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零九章 愚蠢的计划

    阿尔文看着气冲冲离开的索尔,叹了口气,希望史蒂夫能搞定这个家伙,今年学校的球队一定很热闹。

    斯塔克有些失望,本来他想来看看能不能跟这位阿斯加德王子谈一笔交易,结果来了才发现这位王子殿下居然是个离家出走的穷鬼,要不是自己帮着说句话,这家伙说不定就要走歪路了。

    将马克5号脱下来,斯塔克靠着吧台,在台面上敲了敲,对彼得说道:“小子,给你斯塔克叔叔来一杯啤酒。”

    客串酒保的彼得很客气的给斯塔克倒了一杯啤酒,笑着说道:“您得少喝一点,醉酒开机甲估计也不合法!”

    斯塔克笑着点点头,算是领了彼得的好意,然后转头对阿尔文说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家伙会找到这里来?”

    阿尔文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他说他的弟弟死了,所以想要安静一段时间,但是我觉得这家伙表现的像个离家出走的叛逆青年。

    也可能他有一些其他的想法,但是那就不是我们的问题了。”

    说完阿尔文转向多明戈,笑着说道:“伙计,感谢你一路招呼凯奇教授,让这个老家伙平安的回来了。”

    多明戈咧着嘴,笑着说道:“那没什么,凯奇教授很好相处,我这一路过的都很愉快。”说着拍了拍一直放在吧台上的老枪,说道:“我是来还枪的,这是个好家伙,我从来都不知道步枪能有这么大的威力。”

    阿尔文示意彼得把枪收起来,这把枪已经被杰西卡预定了,这姑娘对上次自己没有送枪给她很不满意,自己抢了一把手枪,又预定了这把老枪。有了这两把枪,杰西卡在和平饭店服务生头领的位置算是坐稳了。

    转头看了一眼有些沉默的斯塔克,阿尔文笑着说道:“你怎么了,伙计,别告诉我你还在担心伊凡,相信我,那不是一个需要人同情的人。”

    斯塔克摇了摇头,说道:“我只是有些可惜,那是一个了不起的天才。如果被汉墨抓住干掉了就太可惜了。”

    阿尔文哈哈一笑,说道:“看起来你对汉墨的偏见很大,那家伙很坏?”

    斯塔克笑了笑,无所谓的说道:“那是个纯粹的商人,他为了钱可以不择手段,而且下限很低。不过没有关系,我们都看到他那天的表情,估计也活不久了,这种人渣我觉得死了也没什么!”

    阿尔文不了解汉墨,不过斯塔克应该不会撒谎,他不是那种会刻意贬低对手的人,因为没有必要。

    阿尔文对贾斯丁?汉墨的唯一映像就是上辈子看电影,里面的那个傻瓜军火商,被斯塔克耍完又被伊凡骗得很惨。

    所以斯塔克担心伊凡被汉墨找麻烦,阿尔文觉得完全没必要担心这个,俄国佬是个能把聚变反应堆挂在背心上,拿两根鞭子跟人拼命的狠人。汉墨真的去找他的麻烦,最后谁倒霉还不一定呢!

    阿尔文给斯塔克添了一杯啤酒,示意彼得来跟他聊一聊,自己走向缩在角落里的芭芭拉特工。

    看着芭芭拉有些尴尬的看着自己,阿尔文无所谓的笑了笑,在她的对面坐下,说道:“我并不觉得你们会跟我说实话,但是你的说辞是不是跟现实的差距太大了?

    看看那位雷神先生的样子,我对你们说瞎话的能力感到很佩服。

    以后你们准备怎么办?我这里的伙计喜欢你们的可不多。”

    芭芭拉特工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小心的说道:“我们跟索尔接触过,但是他拒绝和我们对话。我们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接近和保护他,这是我们的责任!”

