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三十五章 在我死去之前

    阿尔文自问也算见过世面,但是一个人能把自己的脸搞得那么惊悚,他是第一次见到!

    灰衣男子身材瘦弱,露出来的双手向两只干枯的鸡爪。脑袋上的头发乱糟糟的像是一个流浪汉,最主要的是他的嘴角被划开了,两边的刀口一直延伸到腮帮子的位置,让他看起来永远都在微笑!

    最让阿尔文不能接受的是,为他缝合伤口的医生,没有为他缝合完全,这家伙只要脸上的表情一大,就会露出暗紫色的牙床,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无比的惊悚!

    门外那个一直生活在曼哈顿的小姑娘亚历克西斯已经被灰衣男子的恐怖相貌吓得开始尖叫了!

    尼克小伙子这会儿表现的像个有担当的小男子汉,瞪着眼睛,绕到两个姑娘的前面。张开手臂将两个小姑娘挡在了身后,勇敢的和笑脸怪人对视!瘦小的身体阻挡住那个笑脸怪人的视线,顺便也阻挡住金妮好奇的目光。

    阿尔文看着这个明显是个重度瘾君子的中年男人,在贝克特的枪口下熟练的举起了双手!

    斯塔克看着灰衣男子嘴里不由自主的冒出一句脏话,说道:“这***是什么玩意儿?他还是活人吗?”

    灰衣男子好像对警察的枪口非常的熟悉,面对贝克特的手枪并不是非常的害怕。他只是老实的举着手,脸上露出恐怖的“笑容”,叫道:“我最近都没有干坏事,警官小姐,请你把枪放下,不要用枪指着我!”

    阿尔文看了一眼门外表现平静的索尔和多姆,对着贝克特警官说道:“把枪放下吧!贝克特警官,他伤害不了这里的任何人!”

    说着阿尔文瞥了一眼卡塞尔和斯塔克,轻声自语道,“应该吧!”

    斯塔克脸色难看的将脚边的马克5号向吧台下踢了踢!恼怒的瞪了一眼阿尔文,说道:“也许我们应该上擂台较量一下,阿尔文!我最近空手道练的还算不错!”

    阿尔文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膀,在福克斯的嘴上吻了一下,瞟了一眼斯塔克,做了个“弱鸡”的嘴型,逗得福克斯看了斯塔克一眼,然后忍不住,哑然一笑!嗯,很形象!

    卡塞尔没有听到阿尔文轻声说话,这位老兄有些狂热的盯着灰衣男子,嘴里不停的念叨着,“惊悚、恐怖、智慧、邪恶、宗教,一系列的词汇!”那副模样比灰衣男子更像一个变态的杀人狂,只是他穿的体面一些!

    那个面对枪口都无所畏惧的灰衣男子,面对卡塞尔,反而有些不自然,语气有些紧张的冲贝克特叫道:“管管这个疯子,他说的都是什么鬼东西!”

    贝克特没有放下枪,这个灰衣男子只要一说话就会露出恶心的牙床,非常的恐怖,不管什么人把自己搞成这样,他跟好人一定是不沾边的!

    贝克特从单手持枪改成双手握枪,指着灰衣男子,叫道:“把手举高,不准动!”

    灰衣男子苦涩的笑了笑,听话的把手举高,说道:“警官,你总要告诉我你这是为了什么?我说了,我最近都没干坏事!”

    阿尔文能感觉到这个灰衣男子对这里没有敌意,不过他没有于劝贝克特警官放下枪。

    这位老兄的样子确实太惊悚了,被人用枪指着也算正常。他要是这幅模样晚上出现在地狱厨房,绝对活不到第二天!这里的黑帮遇到恐吓,第一时间想到的绝对是反击!地狱厨房晚上出门不带把枪怎么会有安全感,所以~~

    阿尔文在福克斯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走到贝克特警官的身边,微笑着说道:“老兄,你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儿实话,你的这幅模样不适合出现在地狱厨房,他会让你受苦的!”

    灰衣男子表情诡异的,苦涩的笑了笑,说道:“我是来找阿尔文校长的,我的老板罗伯特·麦考尔说在这里能找到阿尔文校长!”

    阿尔文听到他叫罗伯特老板,愣了一下,伸手把贝克特的手枪按下来,对着灰衣男子说道:“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灰衣男子看到贝克特警官放下了手枪,听到阿尔文的问话,激动的向前走了两步,说道:“我叫蛹翰,约翰·卡西尼,我有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我听说地狱厨房有一所社区学校,它能帮助孩子们上大学。

    我去学校打听了,但是他们只接收地狱厨房的孩子,外面的孩子想要来读书需要很多的钱!

    所以我来找您,阿尔文校长!我没有那么多的钱,我用尽办法只能凑够2万美元,能让我的两个孩子进学校读书吗?”

    说着约翰双手合十,他刚刚面对贝克特枪口都没有动容,这会儿膝盖一软就想跪倒在地,却被眼疾手快的阿尔文拦住了。

    福克斯走到阿尔文旁边,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阿尔文,说道:“我怎么不知道社区学校还要收学费?居然还要这么多?”

    阿尔文看了约翰一眼,烦躁的说道:“那是对外来的学生,现在社区学校的容量有限,就算对其他地方招生也只会要那些品学兼优的孩子,比如彼得和格温他们这样的!

