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章 阿尔文的审讯技能

    阿尔文拉着史蒂夫和拉什,一起上了一辆杜克找来的运送猪肉的冰柜车。

    车厢里的一张不锈钢操作台上摆放着那个倒霉的黑衣武装分子,他的右脚不知道被哪个暴躁的应急小队成员彻底的碰掉了。

    这只右脚,这会儿正踏踏实实的摆在他的右腿旁边,等待一位医术高明的医生来给他妙手回春!

    阿尔文看了一眼站在操作台边上的杜克和开伞索,笑着说道:“大兵,快滚去开车,这里不需要你们了!

    纽约最远的外科医院在哪里?我们需要赶过去,记得走最堵的路,现在先让我们的大麻医生拉什,先为这位,嗯~”

    说着阿尔文看向了操作台上一言不发的短发大胡子“硬汉”,皱着鼻子说道:“先替这位大胡子硬汉检查一下身体,他的衣服穿的太多了,而且这里的冷气有点不足!”

    杜克和开伞索对视了一眼,他们当然明白阿尔文是不想让他们惹上麻烦,刑讯的时候他们站在旁边总归不好。

    让他们开着冷柜车送伤员去医院这个理由就好多了,谁能说他们的不是?纽约的交通很烂,这不是大家都知道的吗?

    伤员在路上出了点问题,谁能找两个热心警察的麻烦?谁忍心找他们的麻烦?

    要知道这位伤员可能刚刚杀死了一名警察,还有两位热心的警察来抢救他的生命,还有比这更加感人的事情了吗?

    杜克感激的跟阿尔文拥抱了一下,轻声说道:“谢谢!阿尔文校长,替我让他多痛一会儿!”

    阿尔文从杜克的战术服上拽下了一把匕首,摊着手说道:“我估计他应该会痛很久,这取决于你开车的速度。因为这位医生麻药用完了!怎么办?”

    杜克哈哈一笑,率先跳下了车厢,向驾驶室走去,他决定亲自开车,最少在曼哈顿绕上一圈!

    开伞索走到史蒂夫身边,冲他敬了个军礼,认真的说道:“您又救了我一命!谢谢!罗杰斯队长!”

    史蒂夫摸了摸刚长出不久的胡渣,笑着说道:“我以为没有人会相信,你怎么会认为我是他?”

    开伞索毫不犹豫的说道:“因为您的行动向我证明了您就是他,最少在我心里面,你们区别不大!”

    史蒂夫很开心,他听明白了,开伞索还是不相信自己是美国队长,但是他是真的觉得自己的行为和美国队长区别不大!

    这是最好的夸奖,一个大家认为的骗子,用行动开始证明自己跟那个被宣传了几十年的英雄区别不大。还有比这更好的夸奖了吗?

    史蒂夫大笑着跟开伞索击掌、握拳、撞胸,一套黑人哥们儿的流程,然后笑着说道:“去执行任务吧,大兵!”

    开伞索站直身体,再次敬了一个军礼,大声叫道:“长官,是的,长官!”然后原地转身,小跑着跳下了车厢,上了冷柜车的副驾驶。

    史蒂夫贴心的拉上车厢门,在前面拍了拍,示意可以开车了。

    阿尔文看着车厢前部的制冷机开始了工作,车厢里的温度开始下降,满意的点了点头,走到黑衣武装分子面前,低头看着他的刀疤脸,微笑着说道:“你好,我们可以开始了。”

    说着阿尔文没等这个黑衣武装分子说句狠话什么的,就一刀捅进他的肩膀,残忍的搅动了一下!

    黑衣武装分子身体和四肢被牢牢的固定在操作台上,一动也不能动,阿尔文突如其来的一刀让他像触电一样,脖子伸的老长,眼睛瞪的像一只青蛙,然后拼命的用后脑勺去撞击操作台,看起来真的很痛!

    阿尔文看到他真的很痛苦,还有自残的倾向,非常贴心的脱下了拉什医生的漂亮西装,折叠一下给这位老兄垫在了后脑勺上,把他的头抬高,让他一会儿能看清楚自己受到的伤害!

    阿尔文很满意自己的善良,低着头冲着黑衣武装分子笑了笑,在他惊恐的眼神当中,拔出匕首,恶狠狠的刺进了他的另外一边肩膀。

    黑衣武装分子瞪大了眼睛,摇晃着着脑袋拼命的挣扎,但是无济于事那帮大兵太恨他了,把他绑的非常的牢靠,他除了脖子上的脑袋,其他的一根手指都活动不了!