    阿尔文摆了摆手,说道:“我不太在意你们跟我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因为那跟我都没有什么关系,我会有自己的判断。

    我只是很难理解,是不是特工就没有一个是真诚的,永远生活在谎言里,你们是怎么度过每一天的。”

    芭芭拉看着阿尔文的眼睛,嘴角划出一条漂亮的弧度,微笑着说道:“撒谎是我工作的一部分,如果谎言能让我的工作顺利,那么为什么不呢?

    诚实的特工也许存在,但是我一个都不认识。”

    阿尔文点点头,转身离开了餐桌,没有于理会这个女人,他决定以后都要离她远一些。和一个视撒谎为工作的女人,没有必要有太多的交集,因为你甚至不知道她说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那还怎么相处?

    斯塔克感兴趣的看着阿尔文从芭芭拉的对面回到吧台,他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冲阿尔文挤了挤眼睛,笑着说道:“伙计,你可悠着点,福克斯可是个厉害的姑娘。”

    阿尔文将之前插在烟灰缸里的半截雪茄拿出来重新点上,顶着斯塔克鄙视的眼光,满不在意的抽了一口,说道:“我对那个女人没有兴趣,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说着话的时候阿尔文的电话响了起来,打电话来的是拉塞尔,阿尔文接起电话还没有说话,那头的拉塞尔就抢先说道:“阿尔文帮我个忙,去救救科尔森他们。狄肯·费思已经疯了,他绑架了刀锋,想要用它的血来让自己成为‘血神’,你得想办法阻止他。

    科尔森他们到现在还觉得事情在他们的掌握当中,他们还不知道其实他们才是这件事情当中最蠢的那一拨人。”

    阿尔文看了好奇的斯塔克一眼,沉声说道:“你得跟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伙计,你们到底在做些什么?”

    电话那头的拉塞尔喘着粗气,痛苦的说道:“狄肯·费思曾经是我的同事,8年前他得了癌症,他用一份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血神’祭坛的图纸说服了尼克·福瑞,开始酝酿一个名叫‘血神’的计划,为此他甚至自愿成为一名吸血鬼。

    但是现在的事情出了变化,我们最早是计划用德库拉伯爵作为那个最重要的祭品,可是狄肯·费思前几天脱离了我们的视线,失踪了几天。

    他刚才闯进了神盾局的纽约分部释放了德库拉,联合德库拉伯爵重创了神盾局纽约分部,而且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绑架了刀锋,想要用他去做那个最重要的祭品。”

    阿尔文对神盾局干的事情简直无法理解,这得多蠢的人才会同意这么一个脑残的计划,创造一个吸血鬼的神,这是想要干什么羊羔替饿狼装假牙?

    阿尔文有些生气的问道:“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拉塞尔,什么人的脑子能想出这么个计划?你想要我做什么?”

    那头的拉塞尔估计是受了不轻的伤势,喘着粗气笑着说道:“我们的独眼龙局长就是你嘴里的那个白痴,我猜他有点其他的目的,一定不单纯是为了那个操蛋的‘血神’,但是不管怎么样现在事情失控了,狄肯·费思背叛了神盾局。

    伙计,帮我个忙!科尔森正带人守在那个为狄肯·费思布置祭坛那里,他们到现在还不知道狄肯·费思已经背叛了神盾局。去救救他!拜托!别让他成为死的最蠢的特工。”

    阿尔文听到拉塞尔的状态很不好,抓紧问道:“你在什么地方?我叫人去救你。科尔森他们在哪里?”

    拉塞尔苦笑着说道:“不用管我,我给自己叫了救护车。赶快去斯塔滕岛的灯塔救科尔森他们,他们快要被自己的计划蠢死了。”

    阿尔文挂断了电话,看着斯塔克说道:“有一场PARTY你想参加一下吗?估计会很刺激!”

    斯塔克跟阿尔文碰了碰拳头,笑着说道:“没问题,我喜欢这种刺激的活动,就我们两个人吗?你可能需要告诉我,我们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人,我需要提前准备一些武器。”

    阿尔文想了想说道:“对手是吸血鬼,里面还有一个你认识的家伙。我的地下室就有你上次用的太阳灯,拿上那玩意儿在带把枪就能搞定它们。”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