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章 关山行的任务

    江离和莫测退出了游戏,回归现实后,二人只觉得这次任务的经历实在有够梦幻,竟然能在无人死亡的情况下,所有玩家全部通关。并且在顺利完成任务的同时,每个人都拿到了一笔丰厚的积分,而莫测手中的分数更是达到了7100之高。

    莫测心情颇好,他主动提议要做一桌丰盛的大餐,好好庆祝一下,而江离也笑了笑,表示赞同。

    “那趁着时间还早,我们一起去超市买些食材吧。”莫测已经开始穿外套,并催促起了江离。

    然而对方只是懒洋洋的脱了鞋,直接瘫在了沙发上“这种事情你来就行,大不了我给你打下手洗洗菜,我累了,想休息一会儿。”

    “算了,就不该指望你会去买菜。”莫测嘴上责怪着对方,却似乎早就习以为常。他拿着钥匙走到门口,跟江离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

    “搞快点啊,我很饿的!”江离笑嘻嘻的朝他招了招手,待门完全关上后,他脸上的笑容却忽然定格,紧接着,表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江离缓缓坐起身,他看着自己的双手,眼中满是迷茫。

    不对劲,自己的身体,似乎出了什么问题。

    在接触到田壮尸体的时候,他便发现自己能够听到、看到一些他人无法察觉的信息,甚至在那以后,连自身对于厉鬼怨气的侦测能力也变得敏锐了不少。

    不光如此,在面对那些极其危险的情景时,自己那惊人的判断能力以及异于常人的推理,都完全超出了他的本身的实力。

    老鱼干……他应该也看出了自己的不对劲吧。

    尽管事后他伪装的很好,暂时打消了对方的疑虑,就连莫测也没有察觉到这一变化,但江离自己却能感觉出来,在任务进行到后半段的时候,自己已经变得不像自己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这种情况,于他而言,当时自身意识是非常清晰的,他所说的话,做的事情,也是出自本身的意志。只不过那种临危不惧的冷静,却是完全超出他预料的。

    江离忽然萌生出了一个很恐怖的想法,尽管对此他感到无比抵触,甚至不愿意去相信,但不管怎么看,似乎也只有这一个想法可以解释自己之前的变化了。

    “难道……我身体里还有一个潜在人格?”他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和之前在任务中他的表现完全判若两人。

    人格分裂症,无论从生物学或是方法学角度而言,都是一个十分复杂的疾病。这是由心理因素引起的人格障碍,一般说来,在任何特定的时间阶段,内陆诸意识层的只有一种身份,那便是主体人格。

    在日常生活中,所有的情感、思想和言行都按照主体人格的方式活动,不会显出另一身份的痕迹。

    正常人只有于受到精神刺激之后,才会突然转变为另一完全不同的身份,一切情感、思想和言行按照后继人格的方式行事。这时,个体对过去的身份完全遗忘,仿佛从心理上另换了一个人。

    从一种人格到另一种人格的转化通常是突然发生的,当后继的人格开始“执政”时,原先的主体人格刚开始是意识不到的,并会忘却已发生过的事情。

    江离这二十四年来的人生虽然说不上顺风顺水,但也算很不错了。他童年生活幸福美满,家人朋友也对他非常关心,从未有过什么不幸的遭遇,绝不可能存在人格分裂的情况。

    更何况,从任务开始到结束,所有事情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并不符合人格分裂特征里的主人格记忆缺失的特征。

    还有那一瞬间的遭遇……无论怎么看,自己当时所听到的,都是厉鬼寒秋云生前经历过的折辱,他所感受到的一切阴暗诡谲的负面情绪,也都是寒秋云的感受。

    “难道是厉鬼想给我传达信息,受到了它怨气的影响,我才会变成那样的?或许,这一切都只是个意外……”江离抓了抓头发,在绞尽脑汁苦思无果后,他索杏自我安慰了一番。

    反正现在他一块肉也没少,身体上所受的伤在回归后也全部修复了。如今任务已经完成,自己也别吓自己了,先暂时放松一下再说。

    想到这里,他舒了一口气,继而来到了厨房,将餐具洗干净,等着一会儿莫测回来做饭。

    而就在此时,他原本放在客厅的手机响了。

    江离走过去看了一眼,却发现竟然是关山行打来的电话。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和对方联系了,江离立刻擦了擦手,点开了通话键。

    “喂关老师,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空闲之余还是会写写书。对了,听鱼干说,你们刚完成了一个三级游戏副本?”