    一旁作为一名医生的拉什终于看不过去了,小心的说道:“阿尔文校长,你如果需要询问口供,是不是把他嘴里的东西拿出来?一会儿他要是窒息了,谁来给他人工呼吸?”

    阿尔文看了一眼正在绝望挣扎的黑衣武装分子,有些尴尬的用刀子挑开封住武装分子嘴巴的胶带,让他吐出一块破布,耸耸肩膀,说道:“我很抱歉,我是新手,而且你看起来是一条硬汉,我得尊重你一点。”

    说完还没等“硬汉”先生发出惨叫,又一刀刺进了之前受伤的肩膀,说道:“那我们重新再来一遍,我现在有些感觉了!”

    黑衣武装分子,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阿尔文发出凄厉的惨叫,摇晃着脑袋喊道:“你要问什么,你倒是说啊!”

    阿尔文笑了笑没有说话,拔出匕首重新刺进了他另一边的肩膀,用力的搅动了一下。

    黑衣武装分子崩溃的奋力摇晃着脑袋,痛哭流涕的大喊,“你要问什么你倒是说啊!我都告诉你!”

    阿尔文皱着眉头,看着黑衣武装分子,很鄙视的说道:“硬汉不能这么快就认输的,你最少还要在挺一个小时在,不然我们拉上这位拉什医生干什么?

    放心,你绝对不会死的!”

    说着阿尔文看向拉什,说道:“伙计,该你了,给这些嗯~老兄止一下血”

    拉什医生翻着眼睛,从他的公文包里拿出两卷纱布倒上消毒水,走到黑衣武装分子身边,稍微的看了一眼,就用纱布卷粗鲁的捅进了这个倒霉鬼的伤口。让这个倒霉鬼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

    拉什医生用纱布在伤口里搅和了一下,突然反应过来,冲阿尔文问道:“他应该不需要怕感染的,对吧?”

    阿尔文耸耸肩膀,抿着嘴角,说道:“我不懂,你随意,只要送到医院的时候这家伙还全须全尾的活着就行。不然驾驶室里的两个伙计可能有麻烦!”

    拉什医生两指并拢,行了个礼,笑着说道:“我知道了,那就没问题了!他现在肯定死不了!”

    说完拉什医生也不管还插在黑衣武装分子肩膀伤口内的纱布卷,转头去检查了一下他的断腿,说道:“他的断腿可能需要处理一下,刚才那些人的手艺太粗糙了。这只脚本来接上去,还能继续用的,现在可能只剩一半功能了。”

    阿尔文大概瞄了一眼,什么手艺太粗糙了,用根鞋带扎着不让流血也能称得上手艺?

    挥手示意拉什医生自己看着办,阿尔文转到黑衣武装分子的面前,看着他那张带着可怕刀疤的脸孔,皱着眉头听着他一边惨叫,一边呼喊:“你要问什么我都告诉你,停下来吧!我都说!”

    阿尔文笑着说道:“刀疤先生,你这样会让我很没有成就感,我答应了我的伙计,让你多痛苦一会儿,你放心,你不会死的!拉什医生可以保证!”

    说着阿尔文的眼神在刀疤脸身上巡视了一下,似乎在找下刀的地方。

    刀疤脸惊慌的努力抬着头,跟着阿尔文的眼神,在自己的身体上巡视,直到阿尔文的眼神停留在了一个让他惊慌的部位。

    看着阿尔文举起了匕首,刀疤脸,痛哭着叫道:“别这样,别这样,我都说,我都说!

    我是个雇佣兵,我叫伯克~”

    刀疤脸的话还没有说完,阿尔文就一刀扎在了他的大腿根部,凶狠的搅动一下,恶狠狠的说道:“你撒谎,我们继续!”

    说完阿尔文就在刀疤脸的惨叫声中拔出了匕首,准备给刀疤脸的其他地方再来一刀。可能是因为割到了大血管或者什么的,刀疤脸的受创部位鲜血飚的老高。

    拉什看了一眼,骂了句“***!”从公文包里翻出几把小钳子,扑到刀疤脸的大腿根上,叫道:“当心一点,你是新手吗?朝不致命的地方下手,动脉破损很麻烦的!”

    阿尔文恶狠狠的看了刀疤脸一眼,说道:“没关系,这位撒谎的老兄一定能坚持住的!”

    刀疤脸惊恐的看着阿尔文,愤怒的叫道:“我没有撒谎!”

    阿尔文用更大的声音吼道:“我他妈不在乎!”