    这位老兄的孩子明显不符合社区学校的要求!不然根本就不会有人跟他说学费的事情!

    那是为了缓解学校资金紧张搞出来的项目,现在只有一个孩子靠这个项目进入了学校,就是哈里!”

    福克斯点了点头,没有于说话,她是个有怜悯之心的女人,但是不是那种胡乱挥洒善心的女人。既然阿尔文都说了社区学校有规矩,并不是歧视这个有一张恐怖面孔的约翰,她就觉得没有必要多管闲事了!

    约翰明显是知道这些事情的,社区学校一定有人跟他做了说明。这会儿看阿尔文又重新说了一遍,约翰双手合十用那张恐怖的嘴说着最诚恳的话,“我能看出来您是个有善心的人,求求你帮我一下!

    我有两万美元,请您一定收下,让我的两个孩子去学校上学。我会努力工作把欠下的钱补上的,求求你,阿尔文校长!”

    阿尔文皱着眉头,看着这个满身写着绝望的男人,伸手示意他去一张餐桌边坐下,又给他倒了一杯清水!

    坐在约翰的对面,阿尔文用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他有些心软了。阿尔文觉得一个愿意为了孩子这么去求人的父亲无论如何不该太坏!

    但是有些事情还是要问清楚一点才好,看着约翰那张恐怖的脸,阿尔文说道:“约翰,你可以跟我说一说你的事情。你知道自己的样子,你肯定是个瘾君子。别对我撒谎!如果你真的爱你的孩子的话!”

    约翰用颤抖的双手捧着水杯,给自己灌了一大口水,他好像很渴,所以喝得有点着急,有一些清水从他被划开的腮帮子流出来他都不知道!

    重重的叹了口气,约翰放下水杯,想了一下说道:“我曾经是华尔街的一名股票经纪人,我曾经很成功,我有美丽的妻子,和一对可爱的儿女!

    但是因为一次投资失败,我亏光了自己的和客户的所有钱,我破产了!

    银行收走了我的所有东西,房子、车子,还有我的尊严!

    我从长岛的别墅搬到了布鲁克林区的公寓,如您所见,我染上了毒瘾。

    我的妻子离开了我,带着我的两个孩子!嫁给了一个会计!

    我绝望了,我本以为自己有一天会死在某个垃圾桶旁边!

    但是上个月,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我妻子的律师打来的。我的妻子出了车祸,她去世了!那个会计从来没有爱过我的孩子,他们希望我能把两个孩子接走。

    我去了,把我的孩子接了回来!我不能让他们和一个完全不爱他们的男人住在一起!

    但是现在我发现我根本就没法儿照顾好他们,我没钱,没有工作,我现在甚至连抱起我的孩子的力气都没有!”

    说着约翰痛苦的捂住了脸,沉痛的说道:“我不是个合格的父亲,求求你阿尔文校长,让我的孩子进您的学校,这是我能为他们做的最好的选择了!”

    说着约翰从口袋里掏出四卷美元,推到阿尔文的面前,恳求的说道:“这里是两万美元,应该够我的两个孩子一个学期的学费,如果不够的话,我现在有了一份工作,我会努力的还上的!

    您的学校是我听说的最好的平民学校,我不想我的孩子以后在街头混迹!

    求求你,给孩子们一个机会!”

    阿尔文瞥了一眼桌子上的两万美元,他对这种捆钱的手法很熟悉,在纽约只有那些贩毒的黑帮才会这么捆扎钞票。

    盯着约翰通红的眼睛,阿尔文沉声问道:“你跟我说了你的情况,我很同情你,但是你的这些钱是从哪里来的?

    如果你真的为了你的孩子好,为什么不送他们去福利院?那里有人会照顾他们,并且送他们上学,你甚至还能经常去看看他们!

    你知道你毕竟是个瘾君子,你能照顾好他们吗?”

    约翰难过的捂住了脸,说道:“我戒了,不管你信不信,从我发现我甚至没法儿把我的小女儿抱起来开始,我就戒了!

    我爱我的孩子们!我愿意为他们做任何事情!”

    阿尔文看着约翰,他能理解约翰的感受,一个父亲能为自己的孩子做出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戒毒,好像不算什么不可能的事!

    敲了敲桌面,阿尔文指了指那两捆美元,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约翰看着那几捆美元,居然有些幸福的笑了笑,说道:“我碰到了一个有钱的疯子,在他那里,只要肯划开自己的嘴角就能得到两万美元,他对我们唯一的要求就是留在纽约!”

    说着约翰指了指自己的脸,笑的有些可怕,“我做了,于是我得到了两万美元!”

    阿尔文看着约翰诡异的笑脸,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佩服约翰,不管他过去怎么样!他现在倾尽了自己的所有力量,只为了让自己的孩子有个光明的未来!

    也许他曾经沉沦过,但是现在他醒了,父亲的这个身份把他唤醒了!

    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美元,阿尔文在约翰惊慌的眼神里,用手把它推回去。

    阿尔文抬手制止了约翰即将到来的恳求,说道:“说实话,你的故事打动我了,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不愿意他们去福利院?那会比跟你在一起要好的多!”

    约翰盯着被推回来美元,有些无奈又有些难过的说道:“我曾在那个地方长大!我不会让我的孩子去那里!

    在我死之前!”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