小猩猩互动,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阿尔文在这种时候好像总会显得特别的温暖。自己好像很难抵抗这种温暖,一不小心就被这种沁人心扉的温暖淹没了。

    小猩猩试探的将直接的手掌放在阿尔文的手上,然后快速的收回去,高兴的发出“呀呀呀”的叫声,四肢着地的原地蹦跳了两圈。

    然后猛的转身冲到了另外一个笼子旁边,一边努力的拨弄着笼子上的插销,一边“呀呀呀”的大叫,似乎在对里面的东西说,快醒醒,咱们得救了!

    阿尔文对小猩猩的聪明满意极了,自己得救了还不忘自己的狱友,这么有情有义的小东西谁不喜欢?

    看着小猩猩越着急越打不开笼子的样子,阿尔文站起来走过去,笑眯眯的把它抱起来,塞进福克斯的怀里。

    福克斯有些紧张的接过小猩猩,好笑的看着阿尔文掰开小猩猩的腿看了一下。

    发现是一只公的,阿尔文很不爽的把小猩猩的手从福克斯的胸口拿开搭在了福克斯的脖子上,还警告杏的瞪了小猩猩一眼。

    小猩猩有些害怕的紧紧的搂着福克斯的脖子,把小脑袋埋在福克斯的脖子上,发出“呀呀呀”的害怕的叫声,好像在说,我服了,姑娘是你的,我就看看,不碰!

    福克斯摸了摸小猩猩顺滑的后背,笑着在阿尔文的身上拍了一下,指了指笼子,示意阿尔文赶紧去吧小猩猩的狱友救出来。小东西这个时候还记挂着自己的狱友,看起来它们一定是很好的朋友。

    阿尔文哈哈一笑,转身走到笼子边上,拉开插销从里面捞出一只体型不大的灰黑色小狗。

    拎着小狗脖子后面的顽皮,送到眼前看了一下,阿尔文叹了口气,这哪里是一只狗,这是一只狼!自己家里常驻着五只,自己绝对不可能认错!

    小狼用无辜的眼神看着阿尔文,两只前爪在半空中上下摆动,嘴里发出“呜呜”的娇弱叫声。

    福克斯好笑的看着阿尔文跟小狼大眼瞪小眼的对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道:“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看起来你不仅仅想从这里带走一盒雪茄!”

    阿尔文拎着小狼在空中晃了一下,然后把小狼粗鲁的夹于了肋下,勒的它舌头吐的老长,笑着说道:“我们现在是人质,我们被两只猛兽劫持了,为了我们的小命着想,我们得把这两位绑匪老大带出去。”

    说着阿尔文指着福特斯怀里的小猩猩,说道:“这两位可都是狠角色,劫持你的是‘凯撒’。”

    低头看了一眼肋下的小狼,“这是墨西莫斯,听名字就很厉害,我们得老实一点。

    这是为了我们的小命,相信那个死鬼格滋将军肯定不会介意的!”

    福克斯听着阿尔文的胡言乱语,笑了笑,把“凯撒”举起来放在面前,仔细的看了看。

    小东西瞪着大眼睛,抱着福克斯的手臂,掀起嘴唇蠢兮兮的“呀呀”叫唤。

    福克斯挑着一边的眉毛,看了一眼阿尔文,笑着说道:“确实挺凶的,我们最好小心一点!哈哈!”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