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七章 苏醒

    沈于鸣呆呆的站在院子里,目光始终未曾丛台上移开。

    院子里是死一般的寂静,甚至连树叶落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的一清二楚。此时夜空中的月亮逐渐被乌云所笼罩,漆黑的舞台上,骤然出现了一抹殷红的身影。

    听凭一腔绵婉的相思,飘散在风中。看到那熟悉的身姿后,沈于鸣踉踉跄跄的朝戏台走了过去,一个不留神,竟被脚下的台阶所绊倒了。

    然而他并不在意这些,看着戏台上的故人,沈于鸣终是抑制不住内心的悲痛,掩面痛哭道“志云,是你吗……哥好想你啊……”林明山来到了祠堂门口,他丢下木拐,如同失魂一般走向了戏台。他越走越快,最后竟是不顾自己的脚上,一瘸一拐的跑了过去。

    “侠客还有一口气在,我先替他治疗。”老鱼干探了探对方的鼻息,随后拿出了道具。

    而江离也解开了莫测身上的绳索,检查了一下他的情况。

    “老江,你没事吧?”莫测抓着他的手,不住地打量着对方,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你受伤了。”

    “之前动用了诅咒道具,不过没事,不必在意。”江离望向了门外,想起刚才发生的情况,莫测有些疑惑“那厉鬼怎么不攻击我们?”

    “我也不清楚,总而言之这次的任务只是要我们调查清楚灵异事件背后的真相,如今目标已经完成,我们也可以离开了。”在系统提示响起后,众人皆是松了一口气。

    没想到这次任务,竟然没有任何玩家死亡。

    这对老鱼干来说,简直是他进入空间以来最梦幻的一次经历了,别说没有人员伤亡,除了别墅的那段小插曲以外,期间他更是连一次袭击都没遇到过。

    “这还是我熟知的三级任务吗?”带着深深的困惑,老鱼干望了江离一眼。

    然而此刻对方却忽然一屁股跌坐在地,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虚弱的说道“这次用诅咒道具可真是透支了老子半条命了,你们倒好,就我最倒霉……赶快传送吧,再待下去我要昏迷了。”

    现在的江离,似乎才是平时的那个他。那么之前自己看到的情景,难道是他受到了道具的影响,才会变成那样的?

    老鱼干心中虽然不解,但见到江离恢复了平时的状态后,也感觉轻松了不少还好,他没变。这才是自己所熟悉的江离啊!

    几人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了祠堂内,而院子里的戏台上,一红一白两个身影款款相望。

    “从今后把牡丹亭梦影双描画。”

    “亏杀你南枝挨暖俺北枝花。”

    “则普天下做鬼的有情谁似咱!”

    一曲唱罢,林明山身形一软,缓缓倒在了台上。

    早在完成复仇计划的时候,他就已经服下了自己在事先杀死丁玲前偷偷保存的毒药。

    为了你,我的双手沾满了鲜血,背负着数条人命与罪孽,早已无心苟活于人世。戏台上的寒秋云活在了杜丽娘的美梦里,现如今,柳梦梅也来陪你了。

    林明山看着面前那张熟悉的脸,弥留之际,他的表情也没有半分痛苦,相反地,是平静与祥和。

    我爱他是违背常理,为世人所唾弃,是失去自制,是破灭希望,是断送幸福,是注定要尝尽一切的沮丧和失望的。可是,一旦爱上了他,我再也不能不爱他。

    戏台上的人影消失了,沈于鸣瘫坐在院子里,愣了半晌,方才从刚才的震惊之中清醒过来。他扬起头,又哭又笑的发着愣,喉咙酸涩,哽咽了半天,所有想说的话都化为了一声哀叹,消散在了晚风中。

    而与此同时,沈家祖祠外的空地上,蓦地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他背着手,抬起头看着天上的那轮皎月,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一阵狂风骤然刮起,空间仿佛被撕裂一般出现了黑色的旋涡,而另一个男人也再次从中走了出来。

    “我之前警告过你,不许接近江离。而你一旦破坏规矩,我也必将行使自己的权利。”吕清说着,身后的黑色漩涡瞬间比之前扩大了一倍,凄厉的阴风席卷着周围,黑洞深处,还能听到许许多多令人不寒而栗的哭声、尖叫声。

    “别生气啊,我可是谨遵您老人家的教诲,特意选了个哑巴的角色,从头到尾都没跟那个小家伙说过话呢,这应该不算违规吧。”

    无视了周围怨气冲天的哀嚎,男子轻笑着转过身,赫然是先前那名被江离等人唤作老猫的玩家。

    “陆杰,你究竟要做什么?江离的事情,应该和你没有关系吧?”

    吕清的眼神中透着冷冽,周身上下散发着阴冷的气息,他嘴唇微抿,眉头皱的厉害,似乎并没有因为对方的几句话就打算收手。

    “你别这么紧张,我只是无聊随便过来看看戏的。”

    陆杰举起双臂,做出了一副投降的姿势,见吕清依旧充满敌意,他无奈的耸了耸肩“我又没做什么,相反地,因为有我在罩着他们,这次厉鬼都没有攻击过任何玩家啊。”

    “你这样破坏了游戏平衡。”

    吕清的语气依旧冷酷,但在他说话间,身后的怨灵通道却渐渐闭合了。

    “但你看,空间也没有判断我违规啊。哎哎,好好说话别动手……只此一次,下不为例。我也知道这样不好,以后我不会再去干扰他们啦。”陆杰笑眯眯的说道。

    吕清眯着双眼,表情极为阴鸷“你对江离做了什么?”

    在他问完后,陆杰脸上的笑容依旧未变“我只是看你一直以来守护他很辛苦的样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才出手推波助澜,方便你早日完成任务啊。”

    “你……”

    吕清万年不变的表情终于出现了变化,他的眼底流露出了惊诧之色,声音也因为情绪激动的缘故,而变得有些颤抖“你可知这么做……一旦发生什么意外,会空间乃至现实世界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吗?!”

    “那不是更有趣了吗?”

    陆杰闻言,轻笑道“我只是帮他解开了长期以来被空间所压制的天赋,他本就是最特殊的存在,相信在今后的日子里,随着他过往的那些记忆慢慢恢复,真正的江离,也会彻底苏醒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