    刀疤脸被阿尔文的不讲理给吓坏了,无奈又仓皇的说道:“我叫伯克,我们受到雇佣去抓捕那只大蜥蜴,不能让他落在警察的手里!”

    阿尔文生气的举起匕首扎在伯克的胳膊上,说道:“撒谎!抓蜥蜴需要向警察和无辜的人开枪吗?”

    说着阿尔文在伯克剧烈的惨叫声中用力的转动了一下匕首,冷酷的说道:“那里当时有我的亲人、朋友,还有***我的学生!”

    伯克努力的摇头大叫道:“我不知道,我收到了无差别攻击的命令,当时那只大蜥蜴就要被抓走了,我的老板有点着急了!”

    阿尔文盯着伯克的眼睛,又一刀扎进了伯克的胳膊,冷声问道:“你的老板是谁?”

    伯克彻底的崩溃了,嚎叫着说道:“康德拉·斯通班克斯,我的老板叫康德拉·斯通班克斯,他负责替很多的大企业干黑活儿!

    别折磨我了,给我个痛快!”

    阿尔文站直了身体,回头看了一眼一直抱着胳膊站在车厢边的史蒂夫,说道:“你觉得他说的是真的吗?我觉得他在撒谎!”

    史蒂夫显然对阿尔文粗糙的审讯手段不太看得上,摇了摇头,说道:“正常的审讯应该是让他的痛苦最少重复三到四次,然后反复的比对他的口供,你真的很不专业,应该让弗兰克来干这个活!”

    阿尔文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今天是弗兰克的好日子,我们不应该打扰他。再说我觉得自己干的不算太坏!我有办法证明他说的是真是假!”

    在伯克惊慌的眼神当中,阿尔文冲着正趴在伯克胯下,给他止血的拉什医生说道:“伙计,你好了吗?”

    拉什烦躁的抬起被溅满鲜血的脸,不耐烦的说道:“刚才要好了,被你一喊,有一根血管找不到了!***!”说完拉什又埋头忙碌起来。

    阿尔文皱着眉头,从后面看,这位拉什医生就像在啃食着伯克的老二,从伯克惊恐的眼神里就能看出来,他也是这么觉得的。刚才拉什医生回头的一瞬间,阿尔文觉得这个伯克已经要疯了!

    不在管拉什医生,阿尔文左右看了看,在车厢的角落里找到了一把劈猪肉的斧头,在伯克即将发疯的眼神当中走到了他的断腿边上。

    举起斧头,阿尔文冲伯克笑了笑,说道:“你撒谎!”

    在伯克“我没有,我没有!”疯狂的叫喊声中,一斧子将他的断脚又向上剁了两寸。

    伯克终于无法忍受阿尔文的折磨,大喊一声,“我没有~”然后晕了过去!

    阿尔文冲着史蒂夫笑了笑,说道:“你看,我猜他没有撒谎!康德拉·斯通班克斯,这是什么人?”

    史蒂夫无奈的走过来,替伯克调整了一下止血的鞋带,说道:“你想知道就等他醒过来继续问,我现在也觉得他说的是实话!

    我居然没看出来你居然这么残忍,看起来我以前有些小瞧你了!”

    阿尔文无所谓的摇晃了一下手里的斧子,笑着说道:“还是斧子比较顺手!”

    说着阿尔文冲史蒂夫挑了挑眉毛,说道:“老兄,我跟你说过,你杀的人还没有我零头多,以后对我放尊重一点,我很残忍的!”

    拉什医生忙好伯克的大腿根,抬头看了一眼伯克又少了一截的小腿,拍了拍自己脑门,无奈的叫道:“别这么粗鲁,你这样我会很麻烦的。”

    说着这位大麻医生,转到伯克的小腿处,仔细的检查了一下,用几个精致的小夹子钳住了几根还在流血的血管,摇了摇头说道:“这下就算接上也会短一大截了。”

    阿尔文无所谓的摊着手说道:“这有什么,把另外一只脚也剁的短一点,不就一样长了。

    赶紧干吧!你一个没有执照的医生还在乎这个?

    这样的手术,你去韩国随便一家路边的整形医院都能做。

    再说了,这位伯克先生既然敢冲无辜的人开枪,他还在乎这个吗?”

    拉什医生看着伯克的断腿,摇了摇头,说道:“我是因为抽大麻动手术才丢的执照,跟我的医术没有关系,别拿我跟韩国的整形医生相比!

    说实话,我们现在干的,跟那帮医生比,差的远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