    “是啊,那家伙嘴还挺快。”江离笑了笑。

    “嗯,鱼干说这次的任务很顺利,没有任何玩家死亡,其中你的功劳最大,他可是夸了你不少呢。”关山行于电话那头说道。

    “哦?这家伙除了diss我以外,还会夸我吗?”江离调侃道。

    “是啊,你也知道,他这个人就是嘴硬心软。嗯……对了,你还好吗?”听到关山行试探的口吻,江离顿时明白,一定是老鱼干太过担心,又不好意思直接说,这才特意告诉了关山行,想让他来问问自己。

    “你们放心吧,我没事的。大概是接触尸体的时候受到了厉鬼怨气的影响吧。”江离心里颇为感动,虽然除了莫测和关山行以外,这些在游戏里结识的同伴他都没见过,但大家一起出生入死,建立的羁绊也很深厚了。

    “那就好,我们很担心诅咒道具会对你们这些持有者产生负面影响,你也好,暮雨也罢,希望你们注意安全,不要过度滥用啊。对了,话说回来,你那个朋友,也是一名玩家?”关山行听他说完,放心了不少,也随意聊了几句。

    “谢谢关老师。你说的没错,我都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先我一步进入了空间,不光如此,他还接到过现实类任务呢,没错,就是你上次跟我提的那个。”江离答道。

    “什么?他也接了现实任务?”关山行颇为赞赏道“看来他是个非常厉害的玩家啊,期待以后的合作。”

    “怎么了?”听对方这么一提,江离不由好奇的多问了两句。

    “难道他没有跟你说吗。”关山行的声音一下子严肃了不少“毕竟在现实任务中,所有道具都失去了效果,不光如此,空间对厉鬼的限制也远比游戏中小了很多。就拿我上次任务来说……若不是有人出手相助,恐怕我也……”

    而回想起先前的经历,关山行也是心有余悸。现实任务的难度远在三级副本之上,玩家的死亡率更是高的吓人。而江离万万没想到,对他而言实力如此强劲的关山行都差点折损在现实任务里,由此可见,若是轮到自己,恐怕也好不到哪去。

    可接下来,关山行的下一句话,更是让他惊讶的差点喷了出来。

    “对了江离,我想跟你确认一件事。你以前不是说过在新手任务里差点被一个玩家坑死吗?他的id叫做昔拉没错吧?”

    “对啊。”

    “那就奇怪了,因为这次任务中,救我的人也是昔拉啊……”

    “什么……这游戏不会有同名吧……”江离的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段惜言那张老谋深算的脸,任凭他怎么想,都不觉得他那种自私自利的人会帮助其他陌生玩家。

    “我也不太确定啊,不过根据以往你的描述来看,似乎就是同一个人。”关山行说道。

    “究竟是怎么回事?”

    江离不由追问“其实我也很好奇现实任务究竟是什么样的,莫测讲过他的,奈何那家伙表达水平有限,明明是很紧张刺激的任务,说出来反而干巴巴的,听着怪没劲的,还不如你的作品《逃生攻略》带劲。对了,虽然这阵子很忙,但我一直有记得给你投推荐票跟月票啊!你是写小说的,讲起故事来肯定也很精彩吧!”

    “过奖了,既然如此,我就给你说道说道吧。”电话那头,关山行沉默了几秒,似乎在整理语言。随后,他才缓缓开口,将之前那次惊心动魄的任务描绘了出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